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不能说

  上午10点。

  太阳当空照,几辆黑色轿车行驶在歌赋山山顶道上。

  坐在后座上隔着车窗看车外,徐尚秀的表情始终平静,但眼睛越来越亮,她实在没想到,在香港这样高人口密度的城市,还有这样郁郁葱葱的山顶花园。

  车行到一个高大的上覆翠绿色雕花琉璃瓦门楼前,坐在副驾驶位的于今回头说:“快到了,这里是入口。”

  徐尚秀也看见了门楼,可是在没有历史底蕴的北方边陲长大的她认不准眼前这个建筑,所以犹疑地问:“这是牌坊?”

  边学道和徐尚秀都是北江人,所知差不多。

  于今是湖北人,在家乡见过类似的门楼,于是替边学道回答:“这是门楼!在古代,它象征一户人家的豪富荣兴,直接反应主人的社会地位,在长江流域比较常见。”

  车子驶过门楼,徐尚秀扭身回头看,说:“门楼上有字。”

  于今看着后视镜说:“对,上面的英文是Ho-Dung-Gardens,汉字是晓觉园。”

  边学道问:“不是叫河东花园吗?”

  于今说:“河东花园又名晓觉园。”

  边学道问:“谁起的名字?”

  “第一任房主起的,这个名字很有讲究的……”于今笑呵呵地说。

  “讲究?”边学道问:“什么讲究?”

  于今说:“起名的思路跟你非常像,是从第一任房主夫妻二人名字里各取一个字,男主人叫何晓升,女主人叫张觉兰,所以叫晓觉园,以示伉俪情深。”

  这一茬边学道还真不知道,不过他很喜欢这个门楼的名字和背景故事。

  在他看来,今天他和徐尚秀一起来看房子,从这个门楼下走过,冥冥中似乎透着某种寓意。

  车子开到山顶,路旁有两张警示牌——“私人花园,非请勿进”。

  出于对买家的尊重,现任房主,60多岁一看五官就知道是混血儿的何敏君女士亲自站在主楼的拱形门口等待边学道一行人。

  这次见面之前,何家详细调查过报价最高的这位买家的底细,毕竟这么大的交易,肯定十分小心谨慎。

  调查结果显示,边学道少年发迹,是国内甚至全亚洲最顶级的年青一代富豪。不久前的青木大地震,他的有道集团前后豪捐4亿多RMB援助灾区,在国内的名声非常之好,是不少年轻创业者的偶像和楷模。

  这样一个有实力又有名望的买家,何敏君很满意。

  事实上,何敏君对买家的资质很挑剔。

  她们何家是香港名门望族,河东花园就算出售,也希望能卖给一个有名望的新主人,而不是名声不好或者资金来路不明的人。正是出于对边学道在国内一系列善举的尊重,何敏君才亲自在门口迎接。

  车停下来。

  司机先下车,拉开边学道这一侧的车门。

  边学道走下车,冲门口的何女士举手示意,然后他走到车子另一侧,亲自拉开车门,搭着徐尚秀的手,把身穿香奈儿白色连衣百褶裙的徐尚秀扶下车。

  见边学道带了女伴,何女士微笑着走下台阶,迎了过来。

  “边先生,你好!”

  “你好,何女士!”

  “这位是?”何敏君看着徐尚秀问。

  边学道大大方方地介绍说:“徐尚秀,我未婚妻。”

  何敏君目光灼灼地看着徐尚秀:“徐小姐,你真漂亮。”

  没想到边学道胡说八道说什么她是他“未婚妻”,徐尚秀脸一下就红了,强做镇定,优雅地说:“谢谢,何女士你也很漂亮。”

  天气很好,何敏君微微侧身,抬着手臂说:“请,我带二位四处看看,再进屋详谈。”

  边学道痛快地说:“好!”

  何敏君为向导,将整个建筑群的角角落落介绍了一遍。

  这时,边学道才真正理解为什么外界称河东花园为“中国文艺复兴”建筑风格。

  说白了,就是中西合璧。

  欧式主楼,开有大大小小的长方形窗户。

  主楼旁边,有一座中式方形亭楼,亭楼不远处,有一个意大利风格的钟楼,设有拱形门窗。

  再往里走,是一处完全中式的园林。

  人工河,小拱桥,圆形拱门,长方形的露天游泳池、私家网球场、瓜果菜园……

  拱门里面,立着一座五层高的六边形中式宝塔,宝塔不高,但巍巍然,自有一派气势。

  宝塔旁边,有一座观世音菩萨石雕像,尽管风吹雨打,菩萨像依旧宝相庄严,观之让人法喜充满。

  看见这塔,看见这观音雕像,边学道知道,这房子他非买不可了。

  一路走来……

  徐尚秀没有开口评价一个字,但她的表情出卖了她,很显然,她非常喜欢这里。

  这是很正常的,没有女人会不爱这样拥有亭台楼阁的豪门大宅。

  从一行人现在站的地方放眼远望,山景连绵,海景无敌,香港南区的绿山碧海白云高楼尽收眼底,让人不禁生出俯瞰芸芸众生之感。

  站在太平山顶,远眺天海,边学道问于今:“用四个字形容一下站在这里的感觉。”

  于今憋了半天,说出四个字:“无法形容。”

  ……

  ……

  主楼会客厅里。

  仆人陆续端上来水果、甜点、茶、咖啡和果汁。

  边学道端着茶杯,在照片墙前边喝边看。

  墙上的照片相当一部分是黑白的,照片里的主人是一个欧洲样貌但穿着中式衣服的男人。

  见边学道在照片墙前流连,何敏君走过来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站在中间的是我爷爷,他身后的是我父亲,我爷爷旁边那两位是萧伯纳夫妇。”

  萧伯纳……

  边学道扭头问:“写《圣女贞德》的萧伯纳?”

  何敏君略显傲色地点头:“是的,就是那个萧伯纳。”

  边学道问:“在这里拍的?”

  何敏君说:“是的,就是在门口。”

  边学道看着照片说:“跟来时的门口不太一样啊。”

  何敏君说:“1941年时,这里曾用作抗日的后勤物资集散地及信息收发站,所以受到日军的空袭和轰炸,导致部分建筑先后被炸毁,你现在看到的,大多是其后重建的。”

  听何敏君说完,边学道心头一动:这里是真正的百年豪宅。

  从维多利亚殖民地时代,到日治沦陷,到香港重建,到经济腾飞,到主权回归,这栋房子见证了香港百年的风云变幻,这里沉淀的历史印记,是其他山顶豪宅永远都不具备的。

  在徐尚秀身边坐下,边学道正色开口问道:“恕我冒昧,我知道你们兄妹有好几人,不知道你是否能全权做主本次谈判?”

  何敏君从身旁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文件,交给管家,由管家递给边学道。

  边学道接过来还没看,就听何敏君说:“这是我从兄弟手里购得产权的合同书,从2003年开始,我就是这里的全权业主。”

  边学道翻开手里的合同书看了看,交还给站在身后的管家。

  这东西他看不出个所以然,真确定要买,他的法律顾问和交易顾问会对这些文件进行甄别和把关。

  边学道看了于今一眼,于今轻咳一声,开口问道:“我听说香港政府有意将河东花园列为文物古迹,他们所谓的文物保护,会不会对河东花园的私人物权产生冲击?”

  何敏君瞪圆眼睛,提高声音说:“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香港是法治社会,尊重私人物权,这是香港的核心价值观。而且私产权利是受《基本法》保护的,价值几十亿的私产,如果有人敢打着保护文物的旗号强行违法侵吞,香港的价值观和楼市会于一夜之间崩塌,无数人会逃离,所以没人敢那么做。”

  边学道听了,轻轻点头。

  眼前的何敏君不愧是名门之后,果然很有见地,她显然抓住了应对潜在危机的关键点。

  不需要犹豫,可以拍板了……

  从边学道的角度出发,他希望尽快完成交易。

  具体日期记不清了,但他记得,因为香港楼市持续火爆,未来几年特区政府接连推出楼市“辣招儿”。

  所谓“辣招儿”,就是香港特区政府征收“额外印花税”、“买家印花税”、“双倍印花税”等。

  真赶上这几样政策,近45亿的房产交易,需要额外交纳10多亿的税。

  想到此处,边学道侧身凑到徐尚秀耳旁,轻声问:“喜欢这里吗?”

  徐尚秀瞄了坐在对面的何敏君一眼,微微点头。

  边学道见了,朗声冲何敏君说:“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两天后我派我的法律顾问和交易顾问过来跟您谈,不出意外的话,一周后我们联合向外界发布交易声明。”

  ……

  ……

  下山的路上,再次路过来时的门楼,边学道抓着徐尚秀的手问:“改名的话,叫什么名字好呢?”

  徐尚秀愣住了:“改名?什么改名?”

  边学道说:“门楼上的字啊!”

  “啊?”徐尚秀问:“为什么要改?”

  边学道笑着说:“为什么不改?”

  徐尚秀问:“这不是历史遗迹吗?”

  边学道说:“这里姓何的历史即将终结,将开始一段姓边的新历史。”

  于今扭身插话说:“之前叫晓觉园,等买到手,不如改名叫尚道园。”

  尚秀……

  学道……

  尚道园!

  边学道心情大好,拍着于今肩膀说:“你很上道。”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