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4章上等人等人上

  李裕的海选曲目,就算廖蓼不说,边学道也能猜个七七八八——要么是《斑马斑马》,要么是名字改成《太平桥》的《安河桥》。

  李裕一直对这两首歌情有独钟,当初整个“遇到酒吧”无人不知。

  而对《中华好声音》这个舞台来说,学员平均水平决定节目热度的下限,音乐的多元性决定节目热度的上限,能跟导演组无障碍沟通的李裕自然要担起“上限”的职责,把冷门的民谣带上舞台,满足各类型音乐迷的需求。

  另一方面,如果是其他学员,在《好声音》这种竞争性极强的舞台上唱民谣可能会吃些亏。

  李裕则不同,他的身份肯定第一时间告知四位音乐导师,确保他能成功转身,只要不是临场发挥失常,音乐类型完全不会成为晋级阻碍。

  所以,边学道猜李裕登台第一首歌十有**要唱民谣。

  仅仅是猜测,他没向李裕求证。

  生活已经如此严肃,保留一点惊喜挺好。

  ……

  ……

  燕京。

  边学道给了李裕一个惊喜,李裕给了妻女一个惊喜。

  李裕久在燕京替边学道坐镇,跟留在松江的老婆孩子聚少离多,边学道看在眼里,于是托洪剑在二环里物色了一套高档公寓。

  之所以委托洪剑办这事,一是不想让公司里的人说他厚此薄彼;二是借机会跟洪剑保持联络。

  洪剑虽然职位不高,但好在是旧识,而且背后有家族支持,将来未必不会青云得志。

  再者,洪剑跟樊青雨沾亲,樊青雨又是边学道属意的国贸三期80层的代理人,所以洪剑自然也划进了边学道的圈子。

  将来80层开业,樊青雨一个人必然支撑不起来,到时洪剑的作用就会凸显,因此边学道亲自打电话给洪剑,请他帮忙找房子。

  接到边学道的电话,洪剑十分高兴。

  他读懂了边学道这个电话背后的含义——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

  人类社会,朋友只有三种——志同道合、层次相当和彼此有用。

  以边学道的能量,愿意帮他物色房子的人多如牛毛,边学道却亲自打电话让洪剑帮忙,这本身就是一种亲近。

  所以,按照边学道的要求,洪剑用一周时间筛选出几套房子,然后全部实地勘察。

  看房时,洪剑细心地带了个风水师傅,防止自己眼拙选中风水格局不佳的房子惹边学道不快,可谓花足了心思。

  有钱,有关系,买房过程很顺利。

  房子落在边爸注册的公司名下,算是公司财产。

  钥匙到手,边学道直接把钥匙转给李裕,让李薰和李乐阳来燕京一家团聚。

  李裕起初不收,是边学道一句话让他收了钥匙:“借你的,再婆婆妈妈,我就跟廖蓼建议让你带乐阳上《爸爸和我》。”

  李裕收下钥匙三天后,李薰、李薰妈妈和李乐阳飞到燕京。

  三个女人对燕京的新家都十分满意,尤其是李乐阳,已经能稳步行走的她拉着妈妈看完一个房间看另一个房间,眼睛里满满都是新鲜和开心。

  洪剑办事妥当,房子里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标准的拎包即住。

  一家人安顿下来后,李薰跟李裕说:“老边正好在燕京,你找他来家里吃顿饭,谢谢他。”

  李裕一边刷碗一边说:“他是大忙人,想请他吃饭的人,排队都排到五月了。”

  拿抹布擦桌子的李薰说:“你不说我说。”

  “你说?”

  “我就说咱家乐阳想她干爸了。”

  李裕垮着脸说:“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桌子擦完,李薰直起身说:“觉得别扭?那你去请人。”

  办公室里。

  李裕一提去家里吃饭,边学道就答应了。

  沈馥预产期在5月中旬,即将做爸爸的边学道父爱爆棚,很想看看自己的干女儿长大了多少。

  李家。

  李裕和边学道进门时,李薰在厨房里备菜,李薰妈妈带着小李乐阳在客厅里玩图形卡片。

  听见房门声,李乐阳高兴地站起身朝玄关走来。

  等她看见李裕身旁的边学道,一下站住脚步,躲到跟过来的姥姥身后,露出小脑袋瓜,怯生生地打量客人。

  李薰妈妈知道女婿家跟富豪边学道的渊源,她拉着小孙女的手说:“乐乐,看谁来了?”

  听见声音的李薰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李乐阳的样子,笑着说:“小时候看见干爸亲得不得了,大了怎么还认生了?”

  脱下外套,先进卫生间洗手,洗完,边学道走到李乐阳面前,蹲下看着小丫头说:“还认识我吗?给抱抱吗?”

  乌黑的大眼睛盯着边学道看了几秒钟,李乐阳小步前移,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容。

  边学道瞬间心花怒放,一把抱起李乐阳,大笑着说:“还认识我!”

  李裕到家,李薰妈妈把李乐阳交给李裕,自己进厨房帮女儿。

  坐在客厅沙发上逗了一会儿李乐阳,边学道问李裕:“孩子教育问题想好了吗?”

  “教育?”把李乐阳放在腿上,李裕说:“还早吧?”

  边学道笑着说:“孩子一晃就大了,三四岁开始学前教育,去香港,还是去新加坡,你得提前想好。”

  李裕听了,瞪圆眼睛说:“不用吧!在燕京入学就挺好。”

  握着李乐阳的小手,边学道看着李乐阳的眼睛说:“我这辈子估计也就这一个干女儿,所以得从小高标准,往美女、淑女、才女方向培养。”

  “我没想那么远,我就是想让她多读点书,长大后善良开朗,知书达理。”李裕坦然说道。

  边学道欣然点头:“多读书是对的,若有诗书藏于心,岁月都难败美人。”

  李薰妈妈帮手,菜很快做好端上了桌。

  一桌全是松江菜,其中四道是边学道极爱吃的,大学同窗四年,李裕对边学道的口味了如指掌。

  李薰母女十分懂事,知道她们在边学道和李裕话题受限,所以二人快速吃完,带着小李乐阳到客厅玩。

  边学道来家里吃饭,李裕兴致很高,很快就打开第二瓶红酒。

  两人都没矫情,敞开了喝,半小时后,打开第三瓶酒。

  给自己和边学道各倒一杯,李裕看着酒杯说:“老边你还记得在北戴河遇见的那个算卦老头吗?”

  端起酒杯轻轻晃了晃,边学道点头:“记得,怎么了?”

  “你还记得当时他是怎么说我的吗?”

  “记得一些。”

  端起杯喝了一口酒,李裕砸咂嘴说:“最近一年多,我妈迷信算命,四处求见高人,算完自己算我我爸,算完我爸算乐阳,算完乐阳算我……”

  轻叹一声,李裕接着说:“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妈求那些人用我生日时辰算的结果大同小异,全都说我中年运气不好……很糟。”

  中年运气不好?

  运气不好还能混到有道集团监察部长的位置?

  这要是运气好的话还不得上天?

  好吧……

  边学道在心里揣测,李裕的八字可能真的有点差,现在的局面,是他这个“变数”影响的结果。

  拿起酒瓶替李裕和自己倒上酒,边学道说:“可能是伯母找的人道行不够,也可能是你出生的时辰记错了,有时候差一两分钟就差一个时辰,命格差别大了去了。”

  “不是命,是运,时辰影响不大。”

  略一停顿,李裕说:“我好奇,于是买了几本算命的书在家自己研究,结果发现我这一生走的运气好像真的很差。”

  见李裕一脸感慨,边学道说:“运气不好,命好,福气厚,也可以活得很滋润。”

  听边学道说完,李裕忽然问:“你觉得什么是有福?”

  喝一口酒,边学道放下杯说:“我觉得一个人若是有福,会体现在他做事成功的几率比普通人高,想要什么东西到手的几率也比普通人高,然后就是不遇灾难,就算遇到大灾大难也会在关键时刻出现贵人帮他,总之就是非常幸运。”

  客厅里,李薰打开电视,用遥控器调台。

  扭头看一眼客厅里的妻女,李裕说:“你肯定算是有福气的吧!”

  伸手夹一口菜,边学道笑着说:“第一,有钱不等于有福。第二,站得越高摔得越疼。”

  “摔?怎么摔?”

  看着餐桌上的汤锅,边学道说:“当一个人自信心膨胀,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时,手会伸到他不该伸的地方,就会摔跤。”

  直直看着边学道,李裕问:“你会吗?”

  边学道摇头:“我也不知道。”

  想了想,李裕探身问:“除了北戴河那次,你算过命吗?说的一样吗?”

  端起饭碗,吃了一大口饭,边学道边嚼边说:“没算过,再说人不是全活在定数里,比如你。”

  已经微醺的李裕竖起大拇指说:“洒脱!”

  放下手,看着酒杯,李裕说:“愿望十万八千里,能力只有几厘米,我自己知道自己,若没有你,我的人生估计跟那些算命的说的差不多。”

  这句话只是前半句。

  后半句李裕没说的,是他自己心里清楚为什么这次集团大轮岗监察部不在其中——因为在平级岗位里,除了监察部,其他主力业务部门李裕都难以胜任。

  基本上,如果把李裕调去智为科技或者战略发展事业部,就好比把锦衣卫指挥使调去当刑部尚书或者户部尚书,能当好的几率非常低。

  端杯跟李裕碰了一下杯,边学道笑着说:“佛法里有现世福报一说,所以算出一种命,活出一种命,以活的为准。”

  这时,李乐阳从妈妈手里拿过遥控器,碰到调台键,电视里传出赵忠祥的声音:“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大草原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半个小时后。

  S600车里,边学道靠在椅子上,告诉李兵:“去贡院六号。”

  一生志在千里,流年似水独行,**终须有人抚慰。

  同一时间。

  樊青雨一个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无聊地看《动物世界》。

  正看得犯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来电铃声。

  铃声一响,樊青雨瞬间睁大眼睛。

  为了防止漏接,她在手机里给边学道的号码设置了专属铃声,所以这个铃声一响,就意味着边学道找她。

  终于等来了!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