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很幸运

  公寓门口鞋柜上的雨伞看着有点眼熟,不过边学道没有多想,也没往徐尚秀送他那把伞上面想。

  天底下图案相似的雨伞多了去了,这里是美国,他此刻在旧金山,跟他收在自家柜子里的一把雨伞隔着十万八千里。

  见门口的鞋和伞让边学道很意外,李兵和穆龙立刻做出戒备的姿态,穆龙在前,李兵在后,将边学道护在中间。

  房子是复式设计,刚进门时,窗外的雨声掩盖了楼上的声音,这会儿耳朵适应了,三人听见楼上传来“嗡嗡”和“嗤嗤”声。

  跟边学道对视一眼,穆龙小声说:“是吸尘器。”

  吸尘器?

  谁在收拾屋子?

  单娆?

  钟点工?

  想到此处,边学道放松了戒备,李兵和穆龙却没有。

  三人刚从机场出来,身上除了钥匙手无寸铁。

  在国内时,李兵和穆龙会随身带着匕首、电击器和甩棍,而且懂格斗在国内相当管用,可眼下是在美国。

  美国遍地是枪,就连街头的混混、妓-女和白发老太太都能随手掏一把枪出来,在这地界,再好的身手碰见拿枪的人也是白搭。

  所以一进入美国,穆龙和李兵全都压力倍增。

  尤其是有贴身护卫富豪经验的穆龙,在他看来,尽管门口摆着一双女鞋,楼上有吸尘器的声音,但不能就此确定房子里只有一个人,也不能确定一定是个女人,更不能确定楼上的人一定是在搞卫生。

  穆龙保镖朋友圈子里流传的雇主遇袭案例,全是在护卫人员麻痹大意的情况下发生的。

  所以穆龙不敢大意。

  他先确定一楼没人,然后走进厨房,从刀架上拔出两把刀,跟李兵一人一把,准备悄悄上楼。

  边学道觉得两人的举动有点夸张,不过他没出声。

  带在身边这么久,边学道知道穆龙和李兵办事很稳妥,如果楼上是单娆或者是钟点工,两人不会惊吓到对方,会悄悄退下来。

  果然……

  很快李兵走了下来,收起刀说:“是苏小姐。”

  苏小姐?

  苏以!

  边学道走上楼,果然看见苏以正在主卧室里吸尘,她手里拿着吸尘器,头上戴着耳麦,似乎正在听歌。

  走到卧室门口,边学道抬手在门上敲了两下。

  听见敲门声,苏以愕然回头,看见边学道站在门口,她整个人呆住了。

  愣了足足有10多秒,苏以关掉吸尘器,摘下耳麦,看着边学道问:“你什么时候到的?你怎么进来的?”

  边学道笑着说:“刚下飞机,当然是开门进来的。”

  苏以问:“你有钥匙?”

  边学道点头说:“有啊,单娆快递给我的。”

  “哦。”苏以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说:“我不知道单娆给你快递钥匙了。”

  看了一眼卧室的摆设,边学道问苏以:“怎么是你在搞卫生?怎么不请钟点工?”

  苏以挽了一下耳旁的头发说:“这里长时间没人住,单娆觉得把钥匙交给钟点工不安全,就没请,都是我俩你一周我一周地过来打扫。”

  边学道:“……”

  苏以接着说:“今天下雨,我怕开车回圣拉蒙路上不安全,加上这周轮到我打扫,就过来了。”

  边学道说:“还真是巧,我也是突然决定来公寓看看。”

  苏以说:“是很巧,我一般两周过来一次。”

  走到卧室窗前往外看,边学道问:“对了,单娆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这么大的雨,她也不能回圣拉蒙。”

  苏以说:“单娆不在旧金山。昨天下午,她跟温从谦带队去芝加哥了。”

  “芝加哥?”边学道问:“去那儿做什么?”

  苏以说:“跟芝加哥一家游戏公司谈收购。”

  边学道点点头:“哦。”

  “轰隆隆……轰隆隆……”

  两人说话时,窗外的旧金山风急雨骤,电闪雷鸣。

  看一眼手表,苏以问:“你下飞机还没吃饭呢吧?”

  边学道说:“没吃呢。”

  苏以说:“正好,来的路上我在超市买了点食物准备当晚饭,应该够咱俩吃了。”

  边学道笑着摇头:“恐怕不够,楼下还有两个人呢!”

  ……

  ……

  黑云压城,雨越下越大。

  下楼跟穆龙和李兵见过面,苏以看上去轻松多了。

  这是情理之中的反应。

  外面这么大的雨,十有七八不能回圣拉蒙了。

  偏巧边学道突然来美国,这是边学道的房子,没道理赶人家去酒店,可边学道不去酒店的话,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实在不是那么回事。

  而加上穆龙和李兵就完全不同了,就算事后跟单娆说起,也不至于太尴尬。

  把冰箱里的食材全翻出来,苏以决定做炒面。

  却不想切番茄时苏以不小心切到了手,左手食指切了一个小口,留了不少血。

  帮苏以处理完伤口,边学道系上围裙说:“伤员请下火线,今晚这顿我来做。”

  边学道亲自下厨,穆龙和李兵坐不住了。

  两人不好意思往厨房里挤,就开始收拾屋子。

  李兵拎着吸尘器,把上下两层吸了个遍。穆龙则拿着一块抹布,这擦擦,那擦擦,粗手笨脚的,看上去十分搞笑。

  边学道的厨艺一向很好。

  围坐一桌吃饭时,苏以三人一致对边学道做的炒面赞不绝口。

  吃完晚饭已经19点了,窗外的大雨没有一点停的意思。

  收拾完餐桌,边学道看着苏以说:“雨太大,路上不安全,你今晚留下吧,楼上三间卧室,你睡中间的主卧,我们仨睡另外两间。”

  苏以听了,扭头看向窗外,恰在这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紧接着云层之上传来阵阵巨响。

  这个样子,确实走不了。

  而且边学道当着两个保镖的面说这番话,如果苏以坚持要走,等于在驳边学道的面子。

  想了几秒,苏以看着边学道说:“你到旧金山还没给单娆电话呢吧?”

  边学道听了立刻闻弦知雅意,说:“正打算吃完饭给她打电话。”

  半个小时后,边学道拿着手机走回客厅时,穆龙、李兵、苏以三人正一人一罐啤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放下手机,边学道从茶几上拿起一罐啤酒,打开,问李兵:“看得这么认真,能听懂多少?”

  李兵憨憨一笑,说:“语速太快,基本听不懂,加上看图片猜的,能明白十分之一。”

  喝一口啤酒,边学道扭头问穆龙:“老穆你呢?应该没问题吧。”

  穆龙点头说:“我能听懂。”

  想到沈馥肚子里的孩子,边学道说:“语言其实就是个环境问题,把一个中国人扔在美国人堆里待两年,把一个美国人扔在中国人堆里待两年,都准保能学会对方的语言。”

  半小时后,穆龙和李兵上楼休息了。

  剩下边学道和苏以坐在沙发上,两人谁也不说话,专注地看电视。

  喝光手里的酒,边学道举着空酒罐问:“家里还有酒吗?”

  苏以摇头:“就这么多,都喝了。”

  静了一会儿,边学道问苏以:“来美国这么久,一直没找个男朋友?”

  苏以喝了一口啤酒,说:“我也想找,可是没有合适的。”

  边学道笑着说:“是你眼光太高吧?”

  苏以说:“也许吧,不过我觉得更主要的原因是还没遇到那个对的人。”

  边学道问:“怎么才算对的人?”

  苏以抱着腿说:“对大多数女人来说,对的人就是……我见到他之前,从未想过要结婚;我嫁给他几十年,从未后悔嫁给他,也从未想过如果我嫁给别的男人会更幸福。”

  边学道听完,字斟句酌地说:“你说的这个有点……怎么说呢?虽然现代社会自由恋爱了,我还是觉得现实中大多数人的婚姻都是赌博。牵手一生甜蜜无悔的夫妻是少数中的少数,大多数夫妻都是互相包容、互相迁就、磕磕绊绊走到白头的。再和美的夫妻,都不可能一生几十年里没吵过架,没红过脸,没说过气话,所以你说的‘从未后悔’‘从未想过’是不现实的。”

  苏以默默地听着,半晌,开口说:“你说的是对的,不过感情这种事就像刮奖,如果已经刮出一个‘谢’字了,该放手就放手,没有必要非把‘谢谢惠顾’都刮出来才扔掉。”

  边学道竖起大拇指说:“想的通透。”

  “谢谢夸奖。”苏以转移话题问道:“上次在松江,我问你为什么喜欢住顶层,你避而不答,这次可以告诉我了吗?”

  边学道想了想说:“可以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苏以微嗔道:“还是一样避实就虚。”

  见《一代宗师》里的经典台词应付不过去,边学道摊手说:“好吧,好吧,我说实话,我喜欢眼前没有遮挡。”

  话一出口,边学道立刻发觉自己这句话有问题。

  大雨夜,一男一女酒后相处,说喜欢眼前没有遮挡。

  什么是遮挡?

  建筑是一种遮挡,穿衣服也是一种遮挡。

  这简直是红果果的**!

  边学道有点尴尬,他说者无心,万一听者多想怎么办?

  好在苏以是个智商情商双高的女人,她不露痕迹地掩了掩领口,从容地说:“你就是不肯承认自己孤独,不肯承认你跟周围人的距离感。”

  “距离感?”边学道笑着问:“我有吗?”

  苏以肯定地说:“大学第一次聚餐时我就看出来了,你跟你们寝室其他男生完全不一样。你用一种东西把自己包裹起来,在你周围有一道透明的无形屏障,这道屏障,再熟悉的人也走不进去。”

  边学道:“……”

  喝了酒的苏以眼睛亮晶晶的,她追着问:“我说错了吗?”

  边学道模棱两可地笑了笑:“你真的第一次聚餐就看出来了?”

  苏以点头。

  边学道说:“眼光很犀利。”

  苏以问:“你承认了?”

  边学道说:“我只是喜欢独处,比别人更加自我而已。”

  苏以摇头:“不对。”

  边学道看着苏以问:“有什么不对?”

  苏以说:“喜欢独处,比别人更加自我……我就是这种人,正因为我是这种人,所以我知道你跟我不是同类。”

  起身找到遥控器,关掉电视,边学道笑着问:“然后呢?”

  苏以淡淡地说:“然后就是你让我好奇,也让我觉得危险。”

  边学道指着自己说:“我危险吗?”

  苏以侧头看着单娆放在博古架上的一瓶干花说:“单娆就是例子,她对你好奇,然后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边学道无语半晌,说:“果然是旁观者清。你这样理智清醒,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能将你收入情网。”

  苏以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悠悠说:“有些事情,看懂的人都赔钱,越明白输的越多。”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