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明月清风一场醉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两人就餐的木质小圆桌上,桌上晶莹剔透的细口瓶中,插着几枝新绿。

  看着被阳光照射的绿叶,边学道说了一句话:“你读过《忏悔录》吗?”

  孟婧??一愣,回忆几秒,点点头,又摇摇头:“看过……一点点。”

  边学道问:“你总知道《忏悔录》写的什么吧?”

  孟婧??说:“卢梭的自传。”

  边学道换了个坐姿说:“按《忏悔录》里写的,卢梭是典型的分裂人格+歇斯底里人格。”

  孟婧??满脸好奇:“分裂?歇斯底里?”

  边学道看着孟婧??的眼睛,一下一下抠指甲说:“其实我跟卢梭很像。”

  “你……跟卢梭?”孟婧??上下打量边学道。

  边学道说:“这么说吧,卢梭有的毛病我都有,卢梭没有的毛病我也有。有些你看得出来,有些你看不出来。”

  孟婧??眼睛里闪着光,探身问道:“都什么毛病,说说。”

  边学道说:“毛病啊……追求自由,不愿受到约束;无法抵抗诱惑,随时向诱惑屈服,及时行乐;不愿意承担责任,用自己的逻辑去解释所犯的错误,归罪于别人;追求爱情,但是喜欢的只是恋爱这个事情而不是人;自恋,不断寻求别人的肯定;喜欢和同样歇斯底里的人做朋友;喜欢幻……”

  孟婧??笑着摆手:“行了,别背了。”

  边学道看向孟婧??。

  孟婧??搅动奶茶说:“我的毛病比你多多了,别在我面前显摆这个。再说了,是人就自私,是人就有缺点,没人是圣人,人人身上有毛病……”

  说到这儿,孟婧??在桌子下面轻轻用脚踢了一下边学道的腿,然后视线下移,看向边学道的腰腹处说:“只要那方面没毛病,其他都不算毛病。”

  没辙了!

  孟婧??有点像胡溪和关淑南的混合体,可是她不是胡溪,也不是关淑南,她背后是孟家祝家,可能还不止,因为她提到了她姥爷。

  跟孟家联姻的,能是普通人家吗?

  边学道倒不是多害怕得罪他们,而是觉得不值当。

  不值当!

  怎么的……

  就因为人家姑娘看上你了,大胆追求你,就跟人家翻脸?

  就算不想1+3大于4,也犯不上意气用事弄成负数。

  两人沉默用餐。

  孟婧??不时抬眼去瞄边学道,吃了几口,她忽然问:“你真的是月莲法师的关门弟子?”

  月莲法师?

  边学道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见边学道不答,孟婧??接着问:“你真是天人转世?”

  这下想起来了。

  孟婧??嘴里的“月莲法师”是祝海山。

  看着孟婧??,边学道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孟婧??神秘兮兮地小声问:“你会法术吗?”

  边学道:“……”

  孟婧??说:“我认识好几个仁波切,都很有神通呢!”

  边学道说:“我没有神通。”

  孟婧??说:“我不信。”

  ………………

  霍东风到HK了。

  章晓龙要一天后才能到。

  羊城人多眼杂,为了保密起见,双方约定在HK见面。

  等章晓龙的时间里,边学道没闲着。

  上午,他在酒店二十四小时开放的健身室里出了一身汗。

  回房间冲凉,换一套衣服,再出门时,穿着一身海蓝色连衣裙的孟婧??靠在门旁冲他吹口哨。

  看着孟婧??,边学道彻底麻木了。

  他只是好奇,为什么孟婧??总能准确地“抓”到自己。

  看着孟婧??,边学道说:“两件事。”

  孟婧??一摇一摆地到他面前:“你说。”

  边学道说:“第一,不许再冲我吹口哨。”

  孟婧??抿着嘴唇说:“好吧。”

  “第二……”边学道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孟婧??看着边学道的房间门说:“很简单啊,我……是这家酒店老板的亲戚。”

  边学道盯着孟婧??说:“欺负我外行?这儿是洲际酒店集团旗下的全资酒店,洲际酒店集团总部在英国。”

  孟婧??瞥着边学道说:“还关门弟子呢,祝家老爷子当年的手笔你都不知道?看来你这弟子不怎么亲。”

  边学道问:“什么意思?”

  孟婧??说:“总之一句话,祝家是洲际酒店集团背后的大股东之一,不仅洲际,世界各地的假日、快捷假日酒店,都有祝家的一份。”

  边学道问:“你对这里很熟?”

  孟婧??点头说:“只要来HK,我就住在这里。”

  边学道问:“你住店不花钱?”

  孟婧??说:“当然要花钱,不过……有折扣!”

  两人站在电梯前,边学道忽然问:“那时祝植淳还不是你姐夫吧?”

  电梯到了。

  孟婧??笑着说:“我请你吃饭。”

  ………………

  HK洲际酒店的美食非常有名。

  5家餐厅中有两家世界级的——SPOON-by-Alain-Ducasse法式餐厅和NOBU日本餐厅。

  NOBU餐厅提供世界首位获米其林星级评选的日籍厨师,日本厨艺大师松久信幸创办的“新派”日本菜。

  电梯里,孟婧??问边学道:“想吃日本菜吗?”

  边学道说:“我很少吃日本菜。”

  孟婧??说:“这家NOBU店最有特点的菜是西京烧银鳕鱼,鱼肉软嫩香滑,蜜和火的味道刚刚好,搭配日本红姜,口味很特别。”

  边学道说:“没兴趣。”

  孟婧??说:“那就去The-Steak-House,这家牛排馆有全HK仅存的炭烧炉。”

  ………………

  The-Steak-House牛排馆。

  菜是孟婧??点的,边学道坐下后就扭头打量窗外的景色。

  孟婧??问边学道:“有什么好看的?”

  边学道说:“没有理由,就是喜欢。”

  孟婧??眨着眼睛说:“我姐和我姐夫一对冤家,两人从青春期开始就互相折磨,闹了十几年,到底收服了对方。”

  边学道回过头,看着孟婧??说:“我不是祝植淳,你也不是孟茵云。我不喜欢女人纹身,我不喜欢女人吹口哨,我喜欢矜持的女人,最关键的是,我心里有最爱的人。”

  孟婧??盯着边学道的眼睛说:“最爱不如只爱!”

  嗯?

  边学道脑海里念头一闪——看来孟婧??知道自己不少事。

  主菜上桌前,走过来一个金发男侍者。

  男侍者手里拿着一个柚木盘,木盘里盛着10把锋利的肉刀。

  每把刀都很锋利,且造型各不相同。

  男侍者对着边学道和孟婧??逐一介绍10把肉刀,让他俩选择最合心意的。

  边学道选了一把符合自己手型的餐刀,孟婧??微笑告诉男侍者:“我叫Sabrina,我在这里有记名餐刀。”

  这家店的牛排味道果然很特别。

  孟婧??低着头,边切牛排边说:“我喜欢偏执的喜欢一个人,直到讨厌为止。”

  边学道问:“开始讨厌我了吗?”

  孟婧??说:“我正在努力。”

  边学道笑着说:“我没有害羞细胞,讨厌我哪里,一定要告诉我,我会配合你,咱俩都早日脱离苦海。”

  看着细细品尝牛排的边学道,孟婧??说:“明天我就走。”

  边学道点点头,想了两秒,说:“路上平安。”

  ………………

  翌日。

  孟婧??走了,章晓龙来了。

  边学道住进总统套房,在套房里见的章晓龙。

  挖人才,当然要显示实力和派头,不差住总统套房这几个钱。

  章晓龙不是没见过世面的,还是被可全方位饱览维港两岸、HK岛和九龙景致的总统套房平台花园震撼了。

  平台上有一个乍一眼看上去与维港相连的无边际户外泳池,可以270度纵览HK美景,仿佛一个“环形动感影院”。

  见章晓龙,边学道没多说什么,只提了三点:

  首先,有道整体接收章晓龙的“羊城研发部”。其次,边学道放权,保证“羊城研发部”的独立性。再次,投入资金支持章晓龙研发新产品。

  只几句话,事情就定了。

  之后都是闲聊时间。

  章晓龙跟边学道取经企业之道,边学道说:“企业只有两条路,改革和创新。在效益最好的时候改革,在资源最充足的时候创新。人类社会,思维和资源区别了穷人和富人,技术和创新区别了失败企业和成功企业。所有企业,最后回归到一个问题上,就是不断的创新。”

  天色将暗。

  章晓龙远眺天际,沉声问边学道:“你能给我多大的信任和支持?”

  边学道肯定地说:“比你想象的要大。”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