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借你一把伞

  从尚秀宾馆往北,沿着条石大街走约100米,有一栋16层建筑,名叫凯鹏天悦,是一家五星级酒店。

  苏以就住在了这里。

  在边学道办公室里,尽管秘书的声音很小,苏以还是听见了“徐小姐”和“专用房间”几个字。

  跟单娆在美国相处这么久,两人早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所以,苏以知道秘书口中的“徐小姐”是谁。

  苏以是一个情商极高的女人,那个能让单娆都败得狼狈不堪的女人的“专用房间”,她绝对不会住进去,因为那样不仅会得罪“徐小姐”,单娆若是知道了,心里也会不痛快。

  苏以不想让单娆不高兴,因为她在乎跟单娆的友情,还因为她不想失去现在的工作和事业。

  一直以云淡风轻面目示人的苏以,骨子里理性、果断而务实,不然她不会早早就规划了留学路线,不然她也不会跟陈建说断就断。

  在美国这几年,苏以见识了金钱的建设力,见识了金钱的破坏力,也见识了金钱的诱惑力,她想努力奋斗成为一个富有的人,那样她就不用日复一日地面对富二代男留学生的金钱攻势,不用苦苦抗拒。

  一个女人,说她不喜欢漂亮房子,说她不喜欢漂亮的跑车,说她不喜欢漂亮衣服和钻石,那她一定是在说谎。

  苏以想在美国过优渥的生活,所以当边学道和单娆邀请她加入TIMONA-Entertainment(提莫拿娱乐)时,她很痛快地答应了。

  苏以知道,这是她这辈子最好的一次机会。

  事实证明,苏以的判断是对的。

  TIMONA-Entertainment(提莫拿娱乐)才一成立,边学道就开始张罗几人拿绿卡入籍的事。

  至于薪酬和分红,薪酬极让人满意就不说了,边学道描述的分红前景,是让几人都成为“千万富翁”。

  注意!!

  “千万”后面的单位是US-dollar。

  对苏以这种没什么野心的女人来说,分红那天,就是退休之日,然后她会找一个风景秀美的小城镇,悠游闲适地度过余生。

  苏以心里十分清楚,是单娆给她带来了加入TIMONA的机会。

  如果单娆没来美国,或者单娆不是跟她住在一起,边学道不一定会想到邀请她加入新公司,所以,就算不怕得罪“徐小姐”,也要照顾单娆的感受。

  ……

  ……

  苏以离开去酒店,于今留在了边学道办公室里。

  闻着杯里飘出来的茶香,边学道问于今:“美国的事搞定了?”

  于今知道边学道问的是什么,觉得嗓子干,他心急喝了一口热茶,结果烫得他呲牙咧嘴,手忙脚乱地放下茶杯,快步走到饮水机前,用纸杯接了半杯水,一饮而尽,拿着纸杯说:“基本搞定了。”

  “基本?”边学道不解地问:“基本是什么意思?”

  于今坐回沙发上说:“之前看走眼了,这个女人挺不一般。”

  能被于今评价为“不一般”,边学道也来了兴趣,他问道:“怎么个不一般?不说是个流浪歌手吗?”

  于今靠在沙发背上说:“是大学肄业流浪歌手。”

  边学道听了一愣,问道:“有分别?”

  于今瞪着眼睛说:“当然有分别,读过书的女人心眼多……”

  边学道打断于今的话,说:“你没看过40多岁小学文化农民工把好几个高知女白领骗财骗色重婚生子的新闻?”

  于今茫然地说:“看过,怎么了?”

  边学道笑着说:“学历高低和智商高低,也就是你说的心眼多少,没有必然联系。”

  于今抗议说:“我说边哥,你能不能不闹?你真当我不看新闻啊?人家那新闻说的是小学文化农民工伪装成海归富商,才让那么多高知女人上钩被骗,这事儿说白了是盲目拜金。”

  边学道说:“农民工和海归富商怎么看都不该是一个气质,谈吐、阅历、圈子和生活习惯全都大相径庭,这都看不破,怎么不是智力问题?”

  于今无语了好一会儿,抗议说:“没你这么打岔的,刚才想说什么来的,都让你整忘了。”

  见于今吃瘪,边学道开心地说:“说到读过书的女人心眼多。”

  于今拍了一下沙发说:“对,这个女人心眼不少,知道变着法地试探自己的处境和我的底线。”

  边学道好奇地问:“她什么本钱都没有,怎么试探你的底线?”

  于今闻言,表情变得怪怪的,犹豫好几秒,才说:“她倒不是一点本钱都没有……”

  边学道:“啊?”

  于今别别扭扭地说:“她让我睡她,然后她就听我的话,不然的话,她就死扛到底。”

  边学道听了,一脸的哭笑不得,足足过了半分多钟,他笑着问:“然后呢?”

  于今说:“我当然跟她晓之以理动之以……”

  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边学道催促说:“别说废话,说重点。”

  于今笑嘻嘻地问:“想知道?”

  边学道不说话。

  于今涎着脸说:“你组织一个饭局,给我和苏以创造见面的机会,我就告诉你。”

  边学道瞪着于今说:“组织饭局?要不要顺便喊上陈建?”

  ……

  ……

  边爸边妈去法国了,边学道不想回江北别墅,就让李兵把车开到了金河天邑。

  边学道不在松江时,李裕安排人定期打扫房子,所以不用担心灰尘问题。

  在边学道心里,松江的几套房子,他最喜欢金河天邑。

  为什么喜欢?

  第一,金河天邑这三套房子一面临江,一面临街,景观好,而且够高,能满足他登高远眺的喜好。

  第二,这三套房子功能完备,少人知道,有暗门互通,够私密,够有安全感。

  在边学道的所有房子中,排第一当属河东花园,排第二的是红颜容酒庄,并列第三的就是金河天邑和旧金山渔人码头附近的那套顶层公寓。

  至于燕京万城华府的别墅,在边学道心里不过是个落脚过夜的地方,算不上是家。

  ……

  ……

  日子匆匆。

  8月24日,热热闹闹的燕京奥运会结束了。

  又过了几天,浏览网站时,边学道看到一则让他眼皮一跳的新闻:8月27日,贝拉克-侯赛因-奥巴玛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

  看着屏幕里的照片,边学道知道,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人会在两个月后当选美国总统,并且会连干两届。

  想着想着,边学道忽然笑了。

  意外?

  什么样的意外能改变一国总统的人选?

  无论祝海山,还是他边学道,又或是隐藏在人海中的其他如他一样的“异类”,他们能“轻易”获得富贵,能让一些东西“稍稍提前”一点出现,他们能用翅膀扇动出风暴,可是风暴再猛烈,也吹不动巍巍高山,这也正是边学道没能从周围的环境提前察觉到祝海山存在的原因。

  无论祝海山多生猛,也不可能凭个人之力推动大时代跳跃式前进。

  即便是一代人杰,在亿万人组成的社会面前,同样渺小无比,力不从心。

  边学道也有点力不从心。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回到松江,他就特别疲乏,每天只是看看报告,签签名字,懒得思考,没有激情,仿佛进入了倦怠期。

  8月29号傍晚,红霞满天。

  吃过晚饭,边学道走下楼,在松江边的人行道上散步。

  江风习习,垂柳依依。

  夕阳染红碧水,江面荡漾红粼,渡轮穿梭其上,观之别有一番情趣。

  正走着,迎面遇见了同样在江边人行道上漫步的苏以。

  边学道耳力好,听见苏以手包里的手机一直在响,可是她没有接。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