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2章 一放就是惊雷

  边学道和樊青雨在贡院六号交流阔窄的时候,唐根水和李兵在一家面积不大、客人不多的日式居酒屋里边喝边聊。

  两人这一顿酒,既是交接也是交心。

  之前两人虽然同在安保部,且名义上唐根水是李兵的上级,但事实上两人交集很少,经常一两个月见不到一面。

  见的少自然没什么深交,而且唐根水也没蠢到真拿自己当领导支使李兵,只有逢年过节部门发福利时他才会想起李兵,每次都指派专人把双份福利送到李兵家里。

  有一次,李兵老婆因为夜里噪音问题跟楼上的租户起冲突闹到派出所,当时李兵不在家,唐根水得知消息后派人出面解决,楼上租户第三天就搬走了。

  唐根水做事到位,李兵嘴上不说,但他心里有数,所以当唐根水在居酒屋里问起跟在边学道身边需要注意的细节时,李兵有一说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的多,喝的快。

  几壶酒下肚,满腹心事的唐根水面生红潮,他亲热地搂着李兵肩膀:“不怕跟你说,兄弟我虽然管着集团的安保和后勤,手底下全算上有千把号人,在集团大小也算个高管,但这心里……”

  手拍胸口,唐根水感慨地说:“我心里羡慕你!跟在老大身边虽然辛苦点,但开眼界,长见识,而且咱们老大什么性格咱们心里都清楚,他对手下人那真是没的说。”

  李兵听了郑重点头,端起杯碰了一下唐根水的杯沿,仰头一饮而尽。

  唐根水跟着也端杯喝了,然后拿起酒壶替李兵和自己都倒上酒,放下壶,招呼老板续酒。

  夹起一片鱼肉,蘸上蘸料,唐根水随口问李兵:“你回来了,下一步去哪?老大跟你谈了吗?”

  谈了,回来途中在私人飞机上谈的,所以还没人知道边学道对李兵的新安排,现在唐根水问,李兵不打算隐瞒,早晚都要公开,不如早点送唐根水一个人情。

  李兵话少,但脑子很清楚,不然也不会在边学道身边待得稳稳当当。

  他看得明白,唐根水这次以高管的身份紧急补位,他日回归集团,地位必然有升无降,所以,为日后打算,早结善缘为好。

  脑子里念头闪过,李兵放下筷子说:“老大让我留在燕京,筹备国贸三期顶层的会所。”

  唐根水闻言一愣:“不回集团?”

  李兵神色有点暗淡:“不太合适。”

  唐根水听了蹙眉半晌,说:“这次的事,对你来说确实是无妄之灾,不过你也别上火,这世上的事啊,还真就像老祖宗说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端起酒杯,唐根水看着杯中酒说道:“你换个角度想,你在老大身边,虽然辛苦,但起码时间上相对自由,现在真让你回集团朝九晚五坐办公室,你还能适应吗?”

  不等李兵接话,唐根水继续说道:“而且,跟你说句最实在的,公司已经今非昔比。”

  喝了一口酒,唐根水咂嘴说道:“这么跟你说吧,如果早两年,你回集团还能有一个不错的发展空间,现在……有道的牌子往外一立,求职者趋之若鹜,学历门槛、经验门槛一天比一天高,新招进来的,我见过一些,不论年纪大小,都是人精,所以说啊,咱们……”

  说着话,唐根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李兵:“像咱们这种既没学历又没亮眼简历的人,以后不好混……像我……”

  打了个酒嗝,唐根水戳着自己胸口说:“像我,当初手底下有50人的时候高兴,有200人的时候兴奋,有600人的时候就有点头大了……不好管理啊!就算有副手和队长辅助,也磨合了好长一阵子……说白了,咱不是那块料。”

  酒后吐真言!

  拍着李兵肩膀,唐根水吐着酒气说:“咱们啊,仗着运气好,加入的早,算是卡住了好位置,可是这人呐,得知道自己的斤两……元老……你看看吴天吴总,还有比他更元老的吗?人家就是聪明人,守着足球俱乐部折腾,其他事务一概不管。还有刘毅松刘总,他是我恩人……你不知道吧……我能进公司,就是刘总跟老大引荐的。刘总知道自己有腿疾,不适合代表公司抛头露面,在四山盖完楼就去香港当庄园管家了……这叫啥?这叫知进退!”

  “所以这次老大给我电话,让我推荐个人替你,我推荐了自己……”

  边学道给唐根水打电话时李兵不在场,听唐根水说到这儿,李兵在心里冲唐根水竖起大拇指——聪明!

  老大要用人,不论老大心里是怎么想的,身为心腹下属都得表现出愿意放弃高管权力鞍前马后的态度。

  拿起酒壶,一边倒酒,唐根水一边说道:“我说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告诉你,不回集团也好,在外面当个逍遥自在的土皇帝,更舒服!”

  跟唐根水碰一下杯,李兵少见露出笑容:“逍遥也许真逍遥,这土皇帝就免了,我来,主要是辅佐樊小姐。”

  “樊……”端着杯想了几秒,唐根水眨眼问道:“你说的是那个……”

  李兵微微点头。

  “这样啊!”拉出一个长尾音儿,唐根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拿起筷子吃了两口东西,李兵平静地说:“这样也好!就像你刚才说的,老大要是真把会所全交给我,我也不是那块料啊!像现在这样挺好,她在明,我在暗,互相补充,互相监督,老大也放心,不然日子一久,心腹没准变成心病了。”

  嗯?!

  李兵说完,唐根水盯着李兵的眼睛看了几秒,忽然笑了起来:“我收回刚才的话,你啊,回集团也能混的不错,果然人不可貌相……喝酒!”

  酒足饭饱后,唐根水打电话把司机叫了过来,送两人回酒店。

  路上,把车后座上的一个小包装袋递给李兵,唐根水说:“给你的。”

  接过包装袋,感受了一下分量,李兵问:“是什么?”

  “线香!”

  见李兵很是意外,唐根水介绍说:“别人送我的,据说是私人订制,一根300块。”

  “一根香300?”

  唐根水点头:“一根只能燃10分钟,都说烧钱烧钱,这才是真正的烧钱。”

  “这我不能要。”李兵原物递还。

  唐根水不接,笑道:“这是一件雅物,本不该谈钱,我是怕你像我一样拿回家点它熏厕所,才多说一句。”

  熏厕所?!

  300块一根熏厕所?

  见李兵一脸的匪夷所思,唐根水笑着解释说:“这个东西喜不喜欢闻很主观,我老婆不太喜欢这个香的香味,就拿去熏厕所。我起初也不知道价格,是看包装非常精美,就找送的人问了一句,知道价格后心疼的我啊……”

  “你拿回去点一根闻闻,喜欢就留下用,不喜欢就送那位樊小姐,她是搞艺术的,应该喜欢这个调调。”

  见李兵还在犹豫,唐根水又笑着补充了一句:“不是白送你的,老大日常有什么喜好,我现在两眼一抹黑,最近一段时间说不得要经常给你打电话,哪天你要是被我打烦了,就点根香静静心,要骂娘也在心里骂。”

  话说到这个份上,再不收就是不给面子了,李兵点点头:“谢谢唐总,你有什么疑问随时打我电话。”

  “就等你这句呢,对了,穆龙这个人怎么样?”

  “你指哪方面?”

  “各方面吧!”

  想了几秒,李兵一字一句地说:“穆龙这个人冷静自律,反应快,身手好,护卫经验丰富,话不多但不难相处,嗯,最重要一点,他跟咱们不一样,他是镖师,咱们是家将。”

  家将……

  嘴里念叨了两遍这个词,唐根水靠着椅子说:“是这么个理儿,如果监控视频里的是他,老大最多多给他点遣散费,不会像你这样费心思安排。不过话说回来,他是赚日薪的,他干一个月拿的钱快够咱们干一年的了,这么高的薪酬,干上几年,差不多也可以退休了……这个人没问题吧?”

  “问题?”

  看着车外的红绿灯,李兵学边学道的样子,微眯眼睛想了想说:“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没发现什么问题,再说老大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也对!”唐根水点头说:“老大用人极少看走眼。”

  几分钟后,黑色奥迪A6平稳停在酒店门前,看着走过来开车门的门童,唐根水忽然问了一句:“如果收买的话,你是收买家将还是收买镖师?”

  镖师最近心情不太好。

  尽管边学道很有名,尽管纽约华人不少,但穆龙心里清楚,纽约街拍不是偶然,是祝二爷从他这里拿到边学道行踪后操作的。

  这次的事让穆龙心生警觉,他敏锐地发现二爷那边的行事风格与之前略有不同,而这意味着他的安全系数下降,暴露几率增加。

  除此之外,街拍照片最终导致李兵离开也让穆龙颇为烦闷。

  在穆龙眼中,李兵有些小聪明,但见识和个性让李兵难以对他产生威胁。

  现在李兵走了,无论从有道内部调人,还是聘请专业保镖,新搭档到岗后对穆龙的观察肯定多于李兵,这也是一个潜在威胁。

  所以,回到燕京后,穆龙在酒店房间里很认真地思考了请辞的可行性,然后他郁闷地发现不行!

  李兵走了,正是需要“老带新”的时候,他去请辞,老板肯定会想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面对李兵,穆龙自信藏得住。

  面对边学道,穆龙信心全无,哪怕他自视再高,也不敢把自己和边学道放在一个段位上。

  在穆龙心里,边学道就像一张威力巨大的弓,平时人畜无害,拉弓时悄然无声,可待它拉满弦,一放就是惊雷。

  ……

  ……

  边学道在燕京待了两天。

  两天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开会,签署文件,然后打电话。

  电话里有几个国际长途,一个打到英国,一个打到法国,两个打到美国,打完电话,他录完《中华好声音》后大半个月的行程就排满了。

  离开燕京前一晚。

  边学道洗完脚,樊青雨执意要帮他剪指甲,怎么拒绝都无效,异常固执。

  那就剪吧!

  坐在客厅沙发上,边学道把脚搭在樊青雨腿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品茶。

  电视里正在播《国家地理》,屏幕里的雪崩画面十分震撼,以至于专心剪指甲的樊青雨都停下来抬头看。

  雪崩,前一刻还好端端巍峨耸立的雪山,后一秒就崩得惊天动地、稀里哗啦。

  视线从电视屏幕上移回来,樊青雨开口说:“我看过一句印象很深的话……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

  放下茶杯,边学道感慨说道:“责任可以推卸,后果无法转移,换个说法……当有一天雪崩了,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