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1章有热闹看

  三男三女勾肩搭背、脚步虚浮地走过拐角,然后同时站住。

  “唉卧槽!”

  “哎呦卧槽!”

  两句“卧槽”,前一句是男声,后一句是女声。

  话出口,走在最前面的年轻女人径直走到凯雷德车头前,看看被凯雷德挡在里面的612和G55,又看看面前的凯雷德,一脸的匪夷所思。

  女人身后的五人也走过来,围站在凯雷德车头前,脸上全都浮现出见了鬼的表情。

  “这是谁的车?”

  一头红色大波浪,手涂黑色指甲油,身穿紫色低胸礼服的年轻女人盛气凌人地问。

  她周围的同伴一起摇头。

  “你们见过这个车牌号吗?”年轻女人接着问道。

  “没见过。”

  “谁天天记车牌啊!”

  “这车停的牛逼!比我还任性,很久没见过了。”六人中浓眉大眼、眼圈微微有点黑、右耳戴着目测5克拉+钻石耳钉的年轻男人懒洋洋地说。

  这人身高不高,目测1米70左右的样子,旁边三个女人就算去掉高跟鞋,也妥妥比他高。另外两个年轻男人更是挺拔,全都1米80开外,身材壮硕,体形标准。

  有意思的是,这样一个六人组合里,身高最矮的男青年气势最足,一脸毫不掩饰的傲气,一看就知道他老子要么是六人老子中最有权的,要么是六人老子中最有钱的,当然,六个人不一定只有六个爹,可就算把干爹算上,也还是这位的爹最牛逼。

  三男中长得最帅、五官最立体的一位绕着凯雷德走了一圈,他先是隔着车窗往车里看了看,然后伸手摸了一下引擎盖,抬头说:“烫手,刚停没多一会儿。”

  “这特么是哪来的傻逼这么停车。”不顾脚上的鞋价值6万多块,涂黑指甲油的女人狠狠踢了一脚凯雷德左前轮,结果被轮胎反震力震得失去重心差点摔倒,幸亏同伴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

  这下她更气了,从包里拿出手机,后退几步,对着凯雷德和被凯雷德结结实实挡在里面的612和G55连续拍了几张照片,扭头跟耳钉男说:“糖豆,你家小区怎么住着这么没素质的人?”

  糖豆不叫糖豆,叫唐斗。

  唐斗似笑非笑地说:“我不住这儿,我只不过买套房子顺便买几个车位存车,省得我爸看见总唠叨。超哥在这儿也有房子,里面住个小明星,他肯定比我清楚。”

  这时,站在黑指甲旁边的长发女人说:“会不会是车位这家的车?”

  三男中唯一没说话被唐斗叫做“超哥”的年轻男人开口:“应该不是,这几个车位才卖出去不长时间,这家只登记了一辆车,喏……那辆GL8。”

  吐着酒气的黑指甲是六人中最焦躁的,她伸脚又踢了一下凯雷德的前挡:“它停这儿我车怎么出来?”

  是啊,怎么出来?

  几人看了看,被加长版凯雷德这么一挡,除非GL8开走,不然612怎么也出不来,就是硬撞都撞不动。而且周围不是一个空位没有,这辆车这样明晃晃地停这,显然有缘故。

  “怎么办?”

  两个男的看着唐斗问,想听他的意见。

  唐斗两手一摊:“这玩意推不走,搬不动,我也没招,就算是像松江边学道那样砸,咱们几个也砸不动,我得现找人来。”

  “砸什么砸。”站在凯雷德车门旁的短发女人说:“你那么多闲着的车,开别的呗。”

  说完,女人指着GL8问:“你们谁知道这家干什么的?买四个车位停一辆别克,有意思!”

  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唐斗绕过凯雷德,打开G55驾驶室车门,上车,关车门,启动。

  G55先是后退,然后换档,前进,车头顶在凯雷德后轮的位置,随着一阵发动机的咆哮声,凯雷德车尾被G55顶开,斜移出去,让出了进出空间。

  只是这么一撞,凯雷德右侧半个车身全被刮花,伤痕十分醒目。

  把凯雷德撞开,G55车里的唐斗放下车窗,看着黑指甲说:“现在可以走了。”

  冲唐斗飞了个媚眼,黑指甲没有上车,而是从包里拿出一支Serge-Lutens口红,走到凯雷德车头前,用口红在引擎盖上写下几个字——“车停的真好!下次直接让你报废!!!”

  看着黑指甲在凯雷德车身上写字,另外五人没有一人上前制止。

  他们本就都是嚣张惯了的人,今天被凯雷德这样堵车,要是不给对方点颜色,那才是奇了怪了。

  之所以会这样,因为六人全都生于富贵之家,在他们眼中,整个沪市也没几个他们惹不起的人,更何况黑指甲拍了照片,他们“占理”。

  写完字,看一眼剩下的唇膏,黑指甲又在凯雷德前风挡和侧窗上画了几个大大的红叉,然后随手扔掉口红,施施然打开612车门,招呼短发女伴上车。

  坐在612副驾驶位上,短发女人系好安全带,看着一片狼藉的凯雷德说:“我预感对方不太好惹。”

  启动车子,黑指甲笑吟吟地说:“糖豆撞的,让糖豆对付。”

  “就怕唐斗兜不住。”短发女人说。

  “唐斗兜不住,还有他爸呢,还有他爷呢!”说到这儿,黑指甲勾着嘴角说:“他们家也是逗,一家人,爷爷姓秦,爸爸姓周,孙子姓唐,姑姑姓李,一家四姓。”

  短发女人听了,笑着说:“那不正好,你嫁给他,生个孩子跟你姓陈。”

  “我不行,我俩就是玩玩,倒是对你,他很上心。”

  “我?你又不是没听见他跟别人说我家是‘破烂王’。”看着坐在G55车里的女人,短发女人继续说:“甄青这个****还真当自己傍上唐少爷了,蠢的可以。”

  “咯咯”笑了几声,黑指甲打着方向盘说:“她蠢这一点我十分认同。”

  5分钟后。

  当李兵和穆龙走出电梯,看见凯雷德的惨状,两人同时石化。

  刚才停在车位上的法拉利612和奔驰G55不见了,很显然是那两辆车干的。

  对方这也太嚣张了!

  刚才凯雷德的停法确实不对,可对方把车停在别人家车位上,难道心里没数吗?

  这尼玛……

  车被弄成这样,明天怎么接边总?

  还有,怎么跟边总说?

  李兵看着穆龙问:“这……咋办?”

  穆龙同样很无语:“找物业要监控。”

  “跟不跟边总说?”李兵又问。

  穆龙说:“这事因果清晰,不威胁安全,明天再说吧!”

  想了想,李兵点头道:“好吧,今晚跟边总说也没用,还是得等监控。”

  同一时间,香港港岛东半山,祝德贞的顶层公寓里,孟婧??看着蹲在鱼缸下面喵喵叫的小折耳猫说:“猫不会游泳,却喜欢吃鱼,真是难为它们了。”

  “难为的多了,鱼喜欢吃蚯蚓,还不会刨土呢,而且猫其实是会游泳的。”祝德贞坐在沙发上,随意翻着手里的一本杂志。

  扭头看向祝德贞,孟婧??问:“猫那么怕水,怎么可能会游泳?”

  “我亲眼见过。”

  “谁那么坏把猫扔进水里?”

  “我爸!”祝德贞干脆地说。

  孟婧??不说话了。

  眼睛盯着杂志,祝德贞接着说:“他想告诉我不要畏惧心里害怕的东西,很多其实完全可以战胜。”

  正说着话,祝德贞手机响了一声。

  拿起手机看了几秒,祝德贞删掉短信,放下手机说:“有人故意把边学道的车撞了。”

  孟婧??摆手说:“我不想知道。”

  “为什么?”

  发现祝德贞在边学道身边安插眼线,孟婧??靠在沙发上说:“你俩相爱相杀,我还想平平安安活到人老珠黄呢!”

  祝德贞没接话,半分钟后,她忽然笑出声来。

  孟婧??问:“你笑什么?”

  “一首打油诗!”祝德贞说。

  “什么打油诗?谁写的?”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

  ……

  (今天815,附诗一首。)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