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不夜城

  北湖九号松鹤厅,不欢而散。

  脸上带笑的边学道第一个起身,也没告辞,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又转身回来,从桌子上抓起两块点心,咬了一口,似乎觉得味道不错,伸手又拿了两块,一边嚼一边看着蒋鸣楷说:“你家找的面点师不错,味道正。”

  蒋鸣楷翕动嘴唇,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边学道疯了吗?”

  蒋鸣楷怎么都想不到一个提醒他小心的暗示动作,刺激出这么剧烈的反应。

  这下,蒋鸣楷有点坐不住了,担心童云贵会暴起发难。

  他是真担心。

  尽管同在燕京城里混,可是以蒋鸣楷的人脉,也摸不透童云贵背后的依仗到底是谁,只知道童云贵的背景很硬,非常硬,超常规的硬,简直到了商挡杀商官挡杀官的地步。

  之所以生出这个印象,不是蒋鸣楷太嫩,而是童云贵这个人实在太善于“故作神秘”,是超一流的“自我包装”高手。

  比如童云贵在办公室隔壁专门开辟一个供佛的屋子,每有重要宾客拜访,童云贵就会带人至此处,表示自己信佛,明里暗里暗示对方自己是一个入世的“大能”仁波切,而事实上,童云贵并不信佛,这样做只是为了让别人觉得他很神秘。

  此外,童云贵时常跟人暗示他在某神秘部门任职,偶尔还会拿出一些小物件向身边人展示,宣称是某某人所赠。

  以上种种,加上童云贵生得一副好皮囊,财大气粗,笑脸迎人,口才又极好,极易让人觉得他是个人物,深不可测。

  本来,这些小手段骗不住聪明人,可是童云贵过去十年的战绩实在太彪悍了,让人不由得不信。虽然没有充足证据证明每一件传闻都是童云贵本人操控的,但几次经济纠纷进入关键期后,都会有一股神秘力量让整个事件迎刃而解,而最终受益方都是童云贵,这自然让外界倾向于相信坊间各种传闻的真实性。

  过去十年,只蒋鸣楷知道的,被童云贵侵夺财产的亿万富豪有**人,被他掀落马下的厅级以上官员有七八人,被他送进监狱的合作伙伴有六七人。基本上,童云贵想要的地皮,没人敢竞标;童云贵看上的项目,如果不让他分一杯羹,他就会从中作梗进行破坏;童云贵盯上的企业,不论私企国企,三倒两倒就到了他的名下,见机快的富豪能抽身躲到海外破财免灾,敢跟童云贵掰手腕的,全都遭到通缉,身陷囹圄。

  蒋父告诉过蒋鸣楷,一定不要跟童云贵走得太近,更不要得罪童云贵。童云贵上百亿“血腥财富”背后,是无数次残酷“资本掠夺”获得的,这个人没有任何道德底线,也没有任何行为底线,利欲熏心,唯利是图,不论亲疏,不讲道义。

  现在,还没等童云贵露出獠牙,边学道先单刀直入,直接摊牌——你们要是敢打我的主意,我就弄死你们。

  蒋鸣楷觉得自己后脑勺儿有点疼……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边学道怎么就未卜先知地知道了童云贵和许大亨要割有道集团的肉。

  路上那个割喉的动作,纯粹是蒋鸣楷临时起意。

  毕竟是他把边学道叫到自家会所跟童许二人见面的,一旦事后发生冲突,边学道难免不会记恨在心。蒋鸣楷不敢得罪童云贵,也不想得罪边学道,狗咬狗,无所谓,但是别把他拉下水。

  因为是临时起意,蒋鸣楷一时没想到其他简单又含有警告之意的手势,就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可是天地良心啊……

  他这么做只是想给边学道提个醒,大家“日后好相见”,边学道怎么就当场翻脸了呢?

  难道边学道仅凭一个手势就猜到了真相?

  难道边学道比自己还了解许大亨和童云贵的底细?

  边学道转身要走,许大亨忽然阴恻恻地说:“你的东西还没收呢!”

  边学道头也不回地说:“送你了。”

  许大亨猛地一拍桌子:“狂妄。”

  边学道站住脚步,缓缓回身,看着许大亨,面无表情地说:“你个四处认干爹干妈混到今天的,也特么配跟我拍桌子?”

  蒋鸣楷见了,连忙站起来,一边安抚许大亨,一边冲边学道抱拳:“这是做什么?大家都是台面上的人,何必如此。”

  许大亨喘着粗气,沉声说道:“再贵的保镖也没用,有些人抓人,保镖是不敢反抗的。”

  边学道把嘴里没嚼完的点心吐到地上,深深地看着许大亨:“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我呢,跟你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我是看《古惑仔》长大的,《古惑仔》里面有一句话——出来混,要讲信用,说杀你全家,就一定要杀你全家!”

  “只要你敢伸爪子碰我一下……许大亨、许大官、赖庆芳、许天福、许大用、许大印、许大成、许大豪、李敏、许哲、许婷、方佳欣、许禄……这些人有一个得善终,我就跟你姓许。”

  许大亨一下呆住了。

  心脏急速跳动,跳得他脸都红了。

  许大亨22岁开始闯荡江湖,至今16年,名下数十家公司,公司业务遍及7省16市,是名符其实的大亨,这是他第一次被人吓住了。

  因为,许大亨的父亲叫许大官,母亲叫赖庆芳。

  许大亨仍在世的爷爷叫许天福。

  许大亨有两个伯父,一个叫许大用,一个叫许大印。

  许大亨有两个堂兄弟,一个叫许大成,一个叫许大豪。

  说来这也是许家的一大特色,两辈人用同一个“大”字取名。

  还有,许大亨妻子叫李敏,两人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叫许哲,女儿叫许婷。

  另外,许大亨在外面还有一个侧室,女人原是个三线演员叫方佳欣,方佳欣给他生了个儿子叫许禄,这也是许大亨包养的众多女人中唯一一个生了孩子的。

  这尼玛……

  边学道一口气把许家主要成员的名字背了个遍。

  善终,指人因衰老而死亡,而非死于刑法或意外的灾祸。

  不得善终,就是死于刑法或意外的灾祸。

  结合前面的语境,边学道这等于明晃晃在说要弄死许家满门。

  狠话谁都会说,社会上的小混混摞狠话时比这嚣张霸气得多,问题的关键在于,边学道随口就报出了许家的大名单。

  许大亨、蒋鸣楷、童云贵三人瞬间都有点大脑短路。

  要知道童云贵和许大亨是三天前结成同盟的,而蒋鸣楷是今天才摊牌的,约边学道的电话蒋鸣楷是当着两人的面打的,迎接边学道时许大亨跟在蒋鸣楷身边,蒋鸣楷没有机会“通风报信”。

  也就是说,边学道应该不知道许大亨要对付他。

  那么问题就来了,边学道为什么会如此清楚地掌握许大亨的底细,并且还背了下来。

  就算边学道博闻强记,有过目不忘之能,那也仅限于许家公开活动的几个人。李敏、方佳欣,还有许大亨的三个孩子,根本没公开露过面,边学道是怎么知道的?

  只有一个可能,边学道调查过许大亨。

  我擦……

  许大亨面色先红后白,表情郑重。

  “他为什么要调查我?”

  “他处心积虑地调查我想干什么?”

  看见许大亨的样子,边学道平静地说:“算人者,人亦算之。记住我刚才的话,我这人很讲信用。”

  ……

  ……

  回到车里。

  告诉穆龙回别墅,边学道不再言语,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今晚,是他重生以来的一个转折点。

  童云贵和许大亨,这两个人绝对不是偶然凑到一起的。

  别人也许不知道这两人的可怕之处和破坏力,但边学道一清二楚,这也正是重生者的BUG之处。

  这两个人都是致命病毒,绝对不能沾,所以边学道使用了“吓阻战术”,让对手摸不清深浅,争取时间,弄明白这两人想要什么,摸清楚这两人背后是否还有什么人在操控。

  还有,直觉告诉边学道,祝家应该是出问题了。

  想一想也差不多。

  边学道跟祝植淳接触的最多,也最熟悉,祝植淳这个人智商情商双高,博学有才华,但有一点,他没有野心和进取心。

  这一点,祝植淳和边学道有点像,所以两人才能如此投脾气。

  而通过在五台山上种种观察,边学道能看出祝植淳的爸爸也不是雄才大略类型,性格算得上沉稳,但想镇住偌大的祝家,实在有点勉强。

  事实上,祝海山离世前已经清醒地预料到他死后祝家子孙会为争夺遗产而内斗,他甚至跟边学道明言“希望我生前身后发生的事能给你启发”。

  当时祝海山求过边学道,想让他在一旁辅助祝家,不让祝家因内斗伤筋动骨。当时边学道没说什么,其实无论他还是祝海山都明白,真到了那一天,边学道这个外人根本无能为力。

  边学道真正能做的,是一旦祝家消沉了,他来保祝家门楣不倒,让祝家贤孝子孙衣食无忧。

  回到别墅,边学道留下唐根水,两人在书房里密谈了10多分钟。

  唐根水离开后,边学道打通了李裕的电话,授意李裕暗中摸查全集团包括各子公司中高层的人际圈子,发现有跟童云贵、许大亨公司所属人员密切接触的,立刻上报。同时严格执行集团内部规章制度,发现任何违法违规行为,不管是何职务,立即上报,处理后全集团内部通报。

  第二个电话打给刘行健,这次通话时间比跟李裕通话时间还要长。

  最后一个电话打给徐尚秀,可惜,徐尚秀关机了。

  想来是手机没电了。

  如果真出什么事,刘毅松和三个女保镖不会没消息送过来。

  拿着已经发热的手机,边学道给徐尚秀发过去一首诗: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

  ……

  同一时间。

  让夏夜在客房住下,樊青雨带着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站在主卧窗前,静静看着头顶的月亮。

  从一幢楼到一幢楼到另一幢楼,不同色温的白炽灯光透出一扇扇窗户,组成夜色下的万家灯火。

  肚子里孕育着生命的女人,在窗前无声哭泣,温煦的夜风轻柔拂过,吹乱头发。

  “我像落花随着流水,

  随着流水飘向人海,

  人海茫茫不知身何在,

  总觉得缺少一份爱。”

  得到了想得到的,却已不是期待已久的旧梦。

  ……

  ……

  (上一章有近200字的删增修改,正版书友有空可以再看一遍。另外再次郑重郑重郑重重申:本部小说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谢绝并且不承认一切脑补和对号入座,谢谢。)

  ……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