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等人

  2008年12月28日,燕京下了一夜雪,到天亮仍未停。

  早上8点,贡院六号小区公寓里,手机连着进来两条短信的提示音吵醒了还在床上睡觉的樊青雨。

  樊青雨最近一段日子总是失眠,加上没有工作在家赋闲,所以早上迟迟不醒,一般都要上午9点才起床。

  樊妈妈已经出院了,因为要定期复查,就没回成德,跟老伴儿留在了燕京。

  樊青林一家也没走,跟父母五口人住在时代公寓的房子里,美其名曰照顾老人衣食住行。

  对留在燕京,樊亮亮是最高兴的一个。

  小孩子不懂大城市的势利和冷漠,却看到了大城市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琳琅满目、无限繁华,然后本能地喜欢。

  对大哥一家留在燕京,樊青雨持中性态度——不欢迎,也不反对。

  但有一点,想留下就得在时代公寓的房子里挤,别想打贡院六号的主意,就算是父母,樊青雨也不会把他们接到贡院六号来住。

  樊青雨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贡院六号是她跟边学道的私密“爱巢”,任何人都不能破坏这里的私密性。

  不然万一哪天边学道要来,或者直接登门,结果家里还有其他人,到时怎么办?

  让父母出去避一避?

  还是让边学道改天再来?

  从古至今的“临幸”都是看强势一方的心情,弱势一方只能欣喜不能挑剔,否则就会失宠。

  拿樊青雨和边学道的关系来说,樊青雨付出的东西每个女人都有,边学道随便勾勾手指头,大把的美女愿意宽衣解带献身,所以只要有一次扫了边学道的兴,或者让边学道觉得樊青雨这个女人拎不清,两人的关系也就到头了,因为一个人的价值在于不可替代,而樊青雨的“不可替代性”为零。

  一身富贵所系,高智商高情商的樊青雨不允许自己犯低级错误,所以她一直独自住在贡院六号,静静等待边学道下一次想起她、需要她。

  就在这时,樊青雨有追求者了,还是两个。

  “追求者一号”是个男医生。

  男医生姓窦,未婚,在樊妈妈治病的医院上班,是个口腔科医生。

  窦医生跟樊青雨同岁,曾经留学RB个子不太高,只比樊青雨高出两三公分的样子,但是长得很帅,非常注重仪表,每天都是干干净净的样子。

  窦医生认识樊青雨十分偶然。

  起因是一次樊有德在医院大楼里迷路,跟穿白大褂的窦医生打听怎么走,碰巧窦医生要去同一楼层办事,就把樊有德一路领到病房,见到了樊妈妈和陪护的樊青雨。

  在医院陪护妈妈,樊青雨把身上的首饰全摘了,衣着朴素,不施粉黛。

  可尽管樊青雨素面朝天,窦医生对她的第一印象依然非常好,甚至可以说第一次见面就有些心动。

  心动的原因很简单——樊青雨的气质太好了!

  从小到大樊青雨都不是第一眼美女,可是她学过画画,专业搞设计,还常年练瑜伽,多方面淬炼,使得她的气质和身材一直很出众,否则当初边学道也不会挑中她设计中海凯旋的房子,单娆妈妈戴玉芬也不会在装修时怀疑樊青雨跟边学道有点什么,边学道更不会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地找樊青雨,直至默认她地下情人的身份。

  说句最直白的,樊青雨连边学道这种男人都能“拿下”,必然有她的过人之处。

  气质本来就好,在被边学道收为禁脔后,樊青雨身上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富贵和从容之气。

  富贵之气是住豪宅开豪车潜移默化养出来的,从容之气是因为有边学道这个超级富豪当靠山自然生成的。

  这种气质极难伪装,更难瞒过医生这种跟人打交道的职业。

  因为第一印象很好,所以之后的日子窦医生遇见樊妈妈,会问问术后情况,聊聊术后恢复保养,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人活到樊妈妈这个岁数,不说慧眼如炬,也能洞察人心。

  看出窦医生似乎对女儿有意,然后找机会从女儿口中问出还没有男朋友、“男贵人”小好几岁等信息,樊妈妈就动了帮女儿跟窦医生牵红线的心思。

  在樊妈妈看来,窦医生在首都大医院上班,工作体面,留过学,跟女儿还是同龄,各方面条件都很般配。

  稳妥起见,樊妈妈给小儿子樊青舟打了个电话,问樊青舟口腔科医生怎么样,收入高不高。

  樊妈妈也算煞费苦心了。

  她知道自己老伴、大儿子、大儿媳妇都没什么见识,问了也白问,所以打电话问在外面读大学的小儿子。

  电话里,樊青舟给的答复是:“在世界各国牙医都是高收入职业。”

  樊青舟一句话,让樊妈妈决定找机会撮合女儿和窦医生。

  不过樊妈妈心眼多,她知道女儿条件好,这种事自己不能先开口,要等窦医生露出那方面意思再表态。

  樊妈妈在等,窦医生也在观察。

  他知道樊青雨开的是保时捷卡宴,可是樊家老两口和樊青林夫妇身上小市民气质十分明显,一家人两种气质的巨大反差让窦医生感到困惑。

  直到有一天,窦医生在贡院六号附近办事,偶然看见樊青雨驾驶卡宴从旁边开过,窦医生一时起意,开车在卡宴后面跟了一段路,然后他看见蓝色卡宴驶进京城有名的高档小区贡院六号,他还看见小区门口的保安郑重地给卡宴敬了一个礼。

  窦医生买不起贡院六号这样的小区,但是他知道这种高端小区安保严格,保安不问不拦直接敬礼放行,只能说明一件事——樊青雨是这里的业主。

  开卡宴,住贡院六号,这百分之百是个富婆!!!

  坐在宝马325里,看着小区门里那住着非富即贵者的大楼,窦医生瞬间有了决定。

  后面的事就很简单了。

  樊妈妈出院前,窦医生找了个机会到病房看望樊妈妈,七拐八拐就说到了家里逼他相亲。

  樊妈妈闻弦知雅意,就问窦医生想要找个什么条件的。

  随后,窦医生从樊妈妈嘴里知道樊青雨是个室内设计师,单身未婚,跟他同龄。

  樊妈妈说樊青雨是个室内设计师,窦医生结合自己所见,直接理解为樊青雨是个大中型设计事务所的老板,因为只有这个身份能支撑起她开卡宴住贡院六号的财力。

  想到樊青雨可能是个掌舵大型设计事务所的精英女性,窦医生有点激动,也有点心虚。

  论车,他的宝马325没有樊青雨的保时捷卡宴好。

  论房,他的公寓比贡院六号差出两三个档次。

  论能力,人家手里握着几十号人的饭碗。

  当然,某一个瞬间,窦医生也想过樊青雨会不会是某个大款或者贪官的小三小四小五,可是随后他说服自己,无论如何都接触一下,因为樊青雨这类优质女人不多见,错过这个就不知道还能不能遇到下一个。

  很快,窦医生讨好樊妈妈收到了回报。

  樊妈妈告诉窦医生,12月25日圣诞节这天晚上6点,她们全家要在前门便宜坊吃饭。

  收到情报的窦医生约上两个朋友,提前在便宜坊订了位置。

  然后……

  12月25日这天晚上,跟朋友在便宜坊吃饭的窦医生“偶遇”了在便宜坊吃饭的樊家人。

  樊青林虽然有点浑,但他也知道医生是人一生必交的几种朋友之一,加上他想为自己一家留在燕京做准备,于是很热情地拉着窦医生喝了两杯酒。

  樊青林敬酒,窦医生来者不拒。

  不仅不拒,喝完了还反过来敬酒,边喝边聊,硬生生在樊家这一桌坐了差不多20分钟才离开。

  饭桌上,樊家几口人对窦医生都很热情,唯独樊青雨,态度礼貌但始终保持距离。

  窦医生发起攻势隔天的12月26号,樊青雨参加了一场大学同学聚会,然后“追求者二号”出现了。

  本来这种聚会樊青雨去与不去在两可之间,可是前后几天里,她先后接到差不多20个同学的电话,邀请她26号这天一定到场。

  自上次黄茵召集的那场聚会后,“樊青雨发达了”的消息在同学和校友圈子里不胫而走,导致好多人都想见见传说中“暴发得让人吃惊”的樊青雨究竟变成什么样了。

  26号晚这次聚会上,樊青雨没像上次那样珠光宝气,可是她的淡然从容反而更能说明问题。

  包房里,樊青雨不怎么说话只是微笑,可即便如此还是让几个来之前很是花心思?意烈环?呐???鋈皇???蛭??嘤晟砩嫌泄扇萌瞬桓倚£锏木⒍??br />
  饭桌上,男同学们极力表现自己的成功、见识和人脉。

  这个喷着酒气说:“我准备收购一个项目,比较麻烦的是对方公司没上市,看不到财报,拿不准估值。”

  右边系红色领带的说:“小case,兄弟告诉你一个最简单的办法,你拿着支票,去找对方老板或者董事会报价,看他们多少钱愿意把公司卖给你。”

  坐在左边的听了,摇头说:“这个办法容易被坑,常规方法应该是与市场同类公司进行横向纵向对比,依据之前的成交价估值。”

  这边说得热闹,另一边也不甘示弱。

  “老陈,我听说你们公司想收购球队踢中超,行啊,大手笔啊!”

  “你听谁说的?谁这么拿我开涮?中超?别看踢的不咋地,十亿资产以下的公司根本玩不动,我哪有那个实力啊,顶了天参与一下中甲。”

  正热闹着,一个衣冠楚楚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推门走进来,冲着一屋子同学笑着拱手说:“抱歉抱歉,临时有点事实在走不了,来晚了,我先自罚三杯。”

  看见进门这个男人,樊青雨的表情出现一丝微不可查的变化。

  上大学时,她和这个校草级男生秘密交往过。

  交往的时间很短,只有五天。

  五天,已足够刻骨铭心。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