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2章刃无杀不威

  从决定进军手机领域那天,边学道就知道OLED和石墨烯全是前途未卜的豪赌,有道旗下的手机品牌想要获得相对“稳健”的核心竞争力,只有两条路——要么拥有自主操作系统平台;要么掌握半导体技术。

  之所以直指这两条路,因为边学道真心想在实业上做出一番成绩。

  边学道心里的“一番成绩”,不是兜售概念和情怀,不是大玩饥饿营销,也不是一代一代升级摄像头,他心里的“成绩”是跟世界一线手机品牌争雄。

  正因为有争雄的野心,所以边学道不想在关键技术和核心部件上依附于人,他不想等到自己做大时被别人卡住脖子,所以从一开始他就谋划掌控行业的部分主导权,只有这样,别人才不敢轻易卡他的脖子,因为他手里同样有卡对方脖子的手段。

  所谓和平,就是达成一种互相威慑的平衡。

  然后……

  思考三天,边学道排除了自主开发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预案。

  排除原因有三:

  其一,资金不够。

  从无到有开发一个智能手机操作系统,设计全新的操作内核,设计新的软件架构,还要兼顾代码控制、算法和可扩展性,同时考虑迭代优化,保守估计需要投入几十亿美元,如果中间走了弯路,投资破百亿美元也不是不可能的。

  投资如此巨大,效果却未必能让人满意。

  因为操作系统只是一个基本的平台,一个新的操作系统需要足够多的应用程序和硬件支撑才能进入良性循环,简而言之,若没有丰富的“软硬件生态圈”,操作系统等于一个空壳,是没有意义和价值的。

  其二,技术实力不足,研发周期难以确定,极有可能错过机会窗口。

  开发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不是开发网络游戏,也不是开发微博和Kki,其技术难度要放大百倍千倍。

  特别是在2009年这个时间点,Android和iOS都已经面世,想要研发自主操作系统,就必须得做出差异化,而有Android和iOS珠玉在前,想要创新出新亮点谈何容易?

  换句话说,如果提前两年想到做手机,边学道也许会尝试一下自主研发操作系统。

  可现在已经是2009年了,现在才开始研发,已经很难在Android和iOS两强的夹击下突围。

  其三,Android是开源系统,跟进Android,若干年内都是“明智”的选择。

  边学道觉得,在Android开源的大前提下,消耗巨量资源冒险研发操作系统,不如把资金投入到“封闭性”更强的半导体上。

  而且换个角度想……

  操作系统技术诚然很有价值,但对国家而言,有道集团掌握半导体核心技术的价值显然更大。

  当然,半导体有半导体的难点,那就是有道根本无力自主开发,只能购买技术。

  而购买的话,放眼全球,三兴的半导体当宝贝捂在手里不卖,能买的只有东芝技术。

  对有道集团来说,收购的困难不小,甚至可以说非常大。

  首先有道的资金不够,缺口不小,因为东芝半导体出售起价百亿美元。

  其次是政治因素,这点一目了然,无需多言。

  不过呢……有道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机会就在于现在是2009年!

  经济危机还在持续,缺钱的人不少,有钱的人不多。特别是东芝半导体这种中长期投资项目,在经济危机笼罩全球的2009年,敢拿出巨量资金压在一个项目上的企业和财团屈指可数。

  竞争对手少,机会相对就更大。

  所以……

  会议上,边学道和一众高管主要讨论三件事——融资、公关、搭档竞标。

  讨论进行了约一个半小时,在场的人各抒己见,特别是武思捷、沈雅安、洪诚夫等有跨国并购经验的,结结实实地给丁克栋、李裕等人上了一课。

  见一时难以形成共识,并且有些工作还在进行中,边学道将议题搁置,开口说:“时间不早了,大家估计也累了,开始最后一个议题吧。”

  第三个议题——燕京拿地盖总部大楼。

  有道集团在松江有一个总部大楼,不过说是总部,其实日渐“边缘化”,越来越多的会议都放在燕京分公司开。

  分公司目前租用的凯晨世贸中心的地理位置等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可租用毕竟是租用,在集团管理层看来,除非把整个凯晨世贸中心买下来,不然无论出于集团形象考虑,还是出于经济性考虑,都不是长久之计。

  至于原因,就连集团普通员工都能说出一二三点。

  首先办公场地是企业形象和实力的象征,有道集团如此声势,在一线城市却连个总部大楼都没有,容易给人外强中干的联想;再者租地办公不利于培养员工的归属感和自豪感。

  其实想想很容易理解。

  租房结婚,和买房结婚,感觉能一样吗?

  凯晨世贸中心楼顶挂着“凯晨世贸”字样,员工出入“凯晨”大楼办公,和出入“有道大厦”办公,感觉能一样吗?

  约合作伙伴见面,告诉对方来“有道大厦”,和告诉对方来“凯晨世贸”,感觉能一样吗?

  退一万步说,企业在燕京有地皮和没地皮,能一样吗?CBD区域内的地块和城郊的地块,能一样吗?

  肯定不一样!

  智为微博本身具有强烈的公关和外联属性,所以拿地前的公关事宜一直是微博总裁吴定文在负责。

  听老板说换议题,吴定文翻开手里的笔记本,简单扫了一眼上面的字,抬头说:“已经可以确认,这次位于chaoyang区东三环CBD核心区的Z2b地块共有四家竞标,分别是韩国三兴公司、凯隆联合体、KG商贸集团和咱家。”

  “为了这块地,三兴集团长公主李富榛最近三个月四次来华,三兴公司大中华区总裁、大中华区公关总监和韩国驻华大使也一直在做政府方面的工作。”

  “政府方面,因为CBD的定位是区域经济发展核心,所以政府希望CBD地块由企业自持,建成企业总部大楼或者金融综合体。同时因为这一批地块属于重点关注区域,相关部门跟竞标各家打了招呼,意思价格不要报得过高……”

  说到这儿,吴定文轻轻咂嘴:“有实力的公司基本都通过各种办法拿到了政府招标的底价,现在真正拼的是公关能力,然后看各家综合实力评分分值的差距。Z2b的四家竞标企业中凯隆联合体希望最小,KG商贸集团有韩资背景,极有可能是三兴找来陪标的,所以现在等于是咱家跟三兴争这块地。从上个月开始,三兴大中华区公关总监两次联系咱家这边的公关负责人……就在刚刚,大约20分钟前,他们再次联系邓总监,说李富榛女士4月5日将在燕京举办私人酒会,想邀请边总您出席。”

  哦?

  李富榛邀请边总出席她的私人酒会,这是什么套路?

  是想谈Z2b地块的事?

  还是探知有道集团进军OLED和手机领域的动作,所以接触一下?

  还是……

  听吴定文说完,在座众人心里同时浮起一个念头——难不成这个三兴长公主想施展美人计?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