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反击开始(求月票)

  人在大雨里,浑身都是水,边学道只感到额头有点疼有点麻,没察觉流血了。

  从水里站起来,他没管自己,还要推车。

  周围人都看傻了!

  轻伤不下火线?

  好久没见过这么玩命……帮助人的了。

  边学道身旁一起推车的男私家车主大声跟他说:“你脑门磕破了,快回车里去擦擦,别感染了,这儿有我们呢!”

  边学道听了一呆,伸手在脸上一摸——血!

  然后他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甩甩头,双手支在公交车身上,说:“小伤,没事,先把车推出去再说。”

  男私家车主冲边学道竖了一下大拇指,没多说,用力推车。

  终于把路清出来了。

  私家车主们连忙回自己车里,把车开出积水区。

  从骑士十五世上下来的李兵看见边学道脸上的血,吓得睁圆双眼,一脸的没想到。

  李兵来不及问原因,赶紧回车里,找出常备的应急医疗箱,在车上给边学道处置伤口。

  看着李兵有条不紊从医疗箱里拿东西的样子,边学道问:“你还会医疗护理?”

  李兵没抬头,一边撕纱布一边说:“以前不会,后来唐部长找专业人员培训了我两个月,唐部长说的,有些技能我必须得掌握。”

  唐部长……那就是唐根水了。

  这事儿边学道不知道,不是他的安排,应该是唐根水自己的主意。

  边学道喜欢这样的下属,心细,做实事,还不邀功。

  用双氧水把伤口清洗出来,擦上碘伏,在伤口上贴了一块纱布,李兵自责地说:“伤口挺深,得马上去医院,处置不好的话,怕是要留疤。”

  受伤是意外,不想李兵太内疚,边学道笑呵呵地说:“没事,一个大男人,留疤就留疤了,没准看着还能更爷们一点。”

  李兵收拾好医疗箱,刚要回驾驶位,边学道忽然说:“你去立交桥下看看,还有没有陷在里面出不来的车。”

  李兵迟疑一下,说:“好。”

  两分钟后,李兵跑回来说:“一辆轿车被困在水里了,车里的女司机说车门打不开,我去时她正用方向盘锁砸车玻璃呢。”

  顾不上问为什么其他车主没发现被困车辆,脑袋上贴着纱布的边学道立刻下车,跟李兵一人拿着一个趁手的修车扳手,向被困车辆方向跑去。

  来到李兵说的白色马自达3车前,能看见车里的女司机还在用方向盘锁一下一下砸着车窗玻璃。

  女人力气小,加上工具不趁手,车窗上裂纹不少,但还没碎。

  看见李兵和边学道,女司机放下手里的方向盘锁,敲着车窗求救。

  李兵冲车里的女司机大声喊:“你躲开点,我从外面敲。”

  “砰!砰!砰!”

  车窗碎了。

  边学道将女司机从车里拉了出来。

  女司机连惊带吓有点腿软,李兵把她背在背上,向路边走去。

  三人来到路边,刚好消防员也到了。

  李兵着急带边学道去医院处置头上的伤口,把女司机交给消防员就上了骑士十五世。

  路上边学道想直接回家,李兵第一次抗命了,硬是把车开到了医院。

  医院里。

  医生在边学道头上的伤口处缝了3针,告诉他最近几天不能再沾水,不能吃辛辣刺激性食物,不能喝酒。

  李兵很忐忑地问医生:“会留疤痕吗?”

  医生轻描淡写地说:“说不准,看个人体质,也看恢复的情况。”

  伤成这样,说什么也不能回“林畔人家”了。

  让边爸边妈看见边学道头上缝了针,就算告诉他们是助人为乐不小心弄伤的,老两口也得跳脚。

  怎么办?

  只能撒个善意的谎。

  坐在车里,边学道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是边妈接的。

  “喂!”

  “妈,是我。”

  “你要回来啊?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和你爸刚吃完。”

  “不是,我刚从公司出来,晚上有个应酬,今晚不回去了。”

  边妈说:“知道了,下雨路滑,让李兵开车慢点。”

  犹豫了两秒,边学道说:“明天我要出趟差。”

  边妈问:“去哪?去多久?”

  边学道说:“去南方几个城市考察,时间没准儿,快就一周左右,慢的话也可能半个月。”

  边妈对着电话叹了口气:“哎,天天赚钱赚钱赚钱,一家人见个面都不容易。”

  边学道笑着开导边妈:“妈你放心,等我赚够了,我就天天在家陪你和我爸。”

  边妈佯装生气地说:“钱还有赚够的一天?你骗傻子去吧。”

  …………………

  天一黑雨就停了,雨后的夜空特别通透,在城市里居然能看到满天星斗。

  金河天邑。

  回到家后,边学道先随便吃了几口东西,然后泡了个热水澡,消解淋雨的寒气。

  也许是太疲倦了,泡着澡居然就睡着了,直到水温变凉,他才悠悠醒过来。

  刚醒来,忘了头上有伤,用力想起身,缝针的地方一绷,疼得边学道扶着浴缸的边儿,“咝咝”地吸冷气。

  围着浴袍,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这会儿边学道才有点儿后悔:你说自己现在好歹也算一方富豪了,电闪雷鸣的,下车去当什么热心市民?当热心市民也就算了,还帮人推车。帮人推车也就算了,还卖力推,把自己给弄伤了。

  看着镜子里的伤口,估计一周之内都没法儿见人,弄不好还破相了……

  哎呀,可白瞎这英俊的小脸蛋儿了!

  边学道心宽,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就把事情揭过去了。

  没什么想不开的,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再说在家也不是不能办公。唯一不好的一点是,头上有伤,一段时间内不能运动健身了。

  换上一套衣服,边学道下厨给自己做意大利炒面。

  面刚出锅,手机响了,是单娆打来的。

  看见是单娆,边学道吓了一跳,难道李兵把自己受伤的事告诉单娆了?

  不会!!

  除非李兵不想继续干了,否则不会这么多嘴。

  接通。

  单娆果然不是因为他受伤打来的,而是每周的例行通话。

  聊了几句,边学道实在太饿了,就坐在餐桌前,边吃边聊。单娆在电话里说了燕京糟糕的天气,说了单位里的一些事,还说了上周末逛街时买的两条裙子,最后说到她为餐厅准备的几套设计风格。

  餐厅?

  哦,国贸三期80层。

  听单娆说到餐厅,边学道放下了叉子,拿着手机说:“我托朋友打听了,国贸三期大概10月封顶,等它封顶,我去一趟燕京,跟国贸中心谈购买的事。”

  单娆撒娇说:“10月才封顶啊,那就是说得两个月后呢,不行,我想你了……”

  边学道当然知道这句“我想你了”是什么意思。

  本来呢,燕京说去就能去,可问题是,他刚受伤,小别胜新婚,在床上玩绷线了怎么办?

  再说,单娆看见他这样,肯定会跟着担心。

  没办法,边学道只好说:“公司的微博刚上线,最近事情太多,我走不开,等这边踏实一点的,我过去找你。”

  “知道你忙,逗你呢。”单娆在电话里笑着说:“我一直在关注你公司的动态,你们的微博推出后,我第一时间注册了号,还拉了不少同事朋友给你活跃人气呢。”

  边学道靠在椅子上问:“你从一个纯用户的角度说说,智为微博的使用体验怎么样?”

  单娆说:“都挺好的,页面简洁、功能强大、操作简单,特别是点赞数和转发数两个设计,能满足人的虚荣心和成就感。”

  结束和单娆的通话,手机都已经发烫了。

  伤口一跳一跳地疼,边学道一时睡不着,就坐到了电脑前。

  挂上QQ,开始浏览新闻。

  十几分钟后,显示器下方的QQ一闪一闪的,边学道一看头像,是胡溪。

  胡溪问:在吗?

  边学道回了个:在。

  接着胡溪就发来了视频邀请,边学道略一犹豫,接受了邀请。

  这就是男人对待不同女人时的区别。

  如果发来视频邀请的是徐尚秀、单娆或者董雪、沈馥,边学道都不一定会接受,因为他不想被那几个女人看见他受伤,怕她们担心。

  可是胡溪就不同。

  看见边学道的样子,胡溪明显愣住了,她对着显示器看了又看,问道:“你受伤了?怎么弄的?”

  边学道实话实说:“下午松江下暴雨,路上积水,好些车在路上抛锚,我当热心市民去帮人推车,脚下太滑,一个不小心就把头磕破了。”

  “……”

  显示器里的胡溪目瞪口呆。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

  “真不是争风吃醋被人打的?”

  “……”

  “真不是被女人挠的?”

  “……”

  “你简直是个奇……人。”

  “想说奇葩就直说吧,我也觉得自己挺奇葩的。”

  “算了,不打击你了,不过你也没眼福了,你现在这样,不宜挑逗你了。”

  边学道问:“说说你吧,还是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状态?”

  胡溪撩了一下头发说:“吃了睡睡了吃、种种花、散散步、看看书,没什么不好的,书里都说了,真正幸福的人生只有一种,那就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自己想要的人生。”

  边学道问:“你喜欢现在的生活?”

  胡溪说:“喜欢。”

  …………………

  边学道宅在家里休养了三天,有需要就让李兵买了送上来,家里吃喝用的什么也不缺。

  集团的人都知道前段时间边学道很累,以为他是想休息一下,就都尽量不打扰他。

  这三天里,不能运动,不能出门,边学道宅在房间里除了睡觉就是看书,然后就是跟胡溪视频聊天。

  第三天下午,傅采宁突然打来电话,说网上出现一批涉及边学道的负面帖子,帖子地址已经发到电子邮箱,让他看一下。

  边学道打开邮箱,点击地址链接,一行标题跃入眼帘——《先救富人后救普通市民,松江过山车事故中救援不当让我爸爸丧失劳动能力》。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