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我的世界

  善后的事都交给了刘毅松和安成栋。

  边学道没工夫搭理什么李二、李三,他全部心思都在徐尚秀身上。

  把安桉送到医院,他就带着徐尚秀住进了酒店。

  边学道本意直接回蜀都,可是徐尚秀说什么也不走,她坚持等医院出检查结果,确定安桉没事再说。

  很快,小半个南冲都听说了KCF里发生的事。

  先是一伙外地人围攻两个女大学生,后来去了一帮壮汉将6个外地人全打倒在地。

  整件事被传得五花八门。

  第一个被曝出来的是冲突6人一方不是泛泛之辈,有人看到他们开的车是奔驰GL350。第二个被曝出来的是光头男叫王夏来,北河人,早年是农民,后来突然发财,离开家乡搬到四山,住别墅开好车,不与邻居来往,是个神秘人物。第三个被曝出来的是冲突另一方两个女大学中的一个是南冲人,父亲是本地商人安成栋。

  于是,视线都转移到了安成栋身上。

  安成栋跟后去餐厅的一帮壮汉是什么关系?

  安成栋跟王夏来是否之前有仇?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怎么猜的都有,各种脑洞大开,各种神脑补。

  女儿无故被人打伤,莫名卷入舆论漩涡,又好像惹上了很有能量的人,让安成栋很郁闷。

  可他毕竟是经营两家工厂的“老江湖”,有城府,也很有眼力,安成栋看得出瘸了一条腿的刘毅松不是等闲之辈。

  都说“居移气养移体”,是有道理的。

  虽然“淡出”了有道集团的管理层,但没人敢小觑刘毅松。在有道集团这样的独资企业里,老总边学道说一不二,明面上的工作职务,不如跟老总有一个好私交。

  李裕就是例子。

  李裕这些年悠悠晃晃,在智为科技待过,在尚秀宾馆干过,还鼓捣过“遇到酒吧”。论集团内部履历,李裕没什么亮点,可就是因为跟老总边学道关系铁,李裕先是主持成立燕京分公司,接着“一步上位”,执掌有道监察部,成了整个集团谈虎色变的人。

  刘毅松跟吴天一样,是边学道最开始创业时的班底,是集团元老,加上大家都知道边总是个念旧的人,所以集团上下都很恭敬刘毅松。

  自然而然的,刘毅松身上的气质和气场发生了改变。

  刘毅松的改变,边学道很难发现,因为他一直都是“俯视”。但不熟悉的人,很容易看出刘毅松的底气和自信。

  正是刘毅松身上这股气质,让安成栋答应跟他一起“圆谎”,跟外界说两人早就相识,因为两人是朋友,刘毅松才会在偶遇朋友女儿被人围攻时,带人介入反击6人施暴,保护安桉。

  刘毅松这个说辞是边学道授意的。

  边学道要穷尽一切手段保护徐尚秀,不让她卷入任何不好的话题中,所以边学道将徐尚秀从消息里抹去了。

  安桉成了主角,徐尚秀成了“女同学”。

  ………………

  酒店里,边学道正在想办法逗“女同学”徐尚秀开心。

  餐厅里的事,徐尚秀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尽管事发当时她看上去很冷静,一直在喊服务员,一边躲避攻击一边呼喊求救,然而她毕竟是个20多岁的年轻姑娘,哪里经历过这么匪夷所思的冲突?

  陌生人过来要手机号码,不给手机号就动手行凶,几乎颠覆了徐尚秀20多年的生活安全感。

  不止如此……

  尤其让徐尚秀失望心寒的,是当时餐厅里好多人,可是无论服务员还是周围食客,看见光头男行凶,听见徐尚秀求救,没有一个人过去帮她们。

  他(她)们就那么眼睁睁围观着,他(她)们只是围观。

  事后回想,徐尚秀可以确定,围攻她和安桉的那6个人不讲道理,也无视法律,他(她)们根本就是一群疯子。

  徐尚秀有预感,如果她没在球场给边学道发了条短信,如果边学道不在南冲,如果不是边学道的下属及时赶到,她和安桉,肯定会被那6人毒打,甚至会……死在那里。

  想到“死”这个字,徐尚秀的心突地缩了一下,她感到全身发冷,一股寒意从脚跟儿窜到头顶。

  原来自己离死亡这么的近!

  原来真的有天降横祸!

  原来边学道在自己身边安排保镖不是杞人忧天……

  看出了徐尚秀情绪低落,边学道想帮她走出阴影。

  他可以确定一件事,前世的徐尚秀没经历过这次的事。

  原因很简单,前世徐尚秀的研究生不是在四山大学读的,也就不会认识南冲姑娘安桉,前世里更没有北江有道足球队,所以前世2008年4月徐尚秀根本不会出现在南冲,那么,也就不会发生KCF餐厅里的事。

  说一千道一万,徐尚秀这次的遭遇,还是边学道这只蝴蝶扇动翅膀造成的。

  想到这一点时,边学道就特别内疚,继而对前方未知的命运产生深深的莫测感。

  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身边其他人的命运看上去都是“向好的一面”发展,唯独他最在乎的徐尚秀,两次三番经历前世没有的事故。

  可是,就算心里有再多疑问,能问谁?

  问老天?

  老天把猝死小审读的灵魂送到这个时空,让边学道享受人间尊荣富贵,这个账又该怎么算?

  跟老天的账没法算,但跟活人的账可以算。

  秦守……

  李二……

  都在边学道的黑名单上了。

  只不过大地震在前,边学道暂时没精力搭理他们。不过也好,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收拾人自然要先找把柄。

  边学道心里清楚,就算他不出手,等到2010年,方子周也会把李二“李半仙”掀落神坛。

  这次的事,如果不是发生在徐尚秀身上,边学道可以放手,让李二和秦守再逍遥两年。可是他俩七拐八拐又惹上了边学道,而且还伤害了徐尚秀,这就不能忍了。

  刘行健接到电话,正在往四山赶。

  赶来四山的不只刘行健自己。

  受《窃听风云》之类电影的影响,这两年边学道出钱,让刘行健组建了一个秘密调查团队。这个调查团队,无论人员还是装备,都向一流团队看齐。

  这次,新成立的团队要在秦守和李二身上开张了。

  任务都派给了下属,边学道开始想方设法哄徐尚秀。

  可是在南冲这个陌生城市,边学道也实在没什么好去处,加上徐尚秀不爱动,所以可去的只剩酒店24楼的观光餐厅了。

  位置靠窗,视野不错。

  点好餐,边学道让服务员在周围摆上屏风,形成了一块“私密”的小天地。

  徐尚秀一脸诧异。

  边学道笑着说:“是我让她们提前准备的。本来想包场的,怕你说我,就包了几桌,这样一围,总归肃静点。”

  徐尚秀问:“怕我说你?”

  边学道瞪着眼睛:“啊!”

  徐尚秀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边学道也不说话,他直直地盯着徐尚秀,目不转睛地看。

  徐尚秀有点受不了了:“有什么好看的?”

  边学道依旧目不转睛,说:“喜欢看。”

  徐尚秀说:“我的两个室友是你派来的吧?”

  边学道点头:“是。”

  徐尚秀说:“派来保护我?”

  “是!”

  徐尚秀轻咬一下嘴唇说:“这次是安桉和我故意想甩掉她俩,你别怪她们,其实这几个月,她俩一直很……负责。”

  边学道问:“你怕我解雇她俩?”

  徐尚秀轻轻点头。

  边学道问:“你能接受她俩?”

  徐尚秀说:“我只是不想她俩因为我而丢掉工作。”

  边学道想了想说:“好,我答应你。”

  菜上来了。

  等服务员离开,徐尚秀说:“还有,这次的事到此为止吧。”

  边学道:“啊?”

  徐尚秀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冤冤相报无尽无止。我和安桉受了点伤,李兵也把他们打得够呛,你别再追究了。我也想通了,不能怪在场的人不帮忙,毕竟这个社会见义勇为的成本太高了。”

  果然……

  她果然还是前世那个“压事”的徐尚秀,那个永远不会怂恿自己男人好勇斗狠,不会意气用事的徐尚秀。

  平静地跟徐尚秀对视,边学道忽然说:“对不起。”

  徐尚秀问:“为什么说对不起?”

  边学道说:“因为我没有保护好你。”

  徐尚秀说:“你不欠我什么,不用说对不起,反而是我从你那里获取了很多,却很少跟你说谢谢。”

  边学道一脸回忆神色,微笑着说:“你不用跟我说谢谢,永远不用!”

  徐尚秀扭头看了一会儿窗外,扭回头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边学道笑着说:“你好像问过这个问题。”

  徐尚秀说:“你没告诉我答案。”

  边学道说:“我就是发自内心地想让你幸福。”

  “想让我幸福?”

  边学道说:“是的!我希望你这一生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受任何拘束。”

  徐尚秀说:“人活着怎么可能不受任何拘束?”

  边学道自信地说:“我会给你自由。”

  徐尚秀反问:“你觉得你现在自由吗?”

  边学道说:“真正的自由,不是你什么都可以干,而是别人不能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这个自由,我保证可以给你。”

  徐尚秀说:“你还是没告诉我答案。”

  沉吟半晌,边学道说:“学生问苏格拉底,人生是什么?”

  停顿两秒,边学道接着说:“苏格拉底让学生们从一个果园中走过,每人挑选一个最大的苹果,不许走回头路。回来后他问,满意吗?学生们说,让我们再选择一次吧,我们要么选早了,后面又有更大的;要么选晚了,漏过了最大的。苏格拉底笑了,这就是人生,人生就是一次次无法回头的选择。”

  徐尚秀听了,似懂非懂。

  边学道伸出手,在桌面上触摸着徐尚秀的指尖,说:“你是我生命中最大最红最甜的苹果,有你,我此生圆满。”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