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无所不用其极

  “找我的?”

  探身接手机的边学道表情颇为意外。

  极少有人通过徐尚秀联系他,首先,打这个电话的人得知道边学道和徐尚秀的关系;其次,这个人得认识边学道并且认识徐尚秀;其三,这个人得有徐尚秀的手机号。

  能同时满足这三点的人不说凤毛麟角,也是寥寥可数。

  从徐尚秀手里接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的名字是“蒋楠楠”。

  哦,是她!

  蒋楠楠从酒店辞职,到蜀都帮徐尚秀筹备“免费午餐”活动,自然知道徐尚秀的手机号,提前给徐尚秀和边学道拜个年也是情理之中的,毕竟严格来说,现在蒋楠楠算是在给边学道和徐尚秀打工。

  结果,边学道把手机放在耳旁刚“喂”了一声,手机里传出杨浩略显焦急的声音:“老边,抱歉这么晚打扰你,童超刚刚给我电话,在电话里急哭了……”

  15分钟前,童超、杨浩、艾峰、李裕、于今分别打过两三遍边学道的电话,怎么打都没人接。

  不得已,杨浩让蒋楠楠打通徐尚秀的电话,终于联系上了边学道。

  这是一个求救电话。

  明天就是春节了,可是童超没回家,人还在鹦哥岭自然保护区。

  鹦哥岭自然保护区工作站一共有28个人,其中站长是林业局委派的本地人,另外27人,包括2名博士、4名硕士、21名本科毕业生。

  这样一个学历有高有低的团队,本科学历的夏宁因为吃苦耐劳、综合素质优秀于一年前被提为保护区工作站副站长。

  2008年年中的时候,因为奶奶过世,夏宁请了10天假回家奔丧,她成了整个保护站全年唯一一个请假的人。有些人觉得当了官就要享受特权,夏宁却为自己这个副站长多休了10天假而惭愧,于是年底安排在保护站留守值班人员时,夏宁第一个站出来主动要求春节留守。

  夏宁是第一个,童超是第二个。

  2008年下半年,夏宁吃东西胃口一直不好,还时不时恶心,人瘦了近10斤。

  童超不放心夏宁,也主动要求春节留守。

  整个保护站都知道两人的关系,尽管还没领证结婚,但感情好得很,标准的“公不离婆秤不离砣”,于是就一起批准了。除两人之外,还有一个男硕士一个女硕士也主动要求留守。

  春节前10天,夏宁忽然开始胃疼,三天后,她变得非常嗜睡,并且伴有强烈呕吐。

  童超想带夏宁下山去医院检查一下,夏宁担心工作站只剩两个人留守不安全,安慰童超说可能是自己前几天吃了疑似变质食物导致的,还说自己中学时得过胃病,可能是老毛病犯了,养一养就好。

  童超担心夏宁身体,执意要带她下山,夏宁握着童超的手说:“今年咱俩回家结婚,到时还要请假,大家都这么辛苦,我不想自己这个副站长是私事最多那个人。本来我学历就普通,若是再柔柔弱弱的,如何服众?”

  “可是……”

  看着皮肤呈病态白但目光坚定的夏宁,童超皱着眼眉想了想,说:“你要强我知道,可身体是大事,身体若垮了,要这个副站长有什么用?这样,等年后大家回来了,你必须跟我去医院做检查。”

  恶心的感觉再次袭来,低头干呕几声,夏宁抬头冲童超微笑了一下,说:“好吧,再等几天,等人回来了我跟你去医院。”

  然而,夏宁的身体等不了了。

  1月24日,腊月二十九这天中午,夏宁胃疼忽然加剧,剧痛超过了这个刚强姑娘的忍受极限,疼得她哭出声来。

  这时童超再想带夏宁下山,却发现夏宁已经疼得连站都站不稳了。

  这就麻烦了!

  工作站一共留守4个人,两男两女。

  夏宁没法独立行走,童超一个人的体力不够独自把夏宁背下山。

  工作站最少要留一个人看守标本室和档案室,也就是说只能让男硕士和女硕士中的一人跟童超一起送夏宁去医院。

  可问题是,让男硕士一起去,留女硕士独自留守工作站不安全。让女硕士一起去,又没法从体力上帮童超分担。

  往外打电话求救吧,这种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自然保护区,打120纯属开玩笑。

  往上级单位打电话吧,人家问夏宁得的是什么病,童超根本说不清,年根岁尾的,好意思因为“胃疼”就让人放弃合家团圆跋涉上山?

  半个小时后,眼看连吃三种镇痛药的夏宁疼痛丝毫没有缓解,童超决定向附近的黎苗村寨求助。说是“附近”,其实在山脚下,要走10多公里山路。

  结果,童超出门不到10分钟,天空下起了雨。

  雨越下越大,在湿滑的山路上摔了五六个跟头的童超来到山脚下的罗帅村时,雨已经大到淋得人睁不开眼睛了。

  看着眼前雨幕中的黎苗村寨,忽然心生预感的童超悲从中来,他无力地跪倒,一拳一拳锤着大地。

  腊月二十九求人上山抬病人已经是好大的人情,这样的暴雨天求人上山简直是“非分之请”。

  最让童超悲观的是,1月是HN的旱季,他在HN待了四年,往年1月下雨都很少,更别说这样的暴雨。

  是命该如此还是天公垂泪?

  两分钟后,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和泪水,童超站起身朝村寨里走去,敲响了一户人家的大门。

  山里人家的善良淳朴让童超感动,听说在山上搞保护研究的女大学生病了,村寨里派出6个成年男人冒雨陪童超上山背人,然后直接去30多公里外的白S县城看大夫。

  三个半小时后,白S县中心医院。

  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大夫正眯着眼睛给夏宁号脉,夏宁忽然侧身吐出一口血。

  这一口血把周围人全吓了一跳,童超见了,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头顶,然后好似有什么东西在他心上扎了一下。

  下一秒,童超手忙脚乱地从衣服兜里掏出大学时夏宁送他的手绢,擦去夏宁嘴唇上和脸上的血。

  童超正擦着,老大夫摘下眼镜,看着童超说:“去三亚301确下诊,越快越好。”

  拿着被夏宁的血洇红的手绢,童超急道:“到三亚最快也得3个多小时,您先给开点药吧,她疼了一天了,水米未进,我怕她扛不住。”

  老大夫摇头说:“这个病这个阶段我不敢乱用药,我还是建议你立刻带病人去三亚确诊,越快越好。”

  去三亚……

  童超身上没有多少钱,不说住院,就连打车到三亚的路费都不一定够。

  夏宁病得这么重,要不要现在跟她家里说一声?

  还有林业局那边,确诊之前似乎不适合打电话过去求助。

  童超毕竟年轻,到这时他整个人已经慌了,千头万绪拿不出个主意。

  跟童超一起到医院的6人中最年长的男人看着童超说:“别想了,听大夫的,找车去三亚吧!对了,你赶紧给她家里去电话,让她家人往三亚赶,不然动手术的话,谁来签字?”

  童超也真是遇到贵人了。

  得知他身上钱不多,几个村民出来的匆忙身上也没有多少现金,老大夫沉吟了一下说:“刚好我们医院的曲医生要开车去三亚,我帮你问问他吧,他要是同意,你就坐他的顺风车。”

  曲医生同意了。

  上车前,童超冲6个跟他上山下山冒雨跑了一下午的村民抱拳说:“谢谢大家,等我女朋友病好了,我带她去大家家里道谢。”

  车行上路。

  开车的曲医生30岁出头的样子,脸上没什么表情,话不多。

  不过从曲医生同意捎童超和夏宁去三亚这个举动看,应该是个面冷心热的。

  曲医生是不是面冷心热不好说,但老话说“祸不单行”却好像是真的。

  30分钟后,在加油站排队加油时,曲医生一边接电话一边开车,不知道怎么搞的,跟前车追尾了。

  前车是一辆黑色奥迪A6,被追尾后立刻从车里下来两个气势汹汹的年轻男人,两人用力敲着车窗问曲医生:“会不会开车?你会不会开车?下来下来……我让你下车……赶紧的下车……”

  这时坐在车里的童超才发现,前面3辆车是一起的,A6被追尾后,另外两辆车里的人都下车走了过来。

  看着围在车外的人,童超真真的是心急如焚。

  赶时间救怀里夏宁的命,却被人拦着车不让走。

  曲医生好心捎自己去三亚,难道碰到麻烦了立刻下车躲开?

  就算事急从权不拘小节,可下了曲医生的车,还能再碰到愿意捎自己和夏宁的顺风车吗?

  怎么办?

  童超正想着,加油站里的人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中年女人朝A6走来。

  本以为这下有人居中调解了,没想到中年女人被A6一伙人中的一个拦住,两人说了几句话,中年女人转身走了。

  看见这一幕,童超意识到恐怕自己现在想下车走也走不了了。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