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8章 仁义道德

  主厨又忙了。

  “山顶沙龙”结束后第三天,有道集团高管齐聚香港“尚道园”开会。

  全部高管,无一缺席。

  会议开始前,站在大宅书房窗前远眺天海的边学道一直在想一句话,前世《浮城大亨》电影海报上的一句话——“选择对了,你就是枭雄!”

  面前的问题是……

  就算选择对了,怎么确保成功?

  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边学道心里十分清楚,有道发展到现在的阶段,纯粹为了钱,已经很难保持创业的锐气了,真正的动力,是大家内心深处认为做某事是有价值的。

  于是在会议上,边学道先给了高管们两个数字——“拥有一支万人研发团队;全集团每年研发占收入比不得低于10%;申请专利数跟年终奖金挂钩。”

  然后他告诫下属:“国家之间,崛起必然产生挑战,这一点不以主观的和平与否而转移。所以我们可以利用全球化,但不要过于依赖外部技术,更不能滋生惰性,我们要始终保有忧患意识,要大胆地想,勇敢地试,以最大的想象力进行技术探索。在这里我可以交代给各位,在技术方面,大家尽管激进,我不会设置短期收益目标,我只要一点……用五到十年,哪怕更久,做到我有人无。”

  最后他认真说道:“我知道眼前的这条路远比我们想象的坎坷漫长,我知道集团上下都要承受很大压力,可我还是下决心做,因为我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有道生产出一款产品,一款能让我们感到骄傲的产品。这件事我一定要做,即使未来时光能倒流,我也会再做一遍。我希望诸位与我同力同心,除了时代不允许更好的,我们都把它做到最好。”

  ……

  ……

  千里之外。

  松江一家会所的包房里,五个中年男人围坐一桌,闷头抽烟喝酒。

  抽着抽着,其中一个光头男人猛拍桌子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咱们手里有边学德亲笔签名、按了手印的欠条,到哪儿都有理。要我说,最后再找他谈一次,不还钱,直接收他的店。”

  光头男说完,直直看向坐在主位的短发方脸男人。

  方脸男人深深吸了一口雪茄,看着坐在左手边,浓眉大眼鼻子山根处有一条明显横纹的男人说:“老三,你说说。”

  仪表堂堂的老三是个结巴:“哥儿几个当……当初指望通过他搭……上边家,我看是没……没指望了,可咱们的钱也不是大……大马路上捡的,总不能就这么扔了。要我说,叫红姐把他约出来,等……等脱了衣服冲进去拍……拍他照片,不还钱就发到网上去,看他还……还不还。”

  老三总算说完了,包房里的几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方脸男人听了,夹着雪茄说:“边学德身后有倚仗,这么整,会不会惹得……”

  没等方脸男人说完,坐在对面的小眼睛胖子插话嚷道:“边学德有倚仗,咱们惹不起,那就绑他爹,到时看他还不乖乖掏……”

  “打住打住!”最开始说话的光头男鄙夷道:“惹不起边学德,惹边学德他爹?你这脑回路还真特么清奇,我活这么……”

  “行啦!”

  坐在主位的方脸男人重重把手里的雪茄按在烟灰缸里,抬眼看向右手边一直没说话的高瘦英俊男人说:“边学德那边先缓一缓,你妹妹跟市里那个周秘书发展得怎么样了?”

  英俊男人开口说:“算是普通朋友吧!那个周航得上司器重,仕途看好,又跟边学道有一层关系,可以说进可攻退可守,他心里应该很清楚婚事的重要性,所以平时很谨慎,女人送上门都不碰,这人是个人物。”

  “待价而沽钓大鱼而已。”方脸男人靠在椅子上说:“别太明显,一点一点喂,慢慢建立感情,在他身上投资应该错不了。”

  说完,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面无表情地说:“去吧!”

  同一时间。

  几人谈论的边学德坐在一家KTV包房里,被手下的小弟和女人围在最中央,猜拳喝酒玩得不亦乐乎。

  他是这家KTV常客,这里的人无人不知“德少”是大富豪边学道的堂弟,在松江是黑白两道横趟的主儿,加上边学德在圈里风评好,出手大方,从不强迫人,一向好聚好散,所以极受欢迎。

  不仅仅是欢迎。

  让人想不到的是,边家的“废人”边学德在某个圈子里渐渐变成了“及时雨”样的人物。

  他身边的小弟,大多受过他的恩惠,恩惠的方式各不相同,有钱财上帮助的,有帮着平事的,有不打不相识的。

  除了手下的小弟,夜场里的女人他也没少帮。

  家人缺钱看病的,供弟妹上学的,丧偶独自养孩子的,以及欠钱被逼陪酒的,只要说的是实情,边学德基本都会出手相助。

  给一些人的感觉,在松江几乎就没有边学德办不了的事儿,一来二去,他的名声就传开了。

  实事求是地讲,在松江,确实没人难为边学德。

  无论边学德在边家地位如何,他都是边学道的堂弟,是“仁义道德”中的一个,不看僧面看佛面,难为他很不智。

  另一方面,边学道在松江的人脉太深太广,政商学三界他都有极铁的关系,且不说许青松和更高一级的关系,单就一个已经升职的麦小年,就足以保证让黑道绕着边学德走。

  而就算没有麦小年,黑道也不会碰边学德一根手指头,因为黑不代表傻,边学道在松江的一些事迹无人不知,再稍稍打听打听有道集团安保部的实力,惹边家人的后果严重到吓人。

  正因此,最开始边学德替两个欠了高利贷的女人出头,贷款公司痛快地把账给抹了。

  然而他们没想到是,边学德这个花花公子越揽事越多,这下贷款公司和公司背后的人就头疼了。

  鉴于惹不起边家,贷款公司想出一个办法,可以抹掉部分利息,但债要转到边学德名下。

  贷款公司本想用这个办法警告边学德收手,却不想边学德满不在乎,不仅不收手,反而有十分享受“及时雨”感觉的迹象。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如果不是边学德背后的堂哥牛逼到爆,早就挨闷棍黑枪了。

  问题是再怎么忍,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

  KTV包房里,紧挨着边学德坐的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年轻女孩。

  女孩的衣着和表现跟环境有点格格不入,但她看向边学德的眼神很温柔,内里还有丝丝感激和期待。

  这个女孩是边学德最近“解救”的。

  女孩大三在读,几个月前父亲因为家里拆迁纠纷被人打成重伤,案子是立了,但是找不到动手的人,只能悬着。

  为了救丈夫命,女孩妈妈变卖家产,借遍亲朋,可还是填不满医疗费用的窟窿。

  看看妈妈以泪洗面日渐憔悴,害怕妈妈也倒下,女孩头脑一热找贷款公司借了一笔钱应急,想着自己努力打工还钱。

  没想到,仅仅两个月,借的那笔钱就莫名滚成了巨款。

  面对贷款公司逼债,害怕那些人找到家里变成压垮妈妈的最后一根稻草,女孩最终屈服了,答应贷款公司出来陪酒赚钱还债。

  第一天上班女孩哭了一晚。

  第二天她就见到了周围人嘴里的“德少”。

  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德少”对她很感兴趣,但最多只是搂搂亲亲,从不过分强逼。

  再往后就是“英雄救美”了。

  贷款公司和拆迁方全都摆平,伤人者主动投案,给与经济赔偿,之后就是转院,积极治疗。

  总之,之前女孩觉得让她绝望到窒息的困境,被整天笑眯眯的“德少”一挥即溃,在女孩心里,“德少”跟电影里脚踩七彩祥云的猴子没有什么分别。

  事情解决了,人也已经变了。

  一直在校园里读书的女孩猛然发现社会并不是依照道德、法律和规则运转,财富和权势才是社会的主角。

  既然如此,上学还有什么用?

  一个出身平凡的女孩,就算再怎么努力,一辈子又有多大几率成功到几个电话就让警方、房地产公司、贷款公司和医院全都瞬间转变态度的程度?

  人生遭遇的第一个重大变故让女孩成长了,也让她参透了社会的一条法则——女人在利用自己优势的时候效率最高。

  于是女孩拉着酒后的“德少”伏在自己身上,笨拙地挑逗,笨拙地迎合,笨拙地呻吟。

  **之后,女孩搂着已经醒酒的边学德又哭又笑,诉说她这几个月来的委屈,控诉社会的冰冷。

  静静听怀中的女孩说完,边学德一改平日的浪荡模样,看着天花板说:“一些人面前的火焰山,一些人一泡尿就浇灭了,这不是反常,是力量对比的真实反应,而力量正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东西,所以,你觉得不正常的,其实才是最正常的,你要适应它。”

  认识以来第一次听边学德这样正经地说话,女孩支起上半身,意外地看着边学德:“现在才是真实的你吗?”

  边学德摇头不语。

  女孩继续说道:“我就知道你不该是那个样子,仁义道德,道德……你们的名字好像还蛮准的。”

  边学德听了,扭头盯着女孩看了几秒,然后猛地把她压在身下,俯身在女孩耳边说:“不要用道德衡量世界,也不要用道德衡量人,否则就像用体温计测量恒星,结果只能是……”

  边学德下身用力一挺,说:“嘭!”

  ……

  “咣!”

  包房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然后一个高大的男生冲了进来。

  男生瞪大眼睛环视包房,视线最后定在边学德身旁的女孩脸上。

  看清进门的男生,女孩下意识地站起身:“阿东,你怎么……”

  不等女孩说完,男生走过来一把抓住女孩的手,拉着就朝门口走。

  包房里一下安静下来,没人说话,也没人阻止,众人只是目视女孩和男生。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因为边学德一向好聚好散,所以手下小弟没人起身。

  “阿东!阿东!你放开我,你听我说。”

  “回学校再说。”

  “你先放开我……你放开……我不回去!”

  “你不跟我回去?”男生红着脸问。

  “我……我朋友在这里……”女孩躲着男生的眼睛说。

  “你朋友?”男生扭身扫视稳坐在沙发上,好像在看猴戏的一群人,然后他突然走向茶几,拿起一瓶打开的啤酒“咕咚咕咚”仰头喝。

  就在众人以为他要一口喝光时,男生突然挥手把酒瓶摔在茶几上,“砰”的一声酒瓶碎片四射。

  “啊!啊!!”

  女人的尖叫声立刻响起。

  就在这时,男生从腰间拔出一把尖刀,跃身扑向沙发上的边学德。

  喝了不少酒的边学德反应有点慢,他怔怔地看着一点寒星直奔自己而来,想躲却挪不开身。

  “噗!!”

  尖刀直插胸口。

  “谁?”双手抓着男生的衣服,边学德吐着血说:“谁?是谁?”

  被边学德死死抓着,男生身上的杀气一下消失了,他惊恐地看着插在边学德胸口的刀,全身发抖,脸色苍白。

  一连问了几个“谁”,边学德软软倒在沙发上,眼中没有愤怒,隐约透着解脱。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