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补充协议

  窗外天气晴好,阳光从南面的落地窗射进来,照得办公室里暖洋洋的。

  办公桌一角摆着一盆郁郁葱葱的龟背竹,枝叶挺拔,生机盎然。

  孟婧??不说话,拿眼睛观察边学道的表情。

  她心思玲珑,看出了边学道似乎对报告里的“A-”不太满意。

  似乎,还不止不满意……

  边学道对工程质量不满意,会引发什么后果呢?孟婧??很好奇。

  时间分秒流走,边学道依旧在沉思。

  孟婧??翘着二郎腿,小口抿着咖啡。

  不管怎么说,她喜欢这样跟边学道独处,她喜欢边学道思考时脸上专注的神情,她更喜欢边学道身上隐隐透出来的强硬气息。

  直觉告诉孟婧??,边学道可能会有出人意料的举动。

  边学道确实要有行动。

  孟婧??告诉他“A-”扛不住7级以上地震,那意味着说唐川县大潼镇中学的副楼极有可能在5月的大地震中垮塌。如果大潼镇中学副楼垮塌造成人员伤亡,对有道集团来说等于“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在边学道心里,人要救,口碑也要立起来。

  他深知企业想做大做强,除了技术、管理和资金,口碑也是制胜因素之一,而且是最难复制、谁也山寨不去的制胜因素。

  所以,边学道决定拆楼——拆了唐川县大潼镇中学A-评级的副楼。

  之所以思考半晌,不是纠结拆不拆,而是在琢磨怎么拆。

  就在刚才,边学道想起一个案例——1985年12月,张瑞敏在青岛抡铁锤砸冰箱,不仅砸出一个世界级品牌,还砸出一个文物。

  前世的2009年4月,中国国家博物馆对外宣布,张瑞敏带头砸毁76台不合格冰箱时用过的铁锤,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为国家文物,文物编号为:国博收藏092号。

  砸毁不合格冰箱的铁锤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它活生生地反映了在那个时代中国企业、中国企业家抓产品质量的历史,为后来的企业、行业树立起一个典范,所以,它是一个划时代的文物。

  今世,身为成功商人的边学道,关注点更精确,他清楚记得,大约一个月前,海尔第二次入选英国《金融时报》评选的“十大世界级品牌”。

  好吧……

  当年大张旗鼓砸冰箱,现在我轰轰烈烈拆楼。

  砸冰箱砸出一个世界级海尔,希望拆楼也能拆出一个金字口碑的有道。

  不过算算日子,还真得抓紧。

  眼见边学道表情发生变化,孟婧??放下咖啡杯,问:“需要我帮忙吗?”

  边学道合上手里的资料,问:“你知道我想干什么,就说要帮我。”

  孟婧??换了个坐姿说:“拆楼呗,一点也不难猜。”

  边学道稍稍有点意外:“问,你能帮我什么?”

  孟婧??说:“让你出师有名。”

  边学道说:“A-还不够出师有名?”

  孟婧??意味深长地说:“这里是四山,不是松江。”

  边学道想了两秒问:“你有办法?”

  孟婧??笑吟吟地说:“你请我吃饭,我就有办法。”

  边学道诧异地说:“你姐夫咱仨不是刚吃完吗?”

  孟婧??挑了一下好看的眉毛说:“刚才没吃饱,还想吃,不行吗?”

  ………………

  去饭店的路上,边学道在车里打了三个电话。

  一个电话打给刘毅松,向他询问唐川县大潼镇的情况。

  刘毅松在四山时间最久,接触四山人最多,手里应该掌握很多资料。

  第二个电话打给丁克栋。

  边学道想起来了,唐川县大潼镇中学这个工程中间出过波折,他派丁克栋专门处理过,现在这个局面,他要问丁克栋汇报时隐瞒了什么。

  第三个电话打给齐三书。

  电话里,边学道没跟齐三书提教学楼的事,他只是说想去齐三书的野外生存基地看看。

  孟婧??的车在前面领路,开到一家西餐厅。

  因为不是饭口,餐厅里人不多,两人在三楼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孟婧??拿着菜单点菜,看了一会儿,问边学道:“你想吃点什么?”

  边学道说:“你点自己的就好,我真是吃不下了。”

  孟婧??拿着菜单说:“那给你点份沙拉好了,不然我吃你看着,我会吃不下的。”

  点完餐,把菜单交给服务生,孟婧??问:“你真要拆了那个副楼?”

  边学道点头。

  孟婧??说:“好吧,我不问你理由了。”

  边学道笑着说:“谢谢。”

  过了几秒,孟婧??忽然问:“你在四山出过一次车祸?”

  边学道说:“是。”

  孟婧??问:“严重吗?”

  为了跟捐建几十栋教学楼的规模相匹配,边学道故意说:“严重!如果当时开的不是安全性很高的S80,加上路过的热心人帮着报警施救,后果很难说。”

  孟婧??问:“所以你就来四山盖楼?”

  边学道顺着孟婧??的话头说:“最开始是帮来这边挂职的朋友建两个政绩工程,后来发生车祸,车祸中救我的人里有一个教师和几个本地的孩子……”

  孟婧??显然没看过四山本地媒体的报道,只是听人说有这么一回事,她好奇地问:“然后呢?”

  边学道说:“然后……我去学校感谢救命恩人,看到校舍环境很差,加上校长提出请求,我就答应捐建一栋新教学楼。”

  孟婧??接着问:“然后呢?”

  边学道说:“然后……本地媒体做了报道,好多学校看到报道后都找上门来,希望给予帮助。”

  孟婧??问:“所以你就捐了这么多栋教学楼?”

  边学道字斟句酌地说:“怎么说呢,当时媒体刚吹捧完有道集团的捐建善举,紧接着好多学校就找上门来,完全没回应不太好,有点骑虎难下,而且,我当时也确实想做点事回报社会。”

  孟婧??说:“你这么想,真有点超出我的预料。”

  边学道说:“都是小时候老师教的,大家凭良心,时时立公心,社会就一定会越变越好。”

  孟婧??微微撇嘴,说:“还以为你会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有个疑问,你为什么要把教学楼的抗震系数定的那么高?”

  这个问题边学道早有准备,他说:“也许因为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想要一切完美无瑕。”

  孟婧??垂睫说:“其实我也是。”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