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舍财而已

  傅采宁正式入职了。

  开着她的黑色Q7,亮瞎一片钛合金狗眼。

  随后……

  酒红色短发,绿色风衣,戴着大号墨镜,涂着天蓝色指甲油的傅采宁,在集团工作人员的注视下,一路走进董事长办公室旁边的一间独立大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财务待过,后来搬走了,然后就一直空着。

  本以为是给CFO或COO留着的,没想到,给了一个秘书……

  十分钟后,集团办公室的杨恩乔带人,在傅采宁办公室门外挂上一个金色职务牌——董秘。

  此董秘非彼董秘。

  真正上市公司的董秘都是要有资格证的。

  而魏小冬给边学道当秘书时,坐在门口。

  这个女人当董秘,办公室比丁克栋的面积都大。

  还有,一个消息已经传开了。

  新任董秘应聘时,用的是假名。

  她把名字倒过来了,化名宁采芙来应聘。

  还有人小声说:“你们不知道吧?她是集团高管傅立行的女儿。”

  “真的?”

  “难怪!”

  “听说两人相过亲呢……”

  “瞎传这个,你不想干了?”

  这个时候,没人能想得到,这个拉风的漂亮女人,接下来带给有道集团的,是一系列常人难以预料的深刻影响。

  第一个影响是……傅立行辞职了。

  傅采宁以董秘身份参加集团管理层会议后第二天,傅立行来到办公室,跟边学道当面请辞。

  无论边学道怎么挽留,傅立行去意已决,坚决不在尚秀宾馆任总经理了。

  最后,边学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说歹说,才让傅立行同意考虑一下,去蜀都和春城督工尚动俱乐部连锁店的装修改造情况。

  说起来,傅立行这个督工权力非常大。

  从设计到用料到选择施工方,傅立行都可以做决定,两个连锁店建好了,在他手上过的钱,是千万计的。当然,就算事前不报,事后也要上报集团办公室。

  可是,傅立行一点也不情愿去督工,尽管边学道让他做的是他最热爱也最擅长的老本行。

  因为,他的宝贝女儿才回国两个月……

  送走傅立行,回到办公室,边学道习惯性拿着烟卷,站在窗前往外看。

  进一个,出一个,傅家父女不仅眼界开阔,还知道进退。

  知进退这一点,傅立行早就表现出来了。

  自从丁克栋、熊兰、唐琢等一批通过傅立行的关系网进入有道集团的人上位,傅立行就一直有意淡出企业管理层。

  后来去尚秀宾馆当总经理,傅立行属于临危受命,加上他当时为了躲开熊兰。

  现在傅立行又躲出去了。

  他宁愿放弃尚秀宾馆总经理的位置,也要保女儿应聘得来的工作,第一表现了父爱,第二说明他相信女儿的能力,看好傅采宁的职业前景。

  不管怎么说,遇到傅立行这样的聪明人,边学道很满意,因为他不希望集团里整天传一些裙带关系的流言蜚语,偷偷议论谁是谁的女儿,谁是谁的爹……

  裙带关系这件事上,边学道是十足的对人严、对己松。

  他认为这无可厚非。

  有道集团一路发展到现在,除了一点祝植淳的资金,完全可以说是边学道的个人独资企业,之所以注册成有限责任公司,是为了以后转型方便。

  在这样一家企业里,边学道只允许以他为中心的裙带关系存在,或者经他允许的各种关系存在,比如李裕、李薰、于今、杨恩乔、王德亮这一条线上的人;比如之前的傅立行、熊兰、丁克栋、唐琢这一条线上的人;比如王一男接手温从谦的团队班底,在智为科技打造出来的向心力很强的骨干体系。

  骨干层,可以适度允许关系网存在。但核心层,就必须慎之又慎。

  傅立行心里明白,他继续待在尚秀宾馆总经理的位置上,傅采宁在集团里的压力就要大一些,真正进入核心层的难度也会更大。因为除了他傅立行,在边学道和其他人眼里,丁克栋、唐琢和熊兰也是他们这条线上的人。

  一旦那样,“傅家军”就太显眼了。

  事实上,在一些人看来,这次招聘,边学道把李裕和于今都提为面试官,就是在强化“同学帮”阵营。

  当然,还有那两个来头很大、资历极强的海归。

  原本在有道集团看上去很强大的“傅家军”,已经不可能一枝独秀了。

  至于傅采宁用化名去应聘,傅立行之前一点都不知道,听说后,他大发雷霆,认为傅采宁太过胡闹。可是随后,傅采宁说服了他。

  傅采宁跟傅立行说:“我在9个面试官心里留下的无主观色彩的第一印象,是我在这个企业里最稳固的基石。”

  傅立行问:“告诉爸爸,你为什么选择去给边学道当秘书?”

  傅采宁说:“因为好奇。”

  “好奇?”

  “爸,你真要辞职?”

  傅立行说:“我是为你好。”

  ………………

  边学道也有点好奇。

  从窗户往下看,他看到了停车区里傅采宁那辆Q7。

  她才回国两个月,哪里来钱买的Q7?

  老傅给的?

  不可能。

  老傅自己开的还是雅阁呢。

  算了,找机会再问吧!

  边学道回身拿起手机,打电话给祝植淳。

  他有两件事要跟祝植淳商量。

  第一件事,傅立行走了,谁去接尚秀宾馆总经理的班?

  这次,边学道准备让祝植淳派一位总经理。

  祝海山去世了,祝植淳在祝家里的地位开始微妙起来,这时候,让他多把控一处产业,就多一点话语权。

  第二件事,边学道记得祝植淳的二叔有一个影视娱乐公司,当然了,人家是副业。按祝植淳的说法,他二叔搞影视娱乐公司,主要是为了当出品人投资电影捧三流女演员啊……当演唱会赞助商捧女歌星啊……钱花了,人捧了,一起吃个饭啊、坐个大腿啊、贴个脸啊、睡个觉啊什么的,就名正言顺水到渠成了。

  如果不是没时间加不专业,说不定他还当导演了呢。

  现在,边学道找祝植淳,是想让他帮着联系一下,从祝植淳二叔的公司里,借点人,借点关系,跟燕京城里管文化影视这一块的衙门接上头,帮于今和王德亮把有道影视传媒的路子趟开。

  打了电话才知道,祝植淳人还在德国。

  他是真跟那个机场死磕了。

  在边学道看来,祝植淳对帕希姆机场势在必得,一是想跟家族里的人争一口气,二是他把这件事当成爷爷的遗愿来做了。

  第一件事,尚秀宾馆总经理问题,祝植淳说,如果边学道这边实在没人安排,就让他当初引进的三个部门副经理中姓王的副经理暂时顶上去。

  第二件事,祝植淳让边学道去找孟茵云,说孟茵云家在文化影视方面更有路子。

  其实,祝植淳在德国这么拼,边学道真有点过意不去。

  说起来,凯旋天际投资公司他和祝家都占股,帕希姆机场的协议签下来,他也是老板。

  可是他除了让沈雅安和洪诚夫带人去帮忙,本人从来没关注过,不过他也实在是分不开身了。

  这不……

  边学道刚坐下看了一会儿文件,傅采宁推门走了进来。

  看傅采宁进门时的神情实在太过理所当然,边学道也就没多此一举提醒她下次敲门。

  坐在边学道对面的沙发上,傅采宁说:“你这个公司,外面看着金光闪闪,走进来随便一打量,其实结构并不稳定。”

  边学道放下手里的文件,饶有兴趣地看向傅采宁:“这么快就有收获了?”

  傅采宁不答,靠在沙发背上说:“你这儿有咖啡吗?”

  边学道摇头:“除了在外面陪人,我很少喝那玩意。”

  傅采宁说:“茶总有吧?”

  边学道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木盒,放在办公桌上,推给傅采宁说:“喏,好茶,你自己泡。”

  傅采宁抿着嘴想了想,说:“你真不打算再招个秘书了?”

  边学道装傻:“这不刚招完吗?”

  傅采宁叹了口气说:“那你可就辛苦了。”

  边学道说:“那也不能两个秘书,容易叫混。”

  傅采宁瞪了边学道一眼说:“那你再招个助理好了,喜欢攻就招女助理,喜欢受就招男助理,绝对叫不混。”

  边学道说:“再这么调侃老板,我可扣你工资了啊!”

  傅采宁气定神闲地说:“我是为你好。”

  边学道说:“你说的,公私分明,办公时间,有事说事。”

  傅采宁听了,坐直上身,看着边学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想没想过,手下的核心管理层突然跳槽了怎么办?”

  边学道说:“还有什么问题,一起问,我一起回答。”

  傅采宁接着说:“员工忠诚度、敬业度、凝聚力、积极性,靠什么维持?”

  边学道问:“还有吗?”

  傅采宁说:“我看你四处落子布局,野心很大,可是在企业发展的顶层设计中,没有看到任何一项长效激励方案。”

  边学道知道傅采宁说的是什么了。

  股权激励!

  这个东西早在2006年年初边学道就想到过,可是一推再推,究其原因,一是当时事业很分散,组织架构没有完全成型;二是他手边没有合适的人干这件事。

  而且边学道知道,股权激励是一把充满杀伤力的双刃剑。

  弄好了,财散人聚。弄不好,财散人散。

  特别是,相比上市公司而言,非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可供参照,其复杂程度、棘手程度可能尤甚于上市公司。

  现在,傅采宁提出了这个问题,难道她能干这个活?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