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大婚在即

  包房里,边学道没再动手打谭家杰。

  尽管他心里的火气还没发泄完,但今天这顿饭是为李裕李薰贺喜的,加上苏以也劝他别打了,再动手的话,容易让人觉得他“变了”。

  跪在地上的谭家杰缓过来一些了。

  边学道拽过一把椅子,坐下,看着谭家杰说:“好点了吗?要不吃口菜压一压?”

  谭家杰不答话,只是喘气。

  边学道说:“看你这德性,还TM当一把软饭小白脸,当初祸害完宋佳,算你跑得快,现在又打苏以的主意,你对我意见很大啊,先是高中同学,后是大学同学,要不要我把我幼儿园时的小朋友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谭家杰抬头看了一眼边学道,还是没说话。

  不过他这一眼却传递出了足够的信息:你算老几,凭什么管我?

  边学道实在是越看谭家杰这个人越烦,姓谭的从长相到气质再到性格,全是边学道最讨厌的那种。

  不能让谭家杰继续留在包房里了,不然这顿饭就没法吃了。

  坐在椅子上的边学道,突然伸腿,一脚踢在谭家杰肩膀上:“你可以滚了。”

  谭家杰站起身,恨恨地看着边学道,然后恨恨地看了苏以一眼。

  边学道见了,说:“收起你色厉内荏那一套,靠骗女人吃饭的货色,你那小眼神吓唬谁呢?你家有三亩地吗?你兜里的钢?儿够我买车轱辘吗?你认识的那几个瘪三朋友有一个算人物的吗?”

  “今天我们聚餐,我没时间理你,但我最后跟你说一次,离苏以远点,还有,不要以为回到美国你就可以妄为,只要让我听说你还缠着苏以,我保证让你这辈子从头再来。”

  谭家杰推门而出,正好跟站在门外的李兵对上了眼。

  看着谭家杰恶狠狠的眼神,李兵重复了一遍:“我打你了。我叫李兵。”

  ………………

  意气风发地来,狼狈不堪地走。

  脸上挂彩、一身酒水的谭家杰,坐进租来的车里,疯了一样狠砸了好几下方向盘。

  他的动作扯到了腹部肌肉,刚才挨李兵一拳的地方疼得他咝咝地吸冷气。

  被人羞辱了!

  家里没有地,兜里没有钱,身边没有给力的朋友……

  谭家杰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看不起他,所以他不择手段地往上爬。

  从兜里掏出手机,看着键盘上的1和0,谭家杰陷入了矛盾之中。

  他想报警,可是他心里清楚,自己身上的伤,顶多算轻微伤。

  好吧,就算鉴定成轻伤,又能怎样?

  老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看那个叫边学道的做派,绝对是地头蛇。

  可是谭家杰自己知道自己,别说强龙了,强蛇都算不上。

  还有……守在包房门外那个叫李兵的高大男人,应该是贴身司机或者保镖。

  在内地能有贴身保镖的人,绝对不是一个小留学生能对抗、扳倒的。

  想着想着,谭家杰放下了手机。

  他心思极速运转着——姓边的既然说出了宋佳,苏以以前不知道,现在应该是知道自己和宋佳的事了,那样的话,留在松江也不能用“千里迢迢追求爱情”打动苏以取得突破性进展了。留下来无益,还可能挨闷棍……

  不能在松江待下去了!

  想到这里,谭家杰再次拿起手机,不是报警,而是订机票,他要尽快离开松江。

  要说谭家杰这个人,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脑子真是好使。

  第一他有自知之明,第二他思路清晰,第三他能当机立断。

  一身酒,脸上还有伤,几个同学的饭局不能去了,打完订票电话,谭家杰启动车子,向住的宾馆开去。

  然而,谭家杰还是嫩。

  他一点儿都没注意到,有两辆车从饭店附近开始,一路跟着他,一直跟到他住的宾馆。

  谭家杰嗅到了一点危险的气息,他以为离开松江回到美国就高枕无忧了。

  可惜的是,陈建想留下他,边学道也不打算让他回美国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放虎归山必有后患。

  ………………

  于今和陈建回包房了。

  刚才,他俩坐在车里,眼看着谭家杰从饭店里走出来,上了一辆车。

  陈建当时就要下车揍谭家杰,被于今用力按住了。

  于今小声跟陈建说:“别轻举妄动,跟着他,摸出他住在哪再说。”

  听于今这么说,陈建一下清醒了。

  对啊!

  先知道姓谭的住哪,再想办法收拾他。

  谭家杰的车启动开走了,陈建催促于今赶紧跟上,于今突然拍了陈建一下说:“不用咱俩跟了。”

  陈建焦急地说:“快跟上去啊!怎么不用咱俩跟了?”

  于今指着一辆黑色奥迪说:“老边已经动手了。”

  “老边?”陈建怔怔地顺着于今的手指看过去,只看见一个黑色的车屁股。

  于今说:“我认识那辆奥迪,是老边公司的车,他已经派人跟着姓谭的了。”

  陈建说:“万一你看错了呢?万一不是派去跟踪的呢?万一就是恰好路过呢?”

  于今将车熄火,自信地说:“我比你了解老边。”

  这时候,陈建想上自己的车去跟踪谭家杰已经来不及了,他悻悻地下车,想说什么,忍住了。

  包房里,起初的好气氛被打破了。

  苏以很过意不去,她拿过一瓶啤酒,自己倒酒,跟李薰喝了一杯,跟李裕喝了一杯。

  苏以还想倒酒,被边学道拦住了,他说:“小插曲而已,你别想太多。你是没听说谭家杰以前那些破事儿,才让姓谭的觉得有空子可钻。人与人不一样,有的是教养大的,有的是饲养大的,对付谭家杰这样的货色,我很有经验,你们放心。”

  又吃了一会儿,等边学道公司的GL8到了,饭局散了。

  住在尚秀宾馆的都被GL8拉走了,包房里还剩下边学道、于今、陈建、李裕和艾峰。

  于今看着李裕说:“新郎官就别在这儿陪我们了,赶紧回去该干啥干啥。”

  李裕说:“我怕你们闹大。”

  于今笑嘻嘻地说:“有老边在,能出什么大事?就算把松江捅个窟窿,他都能给你糊上。”

  边学道扭头看向艾峰:“老艾你陪李裕回去,有需要我联系你。”

  艾峰知道边学道、于今和陈建三个肯定有事要商量,就站起来拉着李裕说:“走吧,让他们仨继续喝。”

  李裕临出门前跟边学道说:“想想你现在的身份,千万别闹大。”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