24.县试

  第二天他到私塾知道赵玉堂家的谢礼更多时,顾青云也只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

  他现在只想努力学习,争取明年一举考过县试和府试,不能成为秀才,也要先成为童生。

  大丫的婚事也定下来了,对方可能是看中自己的潜力,也可能是看中大丫的善良勤快才定下来的,但无论如何,顾青云都想要考好点,不仅仅是为了能给姐妹们撑腰,也是为了改变自身的命运。

  六年的学习生活,每天一丝不苟地按照计划表来学习,风雨无阻,努力了那么久,检验学习成果的时候终于到了。

  时间如流水,很快,到了第二年的二月份,顾青云也将迎来他今生的第一场考试。

  想要成为秀才,需要经过县试、府试和院试,本朝规定凡参加县试的童生,在本县礼房报名,须填写内容包括籍贯、姓名、年龄、三代履历、身貌等项表格。并以同考五人互结,再由本县廪生出结作保,保其确系本县之籍贯、且出身清白,非倡、优、皂隶之子孙,并无居父母之丧者,方准报名应考。

  顾青云他们甲班四人,再加上顾青明也想去试试,就正好是五人,可以互结,唯一要找的就是禀生了,本镇的秀才都不是禀生,但是何秀才认识啊,所以他们很顺利就找到人作保。

  唯一需要付出的是价值二两银子的礼物。

  本县只有两个禀生,如果每年的考生有一半想要他出结作保的话,那每年他收的礼物该有多少啊?

  这是顾青明偷偷和他说的话,顾青云深以为然。

  县试分四场,一天一场,考场在县衙礼房,主考官为本县的县令。

  因为要连考四天,所以即便县城离家只有一个时辰的路,顾家也不可能让顾青云每天来回地跑,都是准备在客栈里住的。

  本来顾大河要去陪考的,家里人也认同,但是顾青云自己不同意,一个是县城离家近,他熟悉;第二个就是两个人都去的话,花费的银钱就变多了。他想的是,自己去临阳府考府试时家人再陪着去就行了。

  顾青云他们是五人一起出发去县城的,本来已经准备好要住客栈了,没想到赵玉堂会开口邀请他们住进他家的别院里。

  先前顾青云就知道赵玉堂家里是开布庄的,在镇上和县里各有一家店,虽然只是一个相对别人来说不大的商家,他家的户籍也还是“农”籍,但他家还是有一定经济实力的,所以能在县城买有别院大家都觉得很正常。

  此时其他人就面面相觑,暗自沉思。

  “哎呀,这有什么好想的?在我家住方便,我爹还给我请了一个厨娘帮忙做饭,家里又比较安静,不会像客栈那么嘈杂,可以安静地温书。”赵玉堂见大家都不说话的样子,就急了。

  顾青云平时和他交往较多,这次也是他先开口,说道:“可是你不早说,现在都快到县城了,你才说,吓我们一大跳。”

  其他人点点头。

  “嘿嘿,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开口吗?我第一次参加县试啊。”赵玉堂有点不好意思。

  “何师兄,你前年去考过,客栈住得舒服吗?”顾青云砖头问。

  何谦竹掏出手帕擦擦汗,微笑道:“还行,大家都是本县的童生,可以一起交流,当然,人多热闹点也是正常的,上房会好一点。”

  顾青云看向赵文轩,此时他虽然瘦,但精神状态很不错,身体看起来也健康,没什么问题。

  赵文轩皱眉,道:“要不就去吧,不过玉堂你一定要收下我们的吃食费,到时买菜做饭的钱我们平分,请厨娘的钱我们就占你一点便宜了。”

  其他四人一听,觉得有理。

  赵玉堂本来是不想收的,可是见大家坚决的样子,也就同意了。

  顺利地入住赵玉堂家的别院,说是别院,其实就是一座一进的宅子,里面只有三个房间,一间厨房,一间堂屋做饭厅和待客的地方。因为靠近县衙,地理位置很好,很安全,据赵玉堂说这房子他们家都花了差不多60两银子。

  顾青云呼出一口气,自己家里这么多年省吃俭用,加上方家给的谢礼,不知道有没有存够60两?即使有,大约也是相差无几。

  因为房间少,顾青云就和顾青明住一间,何谦竹和赵文轩一间,赵玉堂独自住一间,他们的房间里面早就放有了两张床榻,估计赵家早就有准备了。

  在等待考试的前两天,大家哪都没去,都在房里埋头复习。

  顾青明很是紧张,一会认真地看书,一会就站起来走来走去,看着顾青云欲言又止。

  顾青云假装没看到对方的小动作,自顾自地翻开自己带来的十几本书,虽然他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但为了防止到时紧张记不起来,还是要再看一看的。

  看完这本他最头疼的《周易》后,他铺开纸张,开始磨墨,准备练字。

  因为要考试,这次他准备的笔墨纸砚档次比以前高多了,以前的只需要两三百文钱,现在这套文房用品就用了一两半的银子,这还是何掌柜见他要来考试给他的打折价。

  顾青明眼睛一亮,忍不住叫道:“栓子,我觉得好紧张!”

  顾青云白了他一眼,道:“有啥好紧张的,县试是最容易考的,只要你熟悉四书五经,能背诵就行。”好吧,虽然他前世考过很多次试,现在也紧张,但他可不能在顾青明面前表现出来。

  “你学得好你当然会那么说。”顾青明哀怨地瞪了他一眼,道,“我这是刚刚学完五经,后面的还记不住那么多,你说爷爷怎么就让我来了呢?不能等明年吗?明年的把握可能会大一点。还有,夫子竟然也同意了!”

  “大概他是想让你提前积累经验吧?”顾青云也不知道顾伯山的意思,不过最大的可能是想让顾青明来考一次,感受一下科考的气氛,知道自己的差距在哪里,而且他今年都十六岁了,也该准备说亲,不可能真的等他考上童生或秀才才成亲的。

  再说了,也许成亲了,在娘子的鼓励下,万一考中了呢?

  这些例子也是有的。

  “去年你看话本小说被大爷爷打了一顿,作为惩罚,今年你要来考试,起码是要通过县试,我怎么觉得这不是对你的惩罚,这是对你的奖励吧?”顾青云羡慕极了。这种惩罚他也想有啊。

  顾青明的脸顿时红了,想到当初自己还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不会沉迷于话本小说,结果第一次接触的他根本就没有抵抗力,刚刚偷偷摸摸把话本小说看完,刚准备抄写,就被爷爷逮住了。

  也不知道爷爷是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在练字的?还坚决要查看他的功课,于是就露馅了。

  真是太倒霉了!

  顾青云现在觉得大堂哥成亲后可能真的会好一点,起码不会那么孩子气,毕竟成家立业总会使一个男人最快速度地成熟。

  两人聊了一会儿,顾青明不敢再打扰顾青云了,爷爷这次让他来也是想让他照顾一下栓子,结果反而是栓子安慰自己来了。

  真是太丢脸了!他暂时不紧张了,赶紧开始看书。

  顾青云见他如此,很是高兴,他真希望这次堂哥和自己能一举旗开得胜。

  到了考试这一天,天色还黑漆漆的,大家就要起床了,因为黎明就要开始进场。

  把要准备的东西都放进书箱里,一天只考一场,可提前交卷,所以可带食物也可不带,答题快的话很快就可以出来,但为了以防万一,大家都拿有两个馒头,带有清水。

  现在才是二月,走在路上的时候即使穿着棉袄也觉得寒风有点刺骨,一行五人都不想说话,一路上不断地有考生加进他们前进的队伍。

  礼房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不到一刻钟,他们就到了。此时天色未明,礼房外竖起了高高的火把,现场已经有几十号人在等待了,旁边还有衙役捕快在维持秩序。

  众人也跟在后面排队,在他们的不远处还有考生的家长或下人站在那里,没有离开。

  “今年一共有多少人入场?”赵玉堂见到黑压压的人群,忍不住小声问道。

  不知为何,明明是有那么多人在场外等候,可发出来的声音反而不大。

  “大概有两三百人吧。”何谦竹道。林山县文风不盛,两三百人已经是历年来最多的一次了,都是一年年积累起来的。

  等待的时间是难熬的,顾青云觉得时间过得格外地漫长,他的心跳有些加快。

  天色微微发亮的时候,终于可以开始进场了。

  礼房门口站在两名不知从哪里调来的士兵,周围除了衙役,就是士兵在把守。

  “儿呀,一定要好好考啊,家里就指望你了。”这是满怀期待的。

  “儿子,一定要上榜,上榜的话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不上榜的话,我就……哼哼。”这是威胁利诱的。

  “弟弟,不要紧张,好好考,不要紧张,一定不要紧张……”

  顾青云觉得前面那位仁兄似乎更紧张了。

  短短的时间里,礼房外考生们的亲人的叮嘱花样百出,让顾青云不由得庆幸自己的爹没有跟来。

  轮到他们的时候,顾青云排在第一,他先递给左边士兵自己的身份文书和考牌,然后给另外一名士兵递过自己的书箱。

  书箱里只有两支毛笔、墨锭、砚台、笔筒、笔架、一块石子、一块破布、装有水的葫芦、油纸包着的馒头和一块火石。

  他注意到左边士兵在看看文书又看看自己,文书上有他报考时画的画像,底下还有文字描述自己的体态容貌。

  之前顾青云就对着文书研究了下,发现画得和自己不怎么像,不过主要特点画出来了,比如他还带着婴儿肥的圆脸,眉心里的小痣,文书上还写自己面白无须,矮小,年龄11岁。

  晕,11岁当然矮小了!顾青云对这两个字非常不满。

  这时士兵就让他脱下棉袄检查,没有以前他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么变态,不用脱光,但是穿着一件单衣也冷得他瑟瑟发抖。

  幸好士兵检查得很快,得回自己的棉袄后顾青云赶紧在顾青明的帮助下穿上去了。

  终于检查完,他可以进去了,感觉进个考场好麻烦,值得庆幸的是不用脱光衣服,还有自己的馒头也没有被掰开两瓣查看里面是否裹有小纸条。可能是因为这只是县试,考上了也没多大的利益。

  之后就是等待,在所有考生都入场后,要在县令、县丞、教谕等官员的带领下给孔圣人上香,拜了三拜后,由教谕宣读考场规矩,最后由县令宣布开考。

  顾青云拿着自己的考牌在衙役的带领下找到自己的号房。

  号房是一排排连在一起的小房子,他的对面也是一排,两排之间的距离还是比较宽大的,目测一下起码有四五米宽。

  他掀开木板进入自己的号房,里面又窄又矮,如果是一米八的大个子肯定要弯着腰,幸亏他现在还很矮小,高度对他影响不大,就是觉得太窄了,大约一米二的宽度,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凳子,凳子上放有三根蜡烛和一个盛有清水的笔洗。

  其中桌子就是拦在外面的木板充任的。

  条件很简陋,这是坐牢吧?

  顾青云暗自嘀咕,前朝穿越者皇帝为什么不改善一下科考的条件呢?这还是力所能及的,不像其他那些,基本上不注意方法的话,很难成功。

  不过想想人家是皇帝又不用参加科举考试,怎么可能关注这点小事?大把的国家大事在等着他呢。

  顾青云把门板放下来做桌子,然后才把凳子上的蜡烛和笔洗都放在桌子上,接着就是把书箱里的破布拿出来,开始擦擦擦。

  他对面的那个十五六岁少年此刻正一脸郁闷地瞪着自己,见自己看过去还挤眉弄眼的。

  顾青云瞄了对方一眼,没理他,心里却很是纳闷:考试怎么不做好准备工作的?

  像他,问问有经验的何谦竹和赵文轩就行了,再不济也可以问夫子嘛。要知道号房一向以“脏乱差”而闻名,一年就用那么一次,虽然据说是年年检修,可是一般人的检修标准和县衙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再者,虽然考试之前县衙还会派人来打扫,但这个就看打扫人的良心和用心了。

  最后,就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像顾青云的号房就有一层浅浅的灰尘,角落还有一些蜘蛛网。不过他已经很满足了,起码屋顶的瓦片很完整,不用怕下雨淋湿东西。

  对面的少年见顾青云不理他,咬咬牙,把身上的毛大衣脱下,再把里面的一件绸缎的外衫给脱下,直接就用外衫当抹布来擦了。

  顾青云无意中瞧见,目瞪口呆。

  少年“哼”了一声,示威般地看了他一眼,得意地继续擦擦擦。

  顾青云很是无语,正好有士兵走过来巡逻,他赶紧继续干活。

  打扫完毕,他把书箱里的东西都一一摆出来,唯独馒头和清水留在里面,坐下来就开始闭目养神,等待发考卷。

  不久,考卷下发后,顾青云先点起一根蜡烛,他的位置不是很好,离门较远,现在刚刚天亮,号房内还觉得昏暗。

  下发的考卷内容很丰富,有20张,还有10张白纸,他迅速地把考卷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发现题目没有模糊不清、没有错漏的,这才放下心来。

  事实上,看完考卷后,顾青云就放心多了。

  他吹掉蜡烛,开始撑着腮闭目养神。闭眼之前,就看到对面的少年又瞪了一眼自己。

  视力太好了也是一种烦恼,顾青云暗想,换了只手继续撑着脸颊。

  考场多奇葩,古人诚不欺我也。

  等到他手发麻、都快睡着后,太阳终于出来了,号房里也变得明亮起来。

  顾青云开始研墨,一边看着考题一边思考。

  县试很简单,其他朝代的科考顾青云不知道,但本朝的他现在知道了。

  第一天考的试内容是帖经,所谓的帖经简单的说就是现代他做过的填空题和默写题,出题者从四书五经中随便抽出一页,摘其中一行印在试卷上。根据这一行文字,考生要填写出与之相联系的上下文。一般来说,只要记忆力好点的都可全部答出。

  顾青云把书背得很熟,这个当然难不倒他,唯一要注意的是自己答题的字迹要清楚,卷面要整洁,字要写得正确。毕竟前世写了二十几年的简体字,有时候稍不留神就会犯点小错误。

  他摩擦双手,等手不那么僵硬后才开始答题,等他做完试卷、一一晾干后,再检查了几遍,觉得已经很完美了,就开始等待有人提前交卷。

  反正他自己是不会做第一个的。

  对面的少年正在抓耳挠腮,苦思不已。

  顾青云暗爽,见对方的毛大衣就知道对方的家庭条件很好,身体还是微胖型,应该是平时读书不够努力才这样子的,可能只是一般的地主老财。

  没错,他就是那么小心眼。

  期间县令还到他的号房前把他的试卷盯了好大一会,顾青云久经“考验”,当然没有紧张。不过他也不敢抬头去看县令大人的脸色如何。

  刚才排队进来的时候,他注意到了,考生年龄大小不一,像他这般才十一二岁的也有两个。

  当时他还特意望了对方几眼,毕竟他是自家知道自家事的,那对方敢下场,肯定是有真才实学的吧?

  结果发现那两个小孩都是一脸的倨傲样,身边都跟着几个不知是下人还是亲人,一看衣着就不是同一个阶层的,于是顾青云就死了前去攀谈的心。

  等到了中午,发现他们这两排终于有人陆陆续续交卷了,顾青云也跟着交了,在号房里坐着不动实在是太冷了,馒头也是冷的,他不想吃。

  出了考场后,因为事先有约定,大家谁出来谁就先回别院,不用等,于是他就径直回去了。

  回去才发现赵文轩和何谦竹早就回来了,三人见面,忍不住相视一笑。

  过了一个时辰后,赵玉堂和顾青明也回来了。他们一回来,别院里就热闹起来,不过因为事先说过不许对答案,所以大家都没说考试的事,但见大家面带喜色,知道都考得不错。

  第二天考的是墨义,所谓墨义,就是围绕经义及注释所出的简单问答题,也就是取四书五经中的句子让应试者应答,或者要求对答这个句子的含义,或要求对答下一句,或要求对答注疏,类似今天的名字解释或简答题。这对记忆的考核就更加明显了。

  顾青云照样顺利完成,交卷之前收获对面少年的白眼一枚。

  第三天是帖经和墨义一起考,但出的题已经明显范围变宽,难度变深。

  这次照样难不倒顾青云,不过这次对面的少年没有再给他脸色看了。少年的一张脸已经变得惨白,整个人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其他。

  第四天就是经义,所谓的经义,是围绕书义理展开的议论,就是以经文的核心解释来看高低。通俗点来说,就是以四书五经中的一段一句或不同章节同一主题的句子为题目,让应试者作文,阐述自己的理解和认识,类似现代的读后感。自然,想要写得好,引经据典是不可少的,这是可加分的文采。

  这个是顾青云的弱点,不过在跟着何秀才学习一年后,简单的经义已经难不倒他了。毕竟这只是县试,难度肯定没有之后的考试大。

  除了考经义外,第四场考试也要考诗赋,但是这算是文才,在任何一场中都不算重点,只是点缀而已,能工整押韵就可,虽然出色者可加分。

  不过顾青云觉得要写得出色,肯定很不容易吧?毕竟能写的唐代和宋朝感觉早就写光了。

  反正顾青云看到题目心里就是一松,题目要求作一首以春天有关的诗,这个他有准备。

  在考试之前,他就把春夏秋冬、各种常见花卉、理想啊志向之类容易被考到的诗都准备好了,不说多好,起码写得押韵,特别是他还让何秀才给他批改过的,所以过关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当然,想要优秀那是不可能的,自己的水平就摆在那呢。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俗人回档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