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第一个全国冠军

  “原来足球是这个样子的!”

  边学道变了。

  换成前世的他,一介书生,遭遇这样的不公对待,他十有七八会面红耳赤地跟对方理论争辩。

  放在两三年前,财大气粗,碰上这种事,他九成会怒发冲冠,想办法“点对点”报复坑他的人。

  现在,经历了事情,见过了世面,边学道的眼界高了,沉稳了,也开始多角度看问题。

  一场乙级比赛,被黑了又怎样?争取了又怎样?就算今年冲甲失败,明年买支甲级球队,一样能冲击超级联赛。

  再说,发怒无用。

  乙级不被黑,甲级一样被黑,超级联赛一样被黑。

  不错,边学道手里有微博这件“舆论大杀器”,他全力发难的话,让这场比赛的黑哨主裁王平倒霉并不难。

  问题是,无故推迟比赛时间,临场换主裁判,这都不是王平能做的。王平本人跟边学道和北江敢为没有仇,他不过是执行命令的棋子,还是最微不足道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

  真正黑北江敢为队的,是组委会,甚至足协。

  现在的足协是谢大龙主政,前世读过谢大龙N条罪状的边学道想扳倒“叉腰肌”谢主席,成功率会很高。

  可是换一个人入主足协又怎样?

  黑哨,根本是足球运动的一部分,世界上的足球俱乐部,有一个算一个,无论小俱乐部还是顶级豪门,没有没被黑过的。

  就算敢为在国内无敌了,牛到没人敢黑,到了洲际比赛和国际比赛上一样被黑。

  远的不说,2002年韩日世界杯,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被同一支球队黑,黑得暗无天日,阵容最齐整的国家队被黑掉,还不是打落牙齿和血吞。

  所以,要争取“不被黑”,增加对手黑敢为的成本,也要锻炼“抗黑”能力。

  容易被黑哨影响竞技状态的球员,不是合格的球员。

  被一场比赛影响情绪的主教练,不是合格的主教练。

  无论显规则还是潜规则都是规则,既然进了圈子,就要按照规则玩。

  可以选择不玩,但不能玩不起。

  在不利的环境中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才是真本事。

  可是……

  “吃亏不吭声”实在不是边学道的性格,回酒店的路上,坐在车里闭目养神的边学道忽然睁开了眼睛。

  …………………

  回到酒店房间,先洗了把脸。

  几分钟后,边学道走出卫生间,告诉李兵立刻联系吴天,要出球队大名单,同时派人买晚上飞三亚的机票。

  李兵问:“买多少张?”

  边学道说:“整个球队有多少人,就买多少张机票,算上教练组和许志友、段奇峰、成大器。”

  球队被人黑了,这是边学道的减压兼应对方法——全队出游!

  半决赛第二回合比赛时间定在23日上午9点,边学道要带整支球队去三亚放松两天。

  包机来不及了,只能正常买票。

  全队出游!不仅给自己的球员减压,同时还给组委会和足协施压。

  你们黑我,我不哭也不闹,甚至不找媒体倾诉,我们中断训练,集体出去玩。

  我不说我不满意,你们可以猜我是不是不满意了。

  20日下午5点半。

  整支北江敢为队现身昆明巫家坝国际机场。

  机场安检口,球员、教练组、俱乐部管理层加上边学道、李兵和许志友三人,一行30多人,吸引了好多旅客的视线。

  更吸引视线的,是一些球员身上的北江敢为队服,提醒周围人这是一支球队。

  机场里的人,有人知道全国乙级联赛正在昆明踢半决赛,这个北江敢为队好像就是进入半决赛的四支球队之一。

  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全队出动,比赛踢完了?回家了?

  俱乐部一共买到8张公务舱的票,边学道、吴天、吕济琛、李兵、副领队、许志友、段奇峰、成大器坐在公务舱里。

  副领队很机灵,飞机起飞前,他主动过来跟边学道和吴天说,怕经济舱里的球员不老实,他换座去经济舱看着球员。

  飞机起飞后,边学道跟坐在身旁的吴天说:“回来之前,你手机不要开机,不接任何人的电话,下飞机后,通知教练组,回昆明之前,全部关机。”

  跟边学道合作多年的吴天明白边学道的意思,说:“好。”

  边学道说:“你不要有压力,乙级联赛,就当踢着玩了。就算今年冲甲失败,或者受到足协处分,随便他们,明年咱们直接买支甲级球队,卷土重来。”

  吴天点头说:“我明白了。”

  两人小声地聊着,服务公务舱的两位空姐不时打量边学道,然后凑在一块儿交头接耳,看样子是认出了他。

  于是,两个空姐一会儿过来送饮品,一会儿过来送毛毯,都想跟边学道多说两句。

  边学道的座位挨着过道,肘部偶尔会探出椅子扶手,一名空姐总是能抓住机会,从边学道身边走过,似乎不经意地,她的身体会和边学道的胳膊轻蹭一下。

  她蹭一下,边学道的心里就痒一下,无关道德,也无关饥渴,实在是男女之间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小暧昧,太抓人了。

  飞机降落后,空姐看着边学道的目光里**裸流露出一个信息——来要我电话号码吧!

  边学道一脸平静,装作没看懂。

  开玩笑,老子怎么说也是亿万富豪,这么两下就让你钓到,说出去不让人笑死?

  三个小时后,北江敢为队一行人入住了三亚天域度假酒店。

  本着“玩就玩好”的原则,边学道嘱咐负责订酒店的李兵全要海景房。

  分配完房间,发现球队给大家订的全是海景房时,球员们心里的感觉别提多复杂了。

  老板边学道大方慷慨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心里都很尊敬这个年轻敞亮的老板,也都愿意为球队出力,所以才有一路杀进四强的战绩。

  中午跟皖徽九华的比赛踢成平局,实在是裁判太黑,非战之过。

  谁都想不到,中午踢平了,晚上老板就带大家到三亚散心,还一水的海景房待遇……

  20分钟后,全员坐在酒店餐厅的大包房里。

  饭菜上齐,看着一个个面带愧色的球员,坐在主位的边学道端起酒杯,一脸轻松地说:“中午的比赛我看了,大家表现的很好,我很满意。”

  看见有球员红着脸低下头,边学道说:“不要低头!”

  “比分只代表胜负,不能说明强弱。耍小手段成不了大气候,出来混迟早都要还。大家应该还记得2002年世界杯上的韩国,他们赢了意大利,赢了名次,赢到尊重了吗?”

  球员们一齐摇头。

  边学道又问:“你们说,以后意大利和西班牙再碰上韩国,会跟他客气吗?”

  几个年轻球员异口同声地说:“不会,肯定是往死里虐的节奏。”

  边学道笑着说:“就是这个道理。只要我们还踢球,就总有再相遇的一天,裁判不能永远帮着他们,到时我们用大比分羞辱他们就是了。”

  见球员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边学道说:“任何比赛都有压力,有压力,就战胜压力。下一场比赛,不想胜负,只求踢出真实水平。我跟大家保证,无论名次第几,无论是否出线,我之前许诺大家的法国假期,依然有效,踢完比赛就可以出发。”

  说到这儿,边学道高举酒杯,大声说:“干了!”

  包房里30多个各年龄段的老爷们,闻言全体起立,一声不吭,仰头干了杯中酒。

  士为知己者死,此时无需多言。

  …………………

  第二天,边学道和球队成员在三亚安静地享受海景房,国内的体育版面却热闹起来了。

  原本没几个人关注的全国足球乙级联赛,忽然有了话题点——

  《敢为冲甲遭遇问题哨,决战前夜徒生诸多奇怪因素》

  《补时点球葬送敢为胜局,敢为1-1皖徽冲甲悬念丛生》

  《关键战主裁非传闻中金哨,一记点球决定敢为三大走势》

  《黑哨?罢赛?北江敢为队赛前集体离开昆明》

  《敢为老板边学道现身昆明,赛后登机飞三亚全队失联》

  全——队——失——联!

  舆论哗然!

  看到报道后,北江省官员骂娘了,足协的官员坐不住了。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