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到了我再告诉你

  谭家杰没上去飞机。

  他这次是栽在了陈建和于今手里。

  在衙门里浸淫几年,冷静下来的陈建,很快分析出了谭家杰这样的人弱点在哪里,分析出了谭家杰最怕失去什么,分析出了攻击哪里谭家杰最疼。

  大体框架是陈建想出来的,于今帮他修改润色了细节,让整件事的破坏力更足。

  这事于今能参与,有三个原因。

  第一,认识六七年,陈建从没像这次这样求过于今。

  第二,在包房里边学道直接动手了,说明边学道对姓谭的这个人非常非常不满。有了这个基础,于今怎么弄,边学道都能帮他收尾。

  第三,因为苏以。

  尽管于今从来没表现出来过,但在他心里,一直十分欣赏仰慕苏以。

  谭家杰跟宋佳那档子事被边学道提起后,想到苏以回美国后可能被姓谭的贱人长期骚扰甚至欺负,他就觉得好像是一块儿自己都舍不得吃的漂亮蛋糕被猪啃了一样。

  帮陈建收拾谭家杰,在于今看来,就是杀猪。

  ………………

  边学道没有具体参与“杀猪”,他甚至没听陈建和于今的计划。

  于今了解边学道,边学道也了解于今。

  当年在学校时,于今挨了顿打,他能像毒蛇一样忍了两年,硬生生等到对方毕业前夕动手,存心不让对方顺利答辩毕业。

  现在,于今出手收拾谭家杰,基本就不用边学道操心了。

  再说了,李裕婚礼在即,边学道没心思琢磨谭家杰这只小虾米。

  没错,在边学道眼里,谭家杰就是一只不足挂齿的小虾米。

  ………………

  谭家杰的动作快,于今的反应也不慢。

  自从边学道将保安跟踪得来的信息给了于今,谭家杰的一举一动都在于今的监控之下。

  4月30日这天,谭家杰从走出宾馆大门起,接触到的人,全是于今的人。

  谭家杰在茫然不知中,走进了于今和陈建设计的陷阱里。

  两辆出租车——是于今安排的套牌出租车。

  两个出租车上的司机——都是于今安排的人。

  黄头发女人和黑头发女人——同样是于今找来的。

  所有参与行动的人,都不知道整件事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就连执行最关键步骤的黑头发女人,从始至终不知道自己塞进别人旅行包的黑色腰包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不过她猜到里面肯定不是“好东西”,因为给她安排任务的人,事前让她在手指上涂了好几层透明指甲油。

  黑头发女人知道,这么做是为了隐藏指纹。

  早上。

  谭家杰去还租来的车,接到消息后,陈建判断他要离开松江,于今派人在宾馆大堂轮番蹲守的同时,安排两辆套牌出租车立刻开到宾馆门外等谭家杰上钩。

  这个时候,于今和陈建,对谭家杰的下一步行动有三个判断。

  第一个判断,谭家杰让朋友开车送他去机场。

  那样的话,于今就会指挥另外的车在路上跟谭家杰坐的车发生剐蹭,然后口角,继而引发斗殴。

  只要谭家杰动了手,他就等着吃官司吧。

  第二个判断,谭家杰坐上于今安排的套牌出租车,要求司机送他去机场巴士的始发站。

  如果谭家杰上车后说去“机场巴士始发站”,第一辆出租车就会同意载他去。

  与此同时,另一路人火速把黄头发女人和黑头发女人转移到机场巴士始发站,在巴士上寻找机会。

  第三个判断,谭家杰让出租车送他去机场。

  去机场的任务,是第二辆套牌出租车司机的活儿,所以第一辆车上的司机故意跟谭家杰吵架,让谭家杰下车,把他逼上第二辆出租车。

  此三项之外,还有一个机动预案。

  如果谭家杰上了别人开的真出租车,那也好办——剐蹭,口角,斗殴,依旧能留下他。

  结果……

  谭家杰上了第二辆出租车。

  车开走后,马上有人把黄头发女人和黑头发女人转移到上机场高速前的一个路口。

  之所以选择在那里上车,因为那附近没有监控设备。

  没有监控视频证据,谭家杰就不能证明他是被“栽赃”。

  上车后。

  黄头发女人跟司机争执路费问题,为的是吸引谭家杰的注意力,同时挡住谭家杰往后看的视野。

  黑头发女人就是在那时,将东西塞进了谭家杰的旅行包。

  ……………………

  松江长平机场。

  国内B-3安检通道处。

  安检员找了个借口,拖住谭家杰,等增援的机场警察到达后,安检员做出一个威胁等级的手势,警察立刻将谭家杰按倒在地。

  谭家杰整个人都蒙了,他大声喝问:“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四个强壮的警察将谭家杰全身搜了个遍,所有兜都掏了,然后粗暴地将他拉起来,两人在身后扭他的手臂,一人按着他的脖子。

  这时,谭家杰所在的安检口已经临时封闭了,另外几个安检口的旅客纷纷好奇地看向这边,有人还举起手机拍照。

  几个警察中职位最高的中年男人问安检员:“他包里是什么?”

  安检员说:“还没开包验明,但基本可以确定里面有刀,还有子弹。”

  刀!

  子弹!

  谭家杰一脸的不可置信。

  开什么玩笑?

  自己的包里怎么会有刀和子弹?

  围观的人也是一阵惊呼——这人上飞机带刀、带子弹?他要干什么?

  为首的警察打量了面色苍白、脸上带伤的谭家杰一眼,走到操作台前,看着安检员拉开谭家杰旅行包的拉锁。

  旅行包里的东西被一样一样拿出来……

  等安检员打开旅行包里一个黑色尼龙腰包后,为首的警察转身跟控制着谭家杰的警察说:“把他铐上。”

  上手铐了!

  周围的人用力地抻头踮脚,想看清那个被铐上的年轻男人包里到底都带了什么。

  好吧,必须给他上手铐了。

  因为……

  从谭家杰的旅行包里搜出了四样违禁物品——一把陶瓷刀、10发手枪子弹和4发步枪子弹、36枚电****和一小包疑似毒品的白色粉末。

  刀、子弹、****、毒品……因为谭家杰溜得太快,时间太短,于今只能凑出这些“小东西”。

  不过这些“小东西”也足够谭家杰喝一壶的了。

  看着黑色腰包里的东西,安检员和警察心里同时浮现一个念头:带的还真齐全!这是作死吗?

  刀、子弹、****……三样凑一起,已经构成比较重大的安全威胁了。

  谭家杰包里的东西被搜查出来后,长平机场立即启动处置爆炸物品应急预案,对谭家杰所乘航班托运行李进行重新安检。

  这边。

  看着安检员将东西一样一样摆在操作台上,谭家杰从难以置信到一脸惊恐变为歇斯底里,他像疯了一样挣扎着大喊着:“不是我的,不是我的,有人陷害我,有人陷害我……我是在美国留学的高材生,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东西过不了安检……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是无辜的,有人陷害我,我是无辜的,我要找律师,我要求验指纹……”

  人证物证俱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必须立刻移交机场公安机关做进一步调查。

  被警察拉扯着往外走的谭家杰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疯狂地大声喊道:“两个女人,一个黄头发,一个黑头发,她俩陷害我,她俩就在机场……你们现在去机场外面找一辆出租车,开车的是个50多岁的男人,他能帮我证明……”

  谭家杰被带走了。

  同一航班的好些人开始犹豫,要不要换一班飞机。

  刚才那个脸上有伤的人,包里又是搜出刀,又是搜出毒品,又是搜出子弹和****。

  飞机在天上飞,若是有人将子弹里的火药倒出来,再配合****……又或者是枪弹分离,枪已经上了飞机……

  这尼玛,不敢想下去了。

  赶紧改签。

  ………………

  谭家杰这辈子真得从头再来了。

  他包里搜出来的东西,按标准,每样都不是大罪,可是凑在一起,就难说了。

  就算谭家杰口才再好,就算他能找到好律师帮他放大各种“有利疑点”,比如几样东西上都没有谭家杰的指纹,比如谭家杰本人不吸毒,比如以谭家杰的学历和经历不应该犯带违禁品上飞机这样的“低级错误”……

  可就算他再怎么洗脱,也洗不掉裤裆里的屎了。

  那一小包毒品,量虽然不大,但让谭家杰的辨白非常苍白。

  简单点说,他的案底留定了。

  非法持有毒品的案底!

  带违禁爆炸物上飞机的案底!

  特别是带违禁爆炸物上飞机,是美国人最敏感最忌讳的一项。

  即便谭家杰神通广大,拘留期满后能瞒天过海溜到美国,那也没用。

  陈建一定会把谭家杰在国内的案底翻译好了,复印几份,邮寄到美国移民局和谭家杰就读的学校。

  想继续留学美国?

  甚至想留在美国?

  下辈子吧!

  ……………………

  4月30日这天,松江长平机场的工作人员快疯了。

  中午的时候,一个男人携带违禁爆炸物上飞机,被安检查了出来。

  随后,整个机场的戒备等级提高了一级,对该趟航班的所有托运行李进行重新安检。

  重新安检导致航班延误,很多乘客十分不满。

  才稍稍喘口气,下午,机场又涌入大量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手里拿着写了字的纸板,一脸的狂热。

  机场安保人员一问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天后巨星”沈馥的粉丝,她(他)们说沈馥今天要来松江。

  保安问:“你们怎么知道她要来松江?”

  其中一个女粉丝骄傲地说:“我们是铁杆‘馥粉’,我们拿到的是铁杆粉丝团才知道的内部行程消息。”

  沈馥……

  松江走出去的国际巨星!

  这可不是自夸自捧自我标榜出来的“国际X”,这是真正有国际知名度和国际影响力的24K纯“国际巨星”。要知道,最近几个月,沈馥的两首英文新歌,已经连续数周霸占欧美各大音乐排行榜了。

  随着航班抵达的时间越来越近,机场里的粉丝越来越多,还有大量的媒体记者涌至。

  机场方面,已经拿到乘客名单,确认了沈馥确实在飞机上。

  闻讯而来的粉丝太多了,怕出乱子,长平机场再次启动紧急预案,加强安保力量。

  下午4点15分。

  沈馥乘坐的航班抵达前20分钟,骑士十五世带着一个由奔驰R500和奥迪A6组成的车队,开到了长平机场。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