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6章撞见

  程浩开始行动了。

  4月11日,开心网“转帖”组件正式上线,新组件一上线,就显出成为大火应用的潜质。

  4月12日,程浩一口气接受三家燕京媒体采访,宣讲开心网团队创业的艰难历程,和取得眼下巨大成功的必然与不易。

  4月13日,开心网和有道集团《对赌协议》里的部分内容开始在网上流传,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按照协议约定,一旦开心网对赌失败,有道集团将获得51%的股权,实现控股。

  尽管圈里人都知道所有权和控制权是两码事,尽管按照规则持股67%才能算作绝对控股,可通过《对赌协议》,人们还是读出了有道集团对开心网的觊望和企图,有道集团摆明了从一开始就在打开心网的主意。

  4月13日下午,一位燕京大学的知名学者现身评议开心网和有道集团的《对赌协议》。

  有意思的是,该学者绕开国内影响力最大的舆论平台智为微博,跑到天涯论坛上发表长文。

  长文标题中规中矩,颇为吸引眼球——《有道开心之赌局:创业者如何与资本谈恋爱》

  标题之下,内容就不那么温馨了,甚至有点诛心。

  该学者在长文后段说:“诚然资本是创业者创业路上的助推器,可是创业者一定要警惕绝对逐利的资本,警惕野心勃勃的资本,警惕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

  “有人会说,很多创业者的初衷就不是把企业做大,而是做到一定规模后出售套现,实现资本的快速积累。这样的创业者不少,但它不是资本抢夺创业者事业的借口。试想,如果资本像饕餮一样不断吞噬有创意、有活力、有激情的小公司和新兴公司,这会对国内创业大环境产生什么样的深远影响?是正向激励更多?还是负向压迫更多?是好事?还是坏事?”

  长文一出,业内皆惊。

  什么“野心勃勃”,什么“吃人不吐骨头”,什么“抢夺事业”,什么“饕餮”……根本是在指桑骂槐,指鸡骂狗,指着和尚骂秃驴!

  没人相信该学者是吃饱了撑的跳出来博眼球,因为此人不是无名之辈,不经深思熟虑,若非利益攸关,他绝对不会开这一炮。

  要知道,有道集团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捏一把的,惹上有道,未来产生多少损失是难以预料的。

  一时间,开心网和有道集团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隐蔽矛盾浮出水面,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一方如日方升,一方是庞然大物,怎么看这场碰撞都会火花四溅。

  然而诡异的是,对于俞传俞烈的流言,开心网和有道集团全都保持沉默,不予回应。

  当事双方越不回应,各种传言就越是甚嚣尘上,版本很快从最初的两个版本增加到六个版本,其中有云遮雾罩版,也有言之凿凿版,真真假假,各执一词。

  燕京,开心网总部。

  最近两天办公平台的氛围有点反常,关系好的员工要么凑在休息室里咬耳朵,要么噼里啪啦地在电脑前打字,用通讯软件交换信息,而所有这些举动,全都高度戒备着,防止被其他人听见看见。

  其实不听不看也猜得到,大家都在悄悄议论自家公司和有道集团的事。

  春江水暖鸭先知,只看开心网管理层最近一周各种闭门开会,一开开到晚上七八点,好些人就猜到会有事情发生。

  然后……

  开心网和有道集团的《对赌协议》就被人发上网了。

  说起来,这一招并不高明,因为有道集团可以准确判断出是开心网在搞事情。

  程浩自己也知道这一招不高明,可是除了这一招,他和手下高管团队想不出更合适的办法。

  事实上,包括程浩登门拜访的外援智囊,也都觉得正面死磕有道难度太大,不如用《对赌协议》里的条款探路。

  智囊的建议是:“有道集团正在向手机领域扩张,已知的国内外几宗并购案,全都是大手笔,为了保证现金流安全,有道跟几家银行贷款,同时准备发行债券融资,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如果价格合理,有道出售开心网股份的可能性很大。”

  在外援智囊看来,手里握着智为微博和Kki,有道对开心网的执着心不会特别强烈,因为虽然眼下开心网火得一塌糊涂,但它并不会为有道带来实质性的战略补充,而且开心网的属性决定了它难以对智为微博和Kki形成致命冲击。

  所以,对有道集团来说,掌控开心网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卖出开心网股份,对处于扩张期的有道却如同雪中送炭。

  正是得外援智囊点拨,加上获得资金支持,程浩才真正下决心赌一赌。

  办公室窗前。

  程浩端起已经晾凉的咖啡,喝了一小口,苦味从舌尖传递到大脑,十分提神。

  喝着又凉又苦的咖啡,程浩脸上表情渐渐坚毅——势不如人只能赌,赌边学道缺钱,赌边学道好名,赌边学道恢弘大度。

  ……

  ……

  樊青雨家。

  吃过早餐,边学道离开贡院六号去公司。

  收拾完卧室和厨房,樊青雨先补了一觉,然后开车出门做美容。

  心情好到爆炸!

  开车时,回想边学道早上那句“你的聪明通透足以让你求仁得仁”,樊青雨几次笑出声。

  高兴不单单为“求仁得仁”,更为“聪明通透”四个字,在樊青雨的印象里,这是边学道第一次夸她。

  美容店离贡院六号不太远,樊青雨在这里办了卡,所以经常来。

  门口的迎宾领班认得开保时捷卡宴的樊青雨,她热情地把樊青雨迎进大厅,然后用对讲机招呼樊青雨的美容顾问下楼接待。

  相比这些赚辛苦钱的年轻女孩,樊青雨的财富实力和精气神表明她是标准的上等人,只不过在这些整日跟美女富婆打交道的人眼中,“上等人”后面还跟着三个字——等人上。

  做完美容,在商场里买了两套新内衣,樊青雨破天荒地给边学道发了一条短信:晚上想吃什么?

  过了大概15分钟,边学道回复三个字:清淡点。

  看着边学道回的三个字,樊青雨喜出望外。

  她问“晚上想吃什么”,其实核心是想问边学道今晚还来不来,只不过樊青雨觉得那样问太过直接,所以换了个说法。

  边学道回复说想吃清淡点的,言外之意是他今晚还来樊青雨家,并且跟樊青雨一起吃晚饭。

  对樊青雨来说这是极大的“进步”,因为共进晚餐代表她跟边学道的关系更紧密了。

  这是一种玄妙的直觉,外人无法感知,但樊青雨心领神会。

  半个小时后。

  樊青雨在超市里买菜时,一个中年男人来到化名阮敏的叶秋家地下停车场。

  找到叶秋的车,男人先前后左右看了看,然后绕车一圈,接着一下拉开驾驶室车门。

  无钥匙进入,显然男人身上有车钥匙。

  几秒钟后,男人下车,走到车前,打开引擎盖,俯身鼓捣。

  叶秋不知道,一个危险性不高的任务,要了她的命。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