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20个字

  灯下两人,一个是号称国内“灵修导师”,被于今“礼送出境”的秦守。

  另一个,是秦守的师傅,长住青云山,号称“半仙”的李二。

  这师徒二人,玩的不是一个套路。

  秦守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李二是稳坐青云山愿者上钩。

  秦守靠心理学和双修术走江湖,李二靠神通绝技(踏火胎息)、批命算运、长寿不老立名望。

  从个人技能上来说,李二强于秦守。

  入主青云山前,李二靠玩弄杂技魔术行走江湖多年,并在1994年参加“红太阳绝技大赛”获得冠军,所以在杂技魔术方面,李二是有真功夫的。

  而秦守,既不会杂技,也不会魔术,更不会修真,此人一身神通,全在一张嘴上。一旦嘴炮忽悠不了人、吓唬不住人,秦守就一筹莫展了。

  上次在松江惹了边学道,秦守的老底被曝光,松江待不下去了,灵修也玩不下去了,无奈之下来了四山,投靠师傅李二。

  2006年,李二先后登上几家地方卫视表演绝活,一时间“神通大师”李二的名字传遍大江南北。

  2007年,李二的一个女弟子,根据自己在青云山上“辟谷胎息”经历,写出来一本书,书名叫《世上到底有没有神仙呢》。

  弟子给著书扬名,这是孔子的待遇啊!

  《世上到底有没有神仙呢》这本书彻底把李二捧上了“辟谷神仙”的宝座。

  有出名而且肯卖力气的弟子,李二声名日隆,风头一时无两,除了“大师”汪双木,李二俨然成了修道入世的“第一大师”。

  名声响了,最直接的反应是财源滚滚。

  出名给李二带来了源源不断的人流和可观的经济收入,慕名前来“闭关清修、辟谷神通”的人络绎不绝,其中不乏名流富豪。

  2007年5月2日,李二举行了一个88名弟子的皈依仪式。有来自江南、蜀都、云西等地多名弟子称,最开始认识和了解李二,都是通过范曼的博客和书。

  因为打响了名声,慕名而来的人太多,李二手下的管理团队捉襟见肘,所以李二接纳了秦守,聘请秦守为青云山道学院的副院长,并兼任教务主任。

  说起李二接纳秦守,一是因为他自己已经出名,不怕秦守鸠占鹊巢。二是功成名就不差钱后,饱暖思***的李二想跟秦守取取经,琢磨开一个采阴补阳“高级双修班”。

  专业的事得让专业的人来办,玩双修秦守是行家,李二不负责筹建,只负责找看上眼的女弟子双修。

  所以,“落水狗”秦守和志得意满的李二一拍即合,在青云山中折腾得风生水起、春色无边。

  成功后的李二,来投奔的人不只秦守,还有他北河老家来的表弟王夏来。

  要说李家祖坟埋的也算一绝。

  靠杂技魔术走江湖的李二摇身一变混成了“神通大师”,王夏来也不是省油灯,这位仁兄早在十几年前就跟同乡搞气功培训发了财,后来气功不兴了,他依旧没闲着,开始玩信仰。

  结果,文化水平和智力水平都很一般的王夏来被他自己设置的傀儡“圣女”摘了桃子。

  自那以后,受了刺激的王夏来精神出了一点问题,时好时坏。

  在电视上看到堂哥李二的神通表演后,王夏来来到四山投奔。

  李二是个什么材料,王夏来心知肚明,他知道李二在媒体上自述的神通世家、名校教授、“天通派”传人、5岁开天眼、可以用咒语和功力使人打开“天脉”之类,都纯属子虚乌有。至于水下胎息、手煎鸡蛋之类的把戏,王夏来虽然不会,但身为“忽悠界资深人士”他一个也不信,因为他跟李二从小相识,李二穿开裆裤、扒寡妇门的根底他全知道。

  面对王夏来,自诩“正道”的李二本来不想接纳,可是秦守劝说李二将王夏来留下,劝说的理由是青云山要想继续发展,需要王夏来这类“懂人心的人才”。

  结果,事实表明王夏来的到来没能让李二如虎添翼,反而有些格格不入。

  其实想想不难理解。

  王夏来这么多年走的一直是“底层路线”,他忽悠的信徒大多是农民,或者生活在城乡结合部的“失落阶层”。这些人大多没什么文化,精神疲惫,生活困窘,特别需要救世主,相对应的也就特别好忽悠。

  而李二和秦守则不同。

  秦守“灵修”的主要目标群体是都市白领一族,这群人普遍受教育程度比较高,像王夏来鼓捣出来的灭世救赎类低级教义根本蒙不住他们,但这些人会信秦守,其实也不算信,准确地说应该是各取所需,秦守灵修班里的好些人,就是奔着放纵**和ONS去的,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至于李二,则比秦守还要高级。

  李二的目标群体是名流和权贵。

  李二开办了多个神通班,其中有一些平价班,也有一些收费昂贵,如“5日班”每人学费8800元,“7日班”每人学费19000元,“特级班”每人学费58000元。“特级班”往上还有“聆道班”,这个班非名流和大富权贵不能进门,至于学费多少,李二说随缘。

  他说随缘,可是哪个名流好意思不给吗?

  就算不给现金学费,找名流们写两句推荐语,好意思不写吗?只要写了,让其他人看到了,慕名而去,或者登门拜师,李二等于变相把学费又赚回来了。

  “聆道班”往上,还有针对“修真爱好者”贴心推出的“辟谷班”和“天眼班”。学“辟谷”30万起,学“天眼”50万起,乍一看很贵,但其实很便宜。

  天眼且先不说,就说辟谷,这要是学会了,一年就能省下多少伙食费?十年又能省下多少?

  所以,尽管收费门槛很高,但据说辟谷和天眼培训课的排期已在至少两个月后,且需“通过关系”。

  秦守说王夏来是“懂人心的人才”,其实王夏来比他表哥差远了。

  三个人,一个忽悠名流,一个忽悠白领,一个忽悠底层,如同社会上的三六九等不可能真正大团结,所以,李二和秦守勉强能兼容,到王夏来就怎么也融不进去了。

  本想借势东山再起的王夏来在青云山上吃了瘪,精神越发的狂躁。

  神神叨叨活了近二十年,代入感十分混乱,情绪激动时,分不清自己是神是人,也分不清别人是人是鬼,正因此,发生了王夏来在KCF里攻击徐尚秀和安桉那一幕。

  王夏来被警方抓捕后,李二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

  李二这两年顺风顺水,上电视登报纸,著书立传,在各类宣传推动下,上山找李二拜师学道的修行者纷至沓来,神通班屡屡爆满,弟子都是挑着收,没点财力没点名气的,基本不考虑。

  走到哪里都有人喊一声“大师”,进出山门前呼后拥,迎来送往不乏名流巨富。

  在地方上,李二的青云山已经成了重点关照对象而“爱护有加”,各机关对李二都很客气,为的是某天可能有不时之需会求到“大师”,这就好比美国大片里大兵对军医都比较客气,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哪天在战场上需要军医救命。

  综上所述,“李半仙”没修出仙气,先养出了一身狂气。

  所以,尽管不怎么待见堂弟王夏来,但听说王夏来在餐厅里被人打成重伤后,李二还是第一时间派人到医院了解情况,同时打电话找关系,嚣张地表示绝不善罢甘休。

  在李二看来,力量对比之下,伤人一方背后的安成栋不值一提,甚至是一只非常理想的肥羊,适合索要巨额赔偿金。

  本以为事情很简单,可是深入调查后,“李半仙”傻眼了。

  餐厅监控视频显示,现场的瘸子叫刘毅松。

  李二的关系网很快打听出,刘毅松是有道集团在四山的总代理兼第一负责人。

  刘毅松为什么会出现在南冲?

  打听的结果是事发当天有道足球俱乐部在南冲踢了一场中甲比赛,所以,刘毅松应该是来南冲现场观赛的。

  紧接着,消息显示,不仅刘毅松在南冲,有道集团老板边学道也来南冲看比赛了。

  边学道!他也在南冲!这下麻烦大了!

  听见边学道的名字,秦守很不争气地打了个哆嗦,顺带着他想起来那个把他折磨得束手无策的于今。

  能从一个街头卖艺的杂技团长、被追债的失意商人,变身“神通大师”,李二绝对是个聪明人,所以看见秦守的样子,他立刻很识时务的“萎”了。

  可问题是,服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要弄清边学道跟安成栋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二和秦守夜半对坐商量接下来怎么办,秦守忽然想起什么,蹙着眼眉问李二:“当天现场有两个女学生,除了医院里的安桉,另一个叫什么?”

  …………

  …………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月票、求订阅、求支持!!!)

  …………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