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怒发冲冠

  4月29日,能来参加婚礼的,差不多都到松江了。

  909寝,边学道、于今、陈建本身就在松江生活,艾峰早早就到松江了,最近几天一直在跑他的业务。

  29号中午,杨浩和蒋楠楠也到了。

  两个来不了的,一个是联系不上的孔维泽,一个是在海南鹦哥岭的童超。

  童超人没回来,不过他托人给李裕邮寄了一些照片和一封信。

  照片都是夏宁和童超拍的。

  照片里有参天大树,有潺潺小溪,有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有玉带一样的瀑布,有美得如同幻境的星空……

  还有两人背着帐篷爬山的,有晚上坐在篝火旁休息的,有拿着对讲机跟人通话的,有在野外手里举着大片树叶当伞挡雨的……

  最后两张,是童超和夏宁手里拿着写了“新婚快乐”四个字的纸板和一捧漂亮的小花,站在朝阳初升的山顶向李裕表达祝福。

  在照片里,能看出童超和夏宁所处的环境很艰苦,但他俩脸上的笑容很真实。

  童超写的那封信,挺长,怕有两千多字。

  在信里,童超说了他到鹦哥岭这一年多的感受和收获。

  他说他和夏宁的感情很好,比在学校时还好。

  他说他喜欢鹦哥岭的空气和早晨,喜欢在原始密林中发现新物种的成就感。

  他说尽管风餐露宿、跋山涉水、蚊虫叮咬很辛苦,但回忆之所以很美,正是因为曾经的日子很艰辛。

  他说团队成员都很单纯,大家也许没有“坚守理想奉献青春”那么高尚无私,但每个人确实都很不容易,付出了很多。

  童超还说,等以后他和夏宁有了孩子,不管男孩女孩,名字里一定要有“鹦”字,纪念他俩这一段难忘的青春岁月。

  信的最后,童超写道:现在是早晨6点48分,帐篷外的山间,云雾缭绕,恍如仙境,阳光透过叶子,斑驳的树影在舞动,像似给山里各种动物的歌声伴舞……建议你和李薰的蜜月旅行走得远一点,这个世界真的有太多美丽的事物等待我们去欣赏……最后,希望你能在婚礼前看到我发自鹦哥岭的这份祝福,很抱歉我没能回去参加你的婚礼,我和夏宁在祖国南疆祝福你和李薰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收到童超寄来的照片和信,李裕立刻拨打童超留的手机号,可惜,没能打通。

  将照片看了又看,李裕和李薰一起从里面选出几张,交给婚庆公司,让婚庆公司把这几张照片加入到典礼现场播放的幻灯片里。

  ……………………

  909寝来了5个男生。

  巧的是,李薰所在的603寝,也来了5个姐妹,有两个来不了。

  来参加李薰婚礼的5个是……苏以、南娇、****成、张萌和李裕的高中同学程璐。

  不能来的两个,一个毕业后经历了闪婚闪离,性情大变,跟同学断了联系。一个怀胎8个月,行动不便,路又远,实在来不了。

  鉴于30号会非常忙,所以老同学聚餐定在了29号晚上。

  这次聚餐一共13个人,除了两个寝室的12个人,多了一个蒋楠楠。

  出发前,边学道在办公室里给董雪打电话,问她想不想来参加聚餐。

  董雪一边看电视一边对着手机说:“聚餐?李薰你们两个寝室同学聚餐?”

  边学道说:“对,李薰跟你说了?”

  董雪说:“啊!说了。”

  边学道问:“你来不来?”

  董雪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一头雾水的边学道问:“你怎么了?笑什么呢?”

  董雪还在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看电视呢,动画片,可逗了。”

  边学道又问了一遍:“晚上聚餐你来不来,你要是来我现在去接你。”

  董雪说:“不去,没意思,跟他们说不到一起去,还是你们边喝边缅怀吧。”

  结束通话。

  放下手里的电话,董雪起身,走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连续往脸上扑了几把水,然后拿着毛巾,边擦脸边往客厅走,重新坐回沙发里看动画片。

  ………………

  酒店包房里。

  男人先到,女士后到,很快人就齐了。

  小两年没见,大家变化都挺大,在学校时的青涩已然消失不见,一搭眼就是职场中人,除了苏以。

  在美国求学两年,苏以身上的女神范儿更足了,依旧气质超群,但人变得开朗了一些。

  排座位时,李裕和李薰坐在对着门的主位,其他人就随意了。

  苏以有意避开陈建,南娇有意避开艾峰,加上于今得挨着****成,杨浩得挨着蒋楠楠,结果,变成了边学道坐中间,左南娇,右苏以。

  看席间表现,艾峰很释然,但陈建似乎还对苏以余情未了。

  拿得起放不下,从这一点上看,陈建在个人修炼上,已经被艾峰落在了身后。

  上了几道菜后,人人杯满。

  第一轮举杯,毫无疑问,向李裕和李薰贺喜。

  大家从天南海北为一对修成正果的同学而来,都很高兴,喝起酒来特别爽快。

  连续三轮,苏以前所未见地连干三杯。

  南娇看着苏以说:“可以啊,大洋彼岸很锻炼酒量啊!”

  苏以也不隐瞒,说:“刚去美国的时候,人生地不熟,圈子又小,有段时间晚上总失眠,一个华人女同学告诉我睡觉前少喝点酒,有助于入睡。”

  ****成问:“结果呢?”

  苏以说:“我就每天都喝一点。”

  南娇好奇地问:“管用?”

  苏以笑了笑:“有时管用,有时不管用。别总说我了,你呢,在燕京过得怎么样?”

  在学校时南娇就是603寝最能说最敢说的一个,她说:“燕京那地儿,太大了,大得一般凡夫俗子找不到尊严。我呢,每天看起来忙忙碌碌的,似乎充实得不得了,但其实就是一个小到不可见的点儿上的一个小到不可见的点儿。”

  于今问:“这话什么意思?”

  南娇边给自己倒酒边说:“意思就是微不足道。”

  于今说:“在我记忆里,你可是最自信的南娇。”

  南娇呵呵一笑:“自信?是什么?好吃吗?多少钱一斤?打折不?每天看着那些蚂蚁一样漂在燕京城里的人,挤公交、挤地铁,跑步过斑马线,看着蹭蹭往上涨的房价,谁还有空想自信?”

  边学道说:“不能那么想,站在山顶和站在山脚下的两个人,虽然地位不同,但在对方眼里,同样的渺小。”

  南娇多少听说了一点边学道的事,她端着酒杯跟边学道说:“你现在算是站在山顶的人了吧?”

  边学道笑了:“山也分海拔的。”

  艾峰插话说:“也不一定只看海拔,黄山没有华山高,可是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南娇看了艾峰一眼,将自己杯里的酒喝了,没接话。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张萌忽然看着边学道说:“单学姐也在燕京吧?”

  单学姐……

  单娆!

  边学道点头:“对,她在燕京上班。”

  听边学道这么说,张萌端起酒杯说:“我觉得,你应该跟我喝一杯酒。”

  边学道好奇地问:“喝酒没问题,你告诉我为什么?”

  张萌说:“说起来,我还是你和单学姐的红娘呢!”

  红娘?

  边学道和单娆的红娘?

  603和909两个寝的人同时睁大眼睛……

  这事儿,从没听说过啊!

  边学道看着张萌,回想了一会儿,点头说:“你一说我想起来了,好像还真是,第一次跟单娆见面,是你介绍的。”

  张萌双眼含笑问:“该不该喝杯酒?”

  想到端午节那晚张萌爬上自己床的举动,边学道端起杯说:“该喝,你说几杯就几杯。”

  张萌问:“真的?”

  边学道说:“真的。”

  张萌忽然一笑说:“算了,今天先喝一杯,剩下的几杯,你先欠着。”

  这话就有点露骨了。

  先欠着?那意思要找机会单独见面?

  露骨归露骨,在座的人都没表现出什么。

  男的嘛,都知道老边财雄势大,靠上来个把女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至于603寝的女生,也没什么意外的。上学时,张萌对边学道有兴趣就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尽管她眼光不错,能在学生时代就发现边学道这颗大钻石,可是两人似乎不是一路人,完全擦不出小火花。

  不过到了今时今日,爱情不爱情的已经不是首要条件了。

  聚餐继续。

  大家喝酒正喝到兴头上,苏以手机响了。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苏以的表情有点无奈。

  坐在苏以旁边的****成问她:“怎么不接?”

  苏以说:“一个挺无聊的人。”

  听苏以这么说,陈建的耳朵一下立起来了。

  手机很执著地响着,苏以起身去包房外面接电话。

  两分钟后,苏以返回包房,坐下,沉默了会儿,忽然凑到边学道耳旁说:“一个男生从美国追我追到松江,一会儿他要过来,你帮我挡回去吧。”

  边学道一愣,问:“男生?中国人?”

  苏以点头:“嗯,也是东森毕业的。”

  边学道更好奇了:“校友?”

  苏以说:“是。”

  边学道接着问:“哪届的?叫什么?”

  苏以略一沉吟,说:“叫谭家杰。”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