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逆向种族主义

  边学道第一次参加国家级行业峰会,又提出了最具讨论价值的新概念“互联网+”,所以他受到了媒体记者的追捧和围堵。

  挤不出记者们的包围圈,边学道只好找了一个不堵路的拐角,微笑接受采访。

  前世边学道自己就是媒体人。

  在办公平台上,在周末的同事饭局上,他听了太多报社记者的吐槽和职业弯弯绕。干记者的这帮人,接触三教九流,见多识广,交际圈奇大,加上个人文化素养较高,会总结,会提炼,会扣大帽子,会断章取义,都是潜在段子手,他们要是黑起人来,那才叫一个“五光十色”。

  所以在避不开而需要正面面对记者时,边学道一直保持相当的友善、亲和及尊重,很少强行突围扬长而去,而是尽量做到双方合作愉快。

  包围圈里,A记者提问:“边总,您发言里的‘互联网+’,您觉得应该+什么呢?”

  面对镜头,边学道一脸微笑地回答:“我个人觉得,‘+’的地方应该是透明度增加、成本降低、流动性提高、模式变化。”

  B记者提问:“边总,在您认识里‘互联网+’的核心是什么?”

  边学道说:“其实我的发言里已经说了,‘互联网+’的核心是创新,创新是第一位的,无论国家还是企业,想要发展图强创新都是王道。”

  C记者提问:“您怎样看待移动互联网?”

  边学道回答:“我个人认为移动互联网才是真正的互联网。就我个人判断,智能手机是人感官的一个延伸,手机摄像头相当于眼睛的延伸,感应器相当于触觉的延伸,麦克风相当于嘴巴的延伸,这些都把人的器官延伸增强了,而且通过互联网连在一起,这是前所未有的。当一部手机可以通话、上网、看电影、购物、打车、玩游戏、消费支付时,它必将改变未来人们的生活方式。”

  D记者提问:“您认为‘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能形成深度融合吗?”

  边学道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示意记者们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然后他对着镜头说:“从探索与实践的层面上,互联网商家会比传统企业主动,毕竟这些商家从诞生开始就不断用‘互联网+’去改变更多的行业,他们有足够的经验可循,可以复制改造经验的模式去探索另外的区域,继而不断的融合更多的领域,持续扩大自己的生态。”

  见李兵示意车到门外了,边学道保持脸上的笑意,接着说:“‘互联网+’真正难以改造的是那些非常传统的行业,但是这不意味着传统企业不做互联网化的尝试。很多传统企业都在尝试营销的互联网化,开始借助B2B、B2C等电商平台来实现网络渠道的扩建。”

  见边学道要走,一个长头发女记者抓着边学道的胳膊说:“边总,最后一个问题,在您眼里,‘互联网+’最主要的特征是什么?”

  边学道站住脚,笑着说:“好吧,最后一个问题。”

  “我个人觉得‘互联网+’特征主要有两个,一是跨界融合,+就是跨界,就是变革,就是开放,就是重塑融合,敢于跨界了,创新的基础就更坚实,融合协同了,群体智能才会实现,从研发到产业化的路径才会更垂直。二是尊重人性,人性的光辉是推动科技进步、经济增长、社会进步、文化繁荣的最根本的力量,而互联网的力量正是来源于对人性的最大限度的尊重、对人体验的敬畏、对人的创造性发挥的重视。谢谢大家!”

  边学道准确拿捏住记者的心理,采访结束后,礼貌地跟周围记者说了三遍“谢谢”。

  记者们对他这个“好说话”且“没架子”的年轻富豪很有好感。特别是几个女记者,站在边学道身旁,被他阳刚、自信、极具男性魅力的笑容笑得有点发晕,其中两个未婚长得不错的女记者,脸颊红红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边学道的时候?_?_地放电。

  敬人者人恒敬之。

  边学道不拿富豪的架子,所以,记者们在稿子里遣词造句时对边学道颇为照顾,让读者读完报道后,觉得这个边学道年纪轻轻有此成就真不是侥幸,而是实打实地有眼光、有本事、有胸怀。

  口碑和声望就是这么一点一点打造出来的。

  ………………

  从会场回到下榻的酒店,边学道先是在床上躺了几分钟,然后进浴室冲了个澡。

  冲完澡出来,围着浴巾坐在椅子上给徐尚秀发短信。

  短信发过去没见回复,边学道躺在床上梳理今天峰会上听到的“有用信息”。

  尽管他是重生者,掌握先知,可是就真材实料的学术水平来说,边学道还得排在后面。所以,坐在会场里听了一天,他的收获很是不少。

  这一天下来,彻底让边学道收起了“小看天下英雄”的心思。

  同时他也决定,去参加明天的“大学交流会”,看看在思想碰撞中,能不能收获更多新点子。

  “嘀嘀!”

  手机进来一条短信。

  赶紧拿过手机,按开一看——“Hi,我是Sabrina,上次我们说好再约时间吃饭的。”

  边学道拿着手机直皱眉。

  他的手机号是新换的,只告诉了身边比较近的朋友,没想到这个Sabrina又弄到了,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Sabrina跟自己的某个朋友关系很近。

  会是谁呢?

  齐三书、黄胖子几个可以排除,直觉告诉边学道这个Sabrina跟齐三书不是一路人。

  不是齐三书,只剩祝植淳了。

  难不成这个开法拉利的小妞是祝植淳的妹妹?

  想到这儿,边学道打通了祝植淳的电话。

  在电话里得知,祝植淳没在燕京,也没在国外,而是在四山他的“天行通航”。

  说起“天行通航”,边学道猛地想起他在意大利订购的一架阿古斯塔A119按合同今年3月底交货。

  给松江市公安局捐飞机这事,他只在集团内部会议上提过,所以不急着交付。

  现在他在想,飞机运到国内后,要不要把飞机先送到四山祝植淳的机场里,以备5月大地震后救援使用。毕竟在大地震后,多一架直升飞机,无论空投物资还是救助伤员,都能提供很大帮助。

  聊了一会儿,边学道问到了今天打电话的目的:“植淳,你认不认识一个叫Sabrina的?”

  “Sabrina?”祝植淳笑着问:“国内国外,我认识四五个叫Sabrina的,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边学道说:“中国人,女的,20多岁的样子,短发,长腿细腰,上围发育很现代化,估计是D……”

  电话那头正在喝水的祝植淳一口水全喷了出来。

  他咳嗽几声,哑着嗓子问边学道:“你连罩杯都知道了,娘的,还跑过来问我?”

  边学道不理,接着回忆说:“对了,她左臂上有一个小鸟纹身。”

  小鸟纹身……

  祝植淳说:“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是婧??,他找我问过你电话,我没给她。怎么,找上你了?接上头了?”

  “婧???”边学道拿着手机问:“你朋友?还是你……妹妹?”

  祝植淳说:“不是我妹妹,是我小姨子。”

  我靠!

  祝植淳的小姨子!

  隔着电话感觉到了边学道有点发蒙,祝植淳接着说:“婧??是茵云的亲妹妹,从小就是家里的小魔女。”

  孟茵云的亲妹妹……

  婧??……

  那就是叫孟婧??了。

  边学道问:“我电话不是你给她的?”

  祝植淳说:“不是我给的,不过她跟蒋鸣楷很熟,如果鸣楷也没给,那八成就是茵云把你电话给婧??了。”

  为了确认,边学道问了一句:“她叫孟婧???”

  祝植淳说:“对啊,孟婧??。婧??胳膊上的纹身是荆棘鸟,取的是她名字的谐音。”

  哦……原来她纹身的鸟是荆棘鸟。

  只要知道名字,就难不倒拥有海量阅读量的边学道。

  荆棘鸟,传说虚构的一种奇特的动物,一生只唱一次歌。

  从离开巢开始,荆棘鸟便执着不停地寻找荆棘树。当它如愿以偿时,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流着血泪放声歌唱。一曲终了,荆棘鸟气竭命殒,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永恒的美丽,留下绝唱。

  边学道问祝植淳:“她说没说找你要我电话干什么?”

  祝植淳笑呵呵地说:“没说,但能猜到。”

  “啊?”

  “少女怀春,仰慕你呗!”

  边学道听了心里一突突:“哥你别吓我?”

  祝植淳说:“怎么叫吓你呢?婧??出身好,学历高,能力强,呃……上围发育还很现代化……”

  边学道赶紧打断祝植淳的话:“她约我吃饭,我这是去还是不去啊?”

  祝植淳说:“我劝你还是去,这个小魔女办事不按套路出牌,你放她鸽子,她就可能开车去你公司堵门。”

  电话挂断,边学道很郁闷。

  按说以他现在的地位,这种事不应该算个事。

  可问题是,Sabrina这妞是孟茵云的亲妹妹,孟茵云是边学道四山抗震教学楼工程的监理,孟家又对有道影视传媒公司的发展给予了很多帮助,同时,她还是祝植淳的小姨子……

  边学道在想,这会不会是祝植淳跟自己“亲上加亲”多一层捆绑的手段?

  好吧,不管怎么说,有孟茵云这层关系,一起吃饭还是要答应的。

  边学道短信回复Sabrina:明晚吧,地点你定。

  Sabrina(孟婧??)回复:好,再联系。

  ………………

  翌日。

  华清大学容纳4000多人的礼堂里,正在召开“2008国际互联网新概念峰会高校交流会”。

  高校交流会上发言的全是国内互联网领域的专家学者,台下的4000多观众,有华清大学的学生,有赶来听交流会的外校学生和老师,还有一些有志进入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

  交流会上午9时开始。

  第一个发言的人,全程说英语。

  第二个发言的人,全程说英语。

  第三个发言的人,全程说英语。

  第四个发言的人,全程说英语。

  第五个发言的人,全程说英语。

  坐在台下第一排的边学道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他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

  …………

  …………

  (求保底月票!!!)

  …………

  求保底月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