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你是我的大苹果

  安桉知道适可而止,没再继续打趣徐尚秀,痛快地说了餐厅的位置。

  徐尚秀拿起手机输入短信,安桉起身说:“我去洗手,你看着东西。”

  徐尚秀点点头,继续写短信。

  发送前,她犹豫了。

  单独见边学道,她没什么压力。带李碧婷一起,她也没什么压力。可是跟室友一起,徐尚秀有压力。

  安桉看过有关边学道的报道,她一定能认出边学道。

  如果发现来见徐尚秀的是边学道,安桉该有多吃惊?

  安桉不是个大嘴巴,可是事关边学道,这么“爆炸性的大料”,让她忍着不说很难。

  可以说,只要一会儿边学道来餐厅,徐尚秀的平静生活就结束了,她将不再“自由”。

  不论她承认不承认自己跟边学道有“某种关系”,安桉都不会相信。安桉一定会说,那可是边学道啊,他会随随便便往手机里存某人的电话号码?他会闲着无聊跑来见一个没关系的人吗?

  这一瞬间,徐尚秀后悔刚才在体育场里头脑一热给边学道发那条短信了。

  她喜欢细水长流,她喜欢水到渠成,可是今天,她把自己逼到了“必须做决定”的境地。

  公开这个耀眼的男人,想好了吗?

  准备好了吗?

  ………………

  A8开到南冲入城收费站,前面排起了队。

  边学道捏着手机,迟迟不见徐尚秀回复短信,他心里渐渐有点不淡定了。

  “尚秀短信里说来南冲看球,前世没发现她喜欢足球啊!”

  “尚秀短信里说是跟室友一起来的,可是两个女生从蜀都到南冲看球的可能性实在不大……身边会不会有男学生?”

  一想到“男学生”,边学道激灵一下。

  嗯,对啊!

  大学里男生的常规套路,喜欢某个女生,觉得该女生难搞定,就迂回出击,先搞定该女生的闺蜜或者室友,然后让室友拉着“目标女生”一起集体活动,创造接触的机会。

  边学道越想越像!

  特别是这次1、2、3号都没跟住徐尚秀,让边学道心里更没底了。

  他对徐尚秀的人品有信心,可他对别人没信心。

  车子过了收费站,短信终于来了。

  看见徐尚秀的短信,边学道乐了。

  短信里,徐尚秀说了吃饭餐厅的位置,然后补充一句:“我室友是你的粉丝。”

  尽管看上去有点“前言不搭后语”,边学道还是读懂了徐尚秀的“话外音”——我室友能认出你!

  他瞬间就猜到了为什么这条短信来的这么迟,因为徐尚秀害怕他俩的关系曝光。

  边学道发短信问:“你们几个人一起?”

  徐尚秀回:“两个。”

  边学道问:“你们两个女孩来南冲看球?”

  徐尚秀回:“我室友家在南冲。”

  哦……这样啊!

  边学道问:“你不想被室友知道咱俩认识?”

  几十秒后,徐尚秀回:“我还是学生。”

  懂了!

  边学道回:“一会儿到了后我在车里等你,你想个理由,吃完单独出来。”

  ………………

  餐厅里。

  安桉看着对面的徐尚秀一个劲儿地发短信,几乎没怎么吃东西,她嚼着鸡块问:“小妮子,饭都不吃了,有情饮水饱?”

  徐尚秀不理她,等发完最后一条短信,才放下手机说:“一会儿吃完东西,你先回家,我自己打车回去。”

  “啧啧啧!”安桉捏着薯条说:“见色忘友啊!见色忘友啊!这么神秘干吗,我又不会吃了他……难道真是南冲人?”

  塞了一口鸡米花,问“他多大?要是岁数跟咱俩差不多,没准我还认识呢!”

  可惜,不论安桉怎么问,徐尚秀闭口不谈。

  无奈,安桉只好说:“行了,我也不问了,就是忠告你一句,处男女朋友可得多一个心眼。咱校那些男生,有一个算一个,别看见天的跟女生献殷勤,比狗还听话,可是他们心里啊,都是一个想法,就是把女生领进学校附近50块钱3小时的钟点房。”

  原本有点心不在焉的徐尚秀一下被安桉的话题拉了回来,她喝了一口饮料问:“50块钱3小时?你怎么这么了解?”

  安桉一下被问住了,她没好气地瞪着徐尚秀说:“我看校外电线杆子上贴的广告写的。”

  徐尚秀听了,捂着嘴笑:“我也没说什么啊。”

  ………………

  王助理对蜀都周边熟悉,来南冲他也不怎么熟悉路。

  一路走一路问,终于找到了边学道说的地方。

  看见KCF的招牌,边学道让王助理把车停过去,然后,就看见了坐在KCF一楼落地窗前用餐的徐尚秀。

  刘毅松有点近视,没看见玻璃窗里的徐尚秀。

  王助理一头雾水,不知道边总让他把车停这儿干什么,可他不敢问。

  李兵眼神好,而且认识徐尚秀,顺着边学道的目光扫过去,他一下就锁定了徐尚秀。

  开车载过单娆,开车载过董雪,开车载过沈馥,傅采宁、廖蓼也坐过李兵开的车,边学道身边或远或近的女人李兵全见过。

  可以说,边妈边爸都拿不准的事,李兵已经“旁观者清”了。

  基本上,知道边学道心属徐尚秀的,李裕是一个,单娆是一个,李兵是一个。

  看着玻璃窗里浑然不知的徐尚秀,再看看身旁全神贯注望着徐尚秀的边总,李兵心生感慨——“一物降一物,没治了!”

  KCF里。

  徐尚秀正跟安桉聊天,她忽然心有所感,扭头看向窗外。

  人行道旁的马路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两辆黑色轿车。

  轿车车窗有贴膜,外面看不到里面。

  奇怪的是,当徐尚秀看到其中一个车窗时,她的心脏就加速跳动,似乎那个车窗里有什么东西在释放无形电波。

  他来了!

  就坐在路边的车里!

  正当徐尚秀有点不自然时,一个不到20岁的小姑娘走到徐尚秀这边的餐区,跟身后一桌正在吃东西的男学生要手机号:“你们好,我看跟你们挺有缘的,能把你们手机号给我么?我没有恶意。”

  呦呵……

  小姑娘主动跟陌生人要手机号,这是什么套路?

  安桉一听,立刻扭头看过去,发现要手机号的小姑娘身材矮胖,长相一般,声音也算不上甜美。

  转回头,安桉冲徐尚秀飞了一下眉毛,意思这年头丑女还真生猛,都这么主动了!

  徐尚秀看懂了安桉的意思,淡淡一笑。

  她又想看窗外那辆车了,可是她极力控制自己。

  很快,跟人要电话的女孩走到了安桉和徐尚秀这桌。

  女孩操着一口北河口音,看着安桉说:“你们好,我看跟你们挺有缘的,能把你们手机号给我么?”

  安桉看了一眼女孩,说:“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女孩打量了一眼安桉,侧身看着徐尚秀说:“能把你手机号给我么?”

  徐尚秀跟安桉对视一眼,微笑着跟女孩说:“不好意思。”

  要电话号的女孩抿了一下嘴,走回了自己那桌。

  这时安桉才发现,那女孩不是一个人,她那一桌坐了两男四女一共6个人。

  女孩回去后,那桌一个看上去30多岁的女人问了女孩几句,接着,那个30多岁的女人忽然很大声地说:“你去要,不要低声下气,要狠,要硬,你就说你给不给我手机号?”

  说这话的时候,30多岁的女人瞪着眼睛看向安桉和徐尚秀这桌,语气十分蛮横,甚至透着一丝疯癫。

  “你去要,你再去要……不要怕她们……”女人大声嚷嚷着,吸引了一些食客的注意力。

  女人嚷嚷完,她身边的中年光头男人站起身,拉着刚才要电话号的女孩,面无表情地走到安桉和徐尚秀桌前。

  面对一脸警惕的安桉和徐尚秀,女孩面目扭曲,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叫:“你给不给我手机号?”

  安桉起身,拉着徐尚秀站到一起,大声质问:“你们干什么?再骚扰我我报警了。”

  安桉正拨号报警,中年光头男突然歇斯底里地喊出一句:“魔鬼!你们是魔鬼!”

  喊着话,他俯身抓起一把椅子,恶狠狠地向安桉头上砸去。

  …………

  …………

  (耳鸣久治不好,听医生建议去做了一次全身体检,今天体检结果出来了,看见体检报告整个人都蒙了,血压、血脂、血糖全面亮红灯。全面亮红灯就是大家平时听说的“三高”。跟医生交流后,医生的判断是工作加上兼职写作,久坐、熬夜、精神压力大、运动量少造成的。医生说目前这种身体状况,必须进行调理治疗,否则后果很严重。有多严重?我理解就是我可以提前背已经开奖的彩票号码了。心很乱,就这样吧。)

  …………

  三高了……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