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活过来了

  单娆真的很为难。

  春节假期才过,部里事情非常多,接到边妈电话,她好不容易才跟领导请假出来。

  事情就是这样,吃人饭受人管。

  平时请假,领导也许可以理解,可是长假才过,你有什么事不能在长假里办完?

  领导对下属的印象都是累积的。有这么一次,印象分就低了,单娆是拼着丢一些印象分请假来松江的。

  本来,在庙里诵经的时候,单娆还想试着跟领导延几天假期,可是刚刚,同事谢妍给她电话,说部里3月有一个出国学习考察团,单娆在学习考察团的名单里。

  之前就听部里老人说过,3月的这个学习考察团,是个风向标。

  部里规矩,本科生入职三年晋副科,过了这个线,才算彻底告别新人身份。而基本上,所有参加过这个团的新人,升职任用上都比同一批入职的同事快上半步。

  单娆2004年毕业入职,到今年6月刚好三年。

  尽管部委衙门藏龙卧虎,单娆在单位表现依旧很出色,非常受领导赏识。现在她进了出国大名单,学习考察回来,除了循例晋级,很可能随后就有任用。

  最关键的是,进这个名单,领导没跟单娆商量。

  应该是领导觉得单娆假期结束后肯定回单位,不会耽误出国行程。

  如果……

  如果单娆在这个时候请求延长假期,导致不能跟考察团成员一起完成出国前的准备工作,她等于将推荐自己的领导给卖了。

  这代价她付不起,除非决定辞职。

  单娆看过边学道的全部病例,她心里清楚,边学道的病绝对不致命。

  可是这次不准时回燕京,她自己的事业前景将一片灰暗。

  怎么办?

  离开松江前一晚,单娆在医院陪了边学道一整宿,他坐在床前的椅子上,握着边学道的手,痴痴地看着昏睡中的他。

  他瘦了,脸上的胡子也长了,睡梦中,他的眉头总是蹙在一起,单娆几次伸手轻轻将眉头抚平,过一会儿又蹙在一起。

  半夜的时候,边学道醒了一次,他眼神空洞洞的,单娆喊了好几声,他才将视线转向单娆。

  看见单娆,边学道眼中闪过一丝温存,可是马上归于空洞,跟单娆要了杯水喝,倒下,又沉沉睡去。

  天亮。

  单娆在边学道额头上吻了一下,启程回燕京。

  …………

  李裕听到消息,从法国回来了。

  他和于今一起,日夜守在医院,帮边爸和边学仁、边学义跑一些事情。

  周末的时候,陈建替换于今,在医院守了两晚。

  周一,杨浩和蒋楠楠一起从沪市飞回松江,到医院看望了边学道。

  周二,齐三书、黄胖子、卢玉婷和孟茵云来到医院。

  黄胖子看见边学道的样子,拉着医生一个劲儿问:“肺炎能病成这个样子?我看你就是一个庸医。”

  孟茵云是替重孝在身的祝植淳来的,她拉着边妈的手说:“如果想转去燕京的医院,我可以帮着联系。”

  单娆每天都要从燕京打来几个电话问边学道的情况。

  李裕则在心里犹豫,要不要把消息告诉人在欧洲的董雪和沈馥。

  …………

  边学道病倒了,有道集团内部各种小道消息开始流传。

  从表面上看,各子公司都没受到什么影响,可是很多战略性项目全部搁浅了。其中压力最大的是《八部天龙》和微博项目蓄势待发的王一男,其次是筹建IDC数据中心的沈雅安。

  吴天一改平日的低调,所有会议几乎全部出席,以集团元老身份强势弹压各种小道消息,一周下来,他憔悴了不少。

  很快,刘毅松和温从谦从四山回松江了,一个坐镇地产公司,一个坐镇智为科技,帮丁克栋、唐琢和王一男分担管理压力。

  于今、李裕、王德亮、杨恩乔组成一个临时的“校友联盟”,互通各子公司的风声和动向,没多久,智为科技的张亚青加入到了这个联盟。

  边学道一场病,考验了有道集团的架构稳定性、团队韧性和忠诚度。

  奇怪的病,完全没有好转的迹象。

  很快,松江的一些圈子里开始流传说,有道集团的边学道是因为得罪了秦大师,才有此一报。

  哪个秦大师?

  当然是美林大厦里的秦守秦大师。

  就连“北江会”的人凑在一起,都会聊边学道这场病。

  这个说:“姓边的多生猛一个人,黑白通吃的人物,没想到栽到这上面了。”

  那个说:“你这话没依没据的。”

  另一个说:“怎么没依据?姓边的开车被雪砸伤,车都报废了,后来因为赔偿问题,跟秦大师交涉,两边谈崩了。再然后,姓边的就突然丢了魂……”

  “丢了魂?”

  “对,专家会诊说是肺炎,可哪有把人弄成白痴的肺炎?去医院看过边学道的人回来都说,姓边的像丢了魂一样,瘦得跟什么似的,天天只知道睡觉。”

  “真的假的?”

  “应该是真的,这都多少天了?而且整个有道集团内部人心惶惶的,所有管理层全都如临大敌,不少在外地主持项目的都回来坐镇了。我还听说,大成地产的林向华,还有安胖子,最近都有点蠢蠢欲动。”

  “林向华死了儿子可以理解,安胖子为什么趟浑水?”

  “你忘了春山蒙家那一次的事了?”

  “春山蒙家。”

  “趁他病,要他命。再说,姓边的手里那么多产业,别的不论,光那几块地皮,就值多少钱?都是肥肉啊!”

  “肉再肥,他能吃得下去吗?”

  “一个人肯定吃不下去,可以找别人一起吃嘛!”

  “我可听说,卢玉婷去医院探望了,这卢书记……”

  “别忘了,狡兔死走狗烹。”

  …………

  边学道住院第23天。

  天黑以后,胡溪开车到省医院,找到边学道的病房。

  守夜的李裕不熟悉胡溪,可是杨恩乔认识她。

  一身黑衣的胡溪,看着杨恩乔问:“我能单独在病房里待一会儿吗?”

  李裕刚想说什么,杨恩乔在李裕耳旁说:“年会时,她也在观礼区。”

  有道集团年会时,观礼区只有胡溪这么一个“外人”。

  这说明什么?

  病房里的人都出去了。

  胡溪站在床前,静静看着病床上双眼紧闭、两腮消瘦、胡子拉碴的边学道。

  看了一会儿,她忽然坐到床边,两只手支在边学道头部两侧,近距离观察边学道的呼吸和眼皮。

  一点波动和变化都没有,真的是在昏睡中。

  胡溪坐直身体,伸出手指,在边学道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背上轻轻抚摸。

  “你是一个不错的男人。”

  “我没想到你会落得这么一个结局。”

  “要起风雨了……我得离开松江了,答应你的事我会替你办完,谁让我答应了你呢?”

  “我不爱你,也不恨你。很特别的是,你激发了我的占有欲,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特别想跟你在一起生活一回,哪怕只有一天,或者跟你生个孩子。”

  说着话,胡溪抓起边学到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地蹭着:“我总觉得,今生遇见了你,如果没有交集,没做过一些事情,太可惜了些。”

  说完,她俯身,轻柔地在边学道的下巴上吻了一口,站起身说:“今生不再相见了,愿你好梦!”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