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问道学院

  整个有道集团都在等边学道回来开年会。

  企业文化不等于年会,但年会是企业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人因交流而熟悉,因熟悉而认同,因认同而团结,年会的形式多样各不相同,但承担的功能是相似的。

  拿有道集团来说,正式员工超过万人的集团公司,总部在松江,分部在燕京,研发中心在羊城,子公司好几个,部门几十个,项目小组上百个。

  不同子公司的员工,不同部门的员工,因为工作需要平时可能打过不少电话,互相发过不少E-mail,在QQ和内部通讯软件上聊得非常熟,但是没见过面,走在路上遇见也不知道是一个公司的同事,这种状态非常不好。

  另一方面,有道集团2008年招了不少新人,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只见过子公司的领导和老总,没见过总部的高层。

  见都没见过,甚至不知道有那么个领导,权威何在?

  在这种情况下,年会就成了认人、认脸、认职位、拉近关系的最佳场合和机会。

  而且,有道集团去年的年会开的非常成功,才艺环节、游戏环节和表彰环节的礼品奖金异常丰厚,所以距离年底还有几个月时,各子公司、各部门的办公室和后勤部门就动员起来,为年会上的才艺节目做准备。

  金河天邑48层。

  房间里窗明几净,干净整洁,一点不像长期没人住的样子。

  这全得益于李裕那里有一套门钥匙,边学道不在松江时,李裕每周都会带家政过来清扫。李裕不在松江时,由李薰带家政来。两人有一个原则,家政清扫时必须有人在现场监督,避免边学道家里少了什么贵重东西说不清楚。

  一走两个月,李兵跟在边学道身边,足足两个月没见老婆孩子,所以回到金河天邑后,边学道给李兵放了个假,让他回家,留穆龙和另一个集团派来的老人儿保镖在楼下47层休息。

  房间里只剩边学道自己,他先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一套舒服的睡衣,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苏打水,边喝边坐到了电脑前。

  今晚他有一件事必须搞定——选歌。

  上次年会唱了首《凡人歌》,这次年会他想选一首不常唱但符合心境的歌。

  在办公室,傅采宁说完年会的事,边学道心里就跳出一首歌。

  这首歌有点特殊,他只听过一次,是另一个时空在车里听交通广播听到的,当时只听了半首,听出是谁唱的,但不知道歌名。当时他对那半首歌的第一感觉是“矫情”+“装逼”,所以听过就算了,过后没上网找来重听。

  现在……

  有机会过上另一种人生,边学道明白、整理出了很多从前想不通透的道理:

  有些话,懂的人细思极恐,不懂的人觉得是奇言怪语。

  有些东西,一些人唾手可得取用不尽,一些人终其一生也摸不到一下。

  有些事情,在一些人看来无法理解,在另一些人看来却是理所当然。

  这就是差异!

  人和人之间,出身、智力、阶层等因素产生的差异。

  所以,同一首歌,另一个时空里边学道听了觉得装逼矫情,现在他准备搜出来,好好听几遍,学会,然后在集团年会上唱。

  边学道对自己学歌的能力和速度十分有信心,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搜不到那首歌。歌他只听过一遍,还只听了半首,从听歌到现在,两个时空加一起隔了有10年,他对歌词的记忆已经极度模糊。

  所幸他还记得是谁唱的。

  那首歌是这个人原唱还好,若是翻唱,搜到的几率就非常低了。

  打开电脑,点开搜索引擎,输入人名,点击“搜索”。

  同一时间……

  徐婉也正坐在家里的电脑前点击“搜索”,她输入的关键字是“戴比尔斯千禧瑰宝4号”。

  搜索出“戴比尔斯千禧瑰宝4号”的照片,先是无比惊叹地看了有半分钟,接着徐婉把笔记本电脑摆到李正阳面前,语气怪怪地说:“看看吧,边学道花2亿多买的就是这个。”

  视线从手里的《万事不求人》上挪开,扫了一眼笔记本显示屏,李正阳说:“是挺好看。”

  徐婉无语了好几秒,说:“我也知道好看,2亿多的东西怎么能不好看?碧婷问了,尚秀说买钻石的事边学道没跟她提。”

  李正阳问:“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徐婉瞪着眼睛说:“新闻都报出来了,边学道还没跟尚秀说,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钻石不是送给尚秀的,而是拿去送给其他女人了。”

  放下手里的书,李正阳看着徐婉说:“今天我严肃地给你提个醒,尚秀和边学道的事,你和碧婷都要有分寸,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管的不管,不该说的不说。像刚才这种话,不是你一个想跟着借光的姑姑该说的,而且说了也没用,徒惹人烦。”

  看着一脸严肃的丈夫,徐婉推了李正阳一把,撒娇说:“我也就是在家跟你说说,我哪能笨到出去说?”

  李正阳依然板着脸:“没意义的话在家也别说,说习惯了,出去不定什么时候就说走嘴,到时想求一个鸡犬升天都求不得。”

  “看你说的,行啦,我知道了。其实我不担心别的,我就是想,边学道身边还有能让他舍得送价值2亿多珠宝的女人,婚后有尚秀受的。现在边学道对尚秀是好得不得了,可10年20年后呢?”徐婉担忧地说。

  抬手看了一眼时间,李正阳表情和缓下来,说道:“20年后什么都是未知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时的100元就是零钱。”

  ……

  ……

  次日,边学道在办公室里签了整整一天的文件。

  文件太多,签名签到1/3就签烦了,他干脆从抽屉里找出印章和印泥,用盖章代替签名。

  好吧,这下轻松多了,而且看上去高大上了不少。

  一边盖章,边学道一边想:难怪古代的皇帝和大臣都要准备几个名章,这玩意确实逼格满满。

  正在办公室里盖章盖得不亦乐乎,傅采宁敲门走进来说:“边总,你拿回来的字裱好了。”

  边学道听了,指着办公桌对面的墙说:“挂那儿。”

  20分钟后,字挂好了。

  字是边爸写的。

  基本上每年春节边爸都会送边学道一副自己写的字,今年父子分开过年,边爸就提前送了。

  每年字的内容各不相同,但含义差不多,都是勉励边学道清醒做人、正当做事、惜缘惜福。

  说起来这是边家父子之间的一个小默契,边爸从不在边学道耳边唠叨,他想跟边学道说的话,都会写在字里。边学道则在自己办公室里留出一面墙,专门用来挂老爸写的字。

  办公室和后勤部门的人都出去了,边学道靠在老板椅上,看着办公桌对面墙上的字,逐字读了出来——“不受虚言,不听浮术,不采华名,不兴伪事。言必有用,术必有典,名必有实,事必有功。”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