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借刀杀人

  杨天武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就算神仙,做事也是有迹可循的。

  所谓有迹可循,其核心是行为动机。

  所谓行为动机,其核心是利益。

  就像一些人常说的:如果想不通某件事情的原因,那就想想谁是最终受益方。

  很可惜,这个逻辑在“四合观邸事件”上失效了。

  ……

  ……

  仅用5个小时,李伟的个人资料就摆在了杨天武和另外一些人面前。

  线索始于那辆悍马H2。

  车是李伟用真实身份租的,100多万的车,想用假-身-份-证租,根本不可能。

  顺着悍马H2的车牌号,通过城市交通车辆管理系统,调查人员找到了租车公司。

  在租车公司,调查人员拿到了李伟押在租车公司的身份证复印件、驾驶证复印件和信用卡信息。

  有了这三样,一个人就无所遁形了。

  调查人员很快查到了李伟在燕京的住址。

  与此同时,兵分三路,一路去李伟住的地方取证,一路去李伟看病的医院调查,一路去李伟的开户银行调取资金往来信息。

  不只调查人员,媒体记者也在跟进着。

  尽管时机敏感,有XC部下令毙稿的风险,但这样的大新闻,哪家媒体也不会放过。

  事情是明摆着的,这事儿背后有故事,读者都爱看这种报道。

  于是,记者分两组,一组跟在调查人员身后找新闻点,一组在网上搜索关键词。

  互联网上,特别是智为微博上,“四合观邸”已经爬上了“热词榜”首位。

  这正是边学道的聪明之处,他知道事有反常必为妖。

  所以,尽管在北湖九号时他曾直言威胁童云贵和许大亨,说智为微博有两亿多注册用户,谁想出名,他一个电话就能满足对方。

  等到吴定文电话请示智为微博对“四合观邸事件”掌握什么尺度时,边学道给出的答复是——“正常对待”。

  所谓“正常对待”,就是既不压制,也不参与,只充当“平台”角色。

  这是最好的态度!

  如果智为微博的“话题小组”参与进去,一旦被人查出,事后会被认为边学道有意将事情闹大,必有所图。

  如果智为微博谨慎对待,主动压制话题热度,更有可能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从而怀疑边学道做贼心虚。

  现在这样,谁都挑不出毛病,最关键的是,“正常对待”形成的杀伤力已经足够了。

  智为微博的力量再一次爆发出来……

  四合观邸现场一片狼藉的照片,李伟撒出车外资料的扫描版,第一时间出现在微博上。

  说起来,大家也是好久没听说这么火爆的突发事件了,一时间人人热情高涨。

  大V和某些人的马甲,不断将从各种渠道得来的照片和信息发到微博上,以显示自己消息灵通,以博得更多关注。

  背景越挖越深,消息越来越劲爆。

  特别是一些大V对“资料扫描版”上所说事件的种种解读,直接勾起了许多人内心深处的探秘**。

  无数人卷入话题,继而成为扩散消息的一个信息源头。

  事发几个小时后,有些人坐不住了。

  要知道,童云贵和他背后的人再牛逼,也做不到抢一家就灭一门。

  这些年被童云贵强取豪夺的那些企业、家族、股东,以及那些人的后台保护伞和朋友,还没死绝,还有活着的。

  随着“四合观邸事件”持续传播发酵,越来越多的知情人听到消息——童云贵惹上硬茬了。

  有点眼力的,都能得出跟蒋鸣楷一样的判断:童云贵这次废了。

  此时不落井下石,更待何时?

  知情人的加入,立刻让话题的深度和热度产生质变。

  一桩桩一件件新闻报道过、没报道过、说三分留七分的内幕相继爆出,随之而来的是围观者发出的一个个惊叹号。

  惊叹是正常反应。

  童云贵做过的事,随便挑出一件,都够颠覆一些涉世未深者世界观的。

  紧接着,人们对童云贵的后台背景产生了疑问:如此肆无忌惮战无不胜,是谁在罩着童云贵?

  谈到这个问题,知情人和爆料者都自觉地回避了。

  不敢不回避。

  凡是知道童云贵背景的人,心里都清楚,童云贵不过是只狐狸,踩两脚也就踩了,他背后的老虎,那可是能吃人的。

  智为微博上的活跃爆料者中,有一个叫“皆北”的马甲,是蒋鸣楷注册的。

  在女侍者身上泄了火后,想起边学道在包房里说过的话,蒋鸣楷立刻找了台电脑上网。

  果然……

  智为微博上已经沸反盈天。

  相比其他人,蒋鸣楷这个真正的知情人格外兴奋。

  他很享受这种别人云里雾里各种离谱猜测,而自己知道整件事情来龙去脉的“独醒”感。

  除此之外,全是佩服。

  童云贵那是多牛逼多不可一世的人物?

  结果呢……

  觉得边学道是块肥肉,信心满满想咬两口,却让边学道一个撩阴脚踢爆蛋蛋,直接废了武功。

  蒋鸣楷觉得边学道就是他的偶像,受到威胁立刻反击,出手快准狠,一点余地不留,直接下死手,这个家伙简直犀利得不要不要的。

  想完童云贵,想到许大亨。

  对许大亨,蒋鸣楷了解得更多一点,他料定许大亨见到童云贵的“下场”后,绝对不敢再招惹边学道,更不敢爆料边学道和童云贵的恩怨,这时许大亨想的最多的,应该是修复和边学道的关系,避免成为下一个攻击目标。

  想到攻击,蒋鸣楷想到了开着悍马撞进四合观邸的那个执行者,他很好奇这样的死士边学道是从哪里找来的?这种死士,边学道还有没有?有多少?

  ……

  ……

  随着调查进行,李伟彻底浮出水面。

  一众调查人员围坐在一起,各自陈述,李伟自租车之日起几日的行踪,一一标明。

  其中有几条被重点标出:

  其一,李伟是个癌症晚期患者,时日无多。

  其二,李伟在燕京无亲无故,没有工作,没有交际圈子。

  其三,李伟是北江人,父母已逝,没有兄弟姐妹,未婚。

  其四,据邻居说,曾有一个年轻女孩出入过李伟家,但两人是何关系不能确定。

  其五,银行没查到李伟的资金来源,李伟每次去医院缴费都是现金。

  对于常年办案的人来说,只这几项,已经疑点重重。

  其中最大的疑点,是没有收入来源、没有亲族相助的李伟治病的40多万是哪里来的。

  由此几乎可以断定,李伟是一个被人收买的死士。

  这个判断,众人是认可的。

  可是只靠这些信息,李伟背后的主使是谁依旧如在雾中。

  出现这个局面,正是边学道的“搅浑水”策略生效了。

  一日之间,童云贵的“彪炳战绩”公之于众。大家都明白,他赢了多少次,就有多少仇家。

  资料里的每一个输家,都有理由有动机成为在背后指使李伟的那个人。

  杨天武办公室里。

  何翔皱着眼眉跟杨天武汇报调查进展,杨天武静静听完,沉默半晌,开口问:“出入李伟家的女人找到了吗?”

  何翔摇头:“调查时间太短,李伟平时又太低调……”

  杨天武打断何翔:“开悍马还低调?”

  何翔解释说:“李伟租完悍马,把车停在了一家商场的地下停车场,没开回家。”

  杨天武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说:“调取他家附近所有监控,务必把这个女人找出来。”

  ……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