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7章 有约

  靳勇的饭送不成了。

  举报信一出,再露面,就不是边学道被围观,而是靳勇被围观。

  想搞大新闻的人,被别人搞了个大新闻,尽管承认举报内容属实,但靳勇没有束手就擒。

  所谓公益,也是生意,以靳勇为中心,存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利益集团,一群人打着公益的旗号聚在一起,或为名利,或为丰富社交,或为就业镀金,或为养家糊口,或为有机会在野外男女“混帐”,目的繁多,不一而足。

  目的不同,但实现目的的平台是共同的,所以从“益行公益”创立起,靳勇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也正因为身后有团队支持,靳勇和“益行公益”才能在短短两年时间一跃而出,成名成势。

  现在,靳勇出事,他身后的团队立刻高速运转起来,献计献策,出人出力。

  首先,对网上举报信里的内容,“益行公益”核心团队丝毫不怀疑其真实性,因为实名写举报信的女孩他们都认识,而且靳勇喜欢招漂亮女孩进团队不是秘密,靳勇经常在徒步中照顾优待漂亮女孩以换取好感也不是秘密。事实上,在松散且完全自治的民间公益组织中,怀揣一腔热情而又不谙世事的年轻美貌女孩一直是团队中男成员特别是核心男成员的“福利”之一,对这一点,圈子里的人心照不宣。

  所以,举报信发上网后,靳勇身边的几个“智囊”第一时间联系他,问他“这事儿能擦干净不?”

  靳勇答:“擦不干净。”

  所谓“擦不干净”,是酒店一夜后,女孩患上轻度抑郁,几次通过电话、短信、论坛私信、微博私信质问靳勇。

  站在靳勇的角度,如果女孩当时录音,或者保留私信截图,那么举报信里的内容他无论如何是洗不掉的。

  加上现在有道集团极有可能介入了此事,靳勇不相信没有实据有道会出手,所以他听了“智囊”的建议——承认举报信里的内容并致歉。

  按照“益行”核心团队集体智慧的逻辑:既然甩不掉锅,那就认错,以示坦诚有担当,博路人好感,压缩有道方面的操作空间。

  策略很聪明!

  靳勇深夜回应性侵举报,把举报信最致命的一击直接引爆,然后,他开始了后续表演。

  11月10日上午9时,靳勇发出第二封公开信。

  第二封公开信里,靳勇着重写了四点:

  第一点,他承认的不是“性侵”,而是承认举报信里的内容,因为他不认为男女恋人自愿共处一室发生关系是性侵。

  第二点,靳勇表示自己可能误将拒绝当成了欲迎还拒,他忏悔自己的行为,愿意承担责任,会考虑自首。

  第三点,靳勇表示不再担任“益行公益”负责人,之后会变更“益行公益”的法人。

  第四点,靳勇表示之后他准备回乡下老家,陪在老父老母身边照顾双亲,从此与世无扰,与世无争。

  这是一封“教科书般的公开信”,无论措辞还是认错态度,都堪称完美,完美到无可指摘,完美到令人发指。

  用傅采宁的话说:“看似真诚,实则狡猾,每一条每一句每一字都充满了深思熟虑,让总办秘书来写,也不过如此了。”

  确实没法更完美、更虚伪了。

  逐条分析公开信里的内容,第一条,靳勇等于推翻“性侵”指控,搅浑水,将自己跟举报人的关系定义为“男女恋人”,并强调“自愿共处一室”。

  第二条,靳勇在强调误以为对方“欲迎还拒”的同时,极滑头地表示“考虑自首”。用“自首”二字以示有担当,消解公众愤怒,同时用“考虑”二字给自己留下极大的回旋余地,可以一直“还在考虑中”。

  第三条,将个人与公益平台和品牌进行切割,不仅向公众表示“我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和“我已经付出了沉重代价”,同时保存了靳勇最得意的事业标签,说到底,只要“益行公益”继续存在并扩大影响力,等风声过去,可以立刻化为靳勇东山再起的资本。

  最精彩的是第四点。

  “回乡下老家陪伴老父老母从此与世无争”,同情牌、亲情牌和影射牌三张牌齐出,暗示是因为挑战资本,才让靳勇这个从农村走出来的淳朴青年心灰意冷,放弃公益梦想。

  至此,靳勇完整打出了反击拳。

  上午9时20分,写举报信的女孩在网上回应靳勇第二封公开信,否认靳勇所谓的“恋人关系”。

  然后,女孩就被围攻了。

  “请问你收了多少钱写这封举报信?”

  “既然是性侵,当时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现在想起来举报了?”

  “我也是女的,我不信你哦!如果是我,我根本不会跟不喜欢的男生住一个房间。”

  “不是男女朋友你跟男人睡一张床?你父母没教育过你要自爱?”

  “你不愿意,总可以喊吧?当时你喊了吗?喊了的话总有人能听见吧?如果没喊,现在又诬陷,那就是贱。”

  “贱人你想好移民哪个国家了吗?不要脸,被人收买诬陷勇哥,你全家不得好死。”

  “……”

  ……

  同一时间,航州。

  边学道和JackM联袂现身Ali食堂,边吃边聊。

  早几个小时,Ali官网就已经把昨天边学道参观Ali总部的照片发了出来,然后立刻被几家门户网站抓取,转载到www.xf839兴发手机版醒目位置。

  门户网站一发,看到的人就多了,这时大家才发现,靳勇张罗要“请吃饭”的人压根不在燕京。

  想想也对,吃靳勇送的饭,和见JackM,两件事撞到一起,换成谁都知道怎么选。

  食堂里。

  边学道和JackM这一桌是拼桌,Ali核心高层大半在场。

  吃了几口,JackM拿着筷子说:“双11购物狂欢节这个点子是边总提醒我的,你们有什么疑问,今天当面问他,比问我*******ackM说完,Ali一众高管愣住了,边学道也愣住了,随后他反应过来,JackM这是在将军,让他没法藏拙,不然会让Ali一众高管觉得老大这样介入有道跟前岭里势力的纠纷不值得。

  大家现在都不是光脚的,做任何关乎利益的决定都需要有足够的理由,哪怕你是老大,也需要给大家一个理由。

  精明的JackM让边学道来给大家理由。

  所以当天猫负责人张永问完三个问题后,边学道决定吐干货。

  在他看来,反正自己脑子里的东西也都是眼前这个团队想出来了,现在提前甩给他们,自己没什么损失,还能让这些人心生敬重,不亏!

  至于商场竞争,两家公司最大的竞争在移动支付领域。

  理性思考的话,两家公司共同发展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

  理由很简单,各自主业不冲突,加之移动支付市场太大,蛋糕太大,有道一家根本吃不下。

  而且,移动支付是金融,是数据,一旦做大势必触及敏感地带,一定会被重点关照,到那个时候,有Ali这样一家大公司“分担伤害”,更能保证不是瞬杀。

  所以……

  张永问完,边学道放下筷子,正色说道:“第一个问题,按照我的观察分析,TB自然成长,到2011年左右将达到用户极值,所以,如何让更多人进入网购大门,就是当务之急。创造一个大型降价促销IP,形成辐射性的带动效应,无疑是一个思路。”

  “第二个问题,定价方面,用有效的市场竞争机制激励商家让利,给予商家自由空间,让它们自行组织活动的力度。平台要做的,是在预热期把商家的优惠商品和优惠活动充分展现给消费者,最后,哪个商家的优惠力度大,活动有吸引力,双11当天就给哪个商家的商品比较好的展示位,提供更多流量。”

  “第三个问题,如何有效地吸引消费者在预热期就开始关注双11,并且使他们最终在双11当天形成有效的成交?我有三个思路。”

  “首先是宣传,不仅要有足够长的预热期,更要在盛会当天营造出浓厚的整体氛围。其次是技巧,当天每个时段,都必须要有更吸引消费者的优惠放出,用这个办法将一部分人在一天里多次拉回到购物节当中来,最大化激发消费者各种潜在的需求。最后是心理,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那种经历,就是特别喜欢一部电影时,会自发成为那部电影的‘精神股东’,不仅自己去电影院贡献票房,还一天刷好几遍电影实时票房页面,特别期待票房数据能不断突破新高,创造奇迹。”

  “所以,我的想法是,如果成交数据确实惊人,那么就用最醒目的方式,把它发布到全国以及全世界,以激发人们‘参与创造奇迹’的潜在心理,变成一年一次的惯性购物狂欢。”

  洋洋洒洒一番话说完,同桌的人全都震住了。

  边学道说的东西算不上多复杂高深,在场这些电商高手要说之前一点没想过那是扯淡,可问题是,边学道不是做电商的啊!

  一个主业跟电商没一点关系的人,面对突然提问,不仅张口就来,还条理清晰,极具可执行性,就算知道大佬不凡,可这也太吓人了吧?

  还有更吓人的!

  11月10下午,原定靳勇前往有道燕京总部“送饭”的时间,网上围绕靳勇和举报者吵成一团。

  阵营分明的两伙人,一伙对举报者和所谓“举报者背后的资本”极尽嘲讽调侃之能事,咬定举报者是被人重金收买才跳出来抹黑;另一伙人则认为一个人做公益,只代表他做了一项公益,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善良的人,不代表他是一个正派的人,“公益光环”不能也不应该成为“保护伞”,更不能成为其性侵女性的“减罪”理由。

  两伙人之外,还有一些相对理性中立的人,认为“不因事废人,不因人废事”。

  这些人的观点是,公益人成名之后,要珍惜行业的社会声誉,不能倚仗头上的“道德光环”,不能因为社会监督的缺失,而行堕落之事。另一方面,公众也应珍视民间公益的可贵社会功能,给与适当的宽容和呵护,不要借由头向整个民间公益行业泼脏水。

  舆情胶着,一直到11日TM购物狂欢节。

  调侃“举报者背后资本”的一群人突然转变话锋,点明了就是有道觉得靳勇送饭是挑衅,所以出钱搞臭靳勇和“益行公益”。

  这群人话里话外配合《资本能收买到多少他们想要的东西?》,极力宣扬资本的肮脏和无情,宣扬资本对社会的侵害和破坏。

  与此同时,又冒出两伙人,一伙嘲弄有道在毫无技术基础的情况下,异想天开地投入巨资搞尖端科研,目的肯定是打算骗国家经费。

  另一伙人则盯上了有道影视传媒旗下的综艺娱乐节目,宣称综艺娱乐是精神鸦片,忧国忧民地说:“一个处于上升期的社会,标志是悲剧盛行,因为疼痛让人清醒。相反,一个堕落中的社会,标志是娱乐盛行,因为歌舞让人麻木。”

  然后,就在靳勇一方转守为攻时,祝德贞往边学道私人邮箱里发了一封邮件。

  邮件里是一组群聊截图,截图全部来自于“益行公益”核心群和几个骨干联络群。

  截图里的言论是这样的——

  “不就是睡了她一次吗?有什么啊?哪个女人不被睡?哪个男人不犯错?”

  “就算勇哥睡她了,她不也爽了吗?不信她当时没水。”

  “我记得她,年纪轻轻胸就很大,不知道多少人摸过才发育那么好。”

  “支持勇哥,敢作敢当!”

  “谁告诉我这个婊砸住在哪?我去教教她怎么做人。”

  “这个贱人为了钱出卖勇哥,鄙视她。”

  “我记得相机里好像有她的照片,等下我把她的脸跟女优身体P一下,让她出更大名。”

  “……”

  两个小时后,有人把截图发到了网上。

  这些让人不忍直视的截图一出,直接击碎了人们对公益群体的正面印象,靳勇一方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气焰立刻被压了下去。

  11月11日下午,又一组截图的出现成了压垮靳勇和其身后团队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组截图内容是“益行”团队“智囊”为靳勇第二封公开信和后续反击出谋划策。

  拿这组截图对照靳勇第二封公开信和最近两天网上一些人的言论,可以清楚看出其思路和路径完全一样,简直就是依样画葫芦。

  这还有什么说的?

  危机公关可以理解,但套路到这种程度,就不仅仅是让人失望了。

  况且,公益公益,“益”固然重要,“公”同样不可丢。

  现在,个别公益组织成了只讲江湖义气不讲公义、鱼龙混杂的小集团,这样的群体还配称为公益组织吗?这样的公益组织还值得社会信任吗?

  至此,靳勇彻底废了。

  靳勇赖以功成名就的“益行公益”也基本废了。

  在外界看来,只用两天时间,有道就干净利落地解决了靳勇,如同壮汉一脚踢飞拦路呲牙的耗子。

  11日当晚。

  边学道跟JackM通电话,得知首届“双11狂欢购物节”的销售额大致在2亿元左右,Ali公司上下对这个成绩都很满意。毕竟参与活动的品牌和店铺不算多,均摊下来,可以说效果惊人。

  跟JackM通完话,想了想,边学道打通祝德贞的电话:“谢谢你!”

  祝德贞心情似乎不错,笑着说:“好奇我是怎么弄到那些截图的吗?”

  “不好奇!”

  对这个回答祝德贞不意外也不生气,轻松地问:“打算怎么谢我?”

  “你有什么提议?”

  “请我看《2012》首映吧!”

  “这个不行。”

  “为什么?”

  “跟人约好了!”

  ……

  ……

  (推本书,《咸鱼的自救攻略》,有真货,蛮好看。)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