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9章 对海画雨

  到纽黑文的第一晚,半夜里开始下雨,一直下到天明。

  雨停后,熹微晨光中,边学道来到露台上,摆好蒲垫,对着酝酿日出的东方天际端坐冥想。

  十分钟后,随着天边云朵由浅黄色变成金黄又变成大红,空气中似乎多出一束难以言喻的波动,那波动既像是有灵众生的本能朝拜,也像是有形万物的无声礼赞,紧接着,在天边日出的瞬间,闭目静思的边学道舒展开了眉头。

  他在想陈喜。

  陈喜出车祸那事边学道是知道的,好好一个G二代青年才俊一夜之间成了不能人道的残疾人,这变故搁谁身上估计都得刺激出点心理疾病。

  事后边学道找刘毅松和丁克栋问了,说起来这个陈喜跟有道还真有过节,拐着弯儿的过节——去年有道在四山拆的那栋副楼,也就是陈克用手段硬从有道手里拿走承建权的那栋楼,是陈喜一个在医院当护士的情妇的父亲建的。

  所以说,有道拆楼固然主要折的是陈克的面子,但其实陈喜也跟着不爽,再加上后面兄弟俩被边学道轰出包房颜面扫地,接着就出了事,因此说陈喜有报复动机是说得通的。

  这个陈喜,有拿到监控视频的能力,有报复自己的动机,无论从哪个角度想,把这笔帐算到他头上都错不了。

  唯一问题是这帐该怎么算?

  双方原本没有深仇大恨,只要陈家不是一家子脑残,就该清楚那场事故陈喜自己至少要负九成的责任,毕竟酒驾是他,超速是他,分心开车也是他。

  现在陈喜在网上爆料南冲KFC餐厅的监控视频,即便借了舆论的势,事实上对边学道造成的伤害并不大,因为视频里根本没有边学道的身影,所以比松江火车站前打人的爆料更容易否认,“无视法纪”的帽子自然也扣不到他头上。

  当然,影响也是有的,如臂使指的李兵不能继续带在身边使用了,刘毅松今后不适合再代表集团公开露面了,徐尚秀则是内心深处的不自信再次浮起,需要时间沉淀。

  实事求是地说,这些影响边学道都可以接受。

  刘毅松本来就已经脱离集团管理,跟曲婉长驻香港打理河东花园。李兵确实贴心好用,可是并非不可替代,而且这种身边人几年换一批可以避免惰性蔓延,还可以防止知道太多尾大不掉,调走利大于弊。

  至于徐尚秀,虽然边学道提议公开关系,但那不是他原本的计划,因为如果想公开,就不必再急着让徐尚秀到耶鲁深造镀金。

  摆明了镀金,镀在公开关系之前和公开关系之后差别是非常大的,所以徐尚秀说“再等两年”,边学道没有坚持反对。

  看完自己这边,再看陈喜那边。

  陈喜失去了完整的身体,失去了男人的自信和尊严,失去了半生幸福,对这样一个可怜人,有必要赶尽杀绝吗?

  再观察观察吧!

  陈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真动了陈喜,与其防着陈家报复,不如斩草除根,可是斩草除根谈何容易?而且经商讲究和气生财,四处树敌就算一时得意,长期看,其实是取死之道。

  忽然……

  想到“取死”两字,边学道莫名想起自己那颗素昧平生的棋子——金川赫!

  清晰的恩仇逻辑,完整的行为链条,似曾相识。

  嗯……应该不是!

  如果是,陈喜背后的人目的是什么?

  ……

  ……

  纽黑文的雨停了,马纳罗拉大雨如注。

  祝天养站在房间窗前对海画雨,画布上,云如墨,雨如箭,浪如龙,画意四溢。

  老管家像隐形人一样站在画桌旁,看似在看画,其实他看的是祝天养半黑半白的头发。

  染过几次之后,祝天养不再染发,相伴几十年的老管家心里明白,这个曾经敢与天争雄的男人终于服老了。

  在老管家看来,这是一个强烈信号,它意味着祝天养会渐渐将自己的角色由“开拓者”向“奠基者”转变,意味着祝天养的行事思维会由“这一代”变为“下一代”,简而言之,他会越来越像已经故去的祝海山,心心念念为子孙谋。

  可惜,祝天养生了七个女儿,没有儿子。

  他一直拿最喜爱的长女当儿子养,念叨了20多年第二个外孙一定要姓祝,奈何祝德贞姻缘迟来,到现在丈夫还没影呢,更别说外孙了。

  这件事看着祝德贞长大的老管家着急,祝天养更着急。

  祝天养不能不急,大女儿祝德贞有才有貌,本就眼高于顶,被他逼着接近边学道后动了真心,择偶眼光越发挑剔,照这样下去,如果错过边学道,以祝天养对大女儿的了解,说不准就要宁缺毋滥单身下去。

  为了女儿不孤独终老,祝天养行动了。

  他一早就知道边学道身边的女人只有叫徐尚秀的是最大障碍,所以一直重点关注徐尚秀,以至于陈喜刚一开始调查徐尚秀,祝天养的耳目就向上汇报了。

  因为曾经对徐尚秀出过手,知道一旦暴露会有很大麻烦,祝天养选择稳健打法——滴水石穿!

  手里有专业人士建立的性格模型,大半辈子都在琢磨人的祝天养看透了徐尚秀的弱点——内方!

  外圆内方本来不是缺点,然而只要是棱角,就有固执的一面,就有伤人伤己的可能。

  好猎手都是有耐心的猎手。

  等了好久,终于被祝天养等到边学道和徐尚秀一起上街,于是纽约同框街拍出炉了。

  仅有街拍显然不足以打击徐尚秀,于是就出现了后面的爆料。

  祝天养的想法六个字——长痛不如短痛。

  要么让徐尚秀离开边学道,要么让徐尚秀就此上位,那样也能让女儿早点断了心思,免得越陷越深彻底无法自拔。

  这场战役,陈喜是关键。

  因为只有暴露一个可信的动机,才能止住边学道手下人的追查。

  至于让陈喜听话,原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在祝天养下属查到陈喜有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私生子后,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这个孩子对现在的陈喜来说无异于沙漠里的水源,于是仅仅一通电话一张照片,陈喜就言听计从,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

  ……

  (一个请求,请大家尽量不要用赠币。)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