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4章 粉红色的大象

  拿破仑曾说:能控制好自己情绪的人,比能拿下一座城池的将军更伟大。

  实际上,在人类身上,有一件事比控制情绪还要困难,那就是控制思想。

  控制思想有多难?

  如果控制情绪堪比拿下一座城市,控制思想则可以视为占领一个国家。

  差距如此大,是因为很多时候控制情绪只需要几个深呼吸,而对99%的人类来说,思想都是根本不可能控制得了的。

  就像心理学家做过的一个名为“别去想那只粉红色大象”的著名心理学实验参与者被要求不要去想象房间里面有一头“粉红色的大象”,结果没有一人成功。

  之所以无人成功,是因为“思想”的等级高于情感、**、行为和情绪。人类可以通过后天教育形成良好的修养和自律,但人类很难很难控制自己永远“不要想”什么东西,就算今天用某些技巧成功没想,明天后天终有一天会想起,这件事根本无法控制,就像人类无法逃脱生死循环。

  当然,例外不是没有。

  从语境上看,六祖慧能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基本可以算作冲破“粉红色大象”实验的指导法门。

  可问题是,红尘俗世,有几人能直指慧能大师的超凡禅心?

  边学道不能!

  被老妈无心之言击中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后,边学道感觉自己好像着了魔。

  从波尔多到燕京,十多个小时的飞行,加上一天一夜的调整,都没能让他从老妈说的“夙缘业力”四个字中挣脱出来。

  最消耗心神精力的是,他越控制自己不去想,念头越不可遏制地浮现。而当他反方向放任自己去想之后,结果又是越想心越乱。

  无法不乱!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这是其一。

  拥有的越多越不舍,这是其二。

  相比前世,在儿子、丈夫、朋友、同事等角色之外,他身上多了沉甸甸的“父亲”这个身份,此为其三。

  此外,有人说“无法变成现实的美梦是比噩梦更可怕的噩梦”,可是对边学道来说,从已经实现的美梦中醒来才是比噩梦更可怕的噩梦。

  死亡,无论清档归零重来,还是归清贫彼世,边学道全都拒绝。

  在这个问题上,他贪婪,他自私,他懦弱,可他不觉得自己的选择有什么错。蝼蚁尚且贪生,花草尚且向阳,他凭什么就不可以贪恋荣华人生?不想死到什么时候都不是罪过!

  在这趟法国之行前,关于生死去留,边学道已经做出了最终选择。

  可是现在,因为边妈的一席话,又一道戮心难题摆在了他的面前。

  徐尚秀

  继续,观望,或者放弃,他得在迷雾重重的宽窄两条路里选择一条走。

  宽路,重新审视自己的感情,无限可能。

  窄路,继续走下去,等待命运轨迹靠近。

  怎么办?

  怎么选?

  已经放弃了一个她,还要再放弃一次她?

  失去了尚秀这个时空锚点,自己还是自己吗?到最后会不会变成一个自己都觉得陌生的人?

  那样一个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能接受?

  整整一周,边学道都在彷徨中度过。

  这一周,无论开会,听汇报,视察,还是批阅文件,他全是一张没有表情的扑克脸,也正因此,下属们意识到老板心情不好。

  心情为什么会不好?

  完全不合常理啊!

  有道内部管理层几乎都知道董雪刚刚在法国给老板生了个儿子,挣的钱有人继承了,明摆着是好事,boss为什么反而心事重重?

  心里再怎么疑惑,也没人敢问。

  几番互相怂恿,最终李裕没斗过傅采宁,被推出来问边学道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可就算是李裕,有些事也是绝对不能说的,于是几句话搪塞了去。

  到燕京第9天。

  在办公室批阅文件时,边学道收到樊青雨发来的短信,问他:你燕京了?

  盯着短信看了几秒,边学道输入两个菜名,发了过去。

  很快,樊青雨复:我等你。

  放下手机,边学道拿起签字笔,在面前的文件上签了一个“边”字。

  刚才的短信,算是樊青雨跟边学道之间的新默契。

  放几个月前,樊青雨的身份不过是泄欲工具,所以她只能等待,不会主动询问。

  可现在她已经走到台前主持国贸三期80层的“云座”,“云座”投资不小,逮着金主汇报一下项目进度和资金使用情况也是情理之中的。

  晚19时,贡院六号,樊青雨家。

  樊青雨换了新发型,一头干练短发,干净利索极显气质,给人感觉像二十**三十出头。

  用餐时,樊青雨挑要点,把“云座”的进展情况说给边学道,边学道听完,问了两个问题,就再没提“云座”。

  餐后,让樊青雨帮自己按了一会儿脖子,边学道打开公文包,拿出两个文件看了起来。

  见边学道在看东西,樊青雨轻手轻脚地从房里拿出一本,坐在边学道旁边的沙发上,读了起来。

  看了差不多30页,樊青雨抬头休息眼睛,却发现边学道正在看着她。

  见边学道看着自己,樊青雨有点紧张,继而微微脸红:“看我干吗?我去放水?”

  移动目光,看着樊青雨手里的,边学道问:“封神演义?”

  举起封皮,樊青雨点头:“是。”

  这本封神演义樊青雨已经看第二遍了。

  自从在雍和宫发生奇遇后,樊青雨就开始寻找释道鬼神类的籍翻读。

  读来读去,就读到了封神演义。

  不知道为什么,相比西游记,相比山海经,樊青雨更喜欢看文学性明显差很多的封神演义,喜欢的原因,是因为第一遍读完她感觉这本包罗万象的很耐琢磨。

  客厅里。

  从樊青雨手中接过精装版封神演义,边学道翻了翻,说:“这本挺冷门,怎么想起看它了?”

  直觉告诉樊青雨不能把雍和宫发生的事说出来,她撒谎说:“整天看设计图和施工计划,看它换换脑子。”

  把递还给樊青雨,边学道问:“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吗?”

  接过,樊青雨说:“大体差不多,就是格局更清晰,不像电视剧被先入之见诱导。”

  “哦?”边学道来了兴趣。

  拿着,樊青雨解释说:“看电视剧,纣王、妲己和截教仙人全是恶势力,姜子牙、西周和阐教全是正义人士,可仔细读过后,会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事。”

  “说说。”

  “纣王确实是暴君,但不见得是昏君。妲己其实很倒霉很可怜,女娲找到它头上,它没法拒绝,然后接了任务,完成了任务,却没等到当初承诺的正果,被灭了口。姜子牙,基本是个废柴,一遍一遍地死了活活了死,最后白忙活一场。阐教整体实力不行,胜在厚脸皮加心狠手辣。”

  “还有吗?”边学道似笑非笑地问。

  “还有”

  樊青雨想了想说:“还有就是我这遍才看出来的一些东西。乍的核心是朝代更迭,和期间的人仙混战。再一看,其实是纣王对女娲不敬,女娲报私仇,上层博弈,下面的人和仙各站各队,互相残杀。可是最后再一想,从头到尾,从仙到人,又好像全都被某种力量操控着,谁胜谁败,谁正谁恶,谁生谁死,谁登封神榜,就像西游记里的八十一难一样,全是预定好的,而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大洗牌,重新划分上层的势力范围。”

  樊青雨说完,边学道笑着夸赞:“有点意思。”

  难得被心上的男人夸奖,樊青雨更加努力地表现,继续说道:“看完这本,给我最大的感触,是高高在上的神仙阶层眼中只有利和弊,没有对和错,更不理解也不体谅下层仙人妖的感受和感情。”

  说到这里,不知道想到什么的樊青雨语气里有点戚戚然。

  边学道听了,意味深长地说:“所以当你看到有人说‘不惜一切代价’时,你就要小心了,因为说这句话的人,他自己肯定不在‘代价’范围内,而看这句话的人,基本就是‘代价’了。”

  bq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