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水龙头是故意的吗?

  有道集团战略中心逐渐转移是不可避免的。

  综观国内几大IT巨头,BAT中的“B”在首都燕京,“A”在长三角,“T”在珠三角,都是经济繁荣、思维新潮、人才汇聚之地,为企业发展提供外部助力。

  反观松江和北江,思维僵化落后,经济总量和经济增速都是全国倒数,人才外流和人口外流数据逐年上升,更为甚者,地方政治生态恶化,官僚习气浓厚,很多没有强力背景的投资者实地考察后,扭头就走,“我大清”当年的龙兴之地颓势尽显。

  经济、思维、人力全是短板,这样的地方,就算个人感情再深,也不适合当集团大本营。

  当初边学道决定扎根松江,那是因为他对自己2014年先知到期前能混成什么样没谱,加上熟悉松江政治脉络,图一个“天时地利人和”才深耕松江,直到冒出来一个他怎么都想不到的祝海山。

  祝海山多渠道输送资金,“购买”边学道脑子里的信息,算上红颜容酒庄、帕希姆国际机场和毕格罗宇航公司的投资,固定资产加现金,祝海山前前后后送了边学道150亿RMB,至于遗嘱里祝家总资产十分之一的继承权,边学道没想过虎口夺食。

  150亿,祝海山从边学道这里买到了20年的“政治正确”,买到了布局“次贷危机”的时间差,还买到一个家族“护航者”。相对于祝家的财富,150亿买到这三样东西,实在不算贵,要知道无论“政治正确”还是“次贷危机”,都是独边学道一家别无分号。

  钱是好东西!

  尽管150亿里固定资产占大头,但流动的几十亿还是帮助边学道多线出击,全面铺开了事业构想,让他在多个“黄金领域”里提前布局。

  如果没有祝海山给的“信息费”,IDC数据中心根本不敢碰,智为微博也不一定玩得转,更不会有余钱去收购东星卫视的股份,不会投资廖迟的“天生油脂”,不会有2008赛季中甲联赛目前为止一路全胜的有道足球俱乐部。

  如果没有祝海山,到2014年,边学道混成亿万富豪应该不成问题,但“十亿富豪”会是一个大门槛,至于百亿……难度相当大。因为如果没有雄厚资金支持,就算他有先知,也很难撑起微博、微信这类前期超级吞金的项目。

  现在,被祝海山“推了一把”的边学道羽翼已丰,谁在北江当省长,谁在松江当书记,对边学道来说已经意义不大了,况且他早就定下了远离政治的发展方针,所以松江最后一点吸引力也消失了。

  思来想去,边学道决定学前世WD的思路,注册地留在松江,总部按功能进行拆分,一部分放在燕京,一部分放在沪市,呃……国外也要设分公司,避免被人一锅端。

  ………………

  5月2日,边学道中午的飞机回燕京,他的路线是先到燕京分公司转一圈,再从燕京回松江。

  上午8点,多云微风。

  李兵开车载着边学道来到四山大学校门外200多米处的一个报刊亭。

  知道边学道要走,徐尚秀约他在这个报刊亭见面道别,之所以选在这里,还是防止边学道被同学校友认出来,她不想曝光。

  A8开到时徐尚秀已经站在路边树下等他了。

  今天徐尚秀穿着一袭素色暗花直到脚踝的百褶长裙,脚上一双白色平底皮鞋,亭亭玉立站在树下,回头率非常高。

  边学道记得徐尚秀身上这条裙子,去年回松江时她穿的就是这条。

  车停稳,戴着墨镜的边学道下车,扶着车门说:“上车吧,送我一段路。”

  徐尚秀提着裙摆坐进车里,边学道跟着坐上来,关门,告诉李兵:“去机场。”

  A8驶过一个十字路口,徐尚秀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乐扣保鲜盒,递给边学道。

  边学道高兴地接过来,看了一眼盒底,问:“饼干?”

  徐尚秀垂着眼睫说:“嗯,饼干,我昨晚做的。”

  边学道捧着保鲜盒问:“你会做饼干?”

  徐尚秀说:“春节时在家学的。”

  边学道问:“你寝室有烤箱?”

  徐尚秀说:“安桉买的烤箱,大家都拿着练手。”

  “安桉?”小心地把保鲜盒放好,边学道问:“她伤好了?”

  徐尚秀说:“在家休养呢,说是过几天回学校。医生缝伤口时把她头发剪了,还在伤心呢。”

  听徐尚秀说完,边学道没接话。

  这次来四山,新仇旧恨惹下了两路人马,他倒是不惧,就是觉得最近挺歹运,而且小人积累多了也是个麻烦事。

  徐尚秀看了一眼保鲜盒,边学道赶忙用手捂着说:“你送我了,现在是我的。”

  徐尚秀微微瞪了他一眼,说:“昨天我在网上看到去年校庆的视频了。”

  去年校庆?

  哦……

  边学道转过念头,对上了号,徐尚秀说的校庆,肯定是东森大学,想到这儿,他笑着问:“视频里看到我了吗?”

  徐尚秀莞尔一笑:“看到了,特别受女生欢迎呢!”

  呃……怎么拐这个话题上了,这可不行。

  边学道赶紧说:“一届不如一届,回校一看,女生都没有咱那时的漂亮。”

  徐尚秀挽了一下耳旁的头发,轻飘飘地问:“是吗?”

  “是!”边学道肯定地说:“最近几年咱校分数线越来越高了,女生长相就……你懂的。”

  徐尚秀扭过头故意说:“我不懂。”

  边学道说:“不懂也没关系,反正跟咱没关系了。”

  徐尚秀问:“那跟谁有关系?”

  边学道说:“后去的师弟啊!”

  徐尚秀问:“难道上学都是看漂亮女生去了?”

  边学道说:“如果每天都有漂亮女生看,肯定精神愉悦身心健康啊。”

  徐尚秀笑着问:“那如果周围一个漂亮女生都没有呢?”

  边学道说:“这个属于精神伤害,要么退学,要么节哀顺变。”

  徐尚秀忽然说:“廖蓼比我漂亮。”

  边学道毫不迟疑地说:“我只认你的美。”

  ………………

  燕京。

  武思捷亲自到机场接机。

  边学道没回酒店,直接去了分公司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召集分公司的几个中层开了个小会。

  知道老总舟车劳顿,几人择要汇报了各自负责的工作。

  武思捷汇报:“微博发展势头良好,各项数目稳中有升,在智为微博上开官方账号的外国使馆和政府机关越来越多。另外,开心网已经全面走上正轨,据战略发展部分析,开心网的前景不错。”

  陆恒汇报:“智为视频正在全力争取‘2008燕京奥运会’网络转播权。边总您之前交代的‘智为视频动漫艺术奖’和‘美好2008’微电影大赛均已推出。”

  霍东风汇报:“章晓龙还在跟TX那边交接工作,预计6月初全交接完。”

  听了一会儿,边学道问:“招聘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最近主要是陆恒在招人,他接话回答说:“现在的大学生,要么自恋,要么自卑,要么野,要么宅,个性非常突出。上周刚面了一批,其中好几个满脸菜色,两眼无神,不敢与人对视,像在四处找钱,还有几个问他们有什么强项时,支支吾吾,问他们的薪酬要求时,一个比一个要的高。”

  边学道听乐了:“有没有靠谱的?”

  陆恒说:“筛出几个,其中一个叫吴鹏煊的程序员水平很不错。”

  边学道点点头,换话题说:“目前的模式下网络视频肯定是个赔钱货,短时间内就算赚顶多也就是微利。但是这个市场我们必须占,观众对优质视频内容存在庞大旺盛的需求,这一点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是成立的,所以,只要我们制作出优质内容,高质量内容带来的爆发力及影响力会是超乎想象的。”

  开完会,边学道刚想在办公室里休息一会儿,消息灵通的蒋鸣楷打来电话,约他吃饭。

  两人在燕京有一个合作的地产项目,所以尽管很累,边学道也没推辞。

  吃饭地点定在北湖九号。

  5月的燕京跟春暖花开有点距离,但是打高尔夫还是很舒爽的。

  边学道刚下飞机,蒋鸣楷没张罗去打球,直接把他领进了吃饭的主题餐厅。

  这间主题餐厅内部装饰很大气,很中国风,给人感觉特别写意放松。

  两人坐定,蒋鸣楷拿出一盒Cohiba-2004年限量版雪茄,问边学道要不要,边学道摆手:“抽不惯这个。”

  蒋鸣楷用雪茄剪剪完两头,一边用专用火机烤雪茄一边说:“有个朋友想入股咱俩东直门那个项目,我没答应,先跟你商量一下。”

  边学道舒服地靠在沙发背上,翘着二郎腿,问:“朋友?干什么的?”

  蒋鸣楷夹着雪茄说:“知道五公子吧?”

  “五公子?”边学道想了想,摇头说:“我听人说过什么京城四少,没听过五公子。”

  蒋鸣楷不屑地笑了起来:“你说那四个兜里一共没几个钢?儿,还停留在秀车牌泡明星的阶段呢,我说这位,比那四个的路子宽多了。”

  边学道问:“他拿什么入股?”

  蒋鸣楷说:“这小子办法多,他在五环附近开发的几个项目都增加了层数,将卧室按照‘飘窗’、‘装饰性阳台’计算,扩大容积率,很赚了几笔。”

  边学道在松江开发过房地产,听蒋鸣楷说完,他心里“咯噔”一下,天子脚下敢这么玩,这是艺高人胆大呢还是脑子里有水呢?

  见蒋鸣楷看着自己,边学道说:“我没兴趣。”

  蒋鸣楷说:“其实比你想的要保险。”

  边学道说:“一人一个玩法,我不想跟这样的人玩。”

  这话意思很明显,如果蒋鸣楷再琢磨类似的东西,边学道也会不跟他玩。

  果然,听边学道说完,蒋鸣楷心领神会地指了指边学道,笑嘻嘻地说:“听你的。”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