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最强产品经理

  晚上8点。

  酒店套房里,边学道斜靠在窗前松软的美人榻上,一边品着“奔富707”,一边舒服地欣赏对岸绚丽的“幻彩咏香江”灯光表演。

  正舒服着,传来一阵敲门声。

  懒得去开门,所以边学道装作不在。

  可是门外的人好像知道他在房间里,很执著地敲着门。

  一口喝光杯中酒,边学道起身,拿着空杯去开门。

  门开。

  真没想到,门外居然是孟婧??。

  孟婧??穿着很普通的牛仔裤、白衬衫、运动鞋,齐耳短发,脸上笑意若有若无。

  她眼含不满地看着边学道手里的酒杯:“这么久才开门,我当你在洗澡,原来是在喝酒。”

  在这里遇见孟婧??,边学道脑子短路了几秒钟——她怎么在HK?她怎么知道自己住在这家酒店?她怎么知道自己住这个房间?

  见边学道站在门口愣神,孟婧??不客气地从他身边挤过,走进房间打量一圈,说:“你一个人住这么大套房?”

  我靠……

  一愣神的功夫,这妞就进门了。

  人家已经进去了,难不成还让她出去?

  关上房门,边学道走回房间,眼前一幕让他无语。

  孟婧??靠在他刚躺的美人榻上,一边看窗外对岸的灯光表演,一边说:“帮我倒杯酒呗,我渴了。”

  边学道没说话,转身走到酒柜前。

  打开柜门,拿出酒瓶和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也给孟婧??倒了一杯。

  接过酒杯,尝了一口,孟婧??看着酒杯说:“入口时口感丰满,回味醇厚有层次,有黑加仑的果香,有黑莓的果香。”

  又品了一口,孟婧??接着说:“嗯……悠长的香草橡木气息,还有烟草和巧克力的风味……”

  侧头看着边学道,孟婧??问:“这是奔富吧?707?”

  边学道眼神有点发直。

  他可以确定,孟婧??绝对没看到他倒酒的酒瓶,可是她竟然两口就品出了是什么酒,这水准……

  面对孟婧??探询的眼神,边学道点点头,算是回答她。

  把酒杯放在手旁的圆形红木咖啡桌上,孟婧??问:“你为什么不说话?嗓子不舒服?”

  边学道笑了一下,开口说:“白天话说多了,晚上想歇一歇。”

  听边学道说“想歇一歇”,躺在美人榻上的孟婧??往里挪了挪身体,看着边学道说:“你也上来吧,对面还能热闹几分钟,别错过了。”

  边学道站在榻旁没动。

  开玩笑!

  别说躺不躺得下两个人,就算躺得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然后再往一个榻上挤,算怎么回事?

  边学道不动,孟婧??也不再提,半眯着眼睛看着窗外说:“真舒服,舒服得不想思考。”

  终于还是没忍住,边学道问孟婧??:“你怎么来HK了?”

  孟婧??神秘地笑了一下,说:“假话呢,是我来HK办事。真话呢,是你来了,我就追来了。”

  边学道:“……”

  孟婧??喝光自己杯里的酒,伸手高举空杯,看着边学道说:“劳驾,再给点儿,别那么抠,倒满。”

  真是没办法!

  孟茵云的亲妹妹,祝植淳的亲小姨子,看在两个朋友的面子上,边学道不能慢待孟婧??。

  如果不是孟婧??,换一个女人,他早把人轰出去了。

  又去倒酒。

  这次是一大杯。

  笑嘻嘻地接过酒杯,孟婧??说:“你不了解我,我从小,喜欢吃一样东西就会一口气吃到腻,喜欢喝一种酒就会一直喝到醉。”

  边学道一脸的无所谓:“没事,还剩半瓶,喜欢喝一会儿你拿走好了。”

  两人无言。

  一站一躺,看着窗外美轮美奂的维多利亚港。

  又过了几分钟,“幻彩咏香江”灯光表演结束了。

  两人的目光一下没有了焦点。

  孟婧??说:“每晚这个时候,在金紫荆广场有音乐和旁述的现场广播,逢星期二、四、六以普通话播送,一、三、五以英语播送,星期日以广东话播送。”

  边学道站姿不变,过了足足七八秒,才“哦”了一声。

  孟婧??从美人榻上坐起来说:“忽然想去太平山,你去吗?”

  边学道说:“不去。”

  双手拍了一下榻面,孟婧??站起身:“好吧,我自己去。”

  孟婧??出门前,边学道忽然反应过来,他追到门口问:“你自己去太平山?”

  孟婧??睁着大眼睛说:“啊!”

  “现在去?”

  “啊!”

  “不行!”边学道脱口而出:“太晚了,现在出发,到山顶都9点多了。”

  孟婧??仰着头说:“我以前都在山顶露宿过,有什么担心的?”

  见孟婧??要出门,边学道挡在孟婧??身前,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说:“想去可以,我现在给你姐打电话,她说行,随便你去哪。”

  孟婧??问:“为什么要我姐允许?”

  边学道说:“我这是给自己免责。你这么晚一个人去荒郊野外,要是碰见歹徒来个先-J-后-杀、先-杀-后-J什么的,你挂了无所谓了,你姐要是知道你去之前来过我这里,我没拦着你,她不得恨我一辈子?”

  这下轮到孟婧??接不上话了。

  主要是边学道这话太强大了,而且太不像他说的话。

  咬着嘴唇看了边学道足足十几秒,孟婧??忽然神情一变,挺着胸脯往边学道身前凑:“让你说得怪吓人的,世道这么乱,动不动就是先-J-后-杀、先-杀-后-J什么的,要不我今晚不走了,先便宜你好了。”

  孟茵云的电话打通了。

  对着手机,边学道把情况跟孟茵云说了,孟茵云一个劲儿笑,然后说:“学道你把电话给婧??。”

  看着边学道递过来的手机,孟婧??用很不友善的眼神瞪着他,气呼呼地接过手机,向房间里面走去,跟边学道拉开了一段距离。

  打完电话,孟婧??走了。

  边学道没再管她,冲了个澡,上床睡觉。

  ………………

  第二天早上5点。

  边学道还在梦中,传来一阵“残暴”的敲门声。

  “咣咣咣!”

  拉着被子盖在头上,敲门声又升级了。

  “咣咣咣!咣咣咣!”

  给人的感觉,如果再不去开门,外头的人就会像警匪电影里抓捕匪徒的特警,马上就要暴力破门而入。

  边学道真的想骂娘。

  老子花钱住酒店,就他娘的没个人管管这么不着调的敲门者?

  披着睡衣去开门,在猫眼里一看,娘的果然又是孟婧??。

  真不想开门!

  可是实在受不住她的敲门声。

  隔着猫眼看见孟婧??又握拳抬手,他赶紧把门开了一道缝。

  见门开了,不等边学道发飙,孟婧??先说了一句:“早上好啊!”

  好个屁!

  边学道强忍着揍人的冲动,在门里说:“一大早的,你敲我门干什么?”

  孟婧??笑眯眯地说:“去爬太平山啊?”

  “不去!”

  说完,边学道就要关门。

  孟婧??推着门说:“那去晨跑啊?”

  “不去!”

  孟婧??说:“酒店提供传统的太极拳和瑜伽教学,咱俩去学啊?”

  “不去!不去!”

  边学道用力关上了房门。

  他打着哈欠转身,才走出去两步,身后传来“咣咣咣!”

  ………………

  两分钟后,“胜利者”孟婧??吹着口哨走进边学道房间。

  边学道就当她不存在,上床,继续睡。

  孟婧??左看看右看看,在房间里转了两三圈,见边学道趴在床上不理她,侧头转着眼珠想了几秒,她脱掉外衣外裤,走到床边,深吸几口气,掀被上床。

  孟婧??之大胆超出了边学道的预料。

  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他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一下跳到地上,看着床上只有眼睛露在被子外面的孟婧??说:“你干什么?你疯啦?”

  孟婧??伸出脑袋问:“你还困吗?”

  ………………

  晨跑。

  沿着港湾晨跑。

  一男一女在朝阳的金光中沿着港湾晨跑。

  两人满头汗水地跑回酒店,正好赶上太极拳“早课”。

  演示太极拳的师父是一个看上去60岁左右的白发白胡子老头。

  老头身穿白绸练功服,个子不高,但身形匀称。

  看他出拳移步,动静之间似有某种韵律,不威猛,可是余劲绵长。

  在老拳师身后,有几张配着白色纱缦的按摩床。

  晨光、树荫、纱幔、老拳师……

  在早晨的微风中,让人几乎忘记是在HK最繁华的街区,而仿佛在普吉岛度假。

  回房间换了身衣服,两人约好在酒店二层的行政贵宾廊见面。

  边学道也算想明白了,孟婧??这个妞,第一不能粗暴地甩,第二甩也甩不掉。

  所以,那就这样吧,等大家成了“朋友”,估计她就不好意思这么死缠烂打了。

  洲际酒店二层的行政贵宾廊是酒店中颇受欢迎的场所。

  之所以坐落在二楼,看中的是这里的无敌海景。

  酒店住客若每晚肯多付900元,就可以享用单独为贵宾廊提供的自助早餐、下午茶、黄昏时的鸡尾酒等等。

  边学道和孟婧??都是“不差钱”的人,特别是孟婧??,边学道一直没问她住在几层。

  他不知道,人家孟婧??住的是位于酒店顶层(16及17楼),面积约700平方米,包括5间房间及250平方米平台花园的复式总统套间。

  孟婧??住的这间总统套间,号称全HK最豪华,曾名列福布斯杂志“2006年全球10大最昂贵酒店套间”第九位,是亚洲唯一入选的总统套间。多国元首、多国领事、皇室贵族、国际巨星都曾入住过这间总统套间。

  二层贵宾廊。

  边学道等了足足十五分钟,孟婧??才姗姗来迟。

  能看出来,她化了淡妆,而且身上衣服搭配也很讲究。

  优雅地坐下后,孟婧??问:“等着急了吗?”

  边学道说:“还行。”

  孟婧??说:“你别有负担,我追我的,你逃你的。”

  边学道问:“为什么?”

  孟婧??说:“这还用问为什么?”

  边学道说:“当然。”

  孟婧??说:“你是男的,我是女的,你没娶,我没嫁,岁数也没差太多。”

  边学道问:“没了?”

  孟婧??说:“你够高大,够强壮,够成功,够富有,马马虎虎也算聪明。”

  边学道语气如一地问:“没了?”

  孟婧??大腿交叠,说:“我爷爷觉得你不错,我姥爷也觉得你不错,我父母觉得你不错,我姐姐姐夫也觉得你不错,我嘛……也觉得你不错,国民男神嘛,把你拿下了,领出去多有面子!”

  边学道说:“我对你没感觉。”

  孟婧??说:“在接受与拒绝之前请先了解。”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两人就餐的木质小圆桌上,桌上晶莹剔透的细口瓶中,插着几枝新绿。

  其中一片挂着水滴的绿叶被阳光照射,染上一片金黄,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看着这片绿叶,边学道沉吟一下,说了一句话。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