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职业经理人

  边学道眼前,是一座镶着蓝色玻璃幕墙的现代建筑,建筑顶端正中心悬着五个繁体镏金大字——长安俱乐部。

  走到俱乐部门口,有男人走过来让两人出示会籍卡,看过祝植淳和边学道的会籍卡后,男人礼貌地帮两人开门,然后小声提醒道:“8楼正在举行鸡尾酒会。”

  祝植淳听了,点点头,意思自己听到了。

  这是俱乐部的规矩,进门前提醒一声,如果是来参加酒会的,自然直接上去。如果不是来参加酒会,可以提前绕开。毕竟这样高端的俱乐部,每个会员都有来头,而且大多不喜吵闹。如果上到8层才发现有活动,怕其他会员心里不爽。

  门里,漂亮得不像话的女服务员微笑着向两人鞠躬。

  祝植淳来过这里,已经习惯了。

  边学道第一次来,被“震撼”到了。

  震撼他的不是女服务员,而是眼前的金色龙椅。

  汉白玉围栏、通体贴金箔的龙椅、紫檀木雕的屏风、紫檀如意,配合大堂的灯光,仿佛走进了金銮殿,真真的气势不凡,金碧辉煌。

  从进门,祝植淳就没说话,边学道也不问,在服务人员的注视中,两人穿过宛如皇室大殿的俱乐部大堂,坐上电梯。

  电梯门关上后,一个大堂经理模样的漂亮女人对着蓝牙耳机说:“3A级会员祝公子来俱乐部了,他身边跟着一个年轻男人,之前没看见过,应该是第一次……咦,不对,你等等……”

  说到这儿,女人扭头问身边的男助理:“刚才那个穿蓝色立领西装的男会员,你看仔细了吗?”

  男助理看向电梯的方向说:“我看仔细了,没认错的话,应该是有道集团董事长边学道。”

  女经理诧异地问:“边学道来燕京了?”

  助理说:“几天前智为科技在亚洲大酒店开新闻发布会,他出席发布会了。”

  女经理的眼睛一下就亮了。

  长安俱乐部权贵名流云集,能进这个门的,个个都是叱咤一方的人物,女经理早已“麻木”了。

  可是边学道实在是有点特殊……

  第一,边学道的财富水平即便在长安俱乐部里也绝对属于第一梯队。

  第二,边学道社会形象正面,不久前智为微博上“先救女人”和“雨中推车”的两段视频,一度成为俱乐部里热烈的谈资。

  第三,边学道跟欧洲王室公主传过绯闻。

  第三点最牛逼!

  这么说吧,长安俱乐部和城里另外几家顶级俱乐部存在的目的,既是为高层次人群提供一个互通资源的场所,也是为了凸显大家的尊贵。

  可说一千道一万,这里的人个个有钱有势,但要说尊贵,那就有点扯了。好吧,就算尊贵,也是很“浅显”的尊贵。

  拿着长安俱乐部几百会员的名单,不管怎么往自己脸上贴金,挨个往上数三代,基本全都跟尊贵不沾边。

  可边学道就不同,他跟欧洲传承几百年的王室公主有牵连。

  国人都不傻,如果绯闻是国内媒体传出来的,那九成九是边学道自我炒作。可绯闻最初的报道是瑞典媒体发出来的,瑞典媒体就算再怎么“见利忘义”,也不敢收边学道的钱拿自己国家王室公主开涮,所以,绯闻八成是真的。

  边学道本人从没把跟赛琳娜的绯闻当回事,可是他控制不了别人的想法。事实上,无论圈里圈外,好多人一提起边学道,不是他功成名就,不是他手里的酒庄、机场、智为科技,也不是他身上的社会责任感,而是他跟瑞典王室公主“拍过拖”。

  因为他跟瑞典王室公主“拍过拖”,所以在一些人眼里,边学道才是“真贵族”。当然了,这仅仅是一些人的想法,在祝植淳和明里暗里的大佬眼中,欧洲那些王室,都是强弩之末的样子货。可是话说回来,欧洲的王室再怎么没落,也没见哪个亚洲男人娶个公主回来。

  大堂经理让助理在门口守着,她去监控室看录像确认跟祝植淳一起的是不是边学道。

  10分钟后,大堂经理走出监控室,拿出手机拨通副总经理姚家岭的电话:“姚经理,今天来了一个重量级新会员……”

  两分钟后,按照姚家岭的指示,大堂经理拨通了俱乐部市场部及会员部总监甘玉霞的电话:“甘总监,有道集团的边学道来会所了,姚总让我问一下,他的会籍卡是什么时候办的……哦……哦……我知道了……好的……我安排专员对接……再见!”

  电梯里,祝植淳介绍说:“电梯可以到达地下和地上的不同功能分区,地下有康体中心和SPA水疗中心,地上8层是燕京城里最好的中餐厅之一‘清樽红烛’。9层是日式餐厅、西餐厅、酒吧、雪茄吧和读书休息室。10层是两块国际标准的网球场。”

  电梯上到9楼。

  两人在9层的酒吧转了一圈,没找到要找的人,来到图书室。

  在华丽庄重的图书室,祝植淳找到了要介绍给边学道的人——蒋鸣楷。

  边学道不认识蒋鸣楷,但蒋鸣楷认识他,甚至还听过他唱歌。动力火车工体那场演唱会,边学道和沈馥以“学道之人”组合的名字登台,那场演唱会,祝植淳在现场,孟茵云在现场,蒋鸣楷也在现场。

  正坐在图书室里安静看书的蒋鸣楷还是老样子,一头有型的长发,从外貌到气质,活脱脱翻版江口洋介。

  走到蒋鸣楷读书的圆桌前,祝植淳二话不说,拉开一把椅子,坐下,然后示意边学道也坐下。

  抬头看见祝植淳和边学道,蒋鸣楷拿起圆桌上的书签,夹进书里,合上手里的书,露出一个很调皮的笑容。

  祝植淳看着蒋鸣楷说:“不用我帮你介绍了吧?”

  蒋鸣楷探身冲边学道伸出右手:“蒋鸣楷,闻名已久,幸会。”

  边学道也伸出右手,从容地说:“边学道。”

  两人松开手,蒋鸣楷起身说:“走,我做东,去日本桥。”

  在日本桥吃饭的时候,祝植淳说出了找蒋鸣楷的目的。

  蒋鸣楷好奇地问祝植淳:“你买?”

  祝植淳指着边学道:“他买。”

  蒋鸣楷问边学道:“买来做什么?”

  边学道说:“餐厅或者酒吧,还没想好。”

  蒋鸣楷听了,一副“我了解”的表情,说:“站得高,尿得远!边老弟你这性子,估计喜欢京城俱乐部的调调。”

  边学道笑着说:“燕京城太深藏不露了,我这样的外来户,得站得高一点,才能看清路。”

  蒋鸣楷用公共筷子给边学道夹了一块盐烤三文鱼头,说:“太自谦了!这座城吧,别的都一般,就是三六九等修炼到大成了。你跟那些有钱无势的煤老板不一样,他们到了燕京是无头苍蝇,你到了燕京是如鱼得水。不过话说回来,凭你和植淳的实力,盖栋楼也不是什么难事。”

  祝植淳听不下去了:“你先给个痛快话,能不能拿下国贸那帮人?”

  蒋鸣楷放下筷子说:“三期工程对外说是两个股东,其实是7个。你们若是真想拿下,办法倒是也有,就是一点,价格上估计没什么余地,毕竟80层是三期最大的几个卖点之一,就我所知,已经有好几家对80层有意思了。”

  祝植淳问道:“你估计多少钱能拿下?”

  蒋鸣楷想了想说:“买下来的话,3500万到3800万吧……美元!”

  祝植淳蹙眉说:“大楼造价不是才8亿美元?”

  蒋鸣楷笑了:“这就好比妓院辛辛苦苦从小培养了10个红姑娘,人家本意是细水长流赚恩客的钱,结果你直接把最漂亮的一个赎身了,你说人家还能卖你成本价?”

  边学道适时插话说:“只要他们肯卖,钱不是问题。”

  蒋鸣楷说:“放心吧,你第一次跟兄弟我张嘴,怎么着我都让你如愿。”

  三人吃完饭,一起下楼。

  电梯行到8楼的时候,停下了,上来两个年轻女人。

  两个年轻女人中,一头长发身穿白色礼服的看着优雅,梳短发的看着知性。

  长发女人看见电梯里的三人,目光落在蒋鸣楷脸上:“蒋总,这么巧,你在俱乐部也不说来8楼给我捧捧场。”

  蒋鸣楷一脸笑意地说:“想着想着,结果看书入迷,忘了时间。”

  长发女人水汪汪的眼睛在祝植淳和边学道脸上划过,然后优雅地转身,给三人一个漂亮的背影。

  两个女人是下楼接人。

  大堂里,一个戴眼镜的瘦小男人正在观赏龙椅。

  看见他,长发女人热情地走过:“梅教授,你能来我太荣幸了……”

  边学道三人没停留,直接走出俱乐部。

  在门口分开前,蒋鸣楷拉着祝植淳说:“明天有安排吗?没安排的话,带着边老弟,咱仨去北湖9号打几杆。”

  祝植淳看了边学道一眼,说:“好。”

  …………

  …………

  (求各位投投月票,起点的读者大大们,起点现在也可以投了,庚不让拜谢!)

  …………

  求各位投投月票,起点的读者大大们,起点现在也可以投了,庚不让拜谢!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