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酒庄监军

  马成德和边学道都不是轻易可以煽动的人。

  不过就算出于礼节,也得给毕格罗一个态度了。

  边学道的态度是“会慎重考虑”。

  得到边学道的答复,口干舌燥的毕格罗带着希望离开了。

  坐在椅子上回味了几分钟,边学道问马成德:“祝老对这事什么态度?”

  马成德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杯说:“2001年,美国亿万富翁丹尼斯-蒂托花费2000万美元乘坐俄罗斯联盟号飞船飞往国际空间站,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私人付费的太空游客。”

  听到马成德说到“丹尼斯-蒂托”这个名字,边学道有点恍惚,他忽然觉得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想起来了。

  2004年暑假,他坐飞机去上海,遇到了松江发改委的宋之伦,当时两人扯淡聊天,聊到过太空游项目和“丹尼斯-蒂托”。

  边学道问马成德:“为什么说这个?”

  马成德笑了一下说:“其实,最早跟俄罗斯航空业接触的不是蒂托,是你师父祝海山,蒂托花2000万美元买到的那个座位,最初是你师父的。”

  这件事祝海山手稿里没写,边学道问:“为什么没去?”

  马成德说:“因为年纪。蒂托登陆国际空间站时61岁,你师父比蒂托大将近10岁,因为家里人强烈反对,加上在俄罗斯宇航中心的离心机训练中表现出身体不适,所以放弃了。”

  哦?

  还有这么一个插曲!

  边学道在心里嘀咕:祝海山还真是怎么精彩怎么活!重来一次,没当上加加林,没当上阿姆斯特朗,竟然想当第一个私人付费的太空游客。要不是时代和年龄限制了他,真不知道他会折腾出多少个人类“第一”。

  见边学道不吭声了,马成德问:“你怎么看他的项目?”

  边学道说:“第一,项目挺好玩的。第二,他这个属于技术密集兼资本密集型企业,回本很慢。第三,我和植淳的投资公司没有那么雄厚的资本玩宇航。”

  马成德听完,背转身,看向窗外,问边学道:“你觉得他这个公司的前景怎么样?”

  看着马成德锃亮的后脑勺,边学道心头一动。

  咦……

  问我毕格罗宇航公司的前景怎么样……

  难道是祝海山授意马成德试探自己的重生年代?

  祝海山自己穿越了一甲子时光,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沧桑巨变。

  20世纪的最后几十年,人类的科技已经突飞猛进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同理,如果边学道也穿越了几十年的时光而来,也就是21世纪中叶的时候,到2050年,说人类的半只脚已经迈进了星际时代的大门,应该不算太夸张。

  那么,边学道就应该知道毕格罗的“太空旅馆”有没有建成,有没有前景。

  水深水浅,怎么能轻易就让人知道?

  不过老实说,从2014年回来的边学道,真的不知道“太空旅馆”是搁浅了,还是一步步走向成功。他知道的是,2012年,航天飞机谢幕,私人航天登台。

  凭借资本对利益的天生嗅觉,一个一个宇航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私营商业公司争相开发运载工具,都希望自己能先人一步,成为往返于空间站和地面之间的“太空巴士”,在未来的大星际时代中分一杯羹。

  相比政府投资的航天发射载具,商业航天公司们的制胜法宝是“成本”。因为企业属性不同,私营公司无论在技术方案的创新上,在管理效率上,还是在压缩航天发射成本上,都比政府投资的飞船研发要好得多。这些公司里,最成功的SpaceX在2012年时向国际空间站发射的“龙”号货运飞船顺利升空,并与国际空间站成功对接,标志着私营飞船进入了商业航天时代。

  所以,即便不知道更远的未来是个什么情况,但有两点差不多是可以确定的。

  第一,星际时代必将到来。

  第二,商业航天是大趋势。

  基于以上两个考量,边学道觉得就算投些钱给毕格罗也没什么,当然相比于毕格罗的“太空旅馆”,他觉得SpaceX公司更优质一些。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边学道赚到了非常多的钱,有足够的闲置资金投给梦想家和冒险家们去烧钱。

  不过话说回来,真在这些星际先驱公司当了股东,跟这些大脑和胆子都异于常人的人成为伙伴或朋友,然后在年会上露一面,也是想想就觉得略diao的事情。

  当然,如果成为伙伴和朋友之后,这些人能在边学道公司开发的微博上建账号,跟边学道的各项事业互联互通,甚至带领边学道走进更高大上的社交圈子,那就更完美了。

  可是眼下……

  边学道先得回答马成德的问题。

  其实也好办,推到祝植淳身上就好了,毕竟投资公司名义上是两个人合作开的。

  边学道站起来,给自己的杯里接了半杯水,说:“毕格罗的项目,包括他跟NASA买到的膨胀模块专利,还需要时间验证,但就大趋势来讲,商业航天确实是大势,所以,我个人比较看好这一块,不过要做最终的决定,还得跟植淳碰一下头,听听他的想法。”

  马成德依旧对着玻璃,没有回身:“我们这一代都老了,毕格罗说的那些,他看不到,你师父看不到,我也看不到,不过你和植淳都有可能看到。希望你们以后能善用财富,跟上那些先驱狂人的步伐,那样,我们的下一代,就能生活的更美好。”

  听了马成德的话,边学道好一会儿没回过神儿。

  他是一万个没想到,这个出了家的一空和尚,居然还有着这样的人文思考和科技情怀。

  有情怀的人办事就是利索。

  没用边学道,马成德打电话,跟祝植淳说了毕格罗的“太空旅馆”项目,征求祝植淳的意见。

  祝植淳一听毕老头是爷爷那条线上的关系,再加上这个电话是马成德亲自打的,他本人就没什么意见了。在电话里跟马成德打听了边学道的意见,听马成德说边学道赞同这个项目,祝植淳就直接问马成德:“马叔,这个项目,投多少合适啊?数目太大的话,我和学道都扛不住。”

  马成德说:“你爷爷有交代,钱从他的基金里出,我个人想法是,投资视毕格罗公司第二次发射情况和研发进度而定,第一笔,2000万美元吧。如果后续研发顺利,前景趋于明朗,第二笔追加3000万,第三笔追加5000万。”

  祝植淳犹豫了一下,问:“爷爷出钱,为什么用我俩公司的名义?”

  马成德意味深长地说:“因为你俩年轻,能活到项目明朗的那一天。”

  祝植淳好一会儿没接上话。

  马成德忽然问道:“对了,你和边学道的投资公司叫什么名字?”

  祝植淳说:“凯旋天际。”

  马成德一下乐了:“这名字,这项目,还真是好兆头。”

  ……

  ……

  (求月票、金键盘票!!!)

  ……

  求月票、金键盘票!!!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超品相师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混沌剑神