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知道谁才是爷

  从燕京饭店出来时,已经接近22点。

  沈雅安安排司机把一众管理人员都送回酒店,边学道由李兵和穆龙护送,回万城华府。

  车行路上,酒意微醺。

  边学道很少馋酒,但该喝的时候,他也是很有量的,当然,跟陈建那样的“酒人”不能比,但论酒量,绝对属于人群中的中上等。

  坐在车里,看着华灯齐放的燕京城,感觉整个城市就像一件熠熠发光的奢侈品,静静等着人来消费、承认和夸奖。

  有些东西,边学道完全能理解。

  奥运会第一次落户中国,这是一件能让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都扬眉吐气的大事盛事。

  尽管一个国家的强盛与否不是一次体育赛事能说明的,但至少它是一个全球性的大广告。随着奥运大广告的播出,能修正一些人“中国落后”的滞后印象,能校正一些人“中国贫弱”的认知偏差,能推翻一些人“中国闭锁”的主观偏见。

  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必然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不同的问题需要不同的解决办法,该韬光养晦时要韬光养晦,该秀肌肉时要秀肌肉,该亮剑时要亮剑,该做广告时也不能心疼钱。奥运会这个大广告,在扩大中国国际影响力的同时让中国作为世界性大国的国际地位获得仪式化认可,长远看,性价比还是不错的。

  想着奥运会,边学道很自然地想到了此刻人在燕京的沈馥。

  尽管平时联络不多,但说他不想沈馥,那是假的。

  边学道心里不止一次确认过,不算徐尚秀的话,相处时,沈馥是最让他感觉舒服自在的一个女人。

  沈馥的一颦一笑,沈馥的一言一行,沈馥示爱的方式,沈馥喝酒的动作,沈馥做菜的味道,沈馥在床上的反应,甚至沈馥拿刀时的表情,都是边学道真心喜欢的类型。

  实事求是地说,从合拍度来讲,沈馥跟边学道的合拍度,甚至强过徐尚秀。如果这个时空里没有徐尚秀,如果沈馥不是比他大了近10岁,如果边学道没一手将沈馥推上“巨星”的位置,沈馥会是边学道最想与她结婚的女人。

  然而没有办法,徐尚秀是BUG一样的存在。

  边学道对徐尚秀的执着,包含爱情,但同时也超出了爱情的范畴,如同一款游戏的主线任务,如果不做这个任务,游戏就无法通关。

  然而徐尚秀再特殊,也难以阻挡边学道想起沈馥时会心头一暖。

  相当一段时间,边学道在徐尚秀面前是一个“迁就者”,在其他女人面前是一个“强势者”,唯独沈馥,始终牢牢掌控着两人关系的主动权,两人在精神上独立,在灵魂上平等,并且能够达成心灵共鸣,灵肉合一。

  边学道觉得,沈馥就是那个男人一生中最难得的红颜知己,永远可遇不可求。

  于是……

  在酒精的促动下,边学道拿出手机,想打沈馥的电话。

  可是手指已经触到屏幕了,他又犹豫了。

  再过24个小时沈馥就将在鸟巢登台演唱开幕式主题曲,这次登台,将是沈馥一生中最闪耀的几个时刻之一,这个节骨眼,还是让沈馥多休息为上。

  想到这儿,边学道收起手机,告诉开车的李兵:“先不回别墅,去华清嘉园。”

  穆龙不知道华清嘉园是哪里,代表着什么,但李兵知道,这就是老板身边老人的优势。

  边学道一句话,李兵立刻明白老板是想去哪里,甚至知道老板是想去见谁。

  奔驰S600防弹车平稳地驶入华清嘉园,即便看不出这是一辆防弹车,还是引得门卫多看了几眼。

  S600稳稳停在2008年元旦那天李兵来收拾过的那套房子单元楼下。

  想到大半年没人住,房间里肯定满是灰尘,边学道没下车,放下半截车窗,抬头往楼上自己家那扇和沈馥一起留下过温馨回忆的窗户看。

  结果,他下意识地“咦”了一声。

  边学道这一“咦”,李兵和穆龙同时警戒起来。

  李兵小声问:“怎么了,边总?”

  边学道没回答,而是开门下车。

  穆龙和李兵见边学道下车,两人也立刻下车,在车两侧护卫着。

  站在车旁,边学道仰头仔细数了数楼层和窗户……

  没错!

  就是自己家,现在居然亮着灯!!

  是谁在上面?

  洪剑和詹红?不会!两人在燕京有房子。

  难道洪剑把房子借给别人了?也不会!洪剑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

  难道是太久没人住,遭贼了?

  还是沈馥在里面?

  ……

  ……

  带着李兵和穆龙上楼。

  站在房门外,边学道才发现自己没带这里的钥匙。

  他扭头看向李兵,李兵想了想,小声说:“上次的钥匙你留给沈……小姐了,备用钥匙在分公司的保险柜里,楼下的新车里没有备用的。”

  边学道听了,微微点头,然后上前一步,抬手敲门。

  “咚咚咚!”

  门里无人回应。

  “咚咚咚!”

  门里依旧无人回应。

  边学道等了一会儿,刚要继续敲门,他兜里的手机“嘀”的一声,进来一条短信。

  拿出手机一看,沈馥发来一条短信:门外是你吗?

  边学道勾着嘴角回短信:是我,开门。

  “咔哒!”

  门锁响了一声,然后被人从里面推开一条缝。

  接着,门外三个男人看见了终生难忘的一幕——国际级巨星,聚光灯下华丽完美的女神沈馥,围着围裙,戴着套袖和橡胶手套,手里握着拖布把杆,头发散乱,脸上挂着几条明显的黑灰道子,一看就知道是在搞卫生。

  李兵还好,穆龙瞬间就凌乱了。

  他看过沈馥的视频和照片,眼前这个女人像极了沈天后,可是所在这个小区和女人的装扮又跟沈馥的身份不匹配。

  好吧,就算沈馥住在这里,她还用得着自己动手打扫房间?

  可是再一想:外界都传言边老板和沈馥不是一般关系,难道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就是那个沈馥?

  看见门外的边学道,沈馥眼睛一下亮了。

  她认识李兵,冲李兵点点头,又打量了穆龙一眼,点了一下头算打招呼了。

  边学道扭头跟李兵和穆龙说:“我今晚留在这儿,你俩回去吧,早点休息,明早来接我。”

  听边学道跟保镖说“今晚留在这儿”,沈馥脸上一红,随即恢复本色,弯腰给边学道找出一双拖鞋,说:“进来吧,别在门口说话。”

  穆龙出于保镖本能,想进房间看看里面有没有别人,确认老板百分百安全,李兵笑着将穆龙拉下楼梯,说:“明早我们过来接你。”

  很显然,李兵以为老板和沈馥是约好的,但其实不是。

  走进屋,关上门,边学道没换鞋,站在原地,直直地看着“蓬头垢面”的沈馥,越看眼神越温柔。

  他是一万个没想到沈馥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更没想到沈馥会亲自动手打扫房间。

  元旦一别,又是大半年。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万千种种全都化作一眼深深柔情。

  边学道笑着张开双臂,沈馥看了一眼自己脏兮兮的围裙,轻轻摇头。

  边学道张着双臂,冲沈馥飞了一下眼眉,坚持让她过来。

  沈馥低头犹豫一下,然后抬起头,似喜还嗔地看着边学道,只见她眼睛里的光越来越亮,像是越烧越旺的火,接着,沈馥猛地扑到边学道怀里,“咣”的一下,将边学道推撞在房门上,双手勾着边学道的脖子,踮起脚,狠狠地吻边学道。

  在边学道的记忆里,两人情浓时沈馥热烈过,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一见面就如此主动。

  良久,唇分,沈馥看着边学道的眼睛说:“你喝酒了。”

  边学道口吐酒气,笑着说:“刚跟集团管理层吃饭,喝了半斤多白酒,按照刚才咱俩***的强度,你现在若是开车出去,被交警拦下,吹气的话,酒精度肯定超标。”

  沈馥深情地看着边学道棱角分明的脸庞,半晌,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边学道反问:“你又怎么会来这里?”

  沈馥说:“我住不惯酒店。”

  边学道问:“所以就来这里当钟点工?”

  沈馥说:“钟点工?这里是你家,你给钱吗?”

  边学道说:“给,大明星亲自动手,要多少给多少。”

  沈馥优雅地笑了一下,松开搂着边学道的手,说:“还差卫生间,你坐一会,我马上就收拾好了。”

  边学道换上拖鞋,拿起立在旁边的拖布说:“我帮你。”

  一个亿万富豪,一个超级明星,两人像普通夫妻一样,联手将房子打扫得焕然一新。

  夜里23点,边学道和沈馥坐在沙发上,看着窗明几净的房间,心里充满了劳动后的畅快。

  沈馥先在边学道肩上靠了一会儿,然后俯身,枕在他胸膛上,悠悠地说:“可惜这里没有酒。”

  边学道说:“有酒你也不能喝,明天你要用嗓子。”

  沈馥说:“我知道。”

  好一会儿,边学道问:“你在想什么?”

  沈馥说:“我在想咱俩第一次在东森大学主楼上喝酒那晚,那天我喝醉了,是你背我回的家。”

  边学道说:“是,那次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你是个酒鬼。”

  沈馥说:“你是第一个单独喝酒让我喝醉的男人,不对,是小男生。”

  边学道在沈馥额头上轻轻亲了一口,问:“小男生?不是小狼狗吗?”

  沈馥一脸笑意:“想不到你还挺喜欢这个名字。”

  边学道说:“只有你说我才喜欢,别人说,那是一万个不行。”

  沈馥抬手摸着边学道脸颊说:“我也喜欢你,你知道吗?”

  边学道握着沈馥的手,说:“我知道!古装剧里的美女总会对恩人说‘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那其实是因为她喜欢他。要是不喜欢,她就会说‘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来生做牛做马报答’了。”

  沈馥轻抚边学道的眼眉,妩媚地问:“今晚你想要吗?”

  边学道说:“想。”

  沈馥闭着眼睛说:“抱我进去。”

  边学道迟疑地问:“会不会影响你明天的状态?”

  沈馥红着脸摇头:“不会。”

  边学道问:“真不会?万一嗓子喊哑了呢?”

  沈馥含羞掐了边学道一把:“说得好像你很厉害一样。”

  边学道一把拦腰抱起沈馥,问:“我不厉害吗?”

  沈馥把脸埋在边学道怀里说:“来来去去就那几招。”

  边学道“嘿嘿”一笑:“你以为我就那几招吗?”

  沈馥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净吹牛。”

  得……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还是用实力说话吧!

  边学道抱着沈馥走进卧室,把人丢在床上,连门都没关,就压了上去。

  房间里传出沈馥的声音:“别撕。”

  边学道不答。

  接着,沈馥说:“我自己脱。”

  边学道不答。

  隔了一会儿,沈馥说:“别亲那里。”

  边学道还是不答。

  又过了一会儿,沈馥近乎呓语地说:“小狼狗,进来!”

  ……

  ……

  (今天是情人节,应景写一章,大家都注意别把嗓子喊哑了。)

  …………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