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莫非前定

  2008年3月1日,星期六。

  凌晨4点,边学道从梦中猛地醒来。

  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

  有大快乐的人,必有大哀痛;有大成功的人,必有大孤独。而边学道,比这个时空里的大成功者都要更孤独一些。

  今世,他心里有四个重要的人,分别是父母、徐尚秀和祝海山。父母和徐尚秀算是贴心,这三个人属于“第一梯队”,其他人,再怎么亲近,也很难是同一个待遇。

  知心者,唯有已经辞世的祝海山。

  每当外界提及边学道身家的时候,他总会想起亦师亦父亦友的祝海山。因为他现在20多亿美元的财富,一半以上是祝海山给他的。

  呃……

  用“给”字不太准确,是交换,是信息费。

  可是不知为什么,明明是交易,每次想起祝海山时,边学道都会特别特别的怀念,那种感情,胜过今世人在外地时想念父母,胜过回忆生命里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孩,甚至胜过思念徐尚秀时的悠长。

  睡不着了。

  上了“杀猪榜”,不是什么好事情。

  “富而且仁”是小问题,“富而且安”才是大难题。

  自己看起来风光无限,可是根底太浅,手里除了祝海山给的一幅字,能自保的,只有一点虚名。

  虚名虚名,名声这东西,锦上添花很好用,用来免祸很勉强。

  还有,所谓杀猪,分很多种,有直接宰了吃肉的,有捅一刀拿盆接血的。

  如果有人找上门来要公司的股份,怎么办?

  给不给?

  给多少?

  换点什么?

  有些事如果不可避免,借势借力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轻叹一声,伸手按亮床头灯。

  边学道躺在床上,直直地盯着天花板。

  酒店就是这样不好,不论装修得多么豪华,夜深人静睁开眼时,总感觉房间里没人气,不像家。

  下床,披上睡衣,从茶水柜里拿出一瓶苏打水,拧开,走到窗前,拉开一截窗帘,一边喝水一边向外看。

  窗外是黑漆漆的城市,脚下只有路灯在寂寞沉思。

  从边学道这个角度看,窗外的世界隐于黑暗之中,看得最清楚的,是玻璃上身穿睡衣的他自己。

  像他这样一个“恋家”的男人,酒店真是快要住吐了。

  一周前,樊青雨来过电话,说万城华府别墅的工程已经收尾了,让边学道有空的时候过去看一眼。

  最近一直忙,没抽出时间,哪天真得去看一眼,也好早点搬过去住。可是话说回来,让他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别墅,也挺没意思的。

  哎……

  3月了!

  5月的大地震近在眼前,是时候去四山一趟,争取把徐尚秀劝出四山,能不涉险是最理想的。

  还有,药品、地震包、饮用水……该为震后救援做一些准备了,多救一个是一个。

  另外,齐三书的野外生存基地,祝植淳的“天行通航”,这两个团队利用好了,能在震后救援中发挥巨大作用,不仅是一笔功德,在现实中,也能带来称赞和美名。

  四山……徐尚秀……

  想到徐尚秀,边学道心里温暖起来。

  忽然,他想起一件事。

  前世跟徐尚秀一起看《非诚勿扰2》时,徐尚秀对电影里葛优和舒淇三亚试婚的那间木屋喜欢得不得了。尽管体贴的徐尚秀嘴里没说,但边学道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向往。

  可惜啊……

  一直到2014年猝死,两人都没能去一趟三亚,没能一起亲眼看看电影里推开门就可以朝看红霞白鹭,夜听雨打芭蕉的度假木屋。

  又是前世一桩遗憾。

  看着玻璃上的自己,边学道自言自语地问:“你天天这么忙来忙去,为了什么?为了赚钱?钱还不够花吗?”

  “整天又是有道、又是智为、又是微博、又是微信、又是综艺……每天累成狗,有意思吗?”

  好吧,赚了钱就要花,该享受一定要享受!

  派人去三亚亚龙湾,找那个鸟巢度假村。

  不管是谁开发的,不管多少钱,挑两套最好的木屋,买到手,然后带徐尚秀一起去。

  还有,让董雪去希腊,在爱琴海的几个岛上,买两套风景好的房子,留着带徐尚秀去圆“开窗见海”的梦。

  ………………

  一个多小时后,边学道上床补觉。

  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直到被一通电话吵醒。

  电话是孟婧??打来的,边学道拒接。

  两分钟后,电话又响。

  这次显示是祝植淳的号。

  祝植淳的电话不能不接,边学道睡眼惺忪地拿着手机说:“喂……干吗……”

  手机里传来女人的声音:“为什么拒接我电话?”

  边学道眯着眼睛,把手机放在眼前看了看,没错啊,是祝植淳的号码。

  哦……

  随着脑子清醒过来,他明白了,肯定是孟婧??和祝植淳在一块呢。

  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电话都通了,祝植淳很可能就在旁边,边学道不情愿地坐起身,对着手机问:“老祝手机怎么在你手里?”

  孟婧??说:“他是我姐夫,亲姐夫,我用用他电话不行吗?”

  边学道撇了撇嘴,问道:“到底是你找我还是老祝找我?”

  孟婧??忽略了边学道语气里的不耐烦,笑嘻嘻地说:“我找你,一起去看电影吧,票我都买好了。”

  “不去。”边学道干脆利落地说。

  孟婧??说:“《飓风营救》,你投资拍的电影,你也不去?”

  哦……

  对啊,今天3月1号了,《飓风营救》在国内上映的日子。

  这几天忙忙叨叨的,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可就算去看,也不跟孟婧??去。

  边学道是个闷骚,同时兼具“无情”和“多情”两种性格。跟单娆分手,他嘴上不说,心里疼得七上八下的。

  别说跟孟婧??气场不对,就算气场对路,就算孟婧??是个祸国殃民的天仙,现在他也照样没什么心思。

  工作上的事情已经压得他气喘吁吁了,即便生理有需要,他宁可找付钱的,也不碰这种沾手就甩不掉的。当然了,以边学道现在的知名度,找付钱的也不靠谱,所以说,很是憋得慌。

  听了孟婧??的话,他再次干脆地说:“不去,没时间。”

  几秒钟后,手机里传来祝植淳的声音:“别忙了,票都买好了,我、你、茵云加上婧??,先看电影,然后一起吃顿饭。”

  靠!

  祝植淳和孟茵云都回来了,这下没法拒绝了。

  …………

  …………

  (这章还昨天的保底章节,晚上还有一章。)

  …………

  这章还昨天的保底章节,晚上还有一章。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