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浮出水面

  在所有人类聚集的地方,传播最快的是灾难消息,因为人人都怕死。传播第二快的就是丑闻和绯闻,因为人人都有一颗八卦之心。

  “八部天龙身体换装备”事件是一个跟性有关的丑闻,整个事件几乎是“铜须门”的翻版,都包含了非常吸引眼球的要素,所以跟“铜须门”一样,“八部天龙身体换装备”事件立即成了热点,迅速蔓延开来。

  确切地说,“八部天龙身体换装备”事件比“铜须门”还要火。

  因为在边学道的影响下,微博这个超级社交平台提前出现了。

  当初没有微博,“铜须门”事件影响之大,国外媒体都做出报道,现在有了微博,传播势头之猛,那叫一个迅雷不及掩耳。

  当然,事件传播的力度,跟另外几家微博的推波助澜不无关系。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八部天龙》是边学道的现金奶牛,竞争对手关系让另外几家自然不介意落井下石一下。

  很快,有道集团管理层都知道了网上帖子的事。

  以边学道为中心,集团高层外松内紧,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事件发酵后的第一个影响是大量新人涌进《八部天龙》网通区风声古道服务器,观摩丑闻事发地,甚至有穷极无聊的人组团在游戏里刷屏喊话,在城门口静坐。这些人的行为,对游戏里的其他玩家造成了不便。

  第二个影响是事发当天整个《八部天龙》的玩家充值消费额度出现下滑。

  很显然,看见网上三个帖子的《八部天龙》玩家发现了一个“信息点”——折扣充值。

  特别是“小小爆米nono”的帖子里面说花100RMB能换到800RMB的游戏币,这个信息让不少通过正规途径充值的玩家感到不公和沮丧。

  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凭什么我花8万的效果和别人花1万的效果一样?

  不仅网通区风声古道服务器,《八部天龙》全区全服务器都出现了消费下滑,智为后台计算结果是,帖子出现当天,游戏收入下降了38%。

  可以预见,如果事件继续发酵,必将对游戏收入产生更大的冲击。按照2007年12月《八部天龙》净收入1亿5000万计算,这么下去,损失可太大了。

  最关键的是,春节快到了。

  做游戏的人都知道,因为有压岁钱等因素,节日期间游戏玩家的平均消费力比较高,如果不能迅速扭转“身体换装备”事件的负面影响,打消广大玩家的疑虑心理,集团的损失将可能是亿计的。

  另外,如果调查结果确定是智为内部人员出了问题,怎么把公司从丑闻中摘出来也是个难题。

  下午17点。

  边学道没有像平时一样离开办公室,他坐在办公桌前,一边批阅2007年第四季度各子公司的财务报表,一边等王一男和杨恩乔的调查结果。

  17点15分,杨恩乔敲门走进边学道办公室,从记事簿里抽出一张纸,放在边学道办公桌上。

  边学道拿起纸看了一会儿,表情不太好。

  他挥挥手,杨恩乔不声不响地出去了。

  20分钟后,王一男到了。

  一坐下,王一男先开口检讨:“边总,这次的事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接受一切处分。”

  边学道放下手里的签字笔,站起身,绕过办公桌,帮王一男倒了一杯水,问道:“调查结果怎么样?”

  王一男接过水杯,沉声说道:“游戏项目部确实存在问题,至少有6个人参与了折扣出售游戏币和装备。”

  边学道拉过来一把椅子,在王一男对面坐下,说:“不急,从头说。”

  王一男放下手里的水杯说:“是这样,《八部天龙》上线后,按照业内潜规则,按照每个服务器的玩家数量,安排3—5名‘托号’,这些‘托号’是干什么的估计边总你也知道。”

  边学道点点头:“我知道。”

  王一男接着说:“最开始,都是安排内部员工进游戏里面当‘托号’,后来随着游戏越来越火爆,服务器开得越来越多,每个服务器的玩家越来越多,内部员工应付不过来,就给大家一些名额,可以找身边信得过的亲属和朋友进游戏当‘托号’。”

  边学道问:“问题出在这里?”

  王一男说:“是,为了防止玩家识别出来,一些号太过极品后会退隐,接着冒出新的极品号继续勾着玩家花钱,这些‘托号’每次都由主管审批太麻烦,所以就将一些权限下放了。”

  边学道问:“权限?改数据?”

  王一男摇头:“数据肯定不能随意改,下放的权限是个别账号充值的RMB和游戏币比率。”

  边学道明白了,智为内部员工钻空子拿“托号”的政策卖钱。

  王一男叹了口气说:“其实有些事我也有耳闻,当时觉得水至清则无鱼,就没追究,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

  边学道想了几秒,问道:“网上帖子里说的勾引女玩家的事,是真的吗?”

  王一男说:“这个还不能百分百确认,但……”

  面色有点憔悴的王一男深吸一口气继续说:“范围缩小到两个人身上了。”

  边学道问:“谁?”

  王一男看着边学道说:“王文凯和冯东。”

  王文凯……

  如果不是王一男提起这个名字,边学道几乎已经忘了王文凯了。

  王文凯怎么会牵扯进这件事里?

  边学道一时有点难以相信王文凯会是在游戏里勾引女玩家,线下跟女玩家过夜的人。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是边妈问边学道什么时候到家。

  昨天就跟父母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边学道握着话筒跟王一男说:“这样,你回去后,把所有跟这次的事有关的员工的简历发到我E-mail里,调查有什么进展,随时告诉我。”

  ………………

  林畔人家。

  晚饭时,边学道跟边爸一起喝了两瓶酒,一瓶白酒,一瓶红酒。

  爷俩喝完,边爸有点醉,边学道还算清醒,可是人懒懒的,简单洗漱,就回了楼上房间。

  大字型躺在床上,边学道直直地看着天花板发呆。

  这一刻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庞大的集团公司,靠什么防蛀虫?靠什么抓蛀虫?怎么惩治蛀虫?

  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企业同样需要反腐,企业同样需要防止内部人以权谋私。

  越大的公司**问题会越突出,危害也越大。整治内部贪腐关乎公司的核心利益,企业这艘船造得再大再强,内部漏洞堵不住,早晚沉在海里。

  一个姿势躺了一个多小时,边学道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他心里有了答案。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