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雄心万丈月宫舞

  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壁灯,整个房间烟雾缭绕,很是呛人。

  两个男人对坐吸烟,面前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全是烟头。

  对坐吸烟的是童云贵和许大亨。

  他俩现在都很烦闷。

  所谓“狐狸没打着反惹一身骚”,说的就是此时此刻两人非常不爽的心情。

  周围没有别人,童云贵收起了和蔼可亲的表情,许大亨也不见了嚣张倨傲的神色,两人面容平静,除了微微蹙起的眉头,几乎看不出内心的喜怒。

  按熄手里的烟头,顺手拿起烟盒,发现里面已经空了,许大亨问童云贵:“还有烟吗?”

  童云贵垂着眼睛,深深抽了一口,然后把剩下的半截烟扔在地上,用脚踩住,使劲儿碾了碾,开口说:“今天的事,你怎么看?”

  许大亨面无表情地说:“姓边的有准备,事已不可为。”

  童云贵抬眼看向许大亨,语气里透着意外:“你居然真被他几句话吓住了?”

  许大亨淡淡笑了一下:“想杀我全家的,没有10个也有8个,我若不故意激他一下,也无法确定他是色厉内荏。以姓边的财力,弄死个人很容易,没必要说出来,说出来了,效果就会大打折扣,不足为惧。”

  童云贵靠在沙发上:“这才是你许衙内嘛!”

  许大亨摆摆手,不客气地说:“老童你不用捧我,我可不会给人当枪使。”

  童云贵不以为意:“这么大块肉,我也不会给你机会独吞。”

  “独吞?”许大亨笑了:“那么大的有道集团,谁能吞下来?”

  童云贵露出资本响马的本色:“没什么难的,子公司项目拆分出售,卖不出去的抵押给银行贷款,将账上资金全部掏空。”

  许大亨问:“那么大现金流,你怎么掏空?”

  童云贵一脸得意神色:“简单得很。”

  许大亨看着童云贵,等他解释。

  童云贵指着头顶说:“我有12套四合院,估值……就按120亿算。等把有道集团拿到手里,将它资产变现,让有道跟我的天正置业签购买合同,合同上写明,有道支付30亿定金购买10套四合院,对应违约金也是30亿,然后,只需一份违约合同,即可合理转移有道集团账面上的60亿资金。这种事,给我几天时间,就能办妥。”

  许大亨听完,反问道:“有道是个非常干净的公司,干净得不像话,几乎没有任何债权和债务,这么干净的公司,你从哪里下手?”

  童云贵起身,在沙发旁踱了几步:“只要破他金身,想拿捏他易如反掌。”

  许大亨问:“怎么破他金身?”

  童云贵说:“我听说姓边的女人不少。”

  许大亨不解地看着童云贵:“他是商人,还没结婚,这招对他不管用吧?再说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他对咱们生了戒心,没可能把他引到咱们的地盘拍他床上小电影。在国内还好说,只要摸清他的行踪,可以用一些特殊手段拍,可我听说他的几个女人都在国外,杨部长胳膊再长,也伸不过去吧。”

  童云贵想了一会儿,说:“那就从他那几个保镖下手,突袭扣下来,能搜出枪最好,没有就往他们身上塞两把枪,坐实他手下涉黑,到时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许大亨不置可否,转而问道:“破了他金身,然后怎么拿捏?”

  童云贵说:“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内幕交易罪、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居民身份证罪,随便捏一个就能把他送进去。”

  许大亨缓缓摇头:“你这几招对付一般商人没问题,对付姓边的,我觉得够呛。他那三亿不是白捐的,相关部门不保他一下,以后谁还当冤大头?”

  童云贵重新坐下,右手五指向上,用力一握:“先安排人盯着他,我就不信抓不到他的********回想边学道一个一个背自家人名时的样子,许大亨幽幽地说:“百闻不如一见,这个姓边的还真特么挺邪乎!”

  ……

  ……

  出发去美国前,边学道把于今叫到了燕京。

  因为时间太紧,两人在机场里的咖啡厅碰面。

  花样咖啡厅。

  边学道和于今坐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唐根水跟穆龙带人,三三俩俩地坐在附近,免得生人靠近。

  于今是李裕之外边学道最信任的人之一,两人从大学一年级一起卖外挂开始,一直很有默契。

  当然,相对于李裕,于今这人要复杂一点,也更有想法,但于今在某些方面的能力也是李裕不具备的。

  就拿眼下燕京的事来说,于今是比李裕更合适的办事人选。

  边学道有三件事要于今去办。

  第一件事,樊青雨打胎。

  打胎宜早不宜迟,只留夏夜一个人在燕京边学道不太放心,让于今跟着办更保险,顺便把亲子鉴定做了。

  第二件事,搜集童、许两人的黑材料。

  让于今配合刘行健团队,一明一暗调查童云贵、许大亨两人的行踪。

  第三件事,让于今在燕京买一辆奔驰S600防弹车。

  许大亨倒还好说,童云贵这个人不得不防。留在松江的骑士十五世倒是也防弹,可是那车太拉风,在松江开开没问题,在燕京开不太合适。

  听边学道说完童云贵和许大亨的大致情况,于今问了几个问题,边学道知道的,都跟他说了。

  于今听完,搅动咖啡说:“这类人我见过几个,喜欢偷偷抓人把柄,只要被他抓住把柄,他就会出手,绝不含糊。”

  边学道点头。

  于今接着说:“你刚说的这两人,姓许的威胁不大,他老子是他的根儿,也是他的弱点,智为微博轻松就能扳倒他,理论上,姓童的也可以同样操作。”

  边学道喝一口咖啡说:“智为微博确实是大杀器,不过不能频繁使用,不然会被有心人盯上,扣公器私用的帽子。而且眼下是智为微博上市前的关键时期,一旦姓童的背后的人反击,上市可能功亏一篑。”

  于今听了,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可能不动用微博,除非你真下决心找人直接弄死他们,不过以咱们现在的地位,没必要沾血。”

  “还有,这两人有一个共同特点,特别是姓童的,他害怕曝光,只要把他的事儿抖搂出来,后台必然跟他划清界限,他就是弃子。没了背后的老虎撑腰,狐狸成了病猫,到时候有的是办法消遣他。所以说,对付这两人,舆论战是最有效的手段。”

  于今说完,边学道静静思索。

  于今说的跟边学道之前想的基本一致,这是边学道的一个习惯,喜欢找身边人印证自己的想法是否合理、可行。

  看看表,快到登机时间了,边学道起身说:“我走了,燕京的事都交给你了。”

  于今跟着起身:“放心吧!敢蹦到咱哥们面前撒野,我看看他们是不是都长了三头六臂。”

  临走之前,边学道回身跟于今说:“对了,你见着武思捷时,让他帮你挑一家商学院,你去进修进修。”

  于今一愣,随后苦着脸说:“我好像报不了名。”

  边学道讶然问:“为什么?”

  于今说:“我只有结业证书,还让我烧了。”

  边学道:“……”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