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风起青萍

  吕校长离开后,陈克转动椅子,看着窗台上的一盆文竹,心里一时没了主意。

  教学楼产权没移交,属于有道集团财产,在法律上,有道集团有权做任何处置。

  况且这次有道找来承山监理和燕京的第三方评估机构,以建筑质量为由封楼,镇里没有立场插手。

  当然,如果有道集团是本省企业,陈克不会如此隐忍,因为只要是四山境内的企业,都要给他们陈家几分面子,须知陈家不仅是陈姓一家,三代为官,三代联姻,从政到商织成一张大网,尽管势力限于四山,但依然是不可轻撼的家族。

  可问题是有道集团是外地企业,不在陈家势力范围内,陈家没法用常规手段拿捏有道。

  更关键的是,有道集团怎么看都不像“软柿子”。

  作为30岁出头新一代官员,相比父辈,陈克更关注网络舆情,每天上班只要有空,就会在网上浏览一圈新闻,所以他知道最近一年有道集团发展迅猛,知道有道集团是一个什么样规模的企业,知道有道老总边学道名气很大,真要闹翻,陈克一个小小的镇长不够看。

  可是呢……

  又不能这样放任有道集团用封楼大肆做文章,镇中学副楼是他陈克揽过去找人盖的,事情闹大,打的是他陈克的脸。

  怎么办?

  思来想去,陈克决定“以静制动”,再观察一下。

  他想看看有道集团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毕竟眼下仅仅是封楼,如果接下来要返工返修,或者补强加固,那就由着有道集团折腾,反正都是有道花钱。

  后悔啊!

  吕校长后悔申请捐建学校教学楼,陈克一样后悔强硬要下副楼承建权。当时觉得大潼镇这一亩三分地他陈克拥有无上权威,加上舅舅仕途更进一步,任职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兼省人事厅厅长,实权在握,家族实力更上层楼,上头有人的陈克仕途一片光明,所以没太把外地来的企业当回事。

  真的大意了……

  正琢磨着,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接着,陈克办公室的门直接被人推开了。

  背对着门的陈克很生气!

  在这栋楼里,还有人敢不敲门直接进来?

  陈克刚要转动椅子看看是谁这么没礼貌,就听来人笑嘻嘻地说:“克子,赏花呢?挺有闲情逸致啊!”

  得,一听声音就知道,三哥到了。

  陈克转过身,一脸笑容地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说:“什么风把三哥吹来了?”

  陈克眼前的三哥叫陈喜。

  陈克爸爸姓陈,妈妈也姓陈。进门这个陈喜,比陈克大两岁,是陈克在省委组织部当副部长的舅舅的独生子。

  陈喜身材微胖,中等个头,头发微卷,浓眉大眼,看上去很喜庆。

  陈克和陈喜年岁相仿,自小就一起玩,所以感情很好。

  不像陈克走仕途,陈喜不喜约束,23岁大学毕业后开公司经商,有家族保驾护航,陈喜从一开始的汽车行业,转型为房地产商人,最近几年财源滚滚,身家上亿。

  看见三哥陈喜,陈克心头一松。

  有道集团这次封楼有点闹心,但相比于自己手握重权的舅舅,就不算事了。

  而且说起来,这次的事跟三哥陈喜有很大关系。

  陈喜结婚早,25岁时跟财政厅副厅长的女儿成婚,陈喜老婆比陈喜大三岁。

  陈喜是个财迷,陈喜的老婆是个官迷,陈喜对“一切以事业为重”的老婆有想法,陈喜老婆对“不思上进”的陈喜也有意见,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就有点貌合神离。

  然而他俩再怎么貌合神离也不会谈及离婚,因为两人父亲是同盟关系,并且都处于上升期,在外人看来,陈喜夫妻的官商家庭组合很完美,有钱有权,非常perfect。

  2007年初,陈喜的老婆调任外地,陈喜成了无缰之马。

  一次陈喜来大潼镇找弟弟陈克喝酒,停车时偶遇镇医院一名年轻女护士路过,就一见竖鸡……不对,一见钟情了。

  女护士是本地人,刚满20岁,有一个本镇家境不错的男朋友。

  陈喜开车一路跟着步行的女护士到医院,下车进医院,看着女护士换上护士服,他没声张,给弟弟陈克打了个电话。

  要说这个陈喜,是个情商很高的人物。

  从学生时代,他就很少在外面轻易炫耀家世和父辈的职务,不会像某些人犯事时高喊“我爸是陈X”,更不会干欺男霸女的事,陈喜的人生观是金钱至上,在他的概念里,什么都可以买,什么都可以卖,他讲究的是一手钱一手货。

  接到三哥陈喜电话后次日,陈克到镇医院视察指导工作,视察结束,医院领导热情地挽留,宴请镇长一行。

  大潼镇的饭店不够档次,院方找了一家唐川县的饭店。

  宴请时,医院院长让院里6个拿得出手的年轻护士作陪,其中就有前一天陈喜遇见的那个女护士。

  这是陈克意料之中的。

  一个镇医院,有姿色的一共能有几人?

  能让三哥陈喜看上眼的,模样肯定差不了。书记病休,镇里陈克大权独揽,他还真不信以逢迎拍马闻名的院长不派出“最强阵容”招待他。

  宴会结束,院领导提议唱K,陈克少见的同意了。

  KTV里,陈家兄弟偶遇。

  这个时候,没人追究陈喜怎么会出现在唐川县。

  大老板陈喜很没架子地加入了陈克一行人,在KTV包房里,陈喜认识了那个女护士。

  一周……

  只用一周,有男朋友的女护士就在陈喜的悍马里投降了。

  陈喜追女人的办法很简单,非常简单,就一招——shopping。

  在大潼镇医院当护士,年薪最多不超过2万。

  所以,可以想象,陈喜带着一个刚满20岁的、年薪2万的镇级医院女护士在蜀都一天刷卡消费21万,会在女护士的心里掀起多大的波澜,会产生多大的冲击。

  富丽堂皇的珠宝店,买!

  灯光璀璨的奢侈品店,买!

  一个个让女护士看一眼就会心跳加速的价签,在陈喜一句句“喜欢吗?买!”里支离破碎。

  她想过拒绝,也试过拒绝,可是有些商品天生是女人的克星,在一座纸醉金迷的城市里,人内心里潜伏的**被触发出来,开始浮现,开始膨胀,再难隐藏,再难压抑。

  医院里的其他护士发现了女护士身上的变化,开始流言四起。

  陈喜是个讲究的,动用关系,把女护士调到了蜀都一家医院。

  女护士的爸爸是个小包工头,本着“鸡犬升天”的原则,陈喜嘱咐弟弟陈克适当地照顾一下女护士的爸爸。

  于是,说来说去,就绕到了原点——大潼镇中学副楼的承建商就是女护士的爸爸。

  陈家第三代经商的多,从政的少,陈克是重点保护对象。

  在办公室里,听陈克说起镇中学副楼的事,陈喜蹙着眼眉说:“一栋副楼而已,他们有点小题大做了吧?有道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那个姓丁的赌气作梗?”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