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5章 过招

  跳出来找麻烦的人叫靳勇,跟边学道玩了一手阳谋。

  靳勇在网上发帖宣称“我将和100名同事骑车送饭给有道创始人边学道,请他和有道员工吃饭,他会接招吗?10号周二下午有道燕京总部,欢迎燕京的朋友来围观。100名同事中92人是外地人,欢迎捐款打赏此行!!”

  帖子发出,瞬间传开。

  围观者众,是因为这个靳勇虽然年轻,才29岁,但不是无名之辈,他是“益行公益”组织发起人,去年曾入选“2008年度十大公益人物”,可谓年少成名。

  靳勇赖以成名的“益行公益”,是一个以众人徒步形式,倡导维护传染病群体在生活、教育、就业中获得平等权益的民间公益组织。

  “益行公益”2007年年底创立。2008年借着奥运会的东风一跃而起。到2009年,靳勇和“益行公益”已经成为国内民间公益圈的一杆旗帜,影响力颇大。

  谁也没想到,2009年11月,靳勇突然盯上边学道,公开发难。

  之所以判断为发难,因为靳勇不仅仅是送饭,更关键的是,送给边学道和有道员工的盒饭,由靳勇和100名身患各种传染病的志愿者亲手做。

  这就有点过线难为人了!

  且不说商业成就无限接近国内商界领袖的边学道,单说有道的其他员工,也没必要拿自己的健康陪靳勇一起作秀。天知道给自己做饭那个人患的是什么病?天知道那个人手上有没有流血伤口,当时有没有打喷嚏?如果什么人做的饭都能吃,如果吃东西不会得传染病,餐饮行业为什么必须有健康证才能上岗?

  就算靳勇团队有公德心,做饭时防护到位,可吃饭一方的心理压力怎么算?即使当事人没有心理压力,当事人家属的心理压力怎么算?

  换一个角度想,如果边学道让手下员工吃这些饭,100个员工怎么挑选?是让一线普通员工吃?还是让集团中高层管理团队吃?

  如果让一线普通员工吃,基层员工会不会有意见,凭什么好事领导有份,坏事我们来扛?智为视频的人不久前在前岭北麓被打,是祝家出面为大家出气,现在又来这么一下,何谈企业凝聚力?

  不让基层员工吃,天底下又有哪个老板敢逼手下百人核心团队拿健康冒险换老板一个不痛不痒的好名声?企业还想不想继续做下去了?

  而如果不吃,就像靳勇帖子里写的“不接招”,那么不仅边学道要被同在“30岁以下名人”组的靳勇压一头,有道集团也将坐实“歧视传染病人”的名头。

  一旦贴上“歧视传染病人”的标签,有道集团势必成为百千万传染病患者的仇视目标,这对一个综合性大企业来说无疑是非常不利的,别的不论,单说有道影视传媒的综艺节目和即将上映的2012以及内在美,若是遭遇大规模公开抵制,被带起节奏,杀伤力会十分惊人,毕竟靠人气的产品最怕遭遇人气阻击。

  更为险恶的是,只要成功把有道集团跟传染病患者群体对立起来,则任何人都可以名正言顺地以弱势群体自居公然开黑,可以肆无忌惮地攻击有道集团所有产品。

  可以说,靳勇此次发难,一刀直插有道腹心。

  至此,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虎亮利爪,狼露尖牙,前岭北麓里的猛兽开始反击了。

  交锋正式开始!

  靳勇跳出来不到一小时,有道集团人力资源部就把一份文件送到了边学道办公桌上。

  原来这个靳勇跟有道集团“渊源”颇深。

  2007年2008年两年,这个靳勇三次投简历给有道集团,均未获聘。

  其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应聘有道影视传媒项目组导演助理职位,那次招聘廖蓼亲自坐镇,她在最后的面试环节把靳勇毙掉了,没给理由。

  另外两次,则因为体检显示靳勇yg表面抗原呈阳性和md特异性抗体呈阳性而首轮淘汰。

  “是因为三次被拒而怀恨在心吗?”

  把靳勇的简历、体检报告和笔面试记录放在办公桌上,边学道起身走到窗前,凝视了一会儿窗外的楼宇和街道,然后微微摇头:“这个靳勇现在有名有利,该不会对一份工作耿耿于怀,那他这次跳出来就不是私仇意气,而是另有所图。”

  “图什么呢?他是吃准了有道不敢把他的体检报告公之于众招惹更大非议,踩有道博取更大名声?还是幕后利益极大,打算捞一票就跑?”

  “这个靳勇只是一枚棋子,在背后操作他的会是谁呢?能想出如此刁钻招数的人肯定不简单,并且这个人绕过祝家直接打击有道,显然手里的信息十分全面,知道祝英凯扮演什么角色。”

  “怎么办?时间紧迫,怎么破这个局?有一点是肯定的,面对这样狡猾的对手,绝对不能踏进对方的节奏,无论接不接招,无论吃还是不吃,对方肯定都有后招等着。”

  “既然防守必定陷入被动,那就只能主动进攻了。”

  心里有了决定,边学道坐椅子上,拿起电话布置任务。

  他的办法很明确查靳勇!

  很快,有道集团这个信息巨兽全速奔跑起来。

  集团内部等级极高的“情报信息办公室”,和受集团总办垂直领导的“信息分析小组(热点异常舆情信息及数据24小时监控分析研判特别小组)”立刻启动最高等级应对程序,调集智为科技和智为微博的技术人员配合,依托有道idc数据中心,线上线下双线调查搜集有关靳勇和“益行公益”的一切信息。

  线上,“益行公益”官网、微博、kki、论坛、豆瓣、qq空间所有靳勇和“益行公益”成员留下痕迹的地方全都被重点扫描,抽丝剥茧,梳理大号小号马甲以及成员和成员之间的关系。

  线下,靳勇求学和定居的城市;靳勇体检过的医院;“益行公益”的资金来源;“益行公益”所有活动的时间、规模、路线和参与人员;以及“益行公益”成员流动情况,全都纳入调查范围。

  时间很紧,工作量很大,但对有钱有人有关系的有道集团来说不是问题。

  边学道是铁了心要办靳勇。

  因为靳勇的行为触及了有道集团的核心利益,加上前岭的事是祝家出头,边学道认为有必要提醒各方势力老虎不发威,不代表我不是老虎!

  边学道花大价钱养的分析团队不是白养的,很快,“情报信息办公室”从海量信息中发现一处疑点。

  2008年12月,“益行公益”一次跨越四城徒步活动后,一位之前在网上非常活跃的成员突然消失。

  2009年5月,“益行公益”一次跨越五城徒步活动后,该组织里的一位骨干成员宣布退出。

  2009年7月,同样在一次跨越五城徒步活动中,参与活动的一位队员突然离队。

  松散的民间公益组织,有人来有人走很正常,“情报信息办公室”之所以把这三条信息重点标出来,因为他们发现一个共同点消失、退出、离队的三人都是女性,都是20岁出头的在校女大学生,看网上留下的熟人互动痕迹,三人长相应该都不错。

  有道集团里不乏有公检法工作经验的人,拿到这条信息,建议深挖。

  那就继续挖!

  一挖果然挖到东西了!

  三个女大学生成员离开前,徒步团队全都刚刚经过休整。

  动用关系从三家酒店拿到备案信息,“信息分析”小组立刻看出问题根据参与活动的人数和男女比例,怎么算“益行公益”都少开了一间房。

  少开一间房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要么有双床标间住了三个人,要么有一间房是男女混住。

  三次全都少开一间房又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靳勇节省吗?

  办公室里。

  拿到“情报信息办公室”送来的初步报告,边学道仔细看了两遍,放下文件夹,看着坐在对面喝水的丁克栋说:“找到这三个女孩,只要她们肯开口,满足她们的一切要求。”

  (本章完)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