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战略投资

  1月的燕京,干冷干冷的。

  早上刮了一阵风,随后飘起小雪。

  细细的、碎碎的,玉屑一般的雪沫从天而落,落在哪里,哪里就是归宿。

  华清嘉园小区。

  李兵坐在奔驰S600里,等边学道随时叫他。

  这辆S600是有道集团燕京分公司新配的,边学道在燕京这车就是他的座驾,他不在,集团副总可以调用。车是企业的脸面,这方面的钱不能省。

  房间里,芙蓉帐暖。

  沈馥像是一团火,火的外面包裹着寒冰,像是一块玉,玉的外面覆盖着岩石,她是那种能最大化满足男人征服欲和成就感的女人。

  抛开明星身份,沈馥身上的独有气质依旧让边学道沉迷。

  边学道能感觉到,他和沈馥存在心灵共鸣。

  沈馥有一套她独特的表达方式和肢体语言,不激烈却让欢-爱缠绵到骨髓,不放荡却让耳鬓厮磨缱绻至灵魂深处。

  闻着沈馥的体香,边学道心里浮想联翩——沈馥如果有前世,一定是一个花妖,不言不语,只静静绽放,就能引人来嗅,目迷五色的花妖。

  不然,为什么她的身上这么香?

  20多岁的边学道血气方刚,龙精虎猛。

  30多岁的沈馥正处于生理成熟的巅峰,加上她是歌手,为了保证肺活量,每天的运动量很大,耐力很好,所以2008年新年第二天这一战,战况持久而激烈。

  沈馥的运动量不小,边学道同样是个运动狂人。

  回松江,他在俱乐部和家里锻炼。来燕京,他会找高档酒店的室内游泳馆游泳。总之,该有的运动量从没落下。

  所以,最终结果是边学道胜了。

  累得像一滩软泥的沈馥,彻底放弃抵抗,任由边学道摆布,在她身上肆虐驰骋。边学道则抓住机会,架着沈馥摆出各种羞人姿势,一偿夙愿。

  云收雨歇。

  沈馥摸着边学道的块状腹肌,慵懒地说:“你个小色狼狗。”

  边学道闭着眼睛恢复体力,说:“男人分两种,一种好色,一种十分好色。”

  沈馥问:“女人呢?”

  边学道说:“女人也分两种,一种假装清纯,一种假装不清纯。”

  沈馥无声笑了一下,问道:“你好像饿得很厉害?”

  边学道叹气说:“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谁过谁知道。”

  沈馥往边学道胸前吹了一口气,说:“大家不都一样?”

  “大家?”边学道问:“你还知道谁?”

  沈馥似笑非笑地说:“李裕婚礼上的那个伴娘。”

  闻言,边学道睁开眼睛,看向沈馥。

  不算徐尚秀,跟边学道有亲密关系的三个女人,相处时,单娆给他的“压力”最大,董雪次之,沈馥再次。

  换句话,跟沈馥在一起的时候,边学道最轻松。轻松的原因不难猜,沈馥无心也不可能嫁给边学道。面对沈馥,他只要真心对她,为她的未来铺路,剩下就都是“金风玉露相逢”的欢愉。

  所以,听沈馥说起董雪,边学道没否认,而是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沈馥说:“李裕婚礼上她看你那眼神,我是瞎了才看不出来。”

  边学道问:“没有其他了?”

  沈馥说:“去年,我在欧洲街头看见她和你父母在一起。”

  “你们见面了?”边学道问。

  “没有。”沈馥说:“我是远远看见的,没过去打招呼。再说,我只跟你父母见过一面,我记得他们,他们不一定记得我。”

  边学道看着天花板说:“她长年定居欧洲。”

  静了几秒,沈馥说:“那我是不是搬去美国比较好?”

  边学道说:“故意捣乱是不是?”

  沈馥笑着说:“怕你人到欧洲分身乏术。”

  边学道粗鲁地说:“不用分身,以后大被同眠好了。”

  沈馥眯着眼睛问:“你敢?”

  ……

  ……

  利用家里的食材,边学道下厨煮了两碗清水面。

  面煮好,端进卧室,他和沈馥一人一碗,坐在床上吃面。

  沈馥吃的斯文,用筷子挑起面,小口地吸着。边学道真是饿了,“滋溜滋溜”三下五除二就吃了个底朝天。

  见边学道吃得这么快,沈馥把自己剩下的半碗面递给他,边学道起身说:“现在刚刚好,再接着吃,就感觉不到香了。”

  沈馥在卧室吃面,边学道在客厅里东翻西翻,别说,还真让他翻出了半罐茶叶。

  沈馥在厨房洗碗,边学道烧水泡茶,一边忙着手里的,他一边教导沈馥怎么在微博上亲民、卖萌,平易近人。

  茶泡上了,沈馥也忙活完了,她刚想摘下围裙,边学道说:“我来。”

  沈馥以为他是帮自己摘围裙,没想到,两分钟后,身上的衣服都被边学道脱了,只剩下一件围裙。

  脸红得像一块红布的沈馥,被边学道拉到穿衣镜前,她羞得几乎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

  用力掐边学道的胳膊,沈馥说:“你竟作践我。”

  看着镜子里的女人,边学道说:“怕什么?这里就我们俩。”

  沈馥说:“你个小坏蛋……”

  “我就是坏蛋!”

  边学道拉过一把椅子,把椅子摆到镜子前,让沈馥弯腰扶着椅子,他站到沈馥身后说:“我把棉裤一脱,春姑娘就来了!”

  ……

  ……

  这是重生七年来最放肆的一次。

  最开始沈馥又羞又窘,后来放开了,自己的男人,自己认定要给他生孩子的男人,在他面前还有什么好扭捏的呢?再说,一年又能放肆几次?自己这副身体还能美丽几年?

  沈馥如是想。

  而大展雄风的边学道,想的是另一个问题,自己今天如此癫狂,源于成功男人膨胀的占有欲和征服欲。

  冰山沈馥,带刀沈馥,天后沈馥……边学道在微博上看到过歌迷粉丝对沈馥的疯狂崇拜,在歌迷粉丝眼里,沈馥就是女神。现在,千万人心中的女神任他采摘,这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变身成一个全身充满磅礴力量的巨人。

  巨人……

  力量……

  真正有力量的人,必然拿得起放得下。对,就是拿得起放得下,无论事业还是感情,都应该如此。

  激情澎湃中,边学道又开了一窍!

  …………

  …………

  (明天7月了,拜求大家的保底月票,谢谢!!!)

  …………【本章遭遇不可抗力,因网站规定删改字数不能少于原始字数,添无可添,在此转经传法,闻者得福报。】…………

  明天7月了,拜求大家的保底月票,谢谢!!!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