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真的好高啊!

  边学道和单娆站在已经完成部分外立面装修、顶端还处在施工阶段的国贸三期主塔楼脚底下,向上仰望,只见塔状结构的国贸三期高入云霄,相比之下,周边的建筑无论是国贸二期还是嘉里中心,抑或是京广中心,都显得“矮了”。

  “上面挂的条幅写的什么字?”单娆仰头指着楼体上的红色条幅问边学道。

  边学道眼神比单娆好,他向右走了20多米,仰头念道:“热烈……祝贺……国贸三期……工程……主体结构……提前封顶!”

  单娆看向楼顶说:“原来封顶了,我上次来看还差好多呢。”

  边学道拉着单娆说:“别看了,累脖子。”

  单娆没停,各个角度仰头看了好一会儿,才揉着脖子说:“封顶的话,离竣工是不是还有段时间?”

  边学道听乐了:“怎么?着急了?”

  单娆十分神往地说:“333米,真正的紫禁之巅啊!晚上站在上面往下看,感觉肯定特棒!”

  两人往回走,边学道说:“紫禁之巅?暂时而已,‘巅’不了几年。就是盖楼呗,只要拿到地,审批通过,资金充裕,没什么技术难度。”

  坐进车里,单娆问边学道:“你说三期多久能开业?”

  边学道系上安全带说:“现在封顶,下一阶段转入幕墙工程、机电工程和装修工程,全部竣工估计得2009年年中。开业的话,最快也得2010年秋天。”

  车辆启动,单娆问:“你还有想去的地方吗?”

  接下来,边学道说了一句让单娆美目圆睁、心花怒放的话:“带我在CBD区域附近转转,集团准备在燕京开分公司,地方还没选好呢。”

  “真的?”单娆高兴地说:“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边学道笑着说:“现在也不晚。”

  单娆问:“怎么突然想开分公司了?你在燕京没什么业务啊!”

  边学道看着路面说:“四年之约快要到期了,我来履行咱俩当初的约定。”

  单娆听了,抿着嘴没说话,开出去一段距离,打着方向盘说:“先去吃饭,我要庆祝一下。”

  车行路上,单娆整个人都透着喜意,不停问边学道分公司的事。

  她实在是太高兴了,因为边学道不仅要在燕京开分公司,还提到了四年之约。

  先是“端人碗受人管”在边学道生病期间离开,后来又发生过山车事故那一码子事,尽管有千般无奈和委屈,单娆知道自己在边爸边妈那里失了太多分,将一手好牌打烂了。

  所以她不求别的,只求边学道还是她当初爱上的那个有情郎。现在,亲耳听他还记得当年两人定下的四年之约,单娆满心欣慰,她知足了。

  千变万变,得到失去,一句“我来履行咱俩当初的约定”,让单娆把什么都放下了。

  还有什么看不开、放不下呢?

  世间有几个少年郎,能记得住四年前****之后耳鬓厮磨时许下的誓言、订下的约定?

  失去一些,但他的心还在,他还念着当年的情,又有什么打紧?

  得到再多,失去了他的心,又有什么意义?

  两人都没再说话,但是车里的感觉很好,情愫在空气中萦绕。

  前面变红灯,单娆减速。

  就在这时,右侧一辆黑色奥迪A8LW12猛地把车头插到了单娆开的红色奥迪A4前面,这一下把单娆吓得不轻,她赶紧猛踩刹车。

  还好没撞上……

  单娆放下车窗,怒目看向A8的驾驶室。

  A8驾驶室里坐着两个年轻男人,一个正在打电话,一个手里夹着烟,见单娆放下车窗看他们,两人打量了单娆一眼,一脸的无所谓。

  红灯变绿灯,奥迪A8一下挤到了前面,然后一个劲儿冲前车按喇叭。

  边学道看着前面“燕A88333”的车牌问单娆:“这个车牌有门道?”

  单娆瞄了一眼A8车牌说:“号很小,是特权车牌。”

  边学道问:“花钱能买到不?”

  单娆说:“有关系的话能买到。”

  边学道“哦”了一声,没说话。

  单娆笑着说:“不用动心思,没必要的,真挂那个车牌,都不好意思开着去单位,不然科员的车牌比直管领导的车牌还牛,不好的。”

  边学道沉默了一会儿说:“先不吃饭,你陪我去看看车。”

  单娆一边开车一边问:“看车?”

  边学道说:“开分公司,我以后往这边跑的会很勤,这辆车你平时要开,我来办事没辆车终究不方便。”

  单娆问:“想好买什么车了吗?”

  边学道说:“你知道玛莎拉蒂4S店位置吗?”

  “玛莎拉蒂?”单娆好奇地问:“你开玛莎拉蒂?我看好多都是女人在开。”

  边学道说:“我在就我开,我不在就你开。”

  ………………

  燕京,天子脚下,买什么就是痛快。

  换个城市,就算有玛莎拉蒂4S店,想买车,十有七八先预订,过几个月到货了再提车。

  可是在燕京,价格上千万的限量版骑士十五世都能买到,更别说玛莎拉蒂了。

  在东城区的一家玛莎拉蒂4S店里,边学道看到了一辆宝蓝色玛莎拉蒂总裁。

  边学道看中了这款车,单娆也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一抹深邃神秘的宝蓝。

  坐在驾驶室里,边学道问单娆:“喜欢这车吗?”

  单娆看着漂亮的仪表台说:“喜欢。”

  边学道说:“那就它了。”

  交款、上保险,打电话给李兵让他到4S店来,贴膜、给临牌,两个小时后,开着玛莎拉蒂总裁上路了。

  车写的单娆的名字,边学道的理由是单娆开的更多一些,写她的名字方便。

  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奥迪A4,单娆说:“你这样会宠坏我的。”

  边学道靠在椅子上说:“你在路上少受点被别车的气,比什么都强。”

  天渐渐黑了,两人没在外面吃饭,直接回了中海凯旋。

  当初边学道买房时就买了两个车位,把玛莎拉蒂开回来,总算把一直闲置的车位利用上了。

  李兵把车停好,跟边学道说了一声,打车回酒店。

  两人走到单元门口,单娆拉住边学道说:“家里没什么菜了,咱俩得去趟超市。”

  路口的超市里,两人像其他年轻夫妻一样,男的推车,女的挑货,逛了一圈,推车就满了。

  买了很多材料,可是回到家后两人都倦了,于是单娆下厨,做了两份培根什锦炒饭,端出来给边学道尝。

  边学道尝了一口,就赞不绝口,拉着单娆说:“别忙活了,这就行。”

  单娆也是累了,听边学道这么说,她解下围裙搭在椅子背上说:“那我可真不做了。”

  边学道说:“你也尝尝,好吃!”

  吃了几口,他问单娆:“家里有红酒吗?”

  单娆说:“红酒?跟炒饭不对路啊!”

  边学道说:“没关系,我想喝点。”

  单娆起身走到酒柜前,挑了几瓶,说:“都是瞎买的,摆着装饰,不知道好不好喝。”

  边学道接过酒瓶看了看,挑出一瓶说:“这瓶还凑合,那几个就别开了。你不说我都忙忘了,咱自己有酒庄,怎么还落得没酒喝?过阵子我让酒庄那边邮寄点好酒过来,你注意签收。”

  找开酒器的时候,单娆翻出几根蜡烛,边学道见了,童心大发,走进厨房拿火机。

  点燃蜡烛,把灯都关了,两人坐在沙发上,喝着红酒吃炒饭。

  单娆觉得红酒配炒饭有点滑稽,看边学道吃,她总想笑,放下盘子起身说:“你先垫垫肚子,我去做几样快菜,就一个炒饭,太委屈你了。”

  边学道伸手抓住单娆胳膊,深深看着她。

  此时看单娆,漂亮的笑眼,秀气的鼻子,上翘的嘴角,精致的五官,既可爱又迷人。

  烛光摇曳,两人深情凝望。

  见边学道紧紧拉着自己,单娆轻轻叹了一口气,微笑着说:“松手吧,我不走。”

  边学道不松手。

  单娆温顺地在边学道身边坐下,依偎在他怀里,看着烛芯说:“我是你的女人,一辈子都是。”

  边学道吻着单娆的头发,自责地说:“我自私,我混蛋,我什么都想要,什么都不想放手,我伤了一个又一个,我让你受委屈,可是我真的放不下心里那份执念。”

  单娆搂着边学道的腰,柔声说:“学道,别说了,人生如梦,白云苍狗,我们都应该在有限的生命中开心地活着,所以不要给自己那么多烦恼。我们出现在彼此生命中的目的,不是为了让对方痛苦难过,而是为了让对方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搂着边学道的胳膊越发用力,单娆接着说道:“你是个做大事的男人,每天需要你操心费神的事情很多,我不希望你受困于男女感情,纠结于选她选我,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感情变成一副慢性毒药,毒死你的真心,毒死我们的真情。”

  “今天你告诉我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四年之约,我很开心,很满足,也很担忧。我希望你每次想起我的时候,心里充满的是爱意、是怜惜、是甜蜜,而不是每次想起我心里都浮现委屈、内疚、亏欠。”

  “学道,我已经丢掉了包袱,我希望你也能丢掉它,路还很长,让一切顺其自然吧,好吗?”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