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以和为贵

  总经理办公室里,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茶香。

  办公室里坐着的几个人,都在脑海里回想有道集团的人刚才提出的几个条件。有人下意识地从兜里掏出烟盒,然后猛地想起这是在廖迟办公室,又都塞了回去。

  四年前,廖迟给“天生油脂”立了个规矩——厂区禁烟。

  后来发现规矩太严等于没有规矩,廖迟增设了几个吸烟室,明文规定,只要进了厂区,只许在吸烟室吸烟。在吸烟室外面吸烟,第一次发现罚款200,第二次发现罚款500,第三次发现扣罚全年奖金。

  廖迟喝了两口茶,放下杯子,开口道:“大家什么想法,都说说吧。”

  40岁出头,面白无须的张姓副总第一个看了一眼王姓副总,说:“边学道是北江首富,有道集团实力强众所周知,他们肯注资,财力绝对没问题,我就是没想明白,他们一直主打IT、房地产和俱乐部,怎么突然想涉足食品行业了?”

  王姓副总是个胖子,皮肤很黑,梳着跟年龄不怎么搭的分头,拿起面前的茶杯试了试温度,然后“咕咚”一口喝干,说:“这个我倒觉得没什么,姓边的有钱,他的有道集团,全名是有道投资集团,资本型企业四下出击找新的利润点是很正常的事。”

  技术主管看着廖迟说:“廖总,别的都好说,就怕他们注资之后,派来个外行瞎指挥,那时大家可就难受了。”

  几人中看上去最年轻的后勤主管说:“不管怎么说,有大笔资金注入后,咱们的好些想法都能继续推进,这是好事。还有,我觉得吧,边学道这样的标志性人物入股咱们天生,资金之外,给外界传递的信号,以及给内部职工带来的信心,也是不可忽视的。”

  听后勤主管说完,廖迟终于轻轻地点了几下头。

  财务主管是个女性,40左右岁的年纪,齐耳短发,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看着既知性又干练,她说道:“我简单估算了一下,以注入2亿资金量计算,大家手里的股份都会摊薄,原有股东股份被稀释后,有道集团会成为绝对控制人。”

  说着话,财务主管看向了坐在办公桌后的廖迟。

  廖迟静静坐着,眼睛半睁半闭,见大家都说完了,他睁开眼睛,不急不缓地说:“除了边学道,在北江还有谁能镇得住余天正和陆勉?除了边学道,在北江还有谁诚心接天生这个盘?如果天生落在丰益国际手里,诸位与我如何自处?”

  ………………

  晚宴上边学道酒兴不高,吃了不到两小时,大家兴尽散席。

  一行人回到酒店,看见廖蓼坐在大堂的沙发里,边学道让大家先上去,他走到廖蓼跟前问:“等多久了?晚上吃饭了吗?”

  廖蓼站起来,拉着边学道说:“走,陪我出去一趟。”

  边学道问:“去哪?”

  廖蓼说:“去了你就知道了。”

  边学道说:“小姐,我得通知保镖。”

  廖蓼说:“陪我去剪头发。”

  边学道看着廖蓼的头发问:“为什么要剪?”

  廖蓼干脆地说:“换心情!”

  剪头发……

  前世加今生,边学道好些年没陪女人一起剪过头发了。

  记忆里,他最后一次陪女人剪头发,是前世结婚前,他陪徐尚秀做发型。

  李兵和一个保镖坐在车里,边学道则坐在廖蓼身后的沙发上,看着女理发师将廖蓼的及腰长发剪成齐肩。

  下剪子之前,女理发师足足问了廖蓼三遍:“女士,你真决定了吗?”

  廖蓼坚决地说:“决定了,头发给我装好,我要带走。”

  廖蓼的头发,没烫没染,只精剪,就剪了近一小时。

  边学道没有一丝不耐烦,他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廖蓼的后背,他还可以从廖蓼面前的镜子里看见廖蓼的脸。

  廖蓼同样能从镜子里看见边学道。

  两人在同一面镜子里,你看我,我看你,几乎忘了时间流逝。

  从理发店里出来,廖蓼自然地挽着边学道的胳膊说:“陪我走走吧,好久没回文阳了。”

  两人在人行道上漫步,保安留在车里,李兵下车,远远跟在边学道和廖蓼身后。

  10月的文阳,夜风微凉。

  走了一段,廖蓼有点冷,抱了一下肩膀。边学道见了,脱下自己的外套,绅士地披在廖蓼身上。

  廖蓼扭头冲他笑了笑,没说话,继续走。

  边学道先开口,他问廖蓼:“这就是你从小生活的地方?”

  廖蓼抓着身上边学道的外套衣襟说:“不是的,我家是在我上初中之后才搬到文阳的。”

  “哦?”边学道问:“初中之前呢?”

  廖蓼看着前面的路灯说:“我是在三树县出生的,我的童年是在那里度过的。”

  三树县……

  边学道觉得很耳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似乎知道边学道心里的感觉,廖蓼说:“别想了,闵传政家在三树县,小时候,我家和闵家还有左家,住得很近,父母也都认识。”

  对!闵传政……闵红武……三树县!

  当初边学道派刘行健去过三树县,调查闵家人在三树县各单位的布局,目的是把闵家的政治家族权力图谱画出来,当炸弹攥在手里,防着闵家在背后捅刀子。

  现在,借闵家十个胆子,也不敢招惹边学道。

  闵家和春山蒙家基本属于一个级别的家族,即便闵家在地方上更强势一点,也没什么用。当初黄胖子能吊打蒙家,摧枯拉朽般地将蒙家连根拔起,现在,谁也不靠,只边学道自己就能爆发出当年五倍十倍二十倍的力量。

  抛开个人名望不谈,有道集团是省委领导眼中的“宝贝疙瘩”,是北江省经济转型的旗帜和希望,是北江省民营企业的龙头,一个资本超百亿的大型综合性集团,对付一个县级政治家族,跟玩一样。

  实力是相对的,畏惧也是相对的。

  接到郝飞电话后,陆勉脸色非常不好,在办公室里连摔了两个杯子。

  坐在椅子上喘粗气的陆勉心里十分不满:这个姓边的要干什么?这个姓边的要干什么?!

  不怪陆勉发火。

  上次车位纠纷,松江地面上都传说“边学道一个电话让陆勉望风而逃”。

  现在,边学道又插手“天生油脂”。

  陆勉前前后后在“天生油脂”投了8000万,目的是为了控股天生,然后转手高价卖给有垄断野心的丰益国际。一万个想不到,眼看廖迟被逼到绝境,事情要成了,边学道又冒出来搅局。

  是巧合吗?

  巧合也不行!

  第一次忍了,第二次又来,这次再退,以后怎么在北江混?

  …………

  …………

  (如果我们在读的这本书不能让我们醒悟,就像用拳头敲打我们的头盖骨,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读它?难道只因为它会使我们高兴?——卡夫卡)

  …………

  如果我们在读的这本书不能让我们醒悟,就像用拳头敲打我们的头盖骨,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读它?难道只因为它会使我们高兴?——卡夫卡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