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杀局

  太平洋时间晚上10点。

  边学道从赌场出来回到酒店已经两个多小时了。

  房间里没开灯,酒店外的各种光源足够在房间里视物。

  这次来美国,边学道没和单娆滚床单,他觉得决定权应该交给单娆。于是,单娆住在隔壁,边学道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

  这样很好,如果单娆在身旁,不利于边学道思考。

  他现在就在思考……

  “李伟不过是根导火索,真正的杀招,是李伟撒出去的资料和寄出去的信。这两样东西有两个作用,一是让大家知道童云贵干过多少恶事有多少仇家,搅混水转移视线;二是防止童云贵背后的人用强力手段把事情压下去,那样的话李伟就白死了。”

  “自己跟童云贵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没有一点利益纠葛和商业往来,从行为动机上,绝对查不到自己身上。”

  “现在唯一的变数是樊青雨。如果有人将樊青雨跳楼和四合观邸的事联系在一起就会很麻烦。不过好在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在逻辑上,构不成严格的因果链条。樊青雨,幸亏这个女人扛住了,不知道她伤得多重……”

  时间分秒流逝,房间里寂静无声。

  顶级酒店的隔音效果也是顶级的,整个房间如同一个被隔断的真空空间,将所有声音都隔绝在外,只有街对面的激光灯光线偶尔穿过玻璃投射到房间里。

  边学道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像石雕一样,完全融入黑暗之中。

  黑暗里,椅子旁小方几上的手机“嗡嗡”震动。

  手机是到美国后新买的,手机卡也是新的,这部手机和这张卡今天第一次启用,等到天亮就会销毁,换成另一套新的。

  拿起手机接通,边学道静静听着,电话里的人足足说了四五分钟,边学道“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把手机放回小方几上,房间里重回静谧。

  窗外的拉斯维加斯跟半个月前一样的璀璨繁华,边学道的心境却已经全然不同。

  身在赌城,他的赌局不在赌场和赌桌,而是在万里之外的燕京。

  与这次相比,之前种种,都是小打小闹,今天之后,一切再回不到从前。

  然而有其他选择吗?

  没有!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要干,就干大的;动手,就下死手。

  不犹豫,不畏惧,置之死地而后生!

  ……

  ……

  樊青雨也将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

  被送到医院的她一直处于昏迷,医生看了检查结果后判断没有生命危险,算是捡回一条命。

  樊青雨出事,夏夜十分自责。

  边学道手机打不通,她第一时间把情况告诉了跟边学道一起出国的唐根水。

  然后,把樊青雨交给闻讯到医院的詹红和洪剑,夏夜去了樊青雨曾经工作的事务所,她要找到赵总。

  尽管边学道离开前给她的任务是“监控”樊青雨而不是“保护”樊青雨,主要任务目标是监控樊青雨打掉孩子,可是不管怎么说,樊青雨是在她监控期内跳楼的,她必须给自己雇主一个交代。

  办公室里,赵总听说自己前脚走樊青雨后脚就在饭店跳楼了,整个人都呆住了。

  在燕京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赵总再迟钝,也意识到自己摊上事儿了。他不敢打听夏夜是谁派来的,痛快地把王慧给他的名片交给了夏夜。

  送夏夜出门前,赵总问夏夜樊青雨住在哪家医院,夏夜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离开了。

  ……

  ……

  燕京是白天,拉斯维加斯是晚上。

  就好像眼下的形势,边学道在暗处,他的对手在明处。

  本来在暗处结果被边学道拉到明处的杨天武很愤怒,已经有近15年没人敢如此挑衅他了。

  看着办公桌上的几张纸,杨天武把办公桌拍得山响:“查!就算神仙,做事也是有迹可循的,抓住一切蛛丝马迹给我查。”

  何翔站在办工桌对面,点头说:“已经在查了。”

  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杨天武降低声调问:“童云贵呢?他人呢?”

  何翔微微低下头:“暂时联系不上……”

  杨天武眯着眼睛看向何翔:“再说一遍。”

  何翔低头说:“一个半小时前他上了飞韩国首尔的飞机,这会儿应该差不多快到了。”

  杨天武怒极反笑:“好,你很好。”

  何翔抬眼偷瞄了上司一眼,试探着说:“事情这么大,想在国内不声不响让他消失很难,放他出去,他应该知道怎么做。”

  猛地抓起办公桌上的笔筒,狠狠砸在何翔脚前:“他知道个屁!”

  何翔不躲也不说话,低头听训。

  杨天武扬着手里的纸说:“给你48小时,给我查出谁是主使。”

  ……

  ……

  谁是主使?

  童云贵知道,许大亨知道,蒋鸣楷也知道。

  因为边学道唯一一次跟童云贵产生不太愉快的交集,这两人都在场。

  杨天武办公桌上的几张纸,许大亨和蒋鸣楷手里也有,内容一模一样,来源也差不多。

  看着这几张纸,许大亨心脏狂跳,不停咽唾沫。

  许大亨有钱,许大亨得意,许大亨风光,可是说穿了,他许大亨不过是借着父荫编织出权钱关系网才混得今日的成就。没了他老子,别说百亿,百万能不能挣来都两说。所以从骨子里说,他只能打顺风局,碰上硬茬,他的心性不如白手起家的富豪。

  北湖九号见面那次,许大亨见识了边学道的霸道,但他以为那是伪装出来吓唬人的,没想到,特么是真的!

  想想四合观邸中午发生的事,看看这几张纸,再回忆自己当时说过的狠话和边学道说的“算人者人亦算之”,许大亨忽然觉得脖颈子发凉,用手一摸,全是汗。

  相比许大亨,蒋鸣楷在心理上就轻松多了。

  毕竟当初选择阵营时,他给自己留了后路,现在看,当时的决定是非常明智的。

  在自家会所的室内泳池里游了六个来回,蒋鸣楷上岸,伸手招呼穿着比基尼的女侍者过来,点了一杯鸡尾酒。

  女侍者刚要转身离开,蒋鸣楷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人拉近,在女侍者屁股上狠狠摸了几把,坏笑着说:“半个小时后来我办公室,不许穿内衣。”

  女侍者红着脸走了,蒋鸣楷躺在沙滩椅上,哼了几句《智取威虎山》里的唱腔,然后忽然“哈哈”大笑几声。

  别人感觉不到,可是蒋鸣楷这个知道内情的,特别能感受到边学道这种风格的畅快之处。

  今天这一下,如同凶猛暴烈的一刀直接捅在菊花上,呃……不对,捅在要害上。

  蒋鸣楷几乎可以断定,今天以后,燕京城里再没有童云贵这一号人了。

  想着想着,不知道为什么,小弟弟跳动,性致盎然。

  看见女侍者过来送酒,他起身迎过去,拿起杯喝了一大口,随手把酒杯扔进泳池里,然后将女侍者按在沙滩椅上。

  女侍者扭身挣扎:“楷少,别这样……楷少……别……这里……”

  蒋鸣楷下身用力,大声喊道:“东辉,守在门口,别让任何人进来。”

  半小时?

  等不了了。

  ……

  ……

  (我听说,帅的人都在外面过节,更帅的人则在家里码字。祝大家节日快乐!!!)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