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沧海洗净俗尘

  大多数人一生里都会遇到几次突然而至的离别。

  出乎意外,猝不及防。

  有些人自此终生不见,有些人自此天人永隔。

  回头想时,人们会在心里懊悔:当初我该对他(她)好一点。

  可是斯人已逝,懊悔又有什么用呢?

  ……

  ……

  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

  登机前,边学道心里没有懊悔,只有犹豫。

  他在心里思量:因为林向华一番话,就撇下怀孕的沈馥,风尘仆仆地跑到加拿大,看望一个关系很“微妙”的女人,会不会有点冲动草率?会不会是个局?

  扭头看见身旁来送行的杨恩乔,边学道随口问了一句:“我生病住院那次,胡溪去医院看过我?”

  林向华打电话时杨恩乔就坐在边学道旁边,尽管边学道手机不太漏音,杨恩乔还是听了个大概。

  得知记忆里那个气质冷艳、风采照人的胡溪得了绝症,命不久矣,杨恩乔心里莫名生出一丝感慨:这就是天妒红颜吧!

  听边学道问起住院时的事,杨恩乔说:“去过医院,我记得她穿了一身黑。”

  边学道问:“当时你在场?”

  杨恩乔点头:“她进门时我在,李裕李总也在,不过后来她请求单独在病房里待一会儿,我们就都出去了。”

  边学道:“……”

  杨恩乔看着边学道问:“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边学道说:“完全没有记忆。”

  杨恩乔说:“当时我在病房门外,隔着窗户观察她……”

  边学道好奇地问:“你观察到了什么?”

  杨恩乔说:“她坐在床边,脸对脸地看着你。”

  “……”边学道说:“你们还真放心,病房里没有其他人,万一她行凶怎么办?”

  看着边学道,杨恩乔心里很是无语。

  胡溪会对你行凶?

  担心她把我们支开意图对你行凶,不如担心她支开我们然后**你。

  再说了,当时你那个样子,哪还用别人对你行凶?

  想归想,嘴上不能说。

  杨恩乔措辞说:“胡溪当时的状态和表情实在不像是要谋害你的样子。”

  看了一眼手表,边学道说:“她在病房里还做什么了?”

  杨恩乔说:“她好像跟你说了很多话,声音很小,隔着门我们听不到,我只看见她拿起你一只手,贴在她的脸上……”

  边学道:“……”

  “还有,出门前,她亲了你一口。”

  “亲了我一口?”边学道瞪着眼睛问:“你们都看到了?亲哪?亲脸?”

  杨恩乔指着自己嘴巴说:“不是脸,是嘴。”

  ……

  ……

  飞机起飞了。

  杨恩乔留在伦敦打理沈馥怀孕期间各项事宜,边学道只带了李兵和穆龙在身边。

  杨恩乔的一番话,从侧面证明了林向华在电话里说的话可信度很高。

  尽管有些话杨恩乔“隐而未言”,可是边学道明白杨恩乔没说那部分的意思——依照自己住院时的模样,对手们几乎都已经认定自己是个废人。

  所以,胡溪没有必要假惺惺特意去医院演那一场戏。

  病房里的举动,应该是胡溪由心而发。

  而胡溪的病也九成九是真的,前世胡溪离开松江后消失于茫茫人海,看来不是她隐姓埋名,而是她已经不在人世。

  坐在飞机上,想通前尘往事,边学道心里没有“美人倾心”的成就感,有的只是惋惜,和对命运无常的喟叹。

  他在想:如果胡溪知道自己只有30几年的生命,她还会是现在这个胡溪吗?她还会为了富裕优游的下半生在泥潭里捞金吗?

  由胡溪想到自己……

  2014年会不会是自己命里过不去的坎儿?

  胡溪不知道自己的寿数,费尽心机赚钱,结果钱没花完命没了。

  而自己呢?

  如果2014年是宿命的终点,剩下的这6年时间该怎么过?

  ……

  ……

  在多伦多转机,又飞了近5个小时,终于抵达温哥华国际机场(Vancouver-International-Airport)。

  金雅静和祝十三提前半小时来到机场接机。

  金雅静在燕京酒会上拿到红颜容酒庄加拿大总代理后,祝十三从法国来到加拿大,帮助金雅静站稳脚跟,开拓市场。

  边学道这次来加拿大,出发点是为了看望胡溪,可是这事不能放在明面上说,于是他找了个“视察酒庄加拿大总代理工作进展”的由头,提前通知金雅静他要来加拿大。

  祝十三是祝家的边缘人不假,可他不是蠢人。

  在法国酒庄里待了几年,从没见边学道关心过酒庄事务,听闻边学道打着“视察代理商”的名义来加拿大,祝十三安慰有点慌张的金雅静:“你什么都不用准备,边学道来加拿大肯定有其他事,咱们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幌子。”

  事实证明,祝十三的判断是对的。

  在金雅静安排的酒店里简单休息了一会儿,边学道让祝十三帮他准备车,说他要去医院看望一个朋友。

  ……

  ……

  温哥华圣保罗医院。

  按照林向华发来的信息,边学道找到了胡溪住的病房。

  穆龙在美国给明星和富豪做过多年的私人安保顾问,英语非常好,所以到了国外都是他在前面敲门与人交流。

  “咚咚咚!”

  穆龙轻敲三下门,门里传来脚步声。

  门开,门里站着一个20多岁的东方面孔的长发女孩。

  看见她,穆龙硬生生把已经到嘴边的“Excuse-me”咽了回去,改说:“你好。”

  女孩看着穆龙,小声问:“你们找谁?”

  穆龙问:“胡溪胡小姐是住在这间病房吗?”

  扫了穆龙身后的李兵和边学道一眼,女孩的视线在戴着墨镜的边学道脸上停留两秒,问道:“你们认识我姐?”

  姐?

  胡溪的妹妹?

  边学道隔着墨镜仔细打量门口的女孩,鹅蛋脸,柳叶眉,杏核眼,五官跟胡溪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对了……

  胡溪说过,她是私生女,哪里来的妹妹?

  不管怎么样,先进门看看再说。

  想到此处,边学道上前一步说:“我们是胡溪的朋友,专程从国内过来看望她,她在里面吗?”

  女孩回头看一眼说:“昨晚和上午她疼得睡不着觉,刚才医生来给她打了针,刚睡着。”

  边学道听了,想了想说:“那这样,我给你留个电话,等胡溪醒了,你给我电话,我再过来看她。”

  就在这时,病房里传来胡溪憔悴的声音:“莹莹,你在跟谁说话?”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