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提前给你上柱香

  祝海山在世时给祝家留下几条家训,其中一条是“做人讲信用,做事讲效率”。

  “讲信用”三个字祝家三代人身上都有体现,但给人印象最深的是祝海山祝天养这对父子。

  祝海山一生一诺千金,跟他做生意,只要口头有约定,哪怕因政策经济大环境发生变化导致亏再多钱,祝海山也绝对不毁诺,真正的一言九鼎。

  祝天养则是为人言出必行,他帮人,说到做到,不含糊不打折;他搞人,躲到天边都没有用,一定斩草除根。

  除了讲信用,祝家人给人的另一个印象就是有效率。

  就像当初知道父亲把红颜容酒庄送给边学道后,祝清源(祝十三)第一时间到法国巴黎边学道预订的酒店大堂自荐一样,效率意识已经融入了所有祝家人的基因。

  至于原因,很简单,独生子不用争,父母挣回来多少钱都是他的,而祝家这样的大家族则不同,所有人,从出生那一刻起,就自动进入到竞争行列。

  想竞争,就不能不讲效率。

  当然,像祝育恭那样混吃等死的祝氏子孙也有不少,可一旦遇到棘手麻烦,祝育恭那种废柴也是被牺牲掉的首选,就像祝育恭被自己老子先是给两枪最后派人杀掉一样。

  如果祝育恭是一个有才华有能力的上进青年,不讨论他会不会那么无脑地交恶边学道,单说祝天庆,也肯定会想办法保他,而不是像修剪盆景枝桠一样动手剪掉。

  再说祝德贞,这个先后在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商学院求学,并且在麦肯锡和摩根士丹利历练过,有资格跟祝天歌、祝植淳、祝英凯三人一起分掌祝家金融大权的年轻女人,是祝家第三代里公认的精英,她的效率意识更是惊人的。

  昨晚在河东花园边学道的家宴上跟埃隆-马斯克达成共识,今天祝德贞就行动了。

  而事实上,家宴之前祝德贞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只不过引而不发。

  有父亲祝天养做后盾,加上请祝英凯帮了点小忙,占人宝的家庭背景、个人资料、社会关系等全都手到擒来。

  翻看过传真来的一叠材料后,祝德贞随手把传真丢到一边。

  占人宝这种层次的人,不值得祝德贞浪费精力,自然有人去教育他该怎么做人。

  出面见占人宝的人叫蒋忠,是祝天养身边老管家手下最受重用的七个心腹之一。

  蒋忠年近五旬,一头灰发,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实质上心狠手辣,此人常年在香港、澳门、TW以及南亚一带活动,行踪不定,极少回国。

  这次约占人宝来香港见面的人就是蒋忠,居中牵线的是刚刚离开包房的律师林佐。

  见面地点,位于尖沙咀的这家存在多年毫不起眼茶楼,是祝家的隐形产业。

  在这家茶楼里,任占人宝和他的印度搭档其奸似鬼,也玩不出花样来。

  而这个,正是祝海山留给祝家的遗产之一——做任何事都务求“天时地利人和”占其一。

  按照祝海山总结的经验,天时不可掌控,人和不可强求,唯有地利可以操作。

  所以许多年来,祝家在世界各地以各种名义广置产业,结果就是每每在重要谈判中占据主动权,把对手压得死死的。

  好吧,早些年跟祝海山掰过手腕的人还配得上“对手”这个词。

  至于占人宝,别说祝天养父女,就是在蒋忠眼里,也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爬虫。

  可惜,小爬虫没有这个意识和觉悟,至少到见到蒋忠这一刻,占人宝都还不知道坐在自己对面的是什么人,来之前他只是听合作多年的林律师说对方想见他谈一谈“TESAL”商标的事。

  于是占人宝就来了。

  占人宝的人生准则之一是“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反正香港很近,万一见这一面就发财了呢?

  包房里。

  看着走进门的斯文白头佬,和白头佬身后两个一身精悍之气的壮汉,占人宝先是不争气地咽了口唾沫,接着微微抬起了下巴。

  蒋忠坐下后,占人宝挤出一丝笑容,开口问道:“先生贵姓?在哪里发财?”

  蒋忠一脸和气地说:“免贵姓刘,做点给人当中介的小生意。”

  “中介?”

  占人宝愣了两秒,直奔主题:“刘先生找人传话约我见面,不知有何指教?”

  蒋忠点头说:“是这样,刘某受人之托,来跟占先生面谈,希望占先生放弃抢注TESAL商标的行为……”

  “啪!”

  蒋忠话没说完,占人宝瞪圆眼睛拍案而起,大声说道:“抢注?谁抢注?刘先生,我出于礼貌来见你,请你注意你的用词,不然我们没有必要继续谈下去了。”

  坐在旁边的印度人看见占人宝这个反应,心头猛地一跳,他俩合作多年,印度人熟悉占人宝的各种谈判套路,眼前这一幕,表示对方给占人宝带来很大心理压力,占人宝才会用这种办法先声夺人。

  对面,面对怒目圆睁的占人宝,蒋忠面不改色地说:“是不是抢注你我心知肚明,咱们在这儿计较这个没意思。”

  “不行,今天一定要说清楚,我不能平白被扣帽子。”占人宝坚持说道。

  蒋忠听了,挥了挥手,站在他身后左边的男人立刻把一直拎在手里的公文包放到桌子上。

  慢条斯理地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叠纸,翻了翻,抽出一张,放在桌子上,推到占人宝和印度人面前,蒋忠靠在椅子上说:“同类产品,注册同样的名字,可以勉强说是巧合。可是你申请材料里连LOGO都跟人家公司的LOGO一模一样,这个你若说也是巧合,是不是有点侮辱别人的智商了?”

  拿起蒋忠推过来的纸看了两眼,占人宝强硬地说:“现在这个样子,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所以没有必要谈下去了。商标批下来前有三个月的公示期,如果你和你身后的老板想要这个商标,那就提异议好了,看政府裁决。”

  “呵呵,占先生稍安勿躁。”

  看着作势要走的占人宝,蒋忠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说:“做生意嘛,讲究和气生财,占先生你这个性子,以后怕是要吃亏啊!”

  占人宝:“……”

  蒋忠接着说道:“我老板的意思,是希望你放弃注册TESAL的英文字母、汉字和图形(LOGO)商标,然后把tesla.cn和teslamotors.cn两个域名转让给我们,当然,我们会支付占先生一笔劳务费。”

  劳务费?!

  好吧,尽管名目有点不靠谱,可毕竟谈到钱上了,于是占人宝坐回椅子上,先跟一直坐着未动的印度人对视一眼,然后看着蒋忠问:“你们准备出多少钱?”

  “50万!”蒋忠干脆地说。

  话音落下,只见占人宝脸上的表情立刻从期待转变为愤怒。

  没错,就是愤怒!

  非常愤怒!!!

  看着蒋忠,占人宝几乎是咬着牙说道:“刘先生,你是在耍我吗?你把我当成要饭的了吗?50万算钱吗?我分分钟掏100万给你看你信不信?”

  接着,不等蒋忠开口,占人宝怒不可遏地站起身,挥舞着手臂说:“区区50万,你简直是在玷污我的梦想,是在侮辱中国人的价值,是在打压一个有为青年为民族产业奋斗的热情,是在……”

  “你开个价吧。”实在听不下去的蒋忠开口说道。

  “3000万……美元。”占人宝立刻打住义愤填膺的说辞和口号,冲蒋忠伸出三根手指。

  看着占人宝,蒋忠面无表情地说:“你确定要这个数?”

  “确定!我非常确定!因为值这个钱!”占人宝自信地说道:“我的骨干汽车研发团队早已经组建完成,只要商标审批下来,我立刻推出官方网站,然后海选汽车人才,保证在两……三年内推出第一代TESAL电动汽车,10年内打开全球市场,15年内……当然,如果美国特斯拉愿意跟我合作,我愿意花1亿—2亿元购买他们的技术。”

  就在这时,蒋忠身上的手机响了。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接通,蒋忠对着手机说:“小姐,是我。”

  小姐?

  占人宝立刻竖起耳朵,努力想要听清对面的通话内容。

  “嗯。”

  “3000万美元。”

  “嗯,我知道了。”

  眼看“刘先生”要挂断电话,占人宝忽然大声嚷道:“等等,我要跟你老板说话。”

  这一声喊把蒋忠弄的很火大,要是让小姐亲自出面,那等于说他蒋忠办事不力。

  可还没等蒋忠挂断,手机里传出祝德贞清冷的声音:“把电话给他。”

  蒋忠不敢反对,冷着脸把手机交到占人宝手里。

  “喂,我是占人宝,你是哪位?”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你停止抢注,大家相安无事。”

  祝德贞不加掩饰的鄙夷语气让占人宝很不爽。

  被男人鄙视可以忍,可是被女人鄙视忍不了,于是占人宝打开天窗说亮话:“拿出让我心动的好处,我可以停止注册,把商标让给你,拿去做什么都随你。”

  “好处?”祝德贞问:“3000万美元吗?”

  “对。”

  电话那头,祝德贞“咯咯”笑出声来,笑了好一会儿,说:“还真是贪心!”

  占人宝被祝德贞笑得骨头都酥了,硬撑着说:“这不是贪心,是自信。”

  “自信?”祝德贞冷冷地说:“3000万美元,我给你,你敢要吗?”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