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9章 情义两难

  边学德重伤,松江很多人失眠。

  对一些人来说,边学德出事,突然但不意外,因为他确实有点作。

  最近一年,接边学德电话已经变成麦小年等人最头疼的事不接,不好;接吧,麻烦没完没了。

  真的是没完没了。

  别人不论,只麦小年,最近一年就帮边学德打过20多个电话,欠了一堆人情。

  麦小年有人情债意识,边学德却没有,他似乎把麦小年当成了机器猫,有事就求助,一点不客套。

  看在边学道的面子,麦小年一直忍,尽管他心里很清楚这些忙帮也白帮,边学德十有**不会跟边学道说,他自己更不能说。

  不过他还是帮边学德,因为他有自己的考量。

  说穿了,整个松江都知道麦小年跟边家关系非比寻常,换句话说,他帮边学德平事,在外人看来就是跟边家保持紧密联系的体现,而这正是他短短几年混得风生水起的资本。

  放几年前,麦小年可能还会在心里矫情一下,考虑考虑名声和羽毛问题。

  到了2009年,边学道和有道集团全方位成长,大势已成,这时跟边学道深度捆绑,绝对利大于弊。

  另一方面,对麦,他这个年纪,这个级别,仕途天花板显而易见,以至于好几次酒后他抑制不住地胡思乱想,想如果辞职下海,借有道的光,生活会不会比现在舒服自在。

  就在麦小年拿不定主意时,边学德出事了。

  自家客厅里,手拿着电话,麦小年的心理反应跟大多数了解内情的人差不多,先是觉得突然,继而是感慨“终于发生了”。

  跟其他人不同的是,麦小年心底里还多出一丝庆幸,这不是他做人不厚道,而实在是边学德太不上道,不懂见好就收,不懂适可而止。

  现在好了,真以为“及时雨”是那么好当的?真以为断人财路一点风险都没有?真以为混迹夜场的女人全是无辜的白莲花?

  这挨了一刀,以后总该知道收敛了吧?

  放下电话,麦小年开始换衣服。

  老婆见了,问道:“局里有事?”

  麦小年没隐瞒:“边学德在ktv被人用刀捅了,正在送医院的路上。”

  “边学德?就是那个边”

  “就是他。”

  麦小年老婆一下紧张起来:“伤得严重吗?有生命危险吗?边学道知道了会不会迁怒”

  穿上外套,麦小年看了一眼时间,面无表情地说:“他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满松江打听打听,我这两年至少帮他擦了30次屁股,就算是对亲爹也不过如此。”

  开车在路上,麦小年又接到两个电话,通完话,在一线工作多年的他根据下属描述的伤势判断出边学德凶多吉少了。

  握着方向盘,麦小年心里快速思量:如果边学德这次真的死了,会引发哪些连锁反应?

  很多人都在静待边学道的反应。

  明里暗里n双眼睛关注着松江,想看看当年为边学德当街砸车的边学道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私人飞机上。

  边学道独自坐在会议区,静静地翻看徐尚秀送他的老人与海,脸上平静无波,看不出任何情绪。

  窗外夜空如墨,唐根水从前舱走过来,轻声说:“边总,机组通知还有一小时抵达松江,松江地面温度零下1度。”

  边学道听了,慢慢合上,抬头看着唐根水说:“坐。”

  唐根水依言坐下。

  身体后靠,边学道问道:“你在松江时,学德找过你没有?”

  唐根水点头:“找过。”

  “几次?都因为什么事?”

  唐根水如实答:“一共找过十五次,我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七次,大部分都是跟人在夜场起冲突,停车冲突,还有替一些女人挡催债的,让我派人过去撑场面。”

  “为什么不告诉我?”边学道蹙眉问。

  跟边学道对视一眼,唐根水低头说:“这事责任在我。”

  唐根水只能主动揽责。

  之前边学德每次找他,打的都是工作之外的私人号码,并且事后叮嘱,希望唐根水别跟“三哥”说。

  再怎么样,边学德也是边家人,而唐根水是外人,有些事情稍稍处理不好,就是以外间亲,最后落得两头不是人,加上边学德还算有分寸,不欺男霸女伤天害理,所以唐根水把事情压下,没跟边学道说。

  边学道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想通唐根水的难处后,他叹了口气,接着问道:“除了你,学德还找过谁?”

  想了想,唐根水说:“我知道的,他还找过麦局,找过市里的周秘,找过陆勉。”

  “陆勉?”边学道颇为意外地问:“他俩怎么会联系上?”

  唐根水眨了眨眼睛,说:“咱们跟陆勉联手开发cbd项目,松江无人不知啊!”

  半小时后,边学义打来电话,说已经到达机场。

  边学道随口问:“公司的车到了吗?”

  边学义答说:“整个车队在一起,我开骑士过来的,你坐这个,路上安全。”

  边学道听了一愣:“你把骑士十五世开到机场了?”

  “啊!”

  静了几秒,边学道说:“你把车开去,我坐别的车市里。”

  “为什么?”边学义问。

  “你先开走,到医院再说。”边学道干脆说道。

  让助理把骑士十五世开车库,在机场等着接机的边学义渐渐过味来:看来老三是想大事化小了!

  说不上大事化小,不过边学道确实不想把事情闹大。

  登机前,他就指示集团松江总办,务必沟通北江松江当地所有媒体,在边学德家属正式表态前,不要发布相关报道。

  跟总办同步行动的,是安保部派出100多人,分成若干组,把之前跟边学德走得近的,经常一起混的,有经济往来的男男女女全都盯控起来,尤其是事发当晚在场的人,就算能摆脱警方,也不可能摆脱安保部特训出来的保安神不知鬼不觉地逃离松江。

  松江医大二院。

  边学道一行人赶到医院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松江边家的人几乎都在。

  看见被人簇拥在中间的边学道,原本被人扶着坐在走廊椅子上的五婶一下站起身,朝边学道扑过来:“学道啊,学道啊,你千万救救学德啊!救救他啊!善勇还小,妈走了,要是爸也没了,他可怎么办啊!我和你五叔可怎么办啊!学道啊呜呜呜”

  躬身搂着憔悴之极的五婶,边学道轻声安慰:“五婶您放心,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找世界上最好的医疗团队把学德救来。”

  “嗯嗯呜呜”

  把五婶交给堂姐边静,边学道走向忍着眼泪看他的五叔。

  在五叔身前蹲下,边学道握着五叔冰凉的手说:“五叔,我来了,我爸也在巴黎登机了,估计今天下午到。”

  紧紧反握着边学道的手,五叔极力想忍住眼泪,却怎么也忍不住:“学道学德他哎”

  人群中,除了边家人,麦小年在,陆勉在,周航居然也在。

  看着这些大忙人守在医院跟着熬夜,边学道走过去挨个握手,握到周航时,他站住说:“你去吧,你跟我们不一样,时间不属于自己。”

  周航一脸严肃地说:“是老师让我过来的,他也很关心这边的情况。”

  边学道听了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挨着五叔坐了下来。

  凌晨4点25分,医生走出手术室,面对呼啦一下围过来的家属,歉意地说:“我们尽力了。”

  听见这一句,被边静搀扶着的五婶仰后便倒,晕了过去。

  认出面前的高大男人是边学道后,40多岁的男医生上前一步说:“趁患者现在还清醒,家属跟他说几句话吧,最多三个人,注意别让他激动。”

  第一个见边学德的是五叔,见了差不多10分钟。

  走出病房,身后的房门刚关上,五叔就是一个趔趄,头差一点撞到墙。

  第二个进去见边学德的是五婶。

  进门前,医生和亲友千叮咛万嘱咐,叮嘱五婶千万别刺激边学德的情绪,五婶两眼无神地点头,然后木然走进病房。

  五婶只在病房里待了不到5分钟,就推门走出来。

  出门后,她推开想要过来搀扶的边静、边玉和王家敏,一只手扶墙,快步走向电梯间,人一进电梯间,就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嚎“学德啊!”

  第三个进去见边学德的人是边学道。

  看见走进门的边学道,躺在病床上的边学德眼中闪过一丝欣慰,微动嘴唇:“三哥”

  在床旁坐下,边学道盯着边学德胸口的纱布看了几秒,问:“疼吗?”

  咧了一下嘴,边学德微微摇头:“木木的,麻麻的,感觉不到疼但我能感觉到生命在流逝就像就像储水的缸破了一个洞水快速往外流”

  咬牙沉默几秒,边学道开口问边学德:“有什么心愿?有什么想让我帮你做的,告诉我。”

  “呵”

  不知是疼还是怎地,长出一口气后,边学德眼睛里的光黯淡了几分,他侧头看着边学道说:“我没什么心愿,就是想求你帮我照顾善勇和我爸我妈,知道你忙,不过你开口让别人做,别人肯定用心行吗?”

  边学道听了郑重点头:“你放心吧!”

  努力吸了两口气,边学德继续说道:“还有,三哥,别为我的事大动干戈呵不值得!真的不值得!我身边的,都是可怜人,有时我甘愿被她们骗,也是因为可怜她们所以你别查了留下她们,也许是我死后唯一念我好的,没准还能为我哭几声,我不想死得太冷清。”

  蹙眉盯着边学德的眼睛看了几秒,边学道点头:“我答应你。”

  见边学道点头,边学德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然后他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脸忆地说:“就在刚才,我做了一个梦,很奇怪的梦。”

  边学道问:“什么梦?”

  生命之火已经燃到尽头的边学德有气无力地说:“梦里我参加葬礼看照片,是你的葬礼”

  边学道:“”

  “真的。”边学德解释说:“真的是你的照片,看样子,似乎不大,也就比现在老个七八岁葬礼上去了不少你的同事,好像是什么报社的还有嫂子的同事,好像都是老师对了,我看见嫂子了”

  说到这里,边学德身体突然一抖,他仰头大口吸气,却好像吸不进去多少。

  边学道探身要按呼叫器,边学德猛地抓住他的手,力气出奇的大。

  “别叫别人了”稍稍缓过来一些的边学德轻声说:“没几句话了,让我说完吧!”

  知道边学德即将离世,边学道眼中浮起一层泪花。

  刚刚边学德的话,提醒了边学道,另一个时空的边学德本不是这样的结局,恰恰是他的出现,让边学德迷失了,错位了,继而走上一条轨迹莫测的早亡之路。

  从根上讲,边学德有此一劫,完全是边学道造成的。

  不知道边学道心里所想,边学德继续说道:“三哥你说人真的有前世来生吗?”

  “三哥你说我下辈子还能投胎成人吗?”

  “三哥我其实是想帮咱们姓边的攒点好名声。”

  “三哥对不起”

  说完“对不起”,边学德抓着边学道的手一下松开落在床上,眼中的光瞬间消散,再无灵性。

  边氏“仁义道德”中的边学德,2009年10月15日凌晨4时56分逝于松江,享年25岁。

  消息传出,人们都意识到,有人要倒霉了。

  边爸赶到松江后,第一时间去病房看望了悲伤过度的弟弟弟妹,然后找到边学道,问事情怎么办。

  相比边学德去世,边爸更担心自己儿子头脑一热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因为他知道虽然眼下自己家风光无限,但其实只要稍稍行差踏错,就会被扑上来的虎狼分食,渣都不剩。

  看见老爸,已经连续几天没好好休息的边学道随口问:“我妈呢?”

  看着面带倦色的儿子,边爸叹气说:“你啊,都忙昏头了!董雪那边眼看要生了,你妈担心学德救不来总不好咱们一家三口全来这边参加完葬礼再去迎接孙子吧?董家人会怎么想?”

  听老爸说完,边学道抬手用力搓了两把脸,问:“预产期是哪天?”

  “这周末。”

  给了自己一嘴巴,边学道说:“本来记着的,忙来忙去就忙忘了。”

  “还好董家人理解你,特别是董雪,一直在她爸妈面前替你解释。”

  “现在怎么办?”边学道少见地没了主意。

  重重叹了口气,边爸为难地说:“一边是生,一边是死,两难呐!你五叔就学德这么一个儿子,你又是整个边家的顶梁柱,整个松江都盯着你,你要是走了,不仅亲戚心冷,外人也难免说你冷血,声誉有损。唯一办法是这边尽快办,没准还能赶过去看着孩子出世。现在就怕董雪肚子提前,那咱们边家可真就欠董雪太多了。”u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