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7章跑个龙套

  餐厅里。

  边学道吃面,徐尚秀坐在对面看着他吃。

  见边学道吃得很香,徐尚秀问:“在飞机上没吃东西?”

  边学道挑着面条说:“吃了一块牛排。”

  “光吃牛排?”

  “还有一份蔬菜沙拉。”

  想了想,徐尚秀问:“你那个同学的事都处理完了?”

  拿着筷子,边学道咂嘴说:“入土为安了。”

  觉得这个话题不适合多聊,他转移话题问道:“去耶鲁的事跟家里说了吗?”

  徐尚秀摇头:“还没!”

  放下筷子,边学道拿起水杯说:“你要是怕孤单,让李碧婷跟你一起去,你俩做伴。”

  徐尚秀听了,眼睛亮了起来。

  很显然,边学道猜对了徐尚秀犹豫不决的原因——害怕孤单!

  想想也正常!

  陌生的国家,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文化,甚至连食物都是陌生的,异乡人如同大海中的孤岛,孤独感肯定会无限放大,膨胀到爆炸。

  眼睛亮了几秒,又暗淡下去,徐尚秀泄气地说:“碧婷明年才毕业。”

  夹起一条肉丝,边学道说:“那就提前毕业!”

  徐尚秀轻轻摇头:“碧婷的学分根本不够提前毕业。”

  边学道晃着筷子说:“只要你想让她陪你去,只要她家里放人,其他事情我来解决。”

  见徐尚秀很是意动,边学道趁热打铁道:“过去后,初期肯定会有一些不便,适应一段就好了,多少人都是这么过来的。而且耶鲁这种学府,它的开放性和包容性是毋庸置疑的,对人的视野和境界的提升也是毋庸置疑的,退一万步说,在耶鲁镀两年金,别的不论,光是同学资源都是一笔巨大财富。”

  说完,边学道继续吃面,徐尚秀右手托腮看着边学道,静静思考。

  10分钟后。

  刷完碗的边学道走回客厅,见徐尚秀蜷着腿在沙发上用遥控器调节目,他在徐尚秀身旁坐下,自然地搂着徐尚秀的肩膀,一起看电视。

  回忆再次如开闸的洪水,汹涌而至。

  在另一个时空里,边学道也会跟徐尚秀这样一起看电视,只不过对他俩来说,因为边学道审读工作的特殊性,这种“同步”的时间比其他夫妻要少很多,所以每次都显得很宝贵。

  忽然……

  电视里一闪而过的画面让边学道眉头一动。

  他开口说:“停一下,往回。”

  徐尚秀依言往回调台。

  “停!”

  电视里——

  ——“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

  赚钱了,今天我付账。

  《我看中国之革命》……你翻译的?翻译这种东西会进黑名单的。

  人家外国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还要假装天真?”

  徐尚秀看着电视屏幕说:“这个男演员好眼熟,这是新剧?”

  边学道点头说:“应该是新剧。”

  《潜伏》第一集!

  绝对的新剧!!

  想一想,时间过的还真快。

  从2001年,好像一眨眼就到2009年了,距离“先知期满”还有5年。

  5年……

  大致正是祝海山上五台山静修,让子女放手施为的“锻炼期”。

  仔细想想,祝海山经历过的,边学道早晚也都要经历一次。

  唯一区别是,因为时代和性格不同,边学道心里没有太多即将面对未知的惶恐和重压,相反,他隐隐感到轻松。

  没错,就是轻松!

  简而言之,如果2014年能平安度过,如果能一直留在这个时空里,那么过了2014年就退休对边学道来说也并不是特别不能接受的事。

  成功过!

  风光过!

  财富足够身边的人一世无忧,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吗?

  当然,如果能在“先知期”里做出一些特别的成就,比如在OLED和石墨烯等领域取得关键性突破,引领产业潮流,助推改变人类生活方式,那这一世人就更值了!

  徐尚秀的声音把边学道的思绪拉了回来:“你知道这部剧?”

  边学道摇头:“不知道。”

  徐尚秀:“哦。”

  边学道解释说:“刚才镜头闪过,看画面有点像电影,所以让你倒回来看看。”

  有些事,即便跟徐尚秀也不能说,这是边学道给自己制定的铁律。

  “那看看吧!”徐尚秀放下遥控器说。

  拿起遥控器调高两格音量,边学道很神棍地说:“直觉告诉我这部剧质量很高。”

  10分钟后。

  徐尚秀发现这部剧果然很好看,可等她扭头看向边学道时,发现边学道已经靠在沙发背上睡着了。

  整天满世界飞,倦意说来就来,挡都挡不住。

  拿起遥控器按下静音,徐尚秀侧着头静静凝视边学道的侧脸。

  忽然……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闭着眼睛靠在沙发背上的边学道,徐尚秀莫名地悲从中来,好像边学道会突然离开她,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一样。

  这种感觉很荒唐,可它偏偏出现了。

  几秒钟后,尽管看到边学道的胸口在微微起伏,徐尚秀还是缓缓伸出右手,放在边学道鼻前,确认他在呼吸。

  在呼吸!

  收回手,把头轻轻靠在边学道肩上,徐尚秀静静感受边学道的心跳,一下一下地数,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

  窗外的雨悄然停了。

  月亮升到中天的时候,边学道悠悠醒来,他一动,怀里的徐尚秀也醒了。

  抬手看一眼时间,边学道揉着脸说:“忽然上来困意,一闭眼睛就睡着了。”

  徐尚秀坐直身体,拢了拢头发说:“你飞了10多个小时,身体肯定很乏,回房间睡吧!”

  房子是两室两厅的格局。

  主卧室里,徐尚秀帮边学道铺好床,刚转身要走,边学道伸手拉住了她。

  轻轻挣了一下,见边学道不松手,徐尚秀看向边学道的眼睛。

  边学道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刚睡一觉,不困了,咱俩商量商量明天见我爸我妈带什么礼物。”

  一分钟后,两人和衣靠在床头上。

  前次在蜀都希尔顿酒店,边学道把bra都解开了,最终“悬崖勒马”,这一次,男人的固执和女人的矜持让氛围有点奇怪。

  徐尚秀先开口:“伯父平时都喜欢什么?”

  边学道随口说:“笔墨纸砚字画……烟酒茶,不过最好别送烟,我妈正控制我爸的烟量。”

  “伯母呢?”

  “翡翠珍珠钻石……最近她很热衷瓷器。”

  边学道说完,徐尚秀有点沮丧。

  边家二老喜欢的东西,雅的雅,俗的俗,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便宜的两人八成看不上眼。

  可若买贵的,她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任谁都猜得到是用边学道的钱买的。

  本来就算用男朋友的钱买礼物也没什么,可是徐尚秀想让自己第一次登门尽量给未来的公婆留下好印象,所以她心里有点不甘送一些珠宝之类的俗物。

  另一个时空里同床共枕几年,边学道对徐尚秀的一些小习惯小表情了如指掌。

  看见徐尚秀的样子,他立刻猜到徐尚秀在纠结什么,想了想,扭头问徐尚秀:“上次你送我那个手抄心经,还有吗?”

  徐尚秀点头:“有!在我钱包夹层里放着。”

  边学道笑着说:“这就行了!你给我那个我也随身带着呢!我爸我妈都信佛,明天拿这俩,一人送一个,他俩准喜欢。”

  徐尚秀听了,愣愣地问:“不带别的?”

  “不用!这就够了!”边学道肯定地说。

  同一时间。

  酒店房间里,苏娜颤抖着声音哀求:“够了……够了……你把我解开……”

  全身赤-裸的陈建对苏娜带着哭音的哀求置若罔闻,他手里拿着一条白布,把苏娜的眼睛蒙上,在后脑打结。

  接着,他走到吧台前,拿起一瓶啤酒,用牙咬掉瓶盖,仰头一口气喝光。

  喝完,用毛巾把瓶子仔细擦了一遍,陈建拿着瓶子朝手脚被绑的苏娜走去。

  第二天早晨呐!

  嗬!大太阳地儿!

  ……

  ……

  (PS:最近几天耳鸣加重,晚上失眠,白天精神难以集中,所以状态很差,西药效果甚微,这个周末去找中医看看有没有缓解的办法。)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