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除夕相守夜欢哗

  损公肥私、中饱私囊、吃里扒外……

  这些词听起来不雅,但在社会上混,个个都用得上,特别是跟G企打交道的时候。

  不少G企领导都有行政级别,本质是官不是商。

  这些人掌舵企业,赚了钱是国家的,亏了钱也是国家的,他们该拿年薪拿年薪,该享受行政级别待遇享受行政级别待遇,一点影响都没有。

  所以,这些人将国有资源换来的企业利润,和行业垄断刮来的不义之财,以各种名义化为企业内部福利就成了必然。所以,一些地方ZF办公用品采购价格畸高,采购员和主管领导都装作完全不知市场行情。

  而将这一技能练得炉火纯青的,要数有“散财童子”雅号的Z投。

  投什么亏什么,投什么亏什么,投什么亏什么……

  只要智商在及格线以上的人都知道,100道选择题的试卷,全答错和全答对其实一样难。

  之所以投什么亏什么,关键点就在于“公私”二字。还因为无论亏多少,百亿、千亿、万亿……都没有一点被追究的风险。

  有钱,所以任性!

  人家就是喜欢拿钱打水漂的感觉。

  同理……

  边学道出1020万总价时,车行经理摇头。

  边学道出980万总价时,车行经理为了这笔交易会竭心尽力。

  事后边学道甚至怀疑,也许给经理50万好处费,他同样会欣然同意。

  ………………

  交了定金,走出车行,边学道给李兵电话,让李兵喊上俱乐部网球区的一个崔姓教练,立刻坐飞机来燕京。

  尚动俱乐部有一个教网球的崔姓男教练,这人是个汽车发烧友,痴迷研究汽车10多年,跟松江很多车商、车行、4S店、二手车商、汽车杂志编辑以及车友会、修车行甚至交警都很熟。

  几乎市面上所有车型,他都能随口说出发动机性能、设计优缺点、同价位车对比、报价、如何改装什么的,而且他的消息特别灵通。整个有道集团,不论谁想买车,必然带上这个崔教练。

  这个伙计甚至名声在外,给松江广播台的“汽车之家”栏目客串当嘉宾,没多长时间就收获一堆拥趸,好些人甚至跑到尚动俱乐部办了张卡,就为跟他取经。

  边学道让这两个人来燕京,用意不言自明。

  李兵是司机兼保镖。

  不管怎么说,动用上千万的资金,就算在银行转账很安全,可出了银行呢?

  是个人都明白,能掏一千万买车的人,兜里肯定还有不止一千万。

  万一被人惦记上呢?

  这年头,什么小心不得加啊!

  崔教练是叫来帮着掌掌眼的。

  尽管骑士十五世跟市面上那些车不太一样,而且听车行经理说,这是全国第一辆。可不管怎么说,崔教练是玩车的行家里手,动力、结构、布局方面的好坏,他还是能把关的。

  另外,叫这两人来,是因为边学道已经订了回松江的机票,骑士十五世得让别人帮他开回松江。

  燕京到松江自驾的正常时长是14个小时左右,考虑北方冬天的路面,加上骑士十五世是辆新车,所以可能要16个小时才能到。16个小时的话,两个人轮流驾驶才能保障安全。

  ………………

  2月16日,腊月二十九。

  李兵和崔教练飞抵燕京。

  看见骑士十五世后,两人愣了足有一分钟。

  打开车门后,脸上表情一向不怎么丰富的李兵都啧啧称奇。

  很显然,B5级防弹且防爆的骑士十五世对李兵这个兼职保镖帮助极大。基本上,只要边学道人坐在车里,在国内就没有太多东西能伤害到他了。

  除非用重型运土车撞,估计还得像电影里那样,两辆重型车左右夹击地撞。不过真要是斗到那种程度了,不说腥风血雨吧,也肯定是一场大风暴,最后究竟有多少人吃枪子,多少人死于非命,就不好说了。

  由车行的人陪着,李兵和崔教练轮流试车、验车,两个小时后,边学道在银行完成转账。

  转完账,把李兵和崔教练留在车行跟经理交接余下的手续,边学道回到中海凯旋,他要跟单娆坐晚上的航班飞松江。

  他已经跟李兵和崔教练交代好了,两人今晚在燕京住一晚,明天一大早开车回松江。

  一大早是多早?

  这么说吧,两人要是想赶上除夕晚上8点开始的春节联欢晚会,就得早上4点左右从燕京出发,不然的话,只要在路上遇到一点情况耽搁时间,他俩基本就得在高速公路上跨年了。

  可是尽管如此,两人都没有怨言。

  第一,有道集团的人都知道,边总找人办私事,从不让人空手而归。

  第二,这辆新车太NB了,全国就这么一辆,这方向盘是谁想摸都摸得着的吗?

  李兵就不说了。

  有长途开骑士十五世的机会,汽车发烧友崔教练都快高兴疯了。

  崔教练自己有4辆车,当然,都不是什么贵车,其中两辆还是圈里朋友便宜处理给他的二手车。

  偶尔有车商找他去试车,也都是开一会儿,稍稍感受一下就完了。现在,他有机会长途驾驶价值1000多万的骑士十五世,回头跟一帮朋友吹牛的时候,在电台上节目的时候,就有料可以抖了。

  边学道想把在燕京采购的礼物放在车里,让李兵拉回松江。可是单娆不想空手进门,坚决不答应,边学道只能依她。

  这趟航班有公务舱,边学道就买了公务舱。

  有边学道在身边,最近几天都没睡好,单娆一上飞机就犯困,跟空姐要了毯子,和边学道没说上几句,就睡着了。

  帮单娆把毯子掖好,抽出登机前买的几本杂志和报纸,随意翻看。

  杂志上的一个栏目让边学道看得诧异不已。

  这个栏目叫拍案惊奇:

  第一则新闻,一个被记者化名“悲雅”的中年男人,因为***被抓遭单位除名,加上对自己未成年的女儿意图不轨,气得老婆带着女儿跟网友私奔。他心情抑郁参与赌球,输光仅有的一点财产。春节前,此人出门碰瓷,成功讹了50块钱,用50元一个人喝酒到半夜,喝高后在马路中央大便,被行驶的货车撞飞,全身粉碎性骨折,多脏器衰竭,但奇怪的是依然能说话,一直跟身边人说:“你人品不好……”

  第二则新闻,一个网名“隐匿灯笼”的肄业男大学生,和一个网名“进击的饼饼”的KTV少爷在网上相识,男大学生坐火车到KTV少爷所在城市见面。两人身上都没有钱,就跑到一个公厕里发生关系。却不想他俩折腾的动静太大,被人误会是在打架,打电话报了警。媒体后续报道说,这两人身上都有AIDS病毒。

  相比之下,第三则新闻就没什么“惊奇”之处了,说的是网上一个叫“闪神更新组”的盗版组织在一处地下室举行年底分赃聚会,因为分赃不均发生打斗,引发火灾,现场30多人无一逃出。其中一个网名“飘香波域”的死者死之前发出最后一条短信是:舅妈,盗版更新组是一个高尚的公益组织,真的……舅妈我真想再跟你……

  又翻看了一会儿,后座有人打呼噜,把单娆吵醒了。

  醒来后,把毯子分了一半横盖在边学道身上。

  边学道说:“你盖吧,我再要一条。”

  “不,我就想跟你盖一条。”单娆搂着边学道一只胳膊:“醒来睁开眼就能看到你,真好。”

  边学道侧了侧身,让单娆靠得更舒服一点,说:“累就多睡一下,过年不是个轻松活儿。”

  单娆却好似没听见他的话,用手指顽皮地一下一下勾着毛毯的边儿,问:“第一次在学校里遇见时,你能想象我们会盖一个被子吗?”

  边学道笑着说:“没想过。”

  单娆问:“真的?”

  边学道说:“假的。”

  单娆抬起头问:“你都想什么了?”

  边学道说:“我想啊,这校花级的美女,我肯定驾驭不住,还是让有钱有势的大帅哥去争吧!”

  单娆说:“你不就是有钱有势的大帅哥吗?”

  边学道说:“那时帅的还不太明显。”

  单娆重新靠在边学道肩头说:“对了,我这个时间把你叫来燕京,松江那些需要你拜年的领导怎么办?会不会挑理?”

  给领导拜年……

  基本上,边学道身边的女人中,只有单娆会想到这个问题,这个跟她的职业有关,跟她的家世也有关。

  边学道说:“不用我去拜年,该表示心意的早就派人去了。”

  单娆说:“你不亲自去?”

  边学道说:“不用。第一,我不用求他们给我工程赚钱。第二,我不想跟当官的走得太近,免得日后被殃及池鱼。”

  殃及池鱼?

  单娆一下坐直身体,问:“你听到什么风声了?”

  边学道看着表情严肃的单娆,轻声说:“没有,别多想,只是未雨绸缪而已。毕竟风暴真的刮起来,都是一扫而空,只要是一根绳子上的,一个都跑不了。”

  单娆叹息说:“总感觉我什么都帮不上你。”

  边学道说:“你开开心心的我就很高兴了。”

  单娆说:“我最近好像真的不像以前那么心无杂念了……你说,这就是成熟吗?”

  伸手搂着单娆的肩膀,边学道说:“算是吧。”

  单娆说:“成熟也好,总能少犯错。”

  边学道笑了笑:“成熟更多是自省,意味着不再被自己欺骗,但仍会被别人欺骗,所以……还是得睁大眼睛。”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